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八子》解说文案_《八子》:属于赣南客家人的英雄史诗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战争电影《八子》,于2019年上映,由高希希导演,董哲编剧,影片讲述了影片《八子》以1934年秋红军第五次反围剿进入最艰难时期为背景,讲述了排长杨大牛在六个弟弟全部壮烈牺牲后,带领全排战士包括最小的弟弟满崽历经数次以寡敌众的激烈战斗,与敌人浴血肉搏拼至最后一刻、最后一人的悲壮故事。

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人生中第一场演讲比赛,我拿了倒数第一。
那是在初一,我面对着台下乌央乌央的全校数千名师生,一哆嗦就用左手敬了礼,还把演讲稿里频频出现的“围剿”的“剿”字全部念成了“鸟巢”的“巢”。
当时我还太小,还不太知道为什么这场演讲比赛要定下“纪念反‘围剿’”的主题,更不了解那段历史其实就发生在我出生的地方——赣南。
就连“八子参军”的故事我也没有听过,这次看到高希希的《八子》,还是开头那片烟波浩渺的秀丽山水勾起我熟悉的回忆。
这不就是我家吗?这样幽幽的密林,这样浅浅的河滩,在赣南山区随处可见。
我当然不会忘记,故乡曾是中央苏区,学校也组织看过无数关于苏区的主题教育片。
说起来总是如何如何艰苦朴素,一定要铭记历史云云。
自然是枯燥单调。
所以遇到《八子》是个惊喜,第一次看到有电影用商业战争片的姿态来反映家乡的这段历史,而且还是顶尖制作,各种大场面之密集让我想到《红海行动》;而战士们牺牲之惨烈,沙场上的血肉横飞又叫我想到《血战钢锯岭》。
但导演高希希不忘注入人文关怀,在快节奏的狂轰滥炸之中总会间或地插入几个慢镜头,叫人得以审视战争的残酷,尤其是每个战士牺牲时都有属于他的高光时刻。
《八子》虽然是战争片,却不是一味展示主角如何如何英勇,如何如何克敌制胜,这甚至是个伤感的故事。
历史上反“围剿”双方实力悬殊之大是众所周知的,杨家把八个儿子送上战场,八个儿子全部战死,这不过是当年赣南千千万万家庭的一个缩影。
电影内核饱含的是对这片土地的深情与悲悯。
整个片子画面精致摄影考究,用写实的风格最大限度呈现出绮丽的赣南景色——青黑的重峦叠嶂、金黄的梯田稻浪,都让人流连;曾经客家人为躲避北方战乱迁来此处,建起固若金汤的土楼,竟然就这么安然地繁衍生息了千百年,所以客家人极度重视祖先崇拜,修祖庙祠堂,无论流落到哪里都不要忘了先人。
《八子》里杨母就从祖庙给儿子拿了红布贴身,作为护身符一般的存在。
男主角满崽作为“八子”中的老幺,生于斯长于斯,原本只是个山野间无忧无虑的少年,一出场就是徒手大战野猪——那黑乎乎的,像小山包一般大的庞然巨物——让我想起宫崎骏的《幽灵公主》,所有的战争从来都不止是人类自己的事,别忘了脚下的土地。
当满崽对付完野猪看到河边溪盼堆积着成百上千的死尸,他就立刻明白,这里已经不是原来那么安宁美好的家乡了。
和当年的客家人一样,共产党也看中山区闭塞,易守难攻,在赣南发展力量,后来遇上国民党“围剿”,生灵涂炭;当地无数男儿前仆后继地参军,或许只是出于最朴素的信仰——要像他们的祖先一样保护家乡。
片中处处是充满乡土情怀的细节,满崽的未婚妻兰花唱着山歌盼郎归,一声“哎呀嘞”听来好亲切;远在阵地的战士们也以客家民歌寄托思乡之苦——“月光光,秀才郎,骑白马,过莲塘,莲塘背,种韭菜,韭菜花,结亲家……”这就是《八子》与一般同类题材电影的不同,每一个战士小兵几乎都有名有姓,有家乡,有父母,能唱山歌,爱吃米粉肉……既丰满了战争戏中的群像,拍出人性的闪光,也是对当年那些牺牲烈士最好的怀念。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