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安德的游戏》解说文案_《安德的游戏》影评:发人深省思考战争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动作/冒险/奇幻电影《安德的游戏》,于2014年上映,由加文·胡德导演,奥森·斯科特·卡德
加文·胡德编剧,影片讲述了《安德的游戏》故事背景设定在未来世界,那时候人类已步入太空时代,但却在短短数十年间遭到一种外星生物——虫族的两次袭击,史称“第一次入侵”和“第二次入侵”。
在“第二次入侵”中,人类的主力舰队遭到毁灭性打击,几乎全军覆没。
然而,一个名叫梅泽·瑞克汉姆的指挥官仅靠一支小舰队竟奇迹般的消灭了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占据了绝对优势的虫族舰队,从而挽救了人类。
   
   
很多年以后,为了抵御即将到来的“第三次入侵”,人类把地球上几乎所有的天才儿童送到外太空舰队中接受特殊培训,希望能培养出像梅泽·瑞克汉姆一样优秀的指挥官,率领人类舰队与虫族战斗。
《安德的游戏》中的男主人公安德·维京就是其中一个被选中接受重点培养的天才儿童。

我想了两天关于此部电影的感受,突然想到几个问题:为什么打仗,为什么这么多不必要的死亡?我们怎么知道敌人是怎么想的?《安德的游戏》在我脑海里引出这些问题,关于战争的问题。
美国的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他们除了摧毁中东最伟大的艺术博物馆之一(经常看国际新闻的知道伊拉克国家博物馆正因为战争被洗劫一空),还破坏了谁的生活,还毁坏了中东的什么文化历史。
那些在战火硝烟里成长的人们,特别是孩子,难道美国只顾得自己的私心而忘记别人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去跟伊拉克,依然去沟通,认为只有把他们彻底打败,才能赢嘛,才能避免未来的战争吗?安德的一句话:“赢得胜利的方式才是最重要的”我觉得就是这部电影想表达的东西。

改编自奥森斯科特卡德的畅销小说,《安德的游戏》,是关于培养一个神童来率领一个儿童军团(这说的有点难听,像非洲的童军似的,但是小说中和电影中的事实是如此)进行一场未来的外星战争,人类的生存受到了外星种族威胁,人类在第一次(也许是第二次,我好久没读原著了)与虫族(Formics)中的战争中差点灭亡,要不是因为马泽雷汉的最后一搏,也不会存活下来)。
能干,本身很有演绎天赋的哈里森福特,来自我们大家,包括“小雨果”都熟悉的《星球大战》的哈里森福特,在《安德的游戏》中扮演很受尊敬的希伦格拉夫上校。
斯科塞斯的“小雨果”,阿沙巴特菲尔德,极佳地扮演了安德维京,试图诠释在国际舰队成长的安德,他的内心世界很孤独。

一个害羞但是很有天赋的男孩,安德能够与世界上最棒的孩子上学,呈现出天生制定战略,依靠战术,而并非完全武力取胜,他才会被格拉夫挑中,参加战斗学校。
安德,从进入学校开始就被孤立,而且还被格拉夫代表的军方逼迫开发其潜能,军方对他的培养用格拉夫在安德进入战斗学校后的一句话说的好:“安德来了之后,我们必须保持巧妙的平衡,要让他保持一定程度的孤立,使他的创造性不致消失,否则他就会和这儿的整个团体融合在一起,我们就会失去他的天赋。
”,把他培养成一个有同情心的杀手,一方面有他哥哥的性格,下的了手,粗暴,同时也要有他姐姐的同理心,这个就涉及到结尾,一会说。
总之,他快速掌握了越来越困难的战争游戏并且很快被格拉夫上校选拔为人类史上下一个伟大的战士,战斗学校毕业去指挥学校,用真正模拟指挥系统指挥军队,战胜虫族。

我们从来不知道敌人想要什么,我们从来没有试图跟虫族沟通过。
我们最好训练过的儿童战士都不能回答问题,他们只被训练成杀人机器,没有情感的那种,坐在机器面前杀害破坏我们地球家园的虫族,波让马利德,如果不是极端自负的话,也许非常适合这种标准。
在上一次战斗中,国际舰队的传奇英雄马泽雷汉,由本金斯利扮演,之前提到他,在与虫族斗争中胜利,但是为什么呢?我没说,不过看过《星河舰队》的应该很熟悉虫族的弱点,总是围绕在他们虫族女王周围,跟蚂蚁一样,一部分是蚁族工人,另一部分就是蚁族女王。
他是毛利人,要保守自己的传统,而且有这样对敌人,虫族的了解,意味着他的角色必须是让安德认识到虫族的残忍性,而且要有效制敌。
其实马泽雷汉他的角色就是为什么这本小说会被推荐上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推荐书单,他就是在强调和点睛军队最强大也是最荒谬的时候。

在影片中提到了,水是,敌人攻击我们地球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们被教育恐惧虫族,恨虫族,想要摧毁他们。

我顺带着主题想说一下其他角色,维奥拉
戴维斯扮演的格温
安德森少校协助格拉夫上校,作为学生们的心理医生,营养师,母亲和情感调查员,这样的角色存在,跟这个演员经常挑选的人物,一样,非常有同理心能够理解安德,她有着非常强势、独立的个性,而且当她认为合适的时候就会违抗她上校的命令。
我们的“阳光小美女”阿比吉尔布莱斯林在电影中扮演的是安德的姐姐瓦伦蒂,这个角色的重要性和戏份,我感觉在揭露安德内心世界,太少,作用太小,顶多是在安德彷徨的时候精神支持一下,以及代表他内心纯真善良的一面,虫族用这一面与他沟通,搭建桥梁。
瓦伦蒂这个角色对于“阳光小美女”实在是太屈才了,应该加戏。
而且从那部成名作成长出来就感觉她成为一个很美丽,很有气质,而且很成熟的“小美女”。
希望她的成长和她的成熟不会妨碍她的职业生涯,并且逼迫她像麦莉塞勒斯那样为了得到更高的提升出格一把。
影片中没有爱情,毕竟是年轻时期,甚至儿童时期,顶多是有友谊吧。
海莉斯坦菲尔德饰演的佩查阿卡莉,在安德去火蜥蜴队的时候,他俩成为朋友,并且是他忠实的战友,教他射击战术,与他在训练场上打斗,相互扶持,有一个很棒的友谊关系,在这个爱情泛滥的年代中很纯真。
在《安德的影子》我喜欢的好强的憨豆,可惜没有突出的表现,我觉得在下一部也应该扩宽他的戏份。
加文胡德的导演实力真是非常引人入胜的,特效我跟导演的感受一样,只是包装,背景音乐都是那些我们在欧美大片中常见的,再耍点IMAX科幻电影的小手段,让这部电影有更多说服力。

至于剧情我想从之前的剧情很多人能猜到主题,这个主题虽然我承认是隐喻的,暗示性的,可能涉猎的太淡了一些。
这个主题是关于军方教导,教化一群很有天赋的孩子们让他们知道恐惧是什么,然后恨是什么,但是他们不能质疑他们的领导,没有丝毫二心。
就是杀戮。
战争游戏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永远告诉他们这是游戏,不是真实的。
训练,训练,训练。
直到有一天,游戏结束,胜利了,安德终于发掘真正的谎言,军方欺骗了他们,让他们主动攻击虫族,说出了我之前提到的那句经典的话:“赢得胜利的方式才是很重要的”。
而安德这时候终于明白了他那个心理游戏(mind
game)的终极意义了,就是给他一种弥补自己过错的方式,让他带着仅剩虫族女王的孩子去外星球生存下去。
他就是迎合导演的南非的这个心,演绎了不同的结局,算是我近年来看欧美片子的一大意外。

《安德的游戏》在一个梦幻的世界提出了非常现实的问题,这些问题都很重要而且非常引人深思,特别是关于战争的正义性。
但是请想想为什么有这么严肃的主题,还会出现《星河舰队》那种我们在科幻片经常看到的受人歧视的科幻怪物,直到最后才会转变形象呢,这一点是我看过电影始终搞不明白的一个问题。
难道这些虫族就一个女王才能挽回她们的形象吗?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