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白鹿原》解说文案_小娥无罪,众汉有责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剧情/历史电影《白鹿原》,于2012年上映,由王全安导演,陈忠实
王全安
编剧,影片讲述了电影根据《白鹿原》小说改编,以陕西关中平原上素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展现了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
影片以唯一女主角田小娥的个人命运发展作为叙事主线,勾连其两大家族的世代变迁。
白嘉轩是族长,长工鹿三的儿子黑娃带回一个叫田小娥的女人,要与其拜堂成亲,被掌管祠堂的白嘉轩拒绝。
  黑娃和田小娥参加农会率众怒砸祠堂。
革命失败后黑娃逃出白鹿原,田小娥求乡约鹿子霖容饶黑娃,却被鹿子霖逼奸,又在其诱使下勾引了白嘉轩的儿子白孝文。
白嘉轩惩戒白孝文并与其断绝关系,白孝文撇下有孕在身的田小娥,独自出走当兵,从此了无音讯。
鹿三欲杀田小娥,已成土匪的黑娃回来报仇大闹白家,鹿三上梁自尽。
白孝文随共产党的军队打回白鹿原并成为县长,枪毙了黑娃。

抛却原著不谈,电影《白鹿原》究竟讲了什么?听闻很多人出场后摇头叹息:“光看田小娥出风头了”。
我暗暗羡慕王全安爱妻之情,早作好了看“一个女人搅乱一堆男人”的心理准备。
谁知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看完后发现浑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电影开场将近三十分钟,这妖媚女人才在轿中惊鸿一现,粉墨登场,而在影片结束前二十分钟她已一命归西,掐指一算,其银幕时间不过百来分钟,实在难称贯穿全片。
而即使在这百来分钟剧情内,她的影响力也着实有限,砸祠堂风波、烧麦反抗军阀、国共势力的来回拉锯,这种种波澜壮阔,哪一次不是男儿们站在风口浪尖,她在后边远远观望,偶尔带着兴奋搞点小破坏。
你看兆鹏给黑娃“普及”共产知识、子霖设计拆散白家父子、黑娃事变后逃亡等桥段里,她始终被甩在一个典型的不被重视、也无力掌握局面的从属位置。

  
  那她干了什么呢:烧个面、打个酒、抽个烟、哭哭啼啼、被侵犯、被鞭打……在亮相的大部分时间里,她个不折不扣的附属品、牺牲品,不要说接近《杰克•布朗》中一个蛇蝎女用心机玩转群男、撑起一台戏的水平,就连达到《黄飞鸿》里十三姨的控制权都很勉强。
当然,她有数次令人印象深刻的荡妇(抱歉用了这个词)举动,也是影片最招揽受众的卖点,但屡屡“压错宝”的结果,总是叫人啼笑皆非,只剩下同情了。

  
  这么一个如假包换的大配角(虽然从分量看是女主角),却能造成影片是“白鹿原之田小娥”的错觉,是很有意思的现象,但其原因并不难判断。
首先在为数众多的原著党眼中,田小娥理应是白鹿原众爷们中的过客,一片存在感较强的绿叶而已,绝难爬上女主角的宝座,想象一下《敢死队2》的余男摇身一变,戏份和气场都堪比《杀必比尔》的乌玛•舒曼,动作片迷会有何感想,同理便可推《白鹿原》小说迷们的不满情绪。

  
  更重要的是,在一众男女老少中,田小娥是唯一命运有始有终的一个,提供了一份近乎完整的戏剧满足感。
她虽然不直接参与跌宕起伏的大事件,但作为旁观者,充当了完美的线索人物,尤其是不了解原著的观众,看片后若想串联回忆剧情,以她为中心做发散思维无疑是最省力的。
讽刺的是,田小娥的形象丰满,完全衬托出了其他角色的贫乏。
大刀阔斧删减的弊端,在此暴露无遗。
笔者所指的并非万夫所指的广电所做的删减,而是指王全安对于原著情节的取舍。

  
  影片以三个孩子做开端,显然是将年轻一辈做了叙事重点,但看看这仨:兆鹏似是一个进步思想代言人,一开口就滔滔不绝的宣传加推广,把台词和服装一换,能直接演保险推销员,除此之外就是那谍战英雄附体的一跳了;孝文是典型的“老二决定老大”,底下一硬起,人也瞬间雄风了,窝囊劲儿倒是没了踪影,但吃喝赌一番闹腾后充了军,居然下文全无;而最着笔墨的黑娃呢,一开始倒是突出了他的人情味、悲剧气息和抗争意识,可当他毫无交代的蜕变成返家复仇的土匪时,这角色还是没守住晚节,彻底崩坏了。
本该如万花筒般折射出大时代万紫千红的三个年轻人,就这么戴上了脸谱,被处理成了单线条,或者也就比单线条强了一星半点的皮影小人。

  
  与之一比,姜还是老的辣,嘉轩与子霖的故事虽然被砍了头尾,倒算坚挺。
最起码激烈的对峙铺垫到位,两人分别代表的不同人生观的碰撞,擦撞出耀眼的火花。
从表面上一团和气、暗地激流涌动,到终于摊牌亮话儿,着墨不多但脉络清晰。
影片结尾三个年轻人不知所踪,只剩下两个斗了一辈子的老家伙,对着被炸的祠堂老泪纵横,王全安选择以此作结,虽然突兀但分量足够。
只是在这个改编剧本中,家族恩怨被从整体上弱化了,明争暗斗让位于时代变迁,史诗味很浓,人际味太淡。
看片时我期待的是《黑社会》那种对抗,嘉轩的沉稳威严、凛然义气,子霖的功利阴险、小丑式的举动(下跪钻裆),与后者中任达华和梁家辉的角色颇有对照,家族斗争与帮派夺利也颇具共性,可惜我未能如愿。

  
  观赏商业片,观众都会抱有某种确定的期待,看动作片,是看好人如何打败坏人,爱情片,看情人如何共沐爱河,悬疑片,则是等待或猜测真相的揭晓……但《白鹿原》越到后半,越发接近编年事件的罗列,全失了观众的参与感,王全安像是完全没有了讲故事的心思,从书中拼凑出一段段情节,旨在机械的交代完每个角色的归属——在剧场版中甚至连这点都没完成。
所有男人都被不同程度的潦草对待,这在影片进入后半段后尤其明显。
其结果是,他们的追求趋向暧昧不明,他们的行为动机让人无法捉摸,观众无法预知故事的大致走向,更不知道要移情于谁,只能对着一连串突发事件做出错愕的表情。
王全安反复利用田小娥,编织出一张蜘蛛网,将支离破碎的人物关系勉强粘连到一起,甚至在她死了后,还要利用剩余价值,制造“修塔还是修庙”的冲突,再往后,用无可用,彻底一溃千里,影片于焉止息。

  
  正是男人的集体乏力,才凸显出一个女人的给力。
一只母鸡在公鸡群中高耸醒目,不是它高,而是公鸡都太矮,它也成不了鹤。
好比片中的孝文,惊觉下身的变化,对小娥来一句“你咋弄的”,满脸都是惊奇,在这女人的神奇手法下,性无能瞬间成了好男儿。
作为观众,也免不了对王导道一声“你咋弄的”,同一个女人招蜂引蝶一番,竟让一堆真汉子全沦为了感官上的陪衬物,这故事讲的,想不苍白都难啊。

  
  文/方聿南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