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八月》解说文案_专访‖这是今年FIRST影展的最大遗珠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剧情/文艺/儿童电影《八月》,于2017年上映,由张大磊导演,张大磊编剧,影片讲述了九十年代初的西部小城,结束了小升初考试的晓雷终于迎来了盼望已久的没有作业的暑假。
然而这个自由的,炎热的夏天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红火热烈,更多是平常反复的家庭生活和大把闲工夫……恰逢那一年国家开始实施国有单位转型,铁饭碗被打破,晓雷父亲的单位也受到改革冲击,他们生活的家属院里每一个家庭的生活都被改革影响着。
孩子们整日百无聊赖,而看似平静的大人们,心却像烈日炙烤着那般燥热。
晓雷就那么静静的耗着,感受着身边隐隐发生的一切。
直到父亲为了生活同其他人远走他乡,家里只剩下了母子俩,晓雷才着实感觉到时间过去了,生活不一样了。
立秋那天夜里,晓雷家的昙花在院子里悄然开放,像是意味着什么……。

采访、文/杀手里昂今年FIRST青年影展各个奖项结果已经揭晓:《喜丧》成为大赢家,囊获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恐怖片《中邪》获最佳艺术探索奖,《我心雀跃》中的女主角获最佳演员奖。
而之前入围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演员的电影《八月》颗粒无收、铩羽而归。
然而,电影《八月》无论是导演对于影像的掌控能力、演员的表演还是时代感的营造,与其他获奖电影相比毫不逊色,可谓今年FIRST影展的最大遗珠。
(导演张大磊) 《八月》的片名最开始叫“昙花”。
1994年的时候,导演张大磊的母亲在院子里养过一株昙花,那年正好开了有十朵。
在最开始的剧本里,张大磊想用昙花比作那个灿烂的年代,虽然昙花一现,但开放的时候真好看。
影片结尾,街坊邻居围着绽放的昙花,艳羡不已,确实很好看。
 八九十年代,一直令张大磊特别着迷。
“那个年代的一切我都特别喜欢,衣服、房子的颜色都特别正,正红正绿,字体也是美术字,汽车也不像现在这种流线型。
人也非常简单,但富有激情,特别浪漫”。
张大磊的父亲是内蒙古电影制片厂的剪辑师,住的小区是国有单位家属院。
院子里大部分人都是搞艺术的,他们的嗅觉特别灵敏,谈论的都是“朦胧诗”、罗曼·罗兰这种。
 张大磊便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每天没事就钻进电影院,看电影不花钱,觉得没意思了就去银幕底下玩。
《八月》中有这样一个情节:父亲带着儿子晓雷挤到售票处想“刷脸”蹭电影票,却被售票员告知现在必须花钱买票了。
这时,影院外有一个票贩子高喊着“好莱坞大片《亡命天涯》,哈里森·福特主演”。
这是1994年,中国电影引进了第一部好莱坞分账大片,同时也是国有单位转型刚开始的时候。
(电影中的一家三口)铁饭碗被打破,家属院里每个家庭的生活都被改革影响着。
在《八月》里,晓雷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默默注视着周围隐隐发生的一切,从孩子的视角来观察时代的变化。
电影中的晓雷或多或少有张大磊小时候的影子,经常会感到百无聊赖,没事干。
 小时候,每当放暑假,家长上班前都把自己锁在家里,张大磊便感觉时间会过得很慢,特别没劲。
当时住的楼房离得特别紧,有时候对面的小孩趴到窗户上,他也趴窗户上,俩人就隔着窗户玩儿、聊天。
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话,就趴在窗户上往楼底下看,就像一个俯视镜头,一群老头、老太太坐在楼底下吃西瓜、打扑克,人来人往。
 在这部处女作《八月》之前,张大磊拍过一些短片,基本都是行活,警匪片、穿越片各种各样的,一方面是为了挣钱,一方面是为了让自己保持一种状态,但都不是自己发自心底想要拍的。
 有一年,张大磊去姥姥家吃饭,当时他已经好久没回去过了。
姥姥瘫痪在床,母亲用勺子喂她吃饭,这一幕让张大磊感觉是那么熟悉,记忆仿佛回到了1994年,姥姥同样伺候卧病在床的太姥姥。
这一画面被张大磊用在了自己的处女作《八月》里。
 或许是之前离家太久,张大磊对于家庭的依恋越来越强烈。
投射到电影中,他的审美趣味更偏向于那种节奏舒缓的生活流。
《八月》的第一个镜头便是一家三口围在一张小桌子上,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的场景。
“这个场景对于现代人来说太奢侈了,因为大家都很忙。
但那个年代的生活节奏非常慢,整个空间非常静,你可以听到任何一种声音,隔壁的电视声或者是远处的音乐声”。
 在影像处理上,张大磊选择了黑白摄影。
在他看来,90年代的人很简单,黑白影像更符合人物气质。
但他却特别害怕别人理解成一部怀旧电影,“因为怀旧是每个人都可以有的情怀,但是这个情怀必须融入在一个东西里头,而不单单拿它来说事,所以在拍摄的时候我们刻意要把好多特别明显的点打掉”。
 为了让影片更为生活化,突出年代感,张大磊在场景选择上颇费心思。
他之前就对旧式小区特别感兴趣,平时只要有时间就会出去寻找这些老式建筑。
电影中的主要场景是张大磊的大伯以前住的工厂老小区,这个小区的人大都是工厂的老职工,年纪都在六七十岁左右,生活跟90年代基本没什么变化,节奏很慢,特别符合电影中的时代背景。
“令人遗憾的是,电影拍摄完4个月后,很多小区就被拆除了,一些记忆也随之消逝了”。
 《电影》:在创作中,有没有对你影响比较大的电影导演?张大磊:上学的时候受特吕弗《四百下》的影响特别大,在此之前我基本上对电影没有特别明确的概念。
但是看完《四百下》之后,就明确我要拍这样的电影。
在这个过程当中也看了好多,比如塔可夫斯基、小津安二郎、侯孝贤、贾樟柯等都对我影响挺大的。
 《电影》:这部作品除了是你的处女作之外,对你来说还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张大磊:我这么多年来对电影投入的审美和感情其实一直都是受挫的,这部电影最大的意义可能会决定我以后的一个方向,如果这部片子获得了认可,我会继续这条道路。
但如果没有任何收获,可能我会先做些别的事,或者做一些类型化的改变。
 《电影》:对于年轻导演来说,你认为自己身上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张大磊:我觉得优势就是身上有股劲,还没碰什么钉子,因为还没看见失败。
 《电影》:对于电影,你的初心是什么?张大磊:就是喜欢,很单纯。
那段经历在我头脑里总是过不去,总有想表达的欲望。
 《电影》:作为处女作,拍片时你觉得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张大磊:资金,如果钱到位了,所有的困难也就不是困难了。
 《电影》:处女作完成之后,有没有比较遗憾的地方?张大磊:场景太局限了,有些内景不能有太多移动,机器只能卡定之后,按照演员来调动。
如果能再宽敞一些的话,整个时间感的味道会更浓,包括大环境,我们院子环境里面有很多车,就不能出现全景镜头了,如果当时能给每个车主两百块钱让他们出去停一会,就解决了,但预算又不够。
 《电影》:有没有下一部电影的创作计划?什么题材?张大磊:可能会延续《八月》中晓雷这个脉络,可以说是一个续集,应该是千禧年的时候,中国另一次变革,那个年代孩子已经长大了,情感世界更成熟一些了。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