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安德的游戏》解说文案_《安德的游戏》:安德的选择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动作/冒险/奇幻电影《安德的游戏》,于2014年上映,由加文·胡德导演,奥森·斯科特·卡德
加文·胡德编剧,影片讲述了《安德的游戏》故事背景设定在未来世界,那时候人类已步入太空时代,但却在短短数十年间遭到一种外星生物——虫族的两次袭击,史称“第一次入侵”和“第二次入侵”。
在“第二次入侵”中,人类的主力舰队遭到毁灭性打击,几乎全军覆没。
然而,一个名叫梅泽·瑞克汉姆的指挥官仅靠一支小舰队竟奇迹般的消灭了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占据了绝对优势的虫族舰队,从而挽救了人类。
   
   
很多年以后,为了抵御即将到来的“第三次入侵”,人类把地球上几乎所有的天才儿童送到外太空舰队中接受特殊培训,希望能培养出像梅泽·瑞克汉姆一样优秀的指挥官,率领人类舰队与虫族战斗。
《安德的游戏》中的男主人公安德·维京就是其中一个被选中接受重点培养的天才儿童。

作为Sci-Fi经典改编,两个小时的片长显然无法承载原著所要表达的庞大世界。
无论阿沙·巴特菲尔德的演技有什么争议,哈里森·福特与本·金斯利是否抢走了孩子的风头,反派的存在感是否过于孱弱,抛开原著文本而言,电影《安德的游戏》依然可以带给观众足够的愉悦与思考。
对于战争的正义性的追问与反思,主角安德成长所经历的残酷与压抑,使得电影能够摆脱普通好莱坞大片“爆米花”的宿命,这或许本应是克里斯托夫·诺兰或者雷德利·斯科特最长袖善舞的题材,但落入天资稍差的加文·胡德手中,便不可避免地面临分裂与挣扎。
是降低黑暗程度,向《饥饿游戏》那样主攻青少年群体?还是忠实原著,依靠视效外衣包裹一颗人文内核去取悦死忠读者?电影的每分每秒几乎都在泄露导演难以决断取舍的纠结。
最后,北美区区六千万的票房宣告了这部投资过亿的电影商业上的完败,“安德”或许无法成为狮门影业的另一个“暮光”或者“饥饿游戏”,然而即便节奏失当,叙事平铺,但依靠出色的视觉冲击力,气势磅礴的配乐,以及故事与角色本身的厚重魅力,电影依然显得精致而赏心悦目,放在大片匮乏的2014国内贺岁档,则更加与众不同。
安德游戏的世界观,除去虫族入侵与人类反攻这一大背景外,其它重要设计在电影中都表达得有点过于仓促和潦草,至少对非原著读者缺乏足够说服力。
比如人类的星际战争为何要如此依赖一群心智未熟的孩子?“安德”为何自一开始就如此倍受关注,与众不同?安德为何对自己身为“老三”的身世耿耿于怀?他与兄长彼得及姐姐华伦蒂之间究竟有怎样的牵扯与羁绊?安德又是如何在严苛的环境与不断的挫折中步步成长,从一个在零重力教室里打斗的少年一跃成为最高舰队指挥官的?由于时长限制,电影几乎都没有给出清楚交待,在叙事逻辑上自然也难以构建起强力的支撑。
不过当观众的思维通路对这些语焉不详的部分自动补完并默认放行的话,电影在视觉冲击及情绪感染上的出色便开始展现光辉。
必须承认,无论零重力战斗教室的独特设计,亦或者最后大战的恢宏壮阔,都让人眼前一亮,而最后一刻的反转,也的确能让第一次进入这个故事的人感到惊诧,进而陷入思考。
无论如何,《安德的游戏》没有一味降低格调去迎合普通观众,其在严肃性上的坚持值得肯定。
电影并不吝惜篇幅去表现安德的内心,虽然这种挣扎由于过分表象化而显得唐突。
至于被刻意提速的成长过程,与海莉·斯坦菲尔德之间似有似无的暧昧,被丑化的邦佐,以及安德慢镜双枪扫射的设计,都可以看作是导演为顾及青少年市场在通俗化上所做的努力。
于是本片对于资深的原著粉丝而言显得过于浅白,意犹未尽;而对青少年而言又有些过于压抑和深沉,顾虑太多反而两头尽失,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当然,作为一部以太空战争为背景的电影,即便连最苛刻的观众也会承认,电影关于战斗的描写充满了想象力与史诗感。
看到安德在操作台上带领自己的团队,指挥千军万马,那种挥斥方遒,弹指间灰飞烟灭的气势,举手投足都充满了优雅美感。
安德如同一位交响乐团的指挥大师,整个战斗仿佛变成了一场华丽乐章,在不断变奏中走向华丽高潮。
这些激动人心的场景与段落,对于那些曾心怀将军之梦的少年而言,就是梦想成真的时刻。
还有另外一种情绪贯穿着整部电影。
从始至终,沉重的压抑感在电影中强势横亘。
这种压抑自原著而来,前期是安德不断地自我怀疑与挣扎,是面对强势者霸凌时的无奈反抗与疯狂失控;中段是在心理游戏与梦境中的彷徨不定;到了终局,则是在突变中将电影前100分钟所缓缓堆积的理智与情感都摧毁殆尽,最终胜利的喜悦却以少年主角的悔恨和泪水作为句点。
少年发现了成人的欺骗与残忍,而为他拭去泪水的,却是异族锋利的指尖,何其讽刺。
《安德的游戏》为观众提供了两个维度的视角,孩子的游戏与成人的战争,当二者合而为一,孩子意识到他们的游戏原本是最残酷的战争时,或许曾经的传奇英雄,激动人心的战争,都会在现实面前显得虚幻与空洞。
而回归现实,所谓的虫族其实也是我们的各种所谓“敌人”,国家的,民族的,派系的,个体的,如何去揣度他人的恶意,是否要先发制人,是否要将丧失抵抗的对手一再打击,甚至将其置于决绝死地,这是电影提给每个人的疑问,却并不赠送正确答案。
这个世界,有人反思战争,也有人鼓吹仇恨,崇拜杀戮与铁血,对人类的最大伤害,一切惨绝人寰行为的主使者,从来不是什么心怀叵测的天外来客或神秘异族,那些双手沾染鲜血,打磨武器,并赋予杀戮美名的,分明就是我们的同族——人类。
而那样的基因,就深植在你我及万千人的身体里,只不过他与善共存,彼此争夺,选择的权力,就紧攥在每个人的手里。
PS:1、原著《安德的游戏》曾于1985年获得星云奖和雨果奖,相当于拿过科幻小说界的双料奥斯卡。
次年,续集《死者的代言人》再次蝉联双奖,奥森·斯科特·卡德成为唯一一个曾连续两年获得星云奖最佳长篇的作家。
2、以电影的北美票房表现看,续集悬了。
3、Steve
Jablonsky的配乐很赞,此君长年服务迈克尔贝,《变形金刚》系列是其代表作。
4、这么好的太空题材却没有3D,真真业界良心。
可是包括此前的《救火英雄》,业界良心为何总是票房不佳?5、阿莎瘦成那样,还要在电影中湿身卖一下“排骨”。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