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八月:奥色治郡》解说文案_八月奥色治郡:生命是一袭爬满虱子的华服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剧情电影《八月:奥色治郡》,于2013年上映,由约翰·韦尔斯导演,崔西·莱茨编剧,影片讲述了改编自同名话剧,梅丽尔·斯特里普将在片中扮演一位来自南方家庭的母亲维奥利特·威斯顿,她不仅脾气火爆且吸毒成瘾。
在丈夫贝弗利不幸溺水身亡之后,成为了这个家庭的掌权人。
而朱莉娅·罗伯茨将扮演她的大女儿芭芭拉·福德姆,而她不忠的老公与自己的学生有一段出格的师生恋。

by
柯小小 一百多年前,托尔斯泰曾经写过一句现在被世人争相传诵的名句:“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却各有不同。
”美国南部的奥色治郡,炎热的让人窒息的八月里,上演着一幕家庭悲喜剧。
主人公维奥莱塔(梅丽尔.斯特里普饰)性格乖戾,吸毒成瘾。
酷爱读书的丈夫贝弗先生溺水身亡后,她成了这个家庭的掌权人。
她有三个令人不太省心的女儿——大女儿芭芭拉:与丈夫比尔育有一个14岁的女孩:简。
夫妻俩却因价值观不合常年分居(实际上是比尔爱上了一个年轻姑娘);二女儿艾薇,与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查尔斯有一段不伦之恋,而艾薇的姨妈:玛蒂,即小查尔斯的母亲,为儿子的这段恋情经受着内心的煎熬;三女儿凯伦拥有一个结过多次婚的男友史蒂夫,而这个史蒂夫也是不省油的灯,三番五次的诱惑芭芭拉的未成年的女儿。
隐藏在平静生活表象下的这个家庭,因贝弗先生葬礼过后的家庭聚餐而发酵升级:刻薄尖酸,因嗑药过量有点神志不清的母亲维奥莱塔在饭桌上痛苦追忆她和丈夫悲惨的童年生活并用激烈的言语攻击她的儿女们,大女儿看不下去,站起来抢夺母亲手里的药片,这场聚餐几乎演变为一场家庭大战。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夜晚,凯伦的男友史蒂夫引诱芭芭拉年幼的女儿吸大麻并对她动手动脚,被维奥莱塔家的女佣乔安娜发现,乔安娜趁着夜色,用铁锹砸向史蒂夫。
这时,全家的灯都亮了起来,芭芭拉与比尔和凯伦在同一时刻赶来,大女儿芭芭拉与三女儿凯伦激烈的争执起来,最后凯伦哭着与史蒂夫驾车离去。
芭芭拉没有问明缘由就给了自己的女儿一个耳光,女儿说了一句:“我恨你。
”也哭着离去。
事情到这里几乎可以告一个段落,然而,又有一枚隐形的炸弹在母亲维奥莱塔、姨妈玛蒂、芭芭拉与二女儿艾薇之间炸响——查尔斯是芭芭拉和艾薇她们同父异母的亲哥哥,而如今这个又胖又丑的女人——她们所谓的姨妈,是贝弗先生曾经的爱人。
又是同一张饭桌,而此时,少了无关的男人们,是三个女人争锋相对的谈话——维奥莱塔对艾薇道出了实情,实际上她早就知道自己的丈夫与玛蒂有过一腿。
悲愤交加的艾薇跑了出去,自己开车离开了这个家。
随后,芭芭拉也告别了母亲,踏上了远方。
此时的维奥莱塔,像个小孩一样,躺在女佣的怀里。
儿女们都离她而去了。
观众看到这里,其实早已心知肚明,这明摆着就是美式的《雷雨》嘛。
的确,在人物的安排、场景的设定、戏剧冲突的展开间,都能看出美国导演的化用。
一样是夏日里的一天,一样是吃过晚餐后,一样是有一个有点阴鸷,有点神经,主导家庭的女人——维奥莱塔(对比《雷雨》中的繁漪),一样是曾经出过轨的丈夫贝弗(对照周朴园),一样是四面窗帘紧闭下营造的家庭空间,一样是可怜巴巴的小查尔斯(对照周冲)。
但是,关键的一个戏剧冲突是不同的——《雷雨》中周朴园曾经爱过的那个鲁侍萍(也是为他生下周冲的女人)是现在在周家打工的女孩四风的妈妈。
这一对矛盾冲突并没有展现在电影里,实际上,影片淡化了各人之间的社会地位差异,而聚焦于家庭内部的、亲情伦理的解体与崩塌,尽管在社会意义上没有《雷雨》产生的震撼、持久的影响效果,但也不失为一部颇有看点的作品。
影片的主角——维奥莱塔,是所谓女儿眼中“最坚强的母亲”,它是主导,是权威,但同时也是极脆弱的一个象征。
梅姑将这个疯疯癫癫,神经质,尖酸刻薄的老女人演绎的深刻复杂,极富表现力。
是影片能够放射出夺目光彩之所在。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里面爬满了虱子。
”每个人的生命,在外表看来都是那么的靓丽,然而内里却都有着不为人知的苦痛和糟粕。
他们的生活,在与家庭的抗争中无力的损耗,而她们自己,最终都选择了放逐自己的方式——去远方。
她们是否会彻底抛开家庭的羁绊?去往另一个城市能否修复她们内心的创伤?而她们的母亲,又是否会孤独的终老一生?影片没有试图解决这些遗留的问题,只是将家庭的本质撕裂开给观众看。
家庭的本质——是我们的港湾,是我们的避难所,同时,也是罪恶之源。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