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八月:奥色治郡》解说文案_每一个家庭都千疮百孔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剧情电影《八月:奥色治郡》,于2013年上映,由约翰·韦尔斯导演,崔西·莱茨编剧,影片讲述了改编自同名话剧,梅丽尔·斯特里普将在片中扮演一位来自南方家庭的母亲维奥利特·威斯顿,她不仅脾气火爆且吸毒成瘾。
在丈夫贝弗利不幸溺水身亡之后,成为了这个家庭的掌权人。
而朱莉娅·罗伯茨将扮演她的大女儿芭芭拉·福德姆,而她不忠的老公与自己的学生有一段出格的师生恋。

初看《八月•奥色治郡》时我以为这会是一部由父亲失踪而引发的亲情回归,由冷漠逐渐走向温馨的电影;或者至少像《蕾切尔的婚礼》那样维持表面的和平,让观众自行去体味电影创作者留下的生活创口。
但自杀父亲丧礼过后的餐厅冲突迅速打破了这种维系假面温馨的可能性。
梅姨饰演的violet和茱莉亚•罗伯茨饰演的女儿芭芭拉扭打在一起,去抢夺她手中视若珍宝的药片——胜利者芭芭拉最终将药瓶里的药丸一颗颗倒入马桶,那些颗粒跌入无边无尽的阴暗之中永远无法回头了。
    《八月•奥色治郡》的灵魂人物无疑是梅丽尔·斯特里普所饰演的神经老太太violet,她固执偏执又自以为是,在丈夫失踪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两人共同的保险箱。
这个家庭的冷漠与疏离几乎由她的自私一手建立。
她蔑视女儿们受到的一切伤害,并在餐桌上大谈遗产分割,瞬间揭穿女儿所营造的婚姻假象。
她看来无所畏惧的,自然也就谈不上会为他人着想。
尽管我们知道这种性格的痛苦来自于她童年的不幸遭遇,但这也不足以让我们原谅她的尖锐刻薄,就和她每个女儿一样。
    
伍迪艾伦说:人类所作的99%决定基于情感——直觉、情绪、恐惧、冲突、未解的儿时心结。
这成了压倒性的驱动元素,而非推理、理性或常识。
所以世界才会处于一种如此糟糕、糟糕的境地。

《八月•奥色治郡》里每个人每个家庭其实都有自己的苦,痛苦的情绪、隐秘的不堪像一颗毒瘤折磨着家庭中的彼此。
她们无法摆脱这种痛苦所以只能逃避,于是乎三个女儿纷纷选择离开,电影最后就只剩下老太太一个人和女佣待在一起,面对着偌大的房子怅然若失。
  
人们倾向于认为,苦难给人以力量。
但在多数情况下,童年时期遭受到的苦难往往不具有任何正面的能量。
它只会摧残我们的柔弱,让我们变成更冷酷的人。
梅姨饰演的violet童年时饱受虐待,她于是饱含怨气,并将这种怨气毫无保留地释放在了三个女儿身上,每个孩子都成为她负面情绪的牺牲品。
她大悲若喜,在极度悲伤时反而迅速找到悠扬快乐的音乐掩藏性情。
她在电影中的状态总是爆发,但真实的内心却又是隐藏的飘忽不定。
她的口腔癌给自己带来了火烧一般的痛苦,她也以刻薄的方式将这种痛苦传导给了身边的人。
电影中的Violet总是调侃印第安女佣,但待到冲突结束,一切尘埃落定,陪在她身边的只有这个女人。
也许她的丈夫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想到自己的死亡不足以凝聚女儿的心,Violet最终还是必须面对孤独。
    
Violet的三个女儿则以自己的方式去逃离内心的灾祸。
而比起二女儿的隐忍、三女儿的自欺欺人,大女儿芭芭拉则更倾向于真实的voilet——充满了张狂的愤怒。
在她试图逃离家庭多年后,心中那种对母亲的怨却丝毫没有消解,她如同一个汽油桶的引信随时可以被燃起。
母亲对于父亲的漠然、丈夫的背叛、女儿的开放都成为了她崩溃的理由。
最终芭芭拉对母亲绝望开车离开,在大自然的荒凉中似乎获得了释放,她看到了什么又明白了什么?大概就是沿袭在三代母女之间的怨。
电影中的怨恨好像毒龙身上再造循环的血般流淌在三代女人的心中,芭芭拉继承了Violet的脾气,女儿也继续怨恨着自己。
电影当下观众看到的都是冲突,而驱动这种冲突的则都是情绪。
    
事实上,我们也很难消灭这种情绪。
于是任由它一个又一个的爆掉,像连环炮一样摧残着生活,打碎他人的希望。
    
在今年各大颁奖礼上,《八月•奥色治郡》斩获的提名几乎都集中在女性角色,这也是剧本创作下必然的结果。
男性成为驱动一切冲突爆发的背景而非动力。
自杀的父亲、到处留情的未婚夫、以及血缘真相成谜的表哥,男性角色的存在为所有的情绪提供了发泄的渠道,他们的存在同时意味着家族中隐藏的无数秘密。
每一个人都会牵引出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没有人是绝对的好人也没有人作恶,没有人成为绝对的引导者却也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在电影的开篇老父亲对女佣说,书在痛苦的日子给他以庇护。
他在痛苦什么?大概就在痛苦这个家庭千疮百孔的人际关系吧。
《八月•奥色治郡》的精髓就在展现冲突,几处大的情绪爆发还能明显地看出其是有戏剧改编的痕迹。
在频繁的冲突中任何亲密的关系都可能被破坏,任何坚韧的情感也都足以被撕裂。
张爱玲说人生是一件华丽的袍子,上面爬满虱子。
《八月•奥色治郡》中的家庭就像是母亲极力向女儿推荐的一个橱柜,表面精致漂亮,里面盛满的都是支离破碎。
  
初看《八月•奥色治郡》时我以为这会是一部由父亲失踪而引发的亲情回归,由冷漠逐渐走向温馨的电影;或者至少像《蕾切尔的婚礼》那样维持表面的和平,让观众自行去体味电影创作者留下的生活创口。
但自杀父亲丧礼过后的餐厅冲突迅速打破了这种维系假面温馨的可能性。
梅姨饰演的violet和茱莉亚•罗伯茨饰演的女儿芭芭拉扭打在一起,去抢夺她手中视若珍宝的药片——胜利者芭芭拉最终将药瓶里的药丸一颗颗倒入马桶,那些颗粒跌入无边无尽的阴暗之中永远无法回头了。
    《八月•奥色治郡》的灵魂人物无疑是梅丽尔·斯特里普所饰演的神经老太太violet,她固执偏执又自以为是,在丈夫失踪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两人共同的保险箱。
这个家庭的冷漠与疏离几乎由她的自私一手建立。
她蔑视女儿们受到的一切伤害,并在餐桌上大谈遗产分割,瞬间揭穿女儿所营造的婚姻假象。
她看来无所畏惧的,自然也就谈不上会为他人着想。
尽管我们知道这种性格的痛苦来自于她童年的不幸遭遇,但这也不足以让我们原谅她的尖锐刻薄,就和她每个女儿一样。
    
伍迪艾伦说:人类所作的99%决定基于情感——直觉、情绪、恐惧、冲突、未解的儿时心结。
这成了压倒性的驱动元素,而非推理、理性或常识。
所以世界才会处于一种如此糟糕、糟糕的境地。

《八月•奥色治郡》里每个人每个家庭其实都有自己的苦,痛苦的情绪、隐秘的不堪像一颗毒瘤折磨着家庭中的彼此。
她们无法摆脱这种痛苦所以只能逃避,于是乎三个女儿纷纷选择离开,电影最后就只剩下老太太一个人和女佣待在一起,面对着偌大的房子怅然若失。
  
人们倾向于认为,苦难给人以力量。
但在多数情况下,童年时期遭受到的苦难往往不具有任何正面的能量。
它只会摧残我们的柔弱,让我们变成更冷酷的人。
梅姨饰演的violet童年时饱受虐待,她于是饱含怨气,并将这种怨气毫无保留地释放在了三个女儿身上,每个孩子都成为她负面情绪的牺牲品。
她大悲若喜,在极度悲伤时反而迅速找到悠扬快乐的音乐掩藏性情。
她在电影中的状态总是爆发,但真实的内心却又是隐藏的飘忽不定。
她的口腔癌给自己带来了火烧一般的痛苦,她也以刻薄的方式将这种痛苦传导给了身边的人。
电影中的Violet总是调侃印第安女佣,但待到冲突结束,一切尘埃落定,陪在她身边的只有这个女人。
也许她的丈夫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想到自己的死亡不足以凝聚女儿的心,Violet最终还是必须面对孤独。
    
Violet的三个女儿则以自己的方式去逃离内心的灾祸。
而比起二女儿的隐忍、三女儿的自欺欺人,大女儿芭芭拉则更倾向于真实的voilet——充满了张狂的愤怒。
在她试图逃离家庭多年后,心中那种对母亲的怨却丝毫没有消解,她如同一个汽油桶的引信随时可以被燃起。
母亲对于父亲的漠然、丈夫的背叛、女儿的开放都成为了她崩溃的理由。
最终芭芭拉对母亲绝望开车离开,在大自然的荒凉中似乎获得了释放,她看到了什么又明白了什么?大概就是沿袭在三代母女之间的怨。
电影中的怨恨好像毒龙身上再造循环的血般流淌在三代女人的心中,芭芭拉继承了Violet的脾气,女儿也继续怨恨着自己。
电影当下观众看到的都是冲突,而驱动这种冲突的则都是情绪。
    
事实上,我们也很难消灭这种情绪。
于是任由它一个又一个的爆掉,像连环炮一样摧残着生活,打碎他人的希望。
    
在今年各大颁奖礼上,《八月•奥色治郡》斩获的提名几乎都集中在女性角色,这也是剧本创作下必然的结果。
男性成为驱动一切冲突爆发的背景而非动力。
自杀的父亲、到处留情的未婚夫、以及血缘真相成谜的表哥,男性角色的存在为所有的情绪提供了发泄的渠道,他们的存在同时意味着家族中隐藏的无数秘密。
每一个人都会牵引出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没有人是绝对的好人也没有人作恶,没有人成为绝对的引导者却也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在电影的开篇老父亲对女佣说,书在痛苦的日子给他以庇护。
他在痛苦什么?大概就在痛苦这个家庭千疮百孔的人际关系吧。
《八月•奥色治郡》的精髓就在展现冲突,几处大的情绪爆发还能明显地看出其是有戏剧改编的痕迹。
在频繁的冲突中任何亲密的关系都可能被破坏,任何坚韧的情感也都足以被撕裂。
张爱玲说人生是一件华丽的袍子,上面爬满虱子。
《八月•奥色治郡》中的家庭就像是母亲极力向女儿推荐的一个橱柜,表面精致漂亮,里面盛满的都是支离破碎。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