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八月:奥色治郡》解说文案_《八月:奥色治郡》:炎热八月里的一场家变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剧情电影《八月:奥色治郡》,于2013年上映,由约翰·韦尔斯导演,崔西·莱茨编剧,影片讲述了改编自同名话剧,梅丽尔·斯特里普将在片中扮演一位来自南方家庭的母亲维奥利特·威斯顿,她不仅脾气火爆且吸毒成瘾。
在丈夫贝弗利不幸溺水身亡之后,成为了这个家庭的掌权人。
而朱莉娅·罗伯茨将扮演她的大女儿芭芭拉·福德姆,而她不忠的老公与自己的学生有一段出格的师生恋。

《八月:奥色治郡》,改编自同名舞台剧,有着戏剧性的冲突,充满爆发力的表演,一部实实在在的女人们的戏。
因为老头贝弗的死,孤独的疯老太试图挽回破碎的家。
万万想不到,当葬礼沦为闹剧式的家变收场后,她便一无所有。
王文兴先生曾写过一篇叫《家变》的小说,开头是这样的:“一个多风的下午,一位满面愁容的老人将一扇篱门轻轻掩上后,向篱后的屋宅投了最后一眼,便转身放步离去。
他直未再转头,直走到巷底后转弯不见。
”根据他的文字来改编《八月》里,贝弗利出走时的情形再好不过了:一个周六的早晨,年轻的夏安族姑娘收拾着碗碟,一位满面愁容的老人从内里走出,将一扇篱门轻轻掩上,他甚至未再转过头,沿着屋前的石头路,直走进刺眼的白光底下慢慢变小,小小……后找不见。
电影的开篇,老头贝弗利引用艾略特的“人生漫漫”作为画外音,我们得知他授过课,写过诗,还饮着大量的酒,是个文艺和醉意兼备的知识分子。
与其说是对着新雇保姆在聊天,更像是他的内心独白。
递给保姆乔安娜一本书,开始反复地念叨,“到此处/我们绕过刺梨/刺梨啊刺梨/到此处/我们绕过刺梨”,正是出自艾略特的《空心人》,一首透着作者失魂、绝望的组诗,而结尾另写道:“这是世间结束的方式/这是世间结束的方式/这是世间结束的方式/并非一声巨响/而是一阵呜咽”,因此他选择投河自尽,既符合那首诗表达的情绪,也是写诗的人常干的事情。
奥色治郡的八月天,灼热的太阳烤干了牧草,热浪从地表上缓缓流过,令瓦奥莱特感到更火辣辣的是她的嘴。
老太被查出患了癌,就长在她的口腔里。
她一面往肚子里倒进各种药片,安定、维柯丁、达尔丰、扑热息痛等等,突然想到老头出走委实已有两天?还是三天?看着镜子里惨白的脸孔,却神经质的自问起来,“我究竟吞下了几粒药片?”迫不得已的她抓起电话,在拨通女儿艾薇的号码前,又朝嘴里塞进一片药。
艾薇,未婚的大龄熟女,上头有个大姐——芭芭拉,倒是结了婚,育有一女,但是婚姻陷入了信任危机。
下面有个妹妹——凯伦,交往着一个拥有丰富婚史的花花公子,俩人订了婚,预备明年结为连理。
要数三个女儿中,谁是韦斯顿夫妇顶爱的心头肉,非大女儿莫属。
因为艾薇的家离她母亲较近,所以率先赶了过去。
当她见到瓦奥莱特后,老太的心中却在挂念芭芭拉……该担心的还是来了。
当我们再见到贝弗,已是他完成了人生里最后的诗意。
“八月,受够几度这样的八月/不是多风的午后/更闷一些,早一些/不在凌晨五点/而是迟了一些/悄悄的我走了/你可能已看到,看到我的留字/愿你坚定的信念杀死冥顽的毒症/在此我祝福/一遍遍,不停地祝福/也请你原谅我的不辞而别/现在,我手握着桨找到了我的归宿/我原是古老的奥色治郡河流里/一滴轻盈的水珠”或许,在解开小舟上的绳子时,他是这样的感慨罢。
贝弗的死,引发他生命里几个重要女人的不理解。
她们一直尝试着揣摩他的心思,在悲痛中找寻答案。
葬礼之后,所有亲人围聚在瓦奥莱特“火炉”似的、死气的旧宅内,他们祷了好几分钟的告,开始晚餐,打趣闲聊。
唯独女主人瓦奥莱特点起一支烟,刻薄的评价着已故的丈夫,唠着让人反胃的叨,时而疯笑,时而咒骂。
接着,全片的高潮戏份上演,将本就炎热的八月的气氛推向顶点,一展舞台剧的本色,梅姨和罗伯茨开始飙演技。
有人喜欢说点真相,有人则不爱听,压抑的情绪终究爆发了,脾气更暴的芭芭拉扑倒自己的母亲,歇斯底里地咆哮,“你还没搞清楚,是吗?给我搞清楚,现在我做主!!!”这种强势的做法,看着不孝,甚至相当过分。
但是,女儿的出发点是为了患病母亲的健康,要尽自己的责。
假如老太安分的接受女儿的帮助,接受眼前的现实,选择装傻,而不是装疯,那么她的晚年不至于太过悲惨。
她偏偏不消停,还是要爽一爽嘴皮。
小女儿和艾薇相继离开,我们可以不怪她。
但是,她明知道芭芭拉是个不爱听真话的人,何况是更要命,更直戳内心的真相。
自贝弗利“失踪”后,孤独的瓦奥莱特把女儿们一个个“请”回,希望能重新聚拢这个涣散的家,结果却是相背的。
因别人的过错或她的自私,与女儿的关系彻底僵化,逼得她们纷纷逃离。
说来可笑,当老太发疯似跳了半会儿的舞,喊着都不存在的人的名字后,接纳她的只有保姆。
这位夏安族的姑娘,如同数百年前她的先人接纳远渡的来客,她轻抚着怀中的瓦奥莱特,默默地听她哭泣。
到这里,若一句话概括毒舌老太的下场,便是“No作No死”。
诗人周梦蝶的《断魂记》,曾如此豪爽的吟道:“魂,断就断吧!”,《八月》中,经历这场家变的芭芭拉久立在路边,望着茫茫无际的荒原,她痛定思痛,“家,破就破吧!”于是,发动她的汽车驶向自己的生活去……你可以把结局视为“美好的未来在前方”,也可以看作“其实,前方仍是一片迷途”。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