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安德的游戏》解说文案_少年救世主的科幻神话——简评《安德的游戏》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动作/冒险/奇幻电影《安德的游戏》,于2014年上映,由加文·胡德导演,奥森·斯科特·卡德
加文·胡德编剧,影片讲述了《安德的游戏》故事背景设定在未来世界,那时候人类已步入太空时代,但却在短短数十年间遭到一种外星生物——虫族的两次袭击,史称“第一次入侵”和“第二次入侵”。
在“第二次入侵”中,人类的主力舰队遭到毁灭性打击,几乎全军覆没。
然而,一个名叫梅泽·瑞克汉姆的指挥官仅靠一支小舰队竟奇迹般的消灭了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占据了绝对优势的虫族舰队,从而挽救了人类。
   
   
很多年以后,为了抵御即将到来的“第三次入侵”,人类把地球上几乎所有的天才儿童送到外太空舰队中接受特殊培训,希望能培养出像梅泽·瑞克汉姆一样优秀的指挥官,率领人类舰队与虫族战斗。
《安德的游戏》中的男主人公安德·维京就是其中一个被选中接受重点培养的天才儿童。

在和晓青一起看《安德的游戏》的时候,不知为何我的脑中总是回荡着《哈利波特》系列中的一句经典台词——“I'm
the
chosen
one”(我是救世主)。


虽然两部电影不论是在主题、内容还是风格上都完全不相干,但是我总是感觉到它们似乎有某种重叠的精神内涵——两部电影都是讲述“被选中的孩子”在架空的世界观中拯救世界的故事,《哈》走的是魔幻线,而《安德》走的则是硬核科幻线。
以我个人的观点,虽然《哈》系列基于平行世界的世界观更加虚幻,但是《安德的游戏》从整体而言则是一个神话性更强的故事——很明显的一点是,安德的缺点没有哈利多,即所谓“完美主角”。
吉姆.派珀曾在其著作中指出——所谓电影中的神话是指“我们这个社会中持久的、很少被人质疑的观点,而电影则通过人物来展现这些观点”。
神话弥散在电影中,为任务提供精神内核,为故事提供叙事架构。
《安德的游戏》是电影神话性在最近几年来最完美的一次体现——安德是神话的核心,他勇敢,有谋略(或者不妨说小小的狡猾),有领导才能,重视团队,有一颗向善的、包容的心,还有一种与年龄不符的忧郁气质(有女生觉得这个小正太很性感,我觉得他和小女神科洛莫瑞兹其实很搭调,两人同岁,都在《Hugo》中有不俗的表演,其实我倒是觉得美版的生人勿进小男主应该也由他来演,他的那种忧郁气质和科洛很配,而且符合原著的人物设定)。
而电影整体的价值观则是展现这样一个拥有完美美德的角色如何突破各种艰难险阻,最终必将取得胜利的过程。
一般的电影中,所谓“主角光环”往往会让人觉得反感——典型的反应是“卧槽,这都打不死”——但这部电影的主角光环却让人觉得眼前一亮,这个主角的完美不是通过战斗来体现,他身处后方,运筹帷幄,力挽狂澜于既倒,与那些冲锋陷阵怎么都打不死的英雄比起来,安德实际上在精神层面要高出一个层次。
(我总觉得安德在显示屏前面指挥战斗的动作有一种世外高人在群山之巅习武,指点江山,收放自如的气势)而围绕安德这个核心,该片其他人物的构设让全片的人物系统显得非常饱满而有层次。
哈里森福特和本金斯利象征着成年人的战争观——残酷,冷静,绝决,我觉得尤其是哈里森福特把自己的角色诠释得很不错——一个冷峻的老军官,与他在《空军一号》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表演交相辉映。
他们通过混淆游戏与真实战争的界限,把一群孩子摆在了坐镇指挥这个层次的最前线。
他们以生产最完美的指挥机器为目的,他们是神话的制造者——从假死的马泽·雷汉到堪称完美战争天才的安德,只是他们不负责引导这个神话最终是归于胜利,抑或是毁灭。
他们与安德及其伙伴的“未成年”特性构成反差,反衬安德对于战争的态度。
安德的家人用于让完美的主角表现对亲情的重视(不过在心理游戏里安德的姐姐为什么会出现我没太搞懂。


是不是说她帮助虫族女王在引导安德,希望能与之沟通???),而安德在飞龙战队的一票小伙伴们则用于展现主角的领导才能与人格魅力,至于被安德打成重伤的那个火蜥蜴队长实际上是从反面来展现这一点,当然,安德和佩查之间应该或多或少存在爱情元素,在我看来,这个年龄阶段的这种**感情是最美好的^_^跑题了。


另外两个值得一提的人物是黑人女上校和黑人男军官。
前者代表了成人世界的良知,她关注孩子们的战争创伤。
而后者象征了军营生活的严酷与欢乐——我和晓青都很喜欢后者,他让这个主题有些严肃的片子拥有了一种欢乐的元素,而他向安德敬礼的瞬间则能够让我们会心一笑。
总而言之,整部电影的人物设计都为一个神话人物的诞生配置了完美的生长环境,让我们在安德身上看到了一个孩子和一个伟大的领袖的双重美德,于我而言,即所谓“神化的神话”。
除了人物,正如派珀所言,这部电影的叙事架构也浸润在弥散的神话之中——电影的名字中译为“游戏”,其实按照我的个人观点,“GAME”这个单词在这部电影中是不是偏“竞争、比赛”这个含义更多一点。
当然,说“游戏”也不错,至少可以做两层解读——首先安德在三个学校的训练课目基本上都有着游戏的特质——Pad上的空战练习,失重环境下的对战游戏(这一段大爱),心理游戏,以及最后的指挥模拟如同一款高端的策略对抗游戏。


可以说,作为一部基于青少年题材的科幻片,这些游戏的设计都是非常精致的。
最后的指挥模拟,安德和小伙伴们的阵仗有一种青少年题材片中罕见的气势。
其次就是整个故事的架构就如同一个一关一关打过去的游戏,主线剧情是“基础学校(我不记得原文了)---->战斗学校---->指挥官学校”,安德游戏通关,成为了救世主和舰队总司令。
通过讲述在“游戏”中成长的救世主的故事,展现安德身上美好的特质,是这部电影的主线意义所在。
而让我坐在电影院里回味了好一会儿的是这个故事的辅线意义——虫族扩军是为了防止地球的进攻,我们的敌人害怕了,渴望和平,但我们没有选择宽恕。
宽恕与包容,是这部电影讨论的另一个主题,因为安德是一个神化的人物,所以他有着神的悲悯与宽容,在他看来,战争只是最后的选择,他不希望毁灭一个种族,他希望通过谈判达成和平,但是“大人们”不愿意,成年人更看重永远的利益,他们以一种近乎卑劣的手段让安德毁灭了虫族——“这不是游戏”,当安德明白这一切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欺骗了,他已经成为了虫族母星的毁灭之神,还造成了千余地球战士的牺牲。
而在安德的眼里,这是他自己的终极的毁灭而不是终极的胜利。
所以当最后安德去见虫族女王的时候,我和安德一样能够理解垂死的女王的绝望,她亮晶晶的大眼睛在我看来是那样伤感与无助。
但女王实际上比人类更加高尚,她没有泄愤杀死安德(虽然那个瞬间她很想),而是把希望留给了他,女王河岸的都选择了宽恕与包容,这是这部电影在精神上最有价值的地方。
最后安德带着新女王的蛹踏上了漫长的星际之旅,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和《普罗米修斯》的结尾有某种神似——他们带着希望踏上了征途,虽然希望如此渺茫。
以上的人物设定和故事安排以及意义内涵已经足够让《安德》成为近年来最有创意的硬核科幻——最近几年的科幻片大多数都不具备完全架空的世界观(包括《复仇者联盟》系列),而且大多是围绕“超级英雄”的主题在展开。
而《安德的游戏》的世界观是完全架空的,不管从故事还是画面上看都有《星际迷航》和《星河战队》质感,这让《安德》在近年的科幻大制作中显得分外抢眼。
而让我最终决定以10分满分推荐这部电影的是它的画面——首先是失重舱中的对战游戏,菱形的星星,球形的舱体,网状交织的射击光束,星空之间漂浮的少男少女——这些都是“点”与“线”构成的元素,而当他们聚散为闪闪发光的“面”与“体”时,则爆发出一种只有科幻片才具有的美——终极决战时,密密麻麻包络终极武器的无人机也有异曲同工之妙,这是一种硬核科幻画面独具的绚烂,奇幻,壮阔之美。
其次是在对战游戏进行时,佩查和安德在失重环境下近乎舞蹈一般的动作让我和晓青都觉得有一种科幻片中少见的唯美,当然,这里面有暧昧元素在起作用。
而画面带给我震撼的第三点在于隐藏在其壮阔之下的伏笔。


不知道这个呼应与伏笔大家有没有看出来。
比较明显的第一点是安德的飞龙战队在与火蜥蜴和美洲豹对抗时,采取了用一群人包住一个人,构成保护层的策略,以保证被保护者能够顺利到达终点,而在和虫族进行终极决战(安德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安德采用的正是与之完全一致的,用大批无人机包住终极毁灭武器的策略,这是一个比较明显的伏笔。
另一个隐藏的意义是我的猜测,不知导演和原著作者是否有这个考虑——虫族和蚂蚁的行为是否类似,而安德的战术与蚂蚁也很类似——不知大家有没有听过这个故事:有些种类的蚂蚁在遭遇危险,整个族群逃亡的过程中,如果遇见水域或者火焰需要度过,工蚁会聚集成一个大球,把卵+幼虫+女王裹在中间,从水火之中滚过去,在这个过程中,外层的蚂蚁全部牺牲,但族群的核心会活下来!——正如安德的战术一样……那么如果我们和虫族都和蚂蚁是一样的,那么鄙视、杀戮、灭绝与自己一样高智商的生命的人类,是不是特别特别残忍?导演和作者有没有这样的反思?我不知道。
但这是我的解读。
我想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为之,这个模仿蚂蚁的设计及其蕴含的意义都太绝妙了。



综上所述,《安德的游戏》不愧为近年来最好的科幻片之一,它讲述了少年英雄的成长,更表达了对悲悯与宽容的渴望。
对于这样一部好看的硬核科幻神话,必须10分推荐^_^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