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白宫管家》解说文案_《白宫管家》:见证即参与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传记/剧情电影《白宫管家》,于2013年上映,由李·丹尼尔斯导演,WilHaygood
DannyStrong编剧,影片讲述了塞西尔·盖恩斯是白宫里的一个工作人员,他从头到尾一共服侍了8位总统,从1952年一直工作到1986年。
在这34年的时间里,他从一个小小的服务生工作到了整个白宫的管家。
这段时间里,美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身处暴风中心的塞西尔·盖恩斯,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管家,但是他的所见所闻,也已经超出了事件本身的意义。
  在白宫期间,他见证了美国的联邦高中一体化的教育改革,纳什维尔静坐,自由骑士运动,肯尼迪遇刺,1965年投票权法案,马丁·路德·金遇刺,黑豹党事件,越南战争,尼克松辞职,南非解放运动以及最近发生的奥巴马竞选总统并成功当选的历史事件。

很多事情,第一个做的是天才,之后做的人皆是庸才和蠢材,在要求独创性的艺术领域道理更是如此,但是世上没有绝对的真理。
最典型的一个反例或许有些令人意外,那就是最家喻户晓的话剧《雷雨》,《雷雨》的剧本是曹禺先生原创的,这毋庸置疑,但整个戏剧结构和故事脉络其实都效仿了白薇在1928年创作的舞台剧剧本《打出幽灵塔》,而为什么被后世铭记、不断被搬上舞台的是《雷雨》,而非这部《打出幽灵塔》呢?原因并不复杂——曹禺先生凭借其敏锐的制造戏剧冲突的能力和扎实的润色人物的基本功,让《雷雨》成为了一部较之于《打出幽灵塔》更加成熟饱满的作品。
因此,人们对于【白宫管家】套用【阿甘正传】让主角接连经历一系列重大历史这一手法的过多指摘还是有些过分苛刻了,虽然【阿甘正传】的确是一部天才的电影,但【白宫管家】也不至于被贬为庸才或蠢材,就像不能因为【两杆大烟枪】的存在就忽略【疯狂的石头】的智慧是一样的。
 

要想在一部两个多小时的电影中表现出民主社会的发展绝非易事,就算讲清楚了一件件推动人权进步的历史事件,也无非是部连篇累牍的流水账,找一个与历史进程发生了最多交集的人来描写当然是个办法,这种办法究竟好不好呢?丘吉尔有句评价民主制度的名言“民主是最差的一种政治制度,除了所有那些其他被实验过的政治制度外”,以这样的句法来说,【白宫管家】对种族问题这个民主社会重要议题的电影化处理大概也可以算是除了其他被尝试过的方法外最差的一种了,即便它最早是出现在【阿甘正传】中的。
  

【白宫管家】主人公的原型是在白宫任职34年之久,先后照顾了八位美国总统的尤金·艾伦,这么一个角色自然不具备推动历史车轮前进的力量,也基本上不可能卷入到种族歧视的漩涡之中,但是在时代背景下种族问题或者说种族情绪会不自觉地在任何一个黑人身上产生影响,这是本片得以展开的基础。
为了让主角与主题的联系更加紧密,影片主要作了两方面的处理:其一是给主人公塞西尔设置了一个频频触及美国近代史上重大事件(比如民权运动、越战等)的家庭,尤其是他的大儿子路易斯,在塞西尔迈着优雅稳重的步子为总统送咖啡摆餐桌的时候,他正随着马丁·路德·金和马尔科姆这样的反种族主义斗士们进行着激烈地抗争,其二是尽可能合理地放大了历任美国总统与塞西尔为数不多的交流,无论是言语上的还是情绪上的,影片中甚至还用了内心独白来表达主人公对总统的理解。
尽管塞西尔踏入总统办公室总能遇到种族歧视议题被讨论的情形有些过于“凑巧”,尽管路易斯的经历也“传奇”得有些过头,但国事与家事还是通过这样的设计被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塞西尔的形象也因此丰满了起来。

与【阿甘正传】敢于将主角置于历史事件中开玩笑的戏谑不同的是,【白宫管家】对待历史的态度严肃而矜持,塞西尔始终充当的都只是一个历史的见证者而已,他没有创造历史,但见证本身就已经是种参与。
片中最有趣的部分是塞西尔先后两次来到上司沃纳的办公室请求加薪,第一次是在反种族运动最高潮的60年代,这个请求被沃纳先生果断拒绝了,还得到了“不要被马丁·路德·金的狗屁言论搞得头脑发热”的反馈,第二次则发生在里根当政时期,请求最终经过总统的同意得到了采纳,时代变迁的意味被异常巧妙地嵌入到了生活情境当中。
只可惜这种幽默中蕴含深刻涵义的情节点并不太多,影片主要用以表现主题的手段还是描写父子间的观念对立,交叉剪辑在此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不一样的生活环境造就了不一样的价值取向,这其实很好地佐证了刘瑜在记录美国政治生活的著作《民主的细节》中的一个观点——人们对于一个事物的不同判断,多数时候不是因为价值观或智力的差异,而仅仅是各自掌握的事实有别。

从角度上看,把奥巴马都搬出来的【白宫管家】无疑是被归为美国主旋律的一类影片,但是导演李·丹尼尔斯在严肃性与娱乐性之间找到了一个难得的平衡点,另外,惠特克再次贡献的影帝级别表演,也让影片在说教的同时依然能够处于最为生活的状态。
看到影片的最后在街头抨击里根政府、声援南非人权运动的路易斯看到远处苍老的父亲出现,他走过去,两人拥抱在一起,并一同参加抗议,被关进警察局,我不禁又想到了《民主的细节》里的最后一句话:“比一个人的政治立场更重要的,是他抵达一个立场的方式。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