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八月》解说文案_中国男人又一次痿成了笑话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剧情/文艺/儿童电影《八月》,于2017年上映,由张大磊导演,张大磊编剧,影片讲述了九十年代初的西部小城,结束了小升初考试的晓雷终于迎来了盼望已久的没有作业的暑假。
然而这个自由的,炎热的夏天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红火热烈,更多是平常反复的家庭生活和大把闲工夫……恰逢那一年国家开始实施国有单位转型,铁饭碗被打破,晓雷父亲的单位也受到改革冲击,他们生活的家属院里每一个家庭的生活都被改革影响着。
孩子们整日百无聊赖,而看似平静的大人们,心却像烈日炙烤着那般燥热。
晓雷就那么静静的耗着,感受着身边隐隐发生的一切。
直到父亲为了生活同其他人远走他乡,家里只剩下了母子俩,晓雷才着实感觉到时间过去了,生活不一样了。
立秋那天夜里,晓雷家的昙花在院子里悄然开放,像是意味着什么……。

今天看了去年金马奖的最佳影片《八月》,我不喜欢《八月》。
 《八月》是那种清汤寡水的装逼艺术片,导演仿佛清教徒,将情、欲、爱全部拿掉,连色彩都搞成黑白的,妄图从一开始就强迫观众不要胡思乱想,必须正襟危坐地进入导演臆想的高逼格世界。
我曾说过,任何刻意的形式主义我都不赞成,且表示反感。
 《八月》的故事发生在80年代的呼和浩特,但却让我分分钟出戏。
演员的表演状态是现代的、台词是现代的,除了破破烂烂的单元楼、一些刻意展示的道具如电风扇、录像机外,没有什么不是现代的。
一个导演是否高明,在于他能不能抓住一个时代的精髓,如果只能建构出粗线条的框架,那里面填充的东西显然也是稀松、膨大的。
 《八月》让我找不到情怀,也让我找不到观影的任何快感。
该电影是散文似的,剧情松散,弱化戏剧冲突,没有悬念,基本属于静态电影。
其实这么拍对于一个新导演来说是非常投机取巧的。
拍电影最难处,莫过于节奏的精准把控、冲突的层层递进、悬念的强烈诱惑、结尾的意外惊艳,但如果像《八月》一般,以上全无,那就可以任性剪辑了,多拍几个空镜头、多拍几个长镜头、多拍几个人物表情随意插进去,根本无所谓。
我也不是说类型片要高于艺术片,而是艺术片的高端不是形式上的,而是精神上的。
不要被伪艺术片蒙骗,虽然外在形似,但败絮其中。
 《八月》中没有专业演员,父亲演的好一些,母亲演的较差,孩子得了金马奖,我觉得有些凑数的嫌疑。
《八月》主要的时代背景是企业转型,工人下岗再就业,可惜导演眼界狭窄,没有宏观剖析时代的大志,只展现了局部的中国男人们敏感、脆弱、颓唐、丑陋的一面,其实是老生常谈,吃隔夜饭。
父亲在家里狗屁不是,母亲反而成了顶梁柱,类似的阴盛阳衰在中国电影中早已屡见不鲜,古代剧这样,民国剧这样,现代剧也这样,这种落后的思潮无休无止。
中国的男人始终硬不起来,和“窝囊废父亲”这一深入人心的银幕形象有很大关系。
剧中父亲的窝囊展现的惟妙惟肖、淋漓尽致,是这部电影唯一“成功”的地方。
父亲最恨、最蔑视领导韩胖子,但却只能忍气吞声在家里骂骂人,甚至半夜在屋里挥舞拳头,用想象的方式对着空气发泄,回头还是要巴结领导讨生活,人格真是卑微到了极点。
父亲嘴上老说的“昂起高贵的头颅”,实际是自欺欺人,他其实比实用主义的韩胖子更让人鄙夷。
《八月》里的父亲如同巨婴,和他的儿子一样需要胖妈妈的呵护和安慰,让人唏嘘、慨叹。
影片里最MAN的三哥曾是小孩子的偶像,但他也不出所料地被抓进监狱,出狱后父亲去世,他又不出所料地萎靡成了个孙子,他抱着父亲的衣服痛哭,他准备接父亲的班,他从良了。
嗯,想要生活过得去,中国男人必须窝囊到底。
 这届金马奖评委马家辉曾在《锵锵三人行》里盛赞本片,他说自己被感动得热泪盈眶,那种80年代怀旧感让他难忘,还打包票窦文涛也会喜欢云云,我当时就感觉马先生好像有些偏离轨道,今天看《八月》果然如此。
这部电影能骗得了“外人”,却糊弄不了自己人,这样的无聊电影,实在是毫无观赏的意义,还不如再看一遍陈佩斯的《爷儿俩开歌厅》了。
 写完这篇文字,我想起了美国片《最后一场电影》,也是黑白片,也是怀旧,也是时代挽歌,但那才是经典,那才能被称之为深刻。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