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白鹿原》解说文案_《白鹿原》:本末倒置的改编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剧情/历史电影《白鹿原》,于2012年上映,由王全安导演,陈忠实
王全安
编剧,影片讲述了电影根据《白鹿原》小说改编,以陕西关中平原上素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展现了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
影片以唯一女主角田小娥的个人命运发展作为叙事主线,勾连其两大家族的世代变迁。
白嘉轩是族长,长工鹿三的儿子黑娃带回一个叫田小娥的女人,要与其拜堂成亲,被掌管祠堂的白嘉轩拒绝。
  黑娃和田小娥参加农会率众怒砸祠堂。
革命失败后黑娃逃出白鹿原,田小娥求乡约鹿子霖容饶黑娃,却被鹿子霖逼奸,又在其诱使下勾引了白嘉轩的儿子白孝文。
白嘉轩惩戒白孝文并与其断绝关系,白孝文撇下有孕在身的田小娥,独自出走当兵,从此了无音讯。
鹿三欲杀田小娥,已成土匪的黑娃回来报仇大闹白家,鹿三上梁自尽。
白孝文随共产党的军队打回白鹿原并成为县长,枪毙了黑娃。

王全安是个优秀的导演,但他不是将《白鹿原》这样一本史诗风格的大部头小说搬上银幕的合适人选。
他是那种只对一个问题感兴趣的导演。
他出道至今拍了五部电影,都是女性中心,自编自导,小格局的艺术片(最近三部《图雅的婚事》《纺织姑娘》《团圆》全是关于一女和两男的情感纠葛)。
他也许急于用一部大片完成从艺术到商业的转型,但又不愿改变自己一贯的风格和个性。
所以他绕开陈忠实这个大树,弃用了芦苇的剧本,从小说中挑出自己最擅长的一女多男的部分拍了又一部典型的王全安电影,只不过是陕西风情版的。
 在这部电影里,王全安想借一个女人表现在一个巨变的年代,外来新事物对一个历史深厚的地域的影响。
电影一开始就是族长白家嘉轩带领全村人读《乡约》,这代表秩序,规矩,代表一成不变的白鹿原。
接着皇帝没有了,辫子也剪了,世道变了,一切理所应当的东西都动摇起来。
然后田小蛾出现了,一个外来者,一个不安分又极具诱惑的女人。
有人视她为洪水猛兽,有人的人生因她彻底改变,有人同情她,有人利用她。
白嘉轩是旧秩序的维护者,他和田小蛾的关系好像除妖道士燕赤霞和修炼不深的小妖聂小倩之间的斗法。
黑娃把田小蛾带回家后,白嘉轩不同意他们结婚进祠堂,还让黑娃的父亲鹿三去打探田小娥的底细,导致鹿三将她赶出了家门。
白小娥勾引他儿子白孝文,他气得当场晕倒,和儿子分家。
瘟疫时期,在全村人都主张把田小娥供起来的时候,白嘉轩坚持造一座塔把她押在里面,就算把自己家的骨肉搭进去也在所不惜。
黑娃是长工的儿子,在白鹿原属于底层人物。
田小娥给了他反抗权威的理由和动力。
虽然白家对黑娃全家一直照顾有加,但黑娃对权威的感觉就像看到白嘉轩永远挺直的腰板,说不出哪里不对,就是看不惯。
他不想像父亲那样给白家当一辈子长工,宁愿离家去当麦客。
和田小娥在一起后,他被赶出家门,只能住在村外的破窑洞,他想给田小娥一个名分,还要满足她的烟瘾,这些都促使他做一个“有本事的人“。
当了土匪后黑娃回到白鹿原,终于打断了白嘉轩的腰,让他余生无法再挺直腰板。
而白嘉轩的儿子白孝文,本来根正苗红,肩负着继承父业的责任。
则因为田小娥彻底摆脱了他的父亲,可以做真正的自己。
作为白家的长子,他一直在父亲的期望下长大,但他实际上和父亲是两种人,他不讨厌田小娥,还偷偷给黑娃找住处。
他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受迎合父亲,就如同他性上的“不行”。
和父亲的决裂使他不用再压抑自己,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性的问题也不治自愈。
其他男人如鹿子霖,鹿兆鹏,鹿三,这些本来在小说里很有分量的人物在本片中的戏份也基本是为了田小娥的故事而存在的。
至于白灵,小说中的另一个女主角,因为和田小娥的故事毫无交集,所以就没有露面的必要了。
押在塔下的田小娥不能再兴风作浪了,但是其他人的生活再也回不去了。
《白鹿原》变成了这样一个故事,虽然可以冠冕堂皇的解释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白鹿原,这是王全安的白鹿原。
但是,这样一个格局,总觉得有点本末倒置。
因为田小娥这个人物本身太单薄了,张雨绮又把她塑造的太单纯了。
浓妆重彩地出场,众星捧月地牵动一部人物众多,事件繁杂,内涵深厚的历史片,她们实在撑不起这个场子。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