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安娜·卡列尼娜》解说文案_《安娜·卡列尼娜》:还在自我陶醉的乔·怀特

作者:吾爱影人

英国剧情/爱情电影《安娜·卡列尼娜》,于2012年上映,由乔·赖特导演,汤姆·斯托帕德
列夫·托尔斯泰编剧,影片讲述了安娜无法忍受丈夫卡列宁的伪善和冷漠,与青年军官沃伦斯基相爱,但卡列宁为了名誉和地位不愿离婚,使安娜受到当时上流社会的轻视和攻击。
这时沃伦斯基也背弃了安娜,安娜愤然自杀。

(评分:2.5/5) 虽然新版的《安娜·卡列尼娜》早在十月份就登陆内地,不过影片到12月才开始在北美举行小范围的放映,我也是上周末才在加拿大的当地影院把影片补上。
 乔·怀特是一个我很喜欢的年青导演,从05年一部才气毕露的《傲慢与偏见》开始,他的长镜头就是其独步影坛的一大利器。
作为乔怀特的第三部时代古装电影,我本以为《安娜·卡列尼娜》可以延续《赎罪》的创作高峰,但没想到这部电影如此沉湎于视觉效应,把一本很厚实的世界名著拍得空洞乏味,并让人对编剧的功力产生怀疑。
但这部电影在表现形式上又有一些创新的东西。
这种创新的舞台剧形式帮助电影起了一个精彩的10分钟开头,但是在观众熟悉了导演的叙事套路之后,这种新颖的形式并没有帮助电影成为佳作,《安娜卡列尼娜》最终只能算是一部有风格的名著改编电影。
  在电影里,舞台剧的表现形式带有一定的实验性质。
乔·怀特的这种选择很投机的突出了个人拍片的长处。
《安娜卡列尼娜》里的镜头运动,场景调度还有美工布景都属一流,并且这种台上台下的剧目形式很巧妙的加快了故事的推进速度,把一本厚达700多页的巨著在130分钟里基本讲完。
另外,这种拍摄方式也可以缩减影片的成本,减去了大部分外景搭建和差旅费的开销,尽可能把资金都用在诸如布景,服装和配乐等的刀尖子上。
  不过这种带有实验性质的拍摄方式是存在风险的。
由于《安娜卡列尼娜》不是歌舞片,所以导演对舞台形式的纳入要十分小心。
单纯的舞台剧(或话剧)是很讲究现场与观众的互动的。
即便是其间的剧情线索有缺失,故事承接不自然,那也可以通过演员的夸张表演和现场的舞台气氛来弥补。
而电影与之不同之处在于观众和演员还隔了一层银幕,没有现场所带来的感染力,并且观赏的环境也是漆黑和安静的。
大部分观众更关注由演员引发的故事,更希望把自身带入到角色当中产生共鸣。
他们买票走进电影院就是为了消费感情的,而不是单纯被动的欣赏艺术。
因此,如果在电影里出现过多的舞台形式,就会让观众与剧情产生疏离感,与故事无法产生共鸣。
而在《安娜卡列妮娜》里,乔怀特显然是过度使用了上述的舞台形式,把画面弄得很绚烂,而故事却显得很扁平。
当然,他也可以采用拉斯·冯·提尔在《狗镇》里的做法,将电影完全舞台化,剔除所有的室外场景甚至是配乐,完全专注到故事里去,不过这种极端的拍摄方式对于一部以商业为目的古装电影是及其冒险的(虽然我认为《狗镇》是一部很成功的实验电影),并且我也不指望年青的乔怀特在现在就有冯·提尔的艺术修为。
 

(下图为拉斯·冯·提尔的《狗镇》) 另外这种舞台化的叙事往往需要有张力的表演做支撑。
虽然从电影里可以看出一竿子的配角都有丰富的舞台剧经验(包括裘·德洛,马修·麦克费登,艾米丽·沃森甚至是年青的亚伦·泰勒·约翰逊和冉冉升起的瑞典女星艾丽西卡·维坎德),但是核心人物安娜·卡列尼娜的饰演者
凯拉·奈特莉
却显然没有撑起舞台的中心。
她的演技从《傲慢与偏见》一路过来几乎没有明显的进步,她先前几次出色的表演都对角色的个性和气质有很强的依赖性。
在电影里,奈特莉对安娜
“高兴”“痛苦”还有“悲伤”等的情绪体现主要在做很程式化的演绎,表演痕迹明显。
而在托尔斯泰的原著里,小说有给安娜大量的内心描写,安娜的理想与现实间的矛盾,还有她起起伏伏经历的客观遭遇都构成了这个人物的复杂性。
可惜饰演安娜的奈特莉没有拿捏住人物的心理层次,把角色塑造得有些僵硬呆板,再加上上述表现形式里存在的硬伤,观众就更难对主角投入感情,因此到最后,我几乎没有被安娜赴死的行为打动。
  此外,这部电影的剧本很弱。
虽然电影的剧本避免了模版式的台词,但是在整体上缺乏力度。
影片的剧本还停留在单纯讲故事的水平上,没有对原著的人物形象还有时代含义做出深刻的讨论(或者展现)。
其中,剧本对列文和安娜两条线索的描绘有些比例失调。
如果你读过原著,就应该知道列文是一个托尔斯泰对新社会发表观点和寄托愿望的重要人物,他最后的幸福生活和安娜的悲惨结局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而在电影里,剧情大大削弱了列文的存在空间,把故事的核心确立为一个很商业的——浪漫但悲惨的爱情故事。
  现在,从乔怀特的所有电影来看,我觉得他还只是一个视觉系的文艺导演,他的电影质量很大程度上都被剧本的优劣左右。
《赎罪》就是一个好剧本加上好镜头的佳作,不过在此之后,乔·怀特就越来越沉浸在技术与视觉的自我世界中。
从《安娜·卡列尼娜》来看,乔·怀特还像一个在电影学院里充满热情的学生,总希望他的观众能最大程度的对他的艺术才华发出感叹。
不过这已经是乔怀特的第五部电影了,我不会再为此给出掌声。
《安娜卡列尼娜》从画面到音乐都显得过分张扬,难有沉淀的东西,这个导演还没有理解到“克制收敛”也是一种艺术表达。
所以请乔怀特导演再去领悟一下讲故事的方法吧,希望在他的下一部电影里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