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八恶人》解说文案_【大侠】昆汀的侠客话剧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犯罪/剧情/悬疑电影《八恶人》,于2015年上映,由昆汀·塔伦蒂诺导演,昆汀·塔伦蒂诺编剧,影片讲述了寒冷的怀俄明州山谷中,一辆马车载着赏金猎人“绞刑者”约翰·鲁斯及其价值一万美元的猎物黛西·多摩格踏雪而行。
途中,黑人赏金猎人马奎斯·沃伦少校和新人警长克里斯·马尼克斯相继登上马车,红石镇是他们共同的目标。
由于风雪太大,马车停在了米妮男装店,然而熟悉的店主人不知去向,却另有四名不速之客百无聊赖地待在店里。
约翰时刻担心他人抢走猎物,马奎斯警惕地扫视面前的陌生人们,多嘴多舌的克里斯不时为紧张的气氛中加油添醋,黛西则似乎等待更大的风暴到来。

  仿佛与世隔绝的小店内,即将刮起一场更为猛烈的风暴……。

《八恶人》—一部非典型的昆汀电影,一部美国色彩的侠客话剧。
  影片依旧采用昆汀喜欢的分章节式的段落结构,前三章的场景从怀俄明州荒野的茫茫大雪一直到荒野中孤独的小屋,剧情也是一直在随着演员的对话和悬疑的气氛而向前推移;第三章节的末尾,马奎斯上校激怒桑德福将军并将其杀死,小屋的局面开始紧张,每个人的心头都疑窦丛生。
在第四章节中,赏金猎人鲁斯和车夫O.B被人下毒致死只能算是大战前的开胃菜,局面已经很明了:屋内有人要劫走女犯人黛西。
马奎斯迅速判断出曼尼克斯不是劫犯的同党,并将其他三人控制。
不成想地板下还藏着黛西的哥哥乔迪,于是又是一场血腥的乱战。
接下来的第五章节却让剧情直接倒叙,开始叙述黛西的四个同伙如何控制这座小屋,杀害店主和其他人,并胁迫桑德福将军与他们演戏。
然后,影片来到了结尾的第六章:一方为了杀死黛西,另一方为了解救黛西;双方绞尽脑汁,用尽各种手段去逼迫对方就范。
最终,劫犯一方被杀死殆尽,黛西被马奎斯和曼尼克斯处以绞刑。
最后,两人也在“完成任务”后,死去。
 《八恶人》的主要特色是依赖演员的对话和互动去推动剧情不断发展。
马车和小屋构成了影片主要的场景和事件发生地。
每个人的台词看似无厘头,但是都隐含着自己的目的。
当观众以为大战即将开始的时候,昆汀却单独辟出了一章用来讲述劫匪如何控制小屋。
这种使主要剧情突然停顿的方法为影片最后的高潮做了充足的铺垫;观众也通过第五章的插叙了解了影片主线的前因后果。
第五章就像大战开始前的片刻平静,让影片和观众都安静了下来,使得观众有更好的心情去迎接最精彩的结局。
这样的结构设置很像话剧的表演方式,演员自由发挥,用台词来丰富剧情;同时,每个演员和其他演员互动非常频繁,剧情显得十分有张力;并且观众能知道事件的前因后果。
最后,所有人一起推动剧情向着高潮的结尾发展,达到最大程度的完美。
昆汀在《八恶人》中运用的暴力美学和血腥场景十分克制,但是却高度突出演员之间的对话。
鲁斯的野蛮、马奎斯的奸诈、曼尼克斯的左右逢源、奥斯瓦尔多的伪善、黛西的狠毒都通过台词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而且,“八恶人”之间也都有对手戏,真假莫辨的话语也让观众不停地猜测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我保护你的八千,你保护我的一万。
”、“曼尼克斯,我之前错怪你了。
”一切的猜疑、推理、合作、离间,都通过台词来布置和运行。
可以说,这是一部昆汀用电影元素拍摄的话剧。
  在画面处理上,我们看到的是怀俄明州山谷中的茫茫大雪、雪中孤单行驶的马车、小屋中昏暗的灯光和最后肆意迸发的血浆。
影片开头,画面呈现的是一个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木制雕像。
随着片头音乐的演奏,悬疑和紧张气氛不断加重,这个长镜头也不断向远处拉伸。
在呈现出木制雕像的全貌后,我们也看到了载着鲁斯和黛西的马车向我们驶来。
同时,我们从开头就知道:这注定是一场“不一般”的旅程。
在影片的前三十分钟,大雪成了影片主要的衬托景色。
大雪是安静地下着,大雪也能掩盖一切,让我们不知道之前发生过什么。
昆汀用雪来营造一种平静却暗藏杀机的气氛。
在众人都依次进入小屋后,昏暗的光线和黑影成了主要的画面。
有人絮絮叨叨,有人一言不发,有人自说自话,有人声东击西;但是所有人的背景都是昏黄的蜡烛射出和光线和屋子里的黑影。
每个人都在暗地筹划什么,每个人都在拼命隐藏自己。
因此,黑影和暗暗的光线成了所有人的伪装。
说到血腥,这一贯是昆汀的本色。
这一次,我们却看到了一个“非典型”的昆汀:血腥暴力的画面仍然美如画,但是,运用得十分克制和简练。
第四章和第五章的乱战和杀戮只是小试牛刀,最后的章节才让我们过足了暴力美学的眼瘾。
虽然,血腥场面不丰富,却运用得恰到好处。
每一个应该出现血腥的地方都出现了血腥。
而且,和前半部分场景中大雪纷飞、马车独自行驶的画面形成了很好的呼应和衬托。
雪代表着平静酝酿和深藏不漏,昏暗小屋代表着蠢蠢欲动的谋划,而最后的血腥让一切矛盾和答案都显现了出来。
从颜色上说,雪的白色是冷色系、血浆是暖色系,而小屋的暗黄烛光是介于冷色系和暖色系之间。
这也暗合了影片从平静向高潮不断推进的结构。
在昆汀的电影中,演员的自由发挥度很大、而且昆汀也说过:“我不希望角色有什么道德底线。
”因此,每一部昆汀的电影不但是视觉盛宴,也是演员们的狂欢节。
这次的影片主创演员显然也是过足了戏瘾。
鲁斯(库尔特·拉塞尔饰演)野蛮粗鲁,对黛西说打就打,但是内心却有着一份执着:一定要让黛西接受绞刑。
马奎斯(塞缪尔·杰克逊饰演)为人机敏奸诈,为了登上鲁斯的马车,他巧妙地说出自己不愿和鲁斯为敌,同时两人可以互相保护;在得知桑德福将军曾经对黑人犯下的罪行后,他故意说出污言秽语激怒将军,将其杀死。
黛西(詹妮弗·杰森·李饰演)是一个蛇蝎般的女人,她多次激怒鲁斯以便于伪装自己,用真话让鲁斯放松警惕;她用充满威胁和歇斯底里的声音让曼尼克斯认清形势,放自己回墨西哥。
曼尼克斯(沃尔特·戈金斯饰演)善于钻营、左右逢源、唠唠叨叨,总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多次制造矛盾、讽刺马奎斯;影片的最后,他能经受住黛西的威胁,坚定地将她绞死,也是让观众觉得很有趣的一个场景。
奥斯瓦尔多(蒂姆·罗斯饰演)彬彬有礼、脸上永远带着笑容,对于众人的矛盾总是充当和事佬;但在这张伪善的面孔下,却是一个阴险、工于心计、步步为营的狠角色;拔枪的速度比任何人都快,死到临头还帮助黛西去恐吓曼尼克斯。
“八恶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恶”,每个人都用自己的原则去诠释如何去当一个恶人。
这些演员用自己丰富的动作和表情、夸张而有深意的台词将《八恶人》散发的罪恶气质充溢到影片的每一帧画面中。
昆汀优秀的剧本是影片成功的根基,而演员们本色的表演是影片成功的脊梁。
 每个男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有关侠客的梦想,勇猛仁义、惩恶扬善、替天行道、劫富济贫,这是我们常常听到和看到的。
在这其中,昆汀的侠客梦却显得那么刺眼和与众不同。
他的电影中很多人物都有着侠客的外貌和行为,但是在骨子里却和我们经常认为的所谓“侠客”有着本质的不同。
《杀死比尔》是这样,《无耻混蛋》是这样,而《八恶人》则是让我们曾经怀揣的侠客梦彻底摔了个粉粹。
剧中所有人物最本质的特征就是:恶。
这是很多侠客电影极力反对的特质。
剧中所有主要人物都将自己本质的“恶”大胆而自然而然地体现了出来。
无论是鲁斯的蛮、马奎斯的奸、曼尼克斯的谗、黛西的毒、奥斯瓦尔多的阴,都体现了一个共同的原则:生存是第一原则。
为了生存,可以不择手段地去做一切事情。
侠客在本质上是人,都有着自己的优缺点,同时,每个人的内心都会有阴暗面。
《八恶人》中的人物,善恶难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不可告人的目的,每个人都有可能为了自己而背叛所有人。
世上所有的人和事都没有绝对的善恶之分。
这才是生活的真相,也是《八恶人》极力渲染的影片主旨。
《八恶人》很吝啬对于血腥画面的使用,我想还有一个原因:昆汀想要更好地讲故事。
八个江洋大盗被困在暴风雪中的一间屋子里,每个人的一个不经意的细微举动都会引起一连串的蝴蝶效应,导致事件向着这个或者那个方向前进。
这些指向不同方向的事件相互穿插交错,形成了一种“混乱的无常”。
其实,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每时每刻都被不确定的因素影响,我们的每个心思、举动,都会使我们变成“八恶人”中的某一位。
昆汀是在拍摄自己的《八恶人》,也是让我们对自己审视和自省。
这也是影片将大部分精力放在演员对话和互动的原因,只有人与人之间的对话和行为,才能充分体现出一个人的本性。
每个人都与不同的人之间有互动,所有人的本性就全部呈现了出来。
一间小屋,就看尽了人性百态。
这也是话剧常用的表现手法,因此,我才说这是一部侠客话剧。
此外,昆汀在影片中也影射了那个时代的种族歧视现象,剧中到处可以听到对于黑人的侮辱称呼;马奎斯因为桑德福将军对于黑人犯下的罪行将其杀死;从演员的对话中也能看到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黑人做出了巨大牺牲却仍然不被认可。
影片最后的结局很有意思:一个曾经的南方军士兵曼尼克斯和一个曾经的北方军士兵马奎斯,在经历了那么多次激烈的冲突和对立后,齐心协力干掉了所有劫匪;为了完成鲁斯的愿望,他们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黛西处以绞刑。
然后,曼尼克斯读完马奎斯视若珍宝的那封信后,两人安静地死去。
荒诞的场景下隐藏的是美国近代史的历程。
看来,昆汀讲故事的能力又提高了一个层次。
 这部《八恶人》在某些方面不像昆汀的电影,因为暴力和血浆出现的太少。
但是,故事的荒诞可笑和影片的黑暗气质又都是昆汀一贯的标签。
昆汀为我们做了一道不同的菜;但是,菜的味道依然美味,而且让人更加回味无穷。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