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巴霍巴利王:开端》解说文案_人猿泰山+韦小宝+关云长+超现实浪漫主义史诗

作者:吾爱影人

印度动作/冒险/剧情电影《巴霍巴利王:开端》,于2016年上映,由S·S·拉贾穆里导演,Karky
VijayendraPrasad
编剧,影片讲述了《巴霍巴利王:开端》改编自印度神话传说,讲述一名信仰湿婆的青年施瓦,从与世隔绝的瀑布下村落,一步一步攀爬至瀑布顶端,在新世界的冒险过程中逐渐发现自己身世,从而引出一段父辈巴霍巴利与同襟兄弟巴哈拉拉德瓦二人争夺摩西施末底王国王位的恩怨往事。

印度人又开挂了,这次除了在电影里一如既往地开挂,还在全球影市全面开挂。
作为印度影史上最贵的电影(17.5亿卢比,约合1.69亿人民币),《巴霍巴利王:开端》在中国市场还未开启的前提下,已将60亿卢比(约合5.8亿人民币)票房揽入怀中,其中首周末以2289万美元票房轻松刷新《新年快乐》此前创下的1700万纪录。
《巴霍巴利王:开端》的剧本创意并无惊奇,甚至与多快好省的好莱坞烂俗商业类型片如出一辙,一掷千金地讲诉一个流落民间的王位继承人的复仇故事。
所不同的是,印度人在本土宗教文化的基础上赋以人物一定的神性,加上印度电影特有的开挂的模式令人脑洞大开地愉悦着。
影片上来再现“人猿泰山”。
尽管养母十万个不乐意,但谁也无法阻止希瓦对瀑布上层世界的好奇,童年、少年和青年期的希瓦,几乎无时不刻都在与瀑布较劲,在永无止境的瀑布上越爬越高——爬上去,跳过去,摔下来,再爬,再跳,再摔。
希瓦对瀑布上层世界的好奇超越常人,其疯魔的背后,早早埋下宿命的火种,同时被赋予某种浪漫主义的神性——神是摔不死的。
在母亲祈祷湿婆保佑儿子不再爬瀑布的情节中,导演就差用大白话提醒你了,希瓦本身就是湿婆神的化身。
当然,神性只是深度暗示,在人物行为表征上,希瓦更接近于丛林中的“人猿泰山”,一切均以攀爬和跳跃为基础逻辑。
影片中程是“韦小宝”当道。
希瓦的登顶之旅,更像是一场歌舞风情的春梦,春梦女神如阳春白雪,诱导着希瓦一路向仙境或说飘飘欲仙的境界攀爬。
常人的春梦醒来都在床上,希瓦却醒在了真实的梦境之中——阳春白雪的春梦女神突然幻化成下里巴人,成了一位临危受命的复仇女神。
我们以往总爱取笑印度人一言不合就歌舞,而这一段类春梦的叙事性兼容MV蒙太奇的处理,被印度大神发挥到了极致。
希瓦对阿瓦迪卡的追求和他对瀑布的疯魔一样,也是宿命式的,完全不由分说。
水下和树上两次让对方浑然不觉的纹身,即是讨好大众的娱乐消遣,亦他对阿瓦迪卡爱的宣言。
关于这段戏中的人物塑造,导演一反印度传统电影的一本正经,转而采取了某种韦小宝式的娱乐先行,以逗比,无赖的表征,完成痴情汉子的内在塑造。
影片的后程又突然切换到“关云长”频道。
借着奴隶的讲诉,希瓦的身世之谜浮出水面,原来他是巴霍巴利王之子,冥冥中肩负复仇与继位的使命。
这段戏波澜壮阔的戏中戏才是本片诗史性所在,全片贵也就贵在这部分,其中两万人力敌十万侵略者大兵压境的战役,显然是按照《指环王》AND大戏的规格来创作的。
可这些与希瓦关系不大,完全是其仁慈而又伟大的父王的主场。
为了加强人物的粘附性,导演让帕拉巴斯一人分饰两角,营造出一种男主角始终在场的错觉。
巴霍巴利王战场上的飒爽英姿,像极了我们的一代战神关云长——单骑深入,过关斩将,勇者无敌。
这段戏中戏画风急转,完全是严肃诗史剧的手笔,与此前的逗比泡妞模式相映成趣。
可能正因画风转的太猛,影片前后故事像是两层皮,不过别急,这仅只是《巴霍巴利王》的上半部,来年还有漫长的下半场来调和全篇。
说是诗史巨制,《巴霍巴利王:开端》与苦大仇深的板脸说教绝缘,恰恰相反,大多数时候它都是跳跃而夸张的,洋溢着超现实浪漫主义的风情。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