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八恶人》解说文案_让暴风雪来的更猛烈些吧——《八恶人》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犯罪/剧情/悬疑电影《八恶人》,于2015年上映,由昆汀·塔伦蒂诺导演,昆汀·塔伦蒂诺编剧,影片讲述了寒冷的怀俄明州山谷中,一辆马车载着赏金猎人“绞刑者”约翰·鲁斯及其价值一万美元的猎物黛西·多摩格踏雪而行。
途中,黑人赏金猎人马奎斯·沃伦少校和新人警长克里斯·马尼克斯相继登上马车,红石镇是他们共同的目标。
由于风雪太大,马车停在了米妮男装店,然而熟悉的店主人不知去向,却另有四名不速之客百无聊赖地待在店里。
约翰时刻担心他人抢走猎物,马奎斯警惕地扫视面前的陌生人们,多嘴多舌的克里斯不时为紧张的气氛中加油添醋,黛西则似乎等待更大的风暴到来。

  仿佛与世隔绝的小店内,即将刮起一场更为猛烈的风暴……。

有时候特别羡慕电影从业者,虽然在现世中,我们都不得不安安稳稳、按部就班的生活,他们却可以通过电影创作,享受另一个世界的激情。
这种激情,在昆汀的世界里,会格外肆意张扬。
作为一个非科班出身的导演,又同时本身就是一个超级影迷,他对于电影的热情,完全符合影迷们的期待。
昆汀在访问中说过,他一生只会拍十部电影,虽然严格计算的话,这个数字也许已经快要甚至已经达到。
但是他所传递的态度,仍旧令人着迷。
电影不是挣钱的工具,电影不是随随便便有一个念头就有资格去拍出来,电影应该是一种综合的艺术,你要有想传达的理念,要有架构故事的能力,要有相应的美学表现,要有魅力足够的演员,要有独树一帜的风格,当然,还要有难以解决的矛盾。
只有拥有并融合这一切,才能被影迷认可为一部真正的电影,其他那些烂七八糟的东西,从来就不在影迷的讨论范围。
作为阅片无数的资深影迷出身,昆汀始终坚持着这样的品格,而这正是每一个大师级的人物都曾走过的路。
但是在《八恶人》之前,昆汀也一度被质疑是一个抖着小机灵,着迷于玩弄血浆,迎合影迷趣味却还不够老辣。
然而这些,在《八恶人》里,都有了一次低调沉着的华丽转身。
在一片广袤的暴风雪中,昆汀用在保持了原有风格的基础上,用经过沉淀的老练手法,讲述了一个框外的恶人世界,在一个好看的故事里,留下了耐人寻味的人性思考。
故事发生在美国内战后十年左右。
一名外号“绞刑者”的赏金猎人,带着他价值一万美金的女犯,朝着红石镇方向,狂奔在怀俄明州的山谷里,身后不远处是正在逼近的暴风雪。
他们在路上先后搭乘了黑人赏金猎人和新任红石镇行政官,准备暂时前往明妮男装店躲避暴风雪。
然而,明妮男装店的主人却不见了踪影,一个临时顾店的墨西哥人和几个同样困在大雪中的路人,正在店里百无聊赖。
突然间,这个荒野中的小店,聚集了形形色色的路人,不管是沉默神秘的,还是多嘴多舌的,甚至是热情寒暄的,都仿佛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在一番怀疑和冲突之间,阴谋蠢蠢欲动,一场事关生死的风暴即将到来。

《八恶人》的片名,加上所有人封闭在小店的场景布设,充分说明这部影片并不试图讨论善恶,而是让恶人在一起,以毒攻毒,碰撞出我们一直在回避的另一种火花。
正是这种人性中模糊了边界的恶行,构建了一个隐匿在世界边缘的独特江湖。
一时我们为老将军的种族主义而气愤,还没同情完马奎斯,却又被他激怒将军谋杀其的做法心有余悸;一时绞刑者动不动就殴打黛西·多明戈的样子实在面目可憎,可是黛西邪恶的笑容,以及杂货店里为救她不惜杀戮无辜的伙伴,又让我们对她再难同情;而最摇摆的当属所谓新任的红石镇治安官,来自南方的叛徒,他一进杂货店就开始和炉火旁的老将军套近乎,后来却又因为自己差点喝下有毒的咖啡,转身和黑人建立攻守同盟。
这八个主角既没有替天行道的侠义情怀,更没有反种族歧视的人文关怀,是彻头彻尾自私又可恶的八个人。
除去拯救女犯黛西·多明戈的一行人与“绞刑者”的对立,是逻辑分明的之外,其余的关系与立场,却在一种看似顺利成章中出奇的混乱。
恶人的世界或许正是这样,当正义的边界被突破,也就没有什么原则与底线可言了,你可以说这是一种快意恩仇,也可以说卸掉法治和道义,人们为所欲为的下场不过是自相残杀。
前半部分,影片的节奏十分刻意的缓慢,角色之间交换着对于剧情推进毫无价值的对白。
“绞刑者”约翰·鲁斯从一开始就疑心重重,仅仅是盘问黑猎人马奎斯就磨叽了好多时间,遇到行政官克里斯更是不厌其烦地重复了又一次的盘问。
不明所以的话唠,用掉了影片近乎四分之一的时间,然而这四个人各个表现出色,看着他们意味深长的眼神,暗藏玄机的笑容,甚至是听着他们用磁性的嗓音念着似是而非的对白,也成了一种享受。
更何况,这种话唠式的节奏,在他们精湛的表演下,却成功营造出一种看似坦诚,却总让人隐隐不安的诡异气氛。
这种对白与它所营造的气氛,从第一个章节延续到了第二个。
在杂货店里,诡异之外,不断添加进来矛盾与争执,从个人上升到了种族,紧张的气氛开始渐渐升级,直到黑人赏金猎人用狡猾下流的方式,枪杀了傲慢又对黑人充满憎恶的老将军。

马库斯对老将军的激怒,是近乎明目张胆,却又无懈可击的谋杀,引领了全片的第一个高潮。
在他引诱将军开枪的间隙,有人在咖啡壶里悄悄倒入了毒药。
欣赏着颇有质感的美国19世纪西部风格,匝味着演员们坦然又诡异的表情,好戏终于要上演了。
绞刑者和他的马夫率先中毒,由此打开了电影血腥与枪火的全新篇章。
还好,在这一部里,血浆虽然依然来势凶猛,爆头与大量鲜血依旧是昆汀招牌的暴力美学,但总体不算为过,终于撇开了为了撒血而撒血的诟病。
配上出色的音乐和下半段骤然紧凑起来的情节,加之枪支机械感十足的质地,和火花醒目的光芒伴随子弹突突声擦过,片子过半,影迷们迎来的是全方位的酣畅淋漓。
八个恶人,最终没有一个能够离开,本来毫不想干的几路人马,在一堆泛滥的谎言与奇怪的逻辑中,硬是将彼此变成了你死我活的敌人,并同归于尽。

正如一开篇就缓慢出现在镜头里的十字架一样,在西方思想中,人性是本恶的,耶稣贡献了生命受尽折磨为人类赎罪,可讽刺的是,有些人并不想要被救赎。
马奎斯憎恨白人,伪造的林肯来信将绞刑者约翰骗的团团转,在恶人的世界,坚持法律执行的约翰并非榜样,而是愚蠢。
老将军在战后十年,依然对黑人唾弃不屑,马奎斯轻易的利用他的仇恨将他谋杀。
黛西的弟弟为救姐姐,不惜将毫无关系的路人杀死,最后,黛西却正是死在毫无关系的路人之手。
正如两位赏金猎人的对白所说:没人说过这差事很容易,也没人说过这差事会很难。
恶人在这世界横冲直撞的时候,一切总是很简单。
而当所有人都变成恶人之时,你被干掉的理由,可能完全都不是出自彼此的初衷。
这不由得让人记起一句话:最容易的路也许是最难走的。
当一切特别简单,变得无所顾忌之时,也许才是最可怕的。

外面的暴风雪终将掩埋这个浸透了鲜血的明妮杂货店,可是如果风雪可以来的再猛烈些,肮脏和罪恶或许来不及发生就会被吹散和掩埋,这世界是不是就可以更干净一些。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