•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安德的游戏》解说文案_【游戏】电影遇上游戏:讲故事还是嗨起来?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动作/冒险/奇幻电影《安德的游戏》,于2014年上映,由加文·胡德导演,奥森·斯科特·卡德
加文·胡德编剧,影片讲述了《安德的游戏》故事背景设定在未来世界,那时候人类已步入太空时代,但却在短短数十年间遭到一种外星生物——虫族的两次袭击,史称“第一次入侵”和“第二次入侵”。
在“第二次入侵”中,人类的主力舰队遭到毁灭性打击,几乎全军覆没。
然而,一个名叫梅泽·瑞克汉姆的指挥官仅靠一支小舰队竟奇迹般的消灭了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占据了绝对优势的虫族舰队,从而挽救了人类。
   
   
很多年以后,为了抵御即将到来的“第三次入侵”,人类把地球上几乎所有的天才儿童送到外太空舰队中接受特殊培训,希望能培养出像梅泽·瑞克汉姆一样优秀的指挥官,率领人类舰队与虫族战斗。
《安德的游戏》中的男主人公安德·维京就是其中一个被选中接受重点培养的天才儿童。

电影作为一门大众艺术,总是沾染了时代的喜好。
这个时代喜好什么?压力大,就用《愤怒的小鸟》释放怒火;精神空虚,就用射击类游戏填满心灵的子弹夹。
导演们也不介意将电影变成一场两小时的电子游戏。
于是,越来越多的游戏元素融入了电影中,迎合了游戏人间的芸芸众生。
游戏类电影的外延宽泛,有《愤怒的小鸟》大电影这样纯粹的游戏衍生品;有《硬核》这样搬来游戏形式的作品,虽没有特定的游戏母体,但俨然就是把电竞搬上了大银幕;还有《像素大战》,借用游戏元素,却仍保留传统故事形式,试图用游戏之血,让老朽的故事散发出新的活力。
一、游戏元素乱炖代表作品:《像素大战》、《功之怒》2010年,一部小短片在网络爆红,玩的梗正是像素游戏乱入现实。
它也引来各大影业哄抢这个创意。
然而,两分钟的段子,要延展为一部两小时的大电影还是勉强。
《像素大战》汇集了吃豆人、大金刚、小蜜蜂等8bit像素游戏人物,充满复古情怀。
然而,这个故事的情节不仅是复古,简直是老旧了。
像素人入侵地球,将一切都像素化。
地球陷入灾难,小人物变成英雄----这样的设定,加上屎尿屁喜剧式的笑点,最初小短片的创意与惊喜,荡然无存。
不过,《功之怒》同样也混杂了大量的游戏元素,《拳皇》、街机的影子让人会心一笑。
虽然比起《像素大战》,它的乱炖更混乱,但却聚集了大批拥趸,被称为“神片”。
原因,一是它的怀旧,不是简单叠加80年代元素(包括电子游戏),而是高度还原了80年代电影,极其风格化;二是它奇诡的想象力让人跌破眼镜,而游戏也正是因为想象力,才让它成为人们遁世的法宝。
少有电子游戏能长久不衰。
大多数电子游戏,都需要不停地更新版本、开新副本或是出活动,来维持自己血液的新陈代谢。
现代人何其容易厌倦。
只是将游戏角色放入电影中,以求电影的新鲜,是万万不符合游戏的神髓的。
二、游戏式骨架代表作品:青少年打怪片、《硬核》、《歪小子斯科特》还有些电影,虽然和现存的游戏并无直接的关系,但自身就构筑了一个游戏般的世界。
多伦多电影节的获奖影片《硬核》,就让电竞玩家们嗨翻了天。
男主角戴着摄像装置表演,第一人称视角的镜头,像极了射击游戏。
充斥着开枪爆头、投弹爆破的镜头,也让游戏玩家更过瘾。
单看预告,也能预感到,影片公映时,会有游戏玩家不自觉地要找游戏手柄了。
欧美的青少年电影,近来同样流行游戏式设定。
这些电影不约而同构筑了游戏式的大环境,而少年们则忙着开发游戏攻略,以拯救世界。
《饥饿游戏》的24人厮杀,《分歧者》的五大阵营,《移动迷宫》的寻找生路,《安德的游戏》中星际舰队的攻击,都交杂了角色扮演和战争策略式游戏的影子。
青少年电影以游戏模式为骨架,可谓正中下怀。
以打游戏的方式拯救世界,绝对是年轻受众喜闻乐见的。
而这些电影选择的游戏架构,也是在当下最红火的。
商业上的成功,也就是情理之中了。
将这个类型做到极致的,当属《歪小子斯科特》。
斯科特必须打败女友的七个前男友,才能召唤出她,和自己在一起。
这个过程被电影演绎成层层通关的打怪模式,绚烂的色彩和电子感的特效,更是充满仿拟的幽默感。
比起简单融入游戏元素,这类电影借用的,是游戏的格局。
这使得它们更具游戏感,成为年轻人的一场狂欢。
三、游戏改编代表作:《愤怒的小鸟》、《古墓丽影》在血缘上,游戏改编电影与游戏最接近。
这既是优势也是软肋。
优势在于,电影有了游戏的人设、故事做基础,也有游戏粉丝做票房保证;但同时,和小说改编电影类似,在铁杆粉丝们心中,原作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电影拍摄也就有了巨大的压力。
《古墓丽影》在这类电影中,是票房最成功的一部。
安吉丽娜•朱莉饰演的劳拉高度还原游戏人设,让游戏迷和动作片迷们大呼过瘾。
然而剧情的薄弱,是仅凭吸引人的角色也弥补不了的。
于是完全复制第一部模式的续作,遭遇了票房滑铁卢。
游戏改编电影,不用太担心电影是否真的蕴含了游戏精神。
游戏剧情的设计,就已经将游戏的整个世界观蕴含在内,比起掺杂游戏元素,或独立建构游戏架构,要方便的多。
相较之下,如何在游戏框架之中融合电影叙事才是关键。
但这仅是针对剧情类游戏。
当《愤怒的小鸟》、《俄罗斯方块》也要拍大电影,这说法也就不适用了。
前者尚且借用了游戏的人设,还没有太多消息放出的后者更让人摸不着头脑。
目前看来,游戏元素更像个噱头,但它们同样面对所有游戏电影都要面对的两个问题:如何像游戏一样嗨起来;如何像电影一样有故事性。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