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白鹿原》解说文案_《白鹿原》:气势有余,却难成史诗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剧情/历史电影《白鹿原》,于2012年上映,由王全安导演,陈忠实
王全安
编剧,影片讲述了电影根据《白鹿原》小说改编,以陕西关中平原上素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展现了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
影片以唯一女主角田小娥的个人命运发展作为叙事主线,勾连其两大家族的世代变迁。
白嘉轩是族长,长工鹿三的儿子黑娃带回一个叫田小娥的女人,要与其拜堂成亲,被掌管祠堂的白嘉轩拒绝。
  黑娃和田小娥参加农会率众怒砸祠堂。
革命失败后黑娃逃出白鹿原,田小娥求乡约鹿子霖容饶黑娃,却被鹿子霖逼奸,又在其诱使下勾引了白嘉轩的儿子白孝文。
白嘉轩惩戒白孝文并与其断绝关系,白孝文撇下有孕在身的田小娥,独自出走当兵,从此了无音讯。
鹿三欲杀田小娥,已成土匪的黑娃回来报仇大闹白家,鹿三上梁自尽。
白孝文随共产党的军队打回白鹿原并成为县长,枪毙了黑娃。

文/杀手里昂Leon

《白鹿原》原著小说的时代背景从清末民初一直跨越到新中国建国初期将近半个世纪的历史。
小说中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在历史变迁的时代动乱中投射出的各色人物命运以及生存状态,都显示出了一种历史的厚重感,具有一种史诗般的气质。
将这样一部洋洋洒洒五十万字的鸿篇巨著压缩在一部时长只有156分钟的电影中实非易事,小说所跨越的近半个世纪的历史纬度,各色活灵活现的人物以及重要历史事件,究竟该做如何取舍,都会影响到最终影片的成败。
任凭哪位导演操刀,都可能会落下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下场。

在王全安改编的电影中,导演将影片的时代背景框定在1912年——1938年之间,也就是清朝覆灭到抗日战争刚打响的这段历史。
影片掐掉了小说中清朝末年的一小截历史,又去除了抗日战争之后的一段历史,从而缩短了原著小说中横跨的历史长度,使得影片对于历史的叙述更为集中。
像是原著小说中的“交农”、“烧粮”、“砸祠堂”等重要历史事件都在影片中一一呈现。

然而在处理这些历史事件时,导演采用了一种类似“流水账”式的叙事方式,将各种重要事件叠加在一起,试图来提醒观众历史的演变与政权的交替,中间几乎没有任何的过渡与铺垫。
这对于没有读过原著小说的观众来说对于影片的理解可能就会存在一定的观影障碍。
片中大量的留白手法也使得影片的镜头高度凝练,没有多余的镜头,只能依靠观众对于历史的认知与了解做出对于影片故事历史背景的判断。
或许,导演这种对于历史事件毫无交代的堆砌,就是对于历史事件的一种真实再现与还原。
民国时期历史激荡,军阀混战,各种政权力量对峙,时代风云转换、瞬息万变。
在这种历史背景之下的白鹿原,更是接受着来自时代风云的一次次洗礼,而这种洗礼确实是瞬息万变、毫无征兆、令人躲闪不及的。
像是影片中白鹿原的总乡约田福贤带领着几个团丁突然闯入鹿兆鹏(郭涛饰)正在上课的教室要捉拿共产党,鹿兆鹏立马趁机从窗户逃跑,后来从对话中得知:国共合作破裂了。

将小说改编成电影就犹如做加减法,要懂得取舍。
在《白鹿原》原著小说中,人物众多且关系复杂,不仅牵涉到白鹿两家几代人的恩怨纷争,还伴随着时代变更下的人物命运辗转。
由于电影篇幅有限,要将原著小说中的众多人物全部都搬演到电影中去太不现实。
这时候就需要导演做加减法。
将一些次要人物的存在弱化甚至是完全舍弃,再将一些重要人物的戏份做一些艺术上的放大,这样就能达到一种艺术上的平衡,保持原著中人物和故事的精髓。
在改编的电影中,导演将原著中的大量人物,诸如白赵氏、白孝武、白孝义、白灵、鹿兆海以及朱先生等人物直接在电影中砍掉,这些人物完全消失。
而在原著中着墨并不多的田小娥(张雨绮饰)在电影中戏份却十分吃重,导演通过大量篇幅来表现了这个女人的命运,并且通过这个女人将影片中的几个男人勾连起来。

导演之所以会将原著中总共才出现了几章的田小娥这一人物在电影中作为重要角色,是因为田小娥这一人物身上具有旧社会农村妇女普遍具有的时代悲剧性,但也有其他农村妇女所不具备的反抗性,她是那个社会所孕育的时代悲剧,所以十分具有代表性。
原著小说开篇第一句话就是:“白嘉轩后来引以为壮豪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
女性在那个时代只不过是男人繁衍后代的工具,毫无地位可言。
从与田小娥有过牵连的几个男人便可看出女性当时的地位。
起初,她是财主郭举人的小妾,之后和黑娃(段奕宏饰)私奔,后来又依附于鹿子霖(吴刚饰),最后与白家的白孝文(成泰燊饰)厮守在一起直至被鹿三(刘威饰)杀死。
在这个女人的悲剧命运中,我们可以看到旧社会妇女的所有悲剧,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个人物身上所具有的对于时代与命运的反抗。
她不堪忍受郭举人的不举,而投入精力旺盛的黑娃怀抱;迫于生存,她又不得不向鹿子霖敞开了石榴裙…她一直试图冲破封建的桎梏而寻求属于自己的爱情与自由,却终究抵不过时代命运的悲剧,成为滚滚历史车轮中的一道印记。

翻拍《白鹿原》无法逃避的问题是关于原著小说中那种充满原始本能欲望的情欲描写,小说中黄土地物质的极度匮乏与男女之间原始情欲的肆意宣泄形成了强烈对比。
而在电影中,这些情欲场景却只成为了影片用来宣传的噱头而已,几处本应该非常生动精彩、活色生香的翻云覆雨,在影片中却总是蜻蜓点水式的点到为止匆匆了事,完全没有了原著中对于欲望情欲的鲜活表达。
全部影片也只有在黑娃与小娥在高空麦垛做爱时看到了段奕宏那惊鸿一瞥的屁股,以及在鹿子霖与田小娥闹翻时看到了张雨绮那望穿秋水的大腿,除此之外,影片中的人物都以大棉袄包裹成粽子示人。

影片画面有着强烈的陕西关中平原的历史厚重感。
影片开头以一片金黄麦浪的空镜头开场,沉稳大气的展现了这片土地上人们的生命状态,而片中穿插的几处陕西秦腔更是展现了西北地区的凛冽豪爽。

整部影片在日本敌机的一片狂轰乱炸中戛然而止,时间定格在1938年。
然而,这种戛然而止的结束却让人有种如鲠在喉无处诉说的痛苦。
之前拼贴式的历史事件打破了观众对于影片整体历史叙述的认知,产生了一种时代的割裂感。
这种片段式的割裂感无法形成对于历史完整的修复,便无法从整体上去把握影片所要表达的故事的精髓。
或许,这也就是为什么这部影片在今年的柏林电影节上没有获得轰动性的成功,而只得到一个最佳艺术贡献奖的原因吧。

在原著小说中,白鹿原上流行着关于白鹿的种种神奇传说,有一只雪白的神鹿,所到之处,万木繁荣,禾苗茁壮,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疫疠廓清,毒虫灭绝,万家乐康…在电影中,这只神奇空灵的白鹿消失了。
(影评原创,未经作者允许,私自将文章用于商业用途,一经发现一切法律后果自负。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