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八月:奥色治郡》解说文案_《八月:奥色治郡
August:
Osage
County》:我们围绕着的这颗仙人掌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剧情电影《八月:奥色治郡》,于2013年上映,由约翰·韦尔斯导演,崔西·莱茨编剧,影片讲述了改编自同名话剧,梅丽尔·斯特里普将在片中扮演一位来自南方家庭的母亲维奥利特·威斯顿,她不仅脾气火爆且吸毒成瘾。
在丈夫贝弗利不幸溺水身亡之后,成为了这个家庭的掌权人。
而朱莉娅·罗伯茨将扮演她的大女儿芭芭拉·福德姆,而她不忠的老公与自己的学生有一段出格的师生恋。

奥色治郡(Osage
County)位于美国俄克拉何马州东北部,面积5.967平方公里,是全州面积最大的郡。
奥色治这个名字来自当地印第安人部落的一个分支。
该郡与奥色治印第安人保留区在同一个区域,也就是Barbara口中那片“荒芜又热毙了的”平原。
    八月正值奥色治郡异常酷热的时候,午后的温度已经达到了42摄氏度。
在这样一个连热带鹦鹉都会被热死的小镇Pawhuska,矛盾重重各怀心事的一家人因为父亲Beverly的突然失踪不得不聚到了一起。
    自然环境又一次成为了电影中的重要角色。
配以Eric
Clapton早年的蓝调,摄影师Adriano
Goldman用很多大远景和温暖的色调来表现蓝天白云下广阔的平原,悠然自得的牛群和明亮的阳光组成了广阔而恬静的户外景色。
    而与之相对的,主人公Weston一家古旧的房屋与屋外辽阔的景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封闭的室内与开放的户外形成了两种对立。
室内光线十分的昏暗,自然光很弱,灯光占了更多的比重。
实际上自有人类以来,光的明暗就带有象征性的意义。
在电影开场不久,Violet从昏暗的卧室中的床榻爬起来,此时的屋外虽然艳阳高照,但窗户却被严严实实的遮挡起来,
我们只有从窗帘缝隙中的光线才能依稀看出人物的轮廓。
当她颤颤巍巍的走下楼梯时,与坐在书房窗前的丈夫Beverly形成了高反差度的光线对比,电影借此暗示了二人婚姻中的无法弥补的不幸。
      那场长达将近二十分钟的晚餐戏无疑是整部电影的高光部分。
我们通常认为三位以上的演员出现在同一个场景里是一件极具考验的事,而在这部电影里,当拍一场十位主角围坐一圈的晚餐戏更是难上加难。
如何把握好演员的位置关系考验着导演对场面调度的控制力。
在这个场景中,灯源虽然不在少数,并且有大量来自窗外的自然光来融合高反差效果,减弱人工化,但灯光的设计还富含有不少的深意——以坐在主人位的母亲Violet为首,家族中的其他女性成员,全部身着黑色的服装紧紧挨在一起,头顶的吊灯成为了主要的光源,而占据在桌子的另一端几位男性角色的服装色系相对更明亮一些,身后的门窗也带来了更多的自然光。
男性与女性之间的疏离感显而易见。
在这样一个封闭的室内空间里,晚餐的气氛显得压抑,不安,各种矛盾已经蠢蠢欲动。
      戈达尔曾经说过:最自然的剪辑是“视线剪切”。
剪辑师Stephen
Mirrione的在《八月:奥色治郡》里的手法虽然没有太多出彩的地方,但他将这种看不见的剪辑技巧发挥得淋漓尽致。
在这个场景里,180度轴线是相当有弹性的,观看角度很多,人物之间有无数条可能的视线。
由于整部电影依靠大量的对白支撑,所以镜头经常需要在讲话者与聆听者的视线之间反复切换。
导演John
Wells使用常见的正拍与反拍,过肩镜头与侧拍镜头,捕捉到了每一个角色之间的眼神交流,每一位发言者的聆听者的表情变化和每一位聆听者的面部表情。
而几乎所有的正面的中近景镜头都给了主人位上的Violet,在她突然起身发飙时,摄影机镜头的高度也随之改变,增加了尖酸刻薄的女主人在构图上的带来的压迫感。
这场晚餐的场面调度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毫无创新,但这也实际上这正是导演John
Wells的可贵之处,在营造出环环相扣和咄咄逼人的气氛的同时,不但令观众感受到了紧张复杂的感情变化,甚至还为接下来的一系列戏剧冲突埋下了令人毫无察觉的伏笔。
      《八月:奥色治郡》是一部依赖演员表演的电影。
多达十余位的人物戏份虽然都不少,但Weston家这些脾气火爆倔强的美国南部女性才是真正的主角。
母亲Violet是美国30年代经济大萧条下艰苦成长起来的老一代人,依靠自己的努力付出逐渐摆脱了悲惨的命运,但和父亲Beverly嗜酒成性一样,在晚年逐渐染上了嗑药的恶习,多年来的艰苦生活演变成了尖酸刻薄乖张暴戾的脾性。
三个女儿的性格虽然各有不用,但大女儿Barbara实际上继承了母亲的尖酸与刻薄的脾性。
John
Wells在母女二人卧室中的出场设计的相似场景,和Violet与三个女儿回忆自己幼年与母亲的往事,这些都暗示了父母与儿女之间无法逃避的血缘的联系。
导演John
Wells在叙事上基本上选择了单线剧情,没有花太多讨巧的手段在故事上。
但在上文中提到晚餐时埋下的伏笔还是引出了电影中最大的秘密,母女之间本就剑拔弩张的紧张关系也就此不可避免爆发。
      从失败的婚姻到滥情的男友,从紧张的母女关系到一段无法被祝福的感情,除了印第安女佣Johnna之外,片中的每一位女性角色似乎都逃脱不了生活里的悲剧,而这些悲剧全部来注意与男性的影响。
而反观影片中的男性——即使是自杀的父亲Beverly——却都以自己的方式选择逃离这一切。
导演用这样一种方式强调了当代女性在婚姻和生活中的尴尬处境。
    “这里我们围绕着仙人掌/仙人掌,仙人掌/这里我们围绕着仙人掌/仙人掌,仙人掌/”父亲Beverly口中曾经不断喃喃地重复着的这段话出自T.S艾略特的著名诗歌《空心人》。
这既是对现世当代人悲观和虚无的写照,也是生活在奥色治郡这个荒原的Weston一家人毫无希望的生活的提喻。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