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白日焰火》解说文案_《白日焰火》的坏榜样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犯罪/剧情/悬疑电影《白日焰火》,于2014年上映,由刁亦男导演,刁亦男编剧,影片讲述了五年前,吴志贞的丈夫梁志军被认定死于一桩碎尸案,张自力击毙了持枪拒捕的凶手。
五年后,又发生了类似的连环案件,并且这些死者都曾与吴志贞相恋。
张自力在接近吴志贞时飞蛾扑火般爱上了她,也发现了五年前的真相……。

《白日焰火》不是烂片,但实在谈不上优秀。
虽然柏林夺魁,但是无论是与历届获得金熊的中国导演(张艺谋、谢飞、王全安、李安)相比,还是与其他的亚洲同行(今井正、宫崎骏)相较,都算不上出类拔萃。
更因大陆公映版本和柏林国际版本之间剪辑上的差异(具体内容参考此贴:《柏林参赛版与公映版八大不同——摘自微博@秦小婉》http://movie.douban.com/review/6599792/),更消弭了本片最华彩的神来之笔,取而代之以沉闷与平淡。

影片以一种猎奇式的眼光展现东北的地域风情,将一个偏黑色电影类型的故事装在一个悬疑刑侦故事的皮囊之下。
影片最好看的部分,在我看来,无外乎开头的引子。
节奏紧凑,悬念引人,尤其是理发店的影像风格,具有鲜明的个人特色。
柳氏兄弟的反抗,枪声震耳,很有张力。
而引子之后的正文,节奏缓慢,线索凌乱,波澜不惊。
有评论说:“本片略去的是情节,放大的是情绪。
”我同意这个观点。
但是过于含糊与简化的叙事,让观众不能明白桂纶镁饰演的神秘少妇吴志贞对男人的致命吸引到底在哪里,不能理解吴志贞与梁志军(王学兵
饰)之间的爱情到底有多炽烈而甘愿让一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不能理解突兀地出现一下就再消失不见的妓女和有奇怪癖好的干洗店老板之间到底有何隐情,不能理解后两具碎尸到底是谁为何而死,不能理解廖凡饰演的警察张自立最后内心到底有多矛盾......好吧对一部文艺片过于纠结它的逻辑,我还是输了。
不过我想说的是,没有一个合理的(最起码让人理解)故事与人物为依托,所有的情绪都会变得软弱无力与不知所云。

影片的黑色气质体现在多处:张自立与吴志贞最后相会的摩天轮,让人联想到大卫·里恩《第三个人》中在前文中被人们以为已经死掉的奥森·威尔斯与侦探先生相会的地点,同样,《白日焰火》中把杀人者和死者化为一个人、而制造出一个“不存在的人/活死人”概念的悬疑手法与《第三个人》如出一辙。
张自立最后供出吴志贞而在舞厅随着迪斯科音乐肆意起舞,宛如奉俊昊《母亲》的最后片段,人物在一种愧疚与良知纠缠的复杂情绪中,以肢体的随意舞动展现内心荒谬、无奈、与空虚。

桂纶镁与冰天雪地的黑龙江是格格不入的。
我不知道柏林的评委看着字幕能不能体会到这个女人与她所处的环境之间的不和谐之感。
但可能正因这种不和谐,赋予这个女人独特的风韵。
(但其实作为一个东北人,我从小到大几乎从没在家乡的大街上见过一个台湾人,即使连游客都没有......)从《男朋友·女朋友》到《圣诞玫瑰》,小镁越来越善于驾驭这种在大时代、大社会背景压制下、零落成泥的柔弱女性,凄苦哀怨地遭受精神或肉体上的折磨,同时又拥有暗黑的一面,同时激发观众的同情与愤恨。

我看过那些赞美本片的华美又虚无的辞藻,什么“一把尖锐又冷冽的刀”,什么“割开时代滴血的伤口”,什么“在黑夜中扭曲又温暖的人性”。
我不买账。
这些象征化的评论辞藻恰恰印证着本片中大量充斥着的符号,冰刀,工厂,碎尸,皮草,这些符号被包装好,塞入中国东北的一个城市里,两层皮一般地错位着。
如果这是一篇论文,刁亦男该拿高分,但如果这是一部电影,则实在是个坏榜样。
论文该拿去给评委老师看,而观众要看的,是电影,是有血有肉的电影,是用视觉讲故事而不是用影像写文章的电影。

有一个观点我深表认同:看电影得尊重自己的生理感受。
换言之,如果一部影片看得人实在昏昏欲睡,不该指责观众的鉴赏水平,而是这部影片一定有什么地方处理的有问题。
《白日焰火》是部闷片吗?我想是的。
但是“闷”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压抑。
整个影片的格调沉重得让人透不过气。
奉俊昊的《杀人游戏》,比方说,两个多小时的长度,情节不算快,但分分钟都很吸引人。
第二种是无聊。
无、聊,没什么可说的,平淡或者平庸,看过就看过,没什么想和别人交流的欲望,没什么留下印象深刻的地方。
《白日焰火》在悬疑这条线索上,突兀而断裂,不能让人一直集中精神。
而在情感这条线索上,又模糊得很,让人看着看着就失去了猜测或揣摩的兴趣。
压抑的感觉不知不觉就被冲淡了,变成了无聊。

柏林在欧洲三大节里算是最学术最知识分子气的,《白日焰火》这种论文式电影撞对了胃口也是合情合理的。
以往,导演大概有这么两种,一种是艺术家气质的,“我说我想说的,你爱听不听”,或者是商人/娱乐家气质的,“你爱听什么,我就说什么”。
现在好像多了一种,“评委想听什么,我就说什么”。
拿奖是好事,公映也是好事,毕竟在中国的市场乱象中,顾着欧洲电影节的面子,还是留给了《白日焰火》这种(姑且叫做)艺术片一席立足之地。
存在总是好的,多元化总是好的,但千万莫跟风泛滥才好。
《白日焰火》开局不错,三日累计4000万,一方面是因为中国观众对于“金熊奖”还是很(附庸风雅地)买账的,另一方面,看看江苏卫视打了多少广告吧!指望一部两部这样(本身质量仍有待考量)的艺术影片提升整体的观赏趣味与审美,还是太天真了些。
当然我不能妄自揣测导演就是为了拿奖才这么拍片的,但我想,导演多少是在有意识地模仿。
从前很少有欧洲三大节得奖的中国影片在院线公映,因此得奖的噱头在宣传方面还是大显奇效的。
但是,如若情况如此一直下去,观众很快就会产生“得奖影片也不过如此”的疲劳心态。
就好比几年前,台湾在宣传影片的时候根本不敢提这是欧洲电影节得奖影片这个茬,不然没人想去买票看的。
但是这个事情客观上让观众有了买票去看艺术影片的意识,这也不坏。
看不看是一回事,喜不喜欢是另一回事。
因此,不管我多么不喜欢《白日焰火》,我仍旧希望每年我们的电影市场上,都会看到这种影片的身影。
我会一直掏钱去看的,真的。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