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八恶人》解说文案_《八恶人》:好看得不像实力派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犯罪/剧情/悬疑电影《八恶人》,于2015年上映,由昆汀·塔伦蒂诺导演,昆汀·塔伦蒂诺编剧,影片讲述了寒冷的怀俄明州山谷中,一辆马车载着赏金猎人“绞刑者”约翰·鲁斯及其价值一万美元的猎物黛西·多摩格踏雪而行。
途中,黑人赏金猎人马奎斯·沃伦少校和新人警长克里斯·马尼克斯相继登上马车,红石镇是他们共同的目标。
由于风雪太大,马车停在了米妮男装店,然而熟悉的店主人不知去向,却另有四名不速之客百无聊赖地待在店里。
约翰时刻担心他人抢走猎物,马奎斯警惕地扫视面前的陌生人们,多嘴多舌的克里斯不时为紧张的气氛中加油添醋,黛西则似乎等待更大的风暴到来。

  仿佛与世隔绝的小店内,即将刮起一场更为猛烈的风暴……。

电影演到第95分钟,才死了第一个人(开篇那三具垫在塞缪尔杰克逊屁股下的龙套尸体当然不算啦)。

  而死者或许还是电影中最无足轻重的角色。
  我差点以为,痞子昆汀突然开始想要玩深沉了。
  在此之前,部分观众可能已经受够了角色们喋喋不休又煞有介事的唠叨,不断登场的新人物,错综复杂的关系,变化莫测的剧情走向,既啰嗦沉闷,却也充满了恶趣味。
  一切都太昆汀范儿了,喜欢他的观众都知道,越是冗长的铺垫,高潮越会来得酣畅淋漓。
而那些不得其门而入的人,或许早在电影开场的十几分钟后,就丢失了耐心。
  一个导演,自学成才,20几岁的时候横空出世,被叫作鬼才,到了50几岁,依然妖性不改,把自己的风格与主张深入贯彻到每部作品中,还能不断把旧元素玩出新花样。
对待这个世界的愤怒与意见不见分毫减少,对暴力和血浆近乎执拗地喜好一如既往,好像他从来都不用担心创作力与激情衰退的问题。
  果然,他用一个角色的死亡,向观众宣告,属于电影的狂欢,才刚刚开始。
  整部《八恶人》,几乎就是一出舞台剧,镜头停驻在被暴风雪围困的荒野旅馆,故事被规整地划分成六个篇章。
  在这部长达160分钟的电影里,以南方将军的死亡为节点,被分割为两个部分。
前半部分,是话痨时间,南北战争,奴隶和自由,私刑与法律,絮絮叨叨天南海北中,一个个角色粉墨登场。
他们的性格、背景逐渐丰富,这里面有的是真实,有些是谎言,迷惑着剧中人物,也让观众无从分辨。
  而后半部分,杀戮渐开,疯狂的暴力伴随着喷涌而出的血浆席卷而来。
一直被压抑的情绪突然释放,真相慢慢还原。
角色们的真实动机伴随死亡陆续浮现,依然是昆汀式的暴力美学,他用B级片的皮囊,包裹出了一个极有层次与深度的故事。
  这样的电影让观众们经历了将近三小时的坚持后,却仍然意犹未尽,余味悠长。
  像是小火慢炖的珍馐,电影越到后来,越发引人入胜。
招牌的非线性叙事,以章节回目的形式不断调整电影的叙事节奏。
其中,以居中的第4章“多茉歌有个秘密”最为趣致,突然引入的旁白,角色视角的瞬间调换,悬疑感铺面而来。
在经历了一次突然的杀戮后,多茉歌拿起吉他自弹自唱,镜头的焦点随着多茉歌狡黠的眼神不停游移。
优美歌声中,电影忽然舒缓起来。
那个从本章一开始就被透露的秘密,让所有人都在等待死亡的发生,同时又在揣测真凶。
可吞下毒药的角色们偏偏是不紧不慢地,好像若无其事地自行其是,差点让人以为恶毒的谋杀就要不了了之。
可是一瞬间,节奏再变,死亡突然而至,鲜血如呕吐物般喷薄而出,充满喜感又让人震惊。
  于是到了第5篇章“四个路人”,真相揭露,凶手们突然的屠戮让人想起了《杀死比尔》中血洗教堂的段落,残暴却又漫不经心。
一些此前看似不经意,却是刻意设计的小细节开始与主线一一对应,突然就散发出了别样的趣味。
快感于是也如期而至,蛋蛋碎裂的赏金猎人,隐藏于暗处的终极凶手,口舌与诡计,摇移不定的立场,枪口的方向,杀与不杀,即使在整个大篇章逐渐清晰的最后,突发的死亡与一再转变的剧情仍然让人心有惴惴,不知故事会走向何方。
  至于真正的结尾,昆汀当然不会让喜欢他的观众失望,足够残忍又足够畅快,他才不管你是女人、黑人、拉丁裔或者南方佬,他就是要把所有的政治不正确都犯上一遍,最后还要假借一封所谓的林肯亲笔信上升出一个反讽的主旋律,而最后不断抬升的镜头,居然还让人觉得,有点——温馨?  这样的电影,再看第二遍时,乐趣便是成倍地增长了。
  已经洞悉真相的观众,站在了上帝视角,不再被角色们的谎言所迷惑和困扰,反而可以细细体味出演员们的精彩表演。
一句似是而非的台词,一个欲语还休的眼神,一个虚化于焦外,漫不经心的动作,都与整个剧情充满了紧密联系。
演员好像并非在表演,而是在镜头之外自成一个合理的世界,每个角色都遵循着固有逻辑行事。
同时,一锅炖菜,一颗掉落地板夹缝的糖,甚至一扇破烂的木门,都成为了戏味十足的角色,在悄悄地向观众透露着细节。
  这就是昆汀电影的魅力,他打乱了电影的叙事结构,不断把碎片化的时空拼接起来,用大段的乏味对白作为掩盖,再把各种细节和线索埋藏其中。
  当一切真相大白,高潮突然而至,所有细节伴随着强劲节奏让电影爆发出花样繁复的口味,一重接着一重,不停刺激着观众的肾上腺,却又直接地转化为一个简单的感受——爽。
  是的,看昆汀的电影,最后就是一个爽。
  是恶趣味的爽,是解构与叛逆的爽,是喋喋不休脏话连篇的爽,是无限解读又不停发现的爽,是血浆四溢痛快杀戮的爽,更是便秘许久一朝通畅的爽,演员们酣畅淋漓的表演,导演肆无忌惮地表达情绪,于是观众们也在荧幕前high到飞起。
  我好像从来不用为去看一部昆汀塔伦蒂诺的电影担心什么,再高的预期下,他依然还能给我惊喜。
50岁的他,电影制作愈发精致,心里的痞气却没有丝毫收敛,仅就这份对抗岁月不服老的叛逆,我也要勇敢地给出极致的好评。
  哪怕,只是为了杰克逊那破碎的蛋蛋呢?  PS:Tim
Roth与
Christoph
Waltz真的不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