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白鹿原》解说文案_《白鹿原》:李洪涛版的“鹿三”超越原著人物想象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电影《白鹿原》,于2017年上映,由刘惠宁
刘进导演,陈忠实
申捷编剧,影片讲述了。

近日历经坎坷的电视剧《白鹿原》终于迎来播出高潮,剧情已到“白热”化阶段。
相比影版的《白鹿原》,剧版人物更加丰富、饱满,折射出来的作品意义更加深广。
在这部作品中,不再单纯的只描绘原上百姓的生活,更多的是一个时代群像的特征。
可以说,在前几集中,人们还对“油泼面、咱达(我爸)、祠堂家法等”,
这种土话词的叫法新鲜,而电视剧中期剧情中,我们能感受到人物内心越来越多的挣扎。
不管他们都受时代缚束也好,还是自身性格定位也好,这些戏骨把一个年代的传奇人事演活了。
在整部集里,给我印象最深刻是李洪涛老师饰演的“鹿三”,一个存在感不强却无时不在的“主角助攻”,一个具有原上传统思想的家长,一个原上“最好长工”,他的角色兼顾了历史性、地域性以及文化传承。
沿着历史的痕迹活下去,并且一辈子,应该是“鹿三”的宿命。
可是,鹿三生不逢时,主家几番变故,在时事造英雄的情况下,他被迫成了“英雄”;在人人唾弃“小婊子”的情况下,他被迫变成了杀死儿媳的“刽子手”。
他既活成了自己,也活成了众人像。
他的一生有很多地方可以去品味,李洪涛老师把人物“鹿三”演的入木三分,我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在《白鹿原》之前,李洪涛曾主演过多部重头剧。
如:《三国演义》的太史慈、《东周列国》够贱、《战国》伍子胥、《战国》赵武灵王、《大宅门》白老大、《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李木勺、《黄金密码》吴德贵等等……可以说,从战国古装片、年代传奇片、现代片以及警匪片,李洪涛塑造过无数人物,无论是正面角色还是反面角色,他的角色能反衬出戏剧的底蕴,也能对照着当下人物的内心。
电视剧《白鹿原》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戏骨对于角色的轻松驾驭,一个不动声色与收放之间的悲剧形象。
“鹿三”这一生,一共干过两件轰轰烈烈的大事:一是替主家带领群众“交农”起事,另一件是亲手杀死“田小娥”。
这两件事,从后果上来说并没有造成多大程度的灾难,但是对他的内心却有着无比强烈的震撼。
“交农事件”是鹿三第一次走上领导的舞台,也是第一次思想上的反抗。
交农具,拒重税,本是农民应有的权利。
由于政府高压,不得不变得一个偷偷摸摸的事。
正当万事俱备,只欠三声铳子响的信号,主家却被死死的堵在了家中。
这个时候,鹿三出头了。
在城郊,他劝族里的农民进城交农具,但是效果并不好。
大家怀疑三声铳子没响,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面对政府的镇压,主家的陷难,他的努力改变不了局面。
而铳子意外的响了,村民精神犹如吃了“鸦片”,纷纷站起来涌到县里去起义。
从这个剧情中,我们能看到,鹿三不是一个唯唯诺诺的长工,他是一个有斗争思想的乡民,这与他一贯自诩的“老实”截然相反!而剧中,白嘉轩一直以“义”字和鹿三相交。
一开始,他们是主雇关系。
鹿三告诉黑娃:“整个原上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好主家”。
而白嘉轩也做好雇员的福利工作,麦子熟了,先给鹿三;棉花收了,先割三斤给三哥。
两个人在客气与尺寸之间,配合的非常好!白嘉轩从青年上位族长,到中年历经族中大小事情,到晚年遭遇各种横祸,对鹿三的依赖越来越强。
虽然他嘴上说,“这时候能看出谁是孝子谁是逆子,谁是孝文谁是孝武,”但他的内心必然还是倾向孝文的。
孝武天资不够,孝文又破罐破摔。
儿大不由娘,自然也由不得爹。
白嘉轩的家长式教育再也降不住人,降不住自己的儿子,降不住族里的人,唯有鹿三对他不离不弃。
在白家前门被拆时,鹿三挽起胳膊袖走了进来,说要找人去给鹿子霖点颜色看看。
这个时候,鹿三不再是长工鹿三,而是三哥鹿三。
哥,这个角色不太好。
管的宽泛叫霸道,不闻不顾又显得冷面,而鹿三却在这个主雇与兄弟之间,权衡的游刃有余。
李洪涛在这个角色上,赋予了很多人物语言。
首先是气场,一个硬汉的气场,话不多,事都办了。
其次是立场,男人在何事该管,何事该睁一眼闭一眼,这个鹿三都拿捏得非常到位。
无论是白嘉轩,还是鹿三,都无法避免子女管教出现的问题。
照台词的老话来说就是:“谁家祖坟里都有几个蔫鬼,上窜下跳,来来回回。
”既然老理如此,那么现实怎样扎心,他们除了扛着,也别无他法。
在原著里,鹿三是一个粗人!在剧中,鹿三在家教方面比白嘉轩还要严格几分。
细品这下,情节线还是既定的情节线,并没有太大的改变,李洪涛的演员气场给这个人物注入了几分味道。
黑娃和田小娥背了坏名声,他也恨也认了;孝文和田小娥破罐破摔,他虽恨也忍不住。
从镜中,我们对他的这些内心活动可以看出一二。
他和白嘉轩路过集市,村民背后嚼舌头说孝文坏话,被鹿三听到了,他气得要找人拼理,被白嘉轩拦住。
白孝文是鹿三看着长大,并且被整个白家寄厚望的人,他毁在了儿子带来野女人的手里。
鹿三看似木然,内心波涛汹涌。
他亲手杀田小娥的哪一刻,没有犹豫不决,没有丝毫的后悔。
可是,后来,每个人都在他心上捅一刀,彻底瓦解了他内心的堡垒。
黑娃,对他的埋怨自不必说,已在意料之中。
白嘉轩认为:“田小娥该杀,她不该死在你的手上”,鹿三满面无奈,眼神充满了沧桑。
冷先生告诉鹿三:“田小娥是一尸两命”,鹿三开始胆怯,自我怀疑。
白家老太太死前抓住鹿三的衣领,骂他,他整个人睁大了眼晴,惶恐不安,全是不解与困惑。
他有生之年,件件事做在人前,从未让人瞧不起。
在子女身上,一步一步的瓦解,直到多年防御心理塌陷而死,他从一个腰杆硬的老实人到可怜的疯老头,李洪涛把人物角色的每层变化都演的特别透彻。
你从这个人身上,他的眼里,读到的各种信息,有失望的,有清澈的,有喜悦的,有腼腆的,他不再是一个简单的主角助攻,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血肉之躯。
鹿三和白嘉轩的保守不同,他还自觉完成了道德捍卫者的任务。
尤其面对纷乱的战争局面,这种捍卫理想,出奇和珍贵。
直到杀人之后,观众感受不到鹿三身上的暴虐与血腥。
李洪涛把他身上的所有人性可能,淋漓尽致的表达出来,麻木的、无奈的、被动的、血性的、隐忍的。
戏骨的演技不必用过多华丽的词来点评,因为他已经超越了你对这个人物的所有想象。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