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白日焰火》解说文案_寒冷的爱与白日焰火——评《白日焰火》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犯罪/剧情/悬疑电影《白日焰火》,于2014年上映,由刁亦男导演,刁亦男编剧,影片讲述了五年前,吴志贞的丈夫梁志军被认定死于一桩碎尸案,张自力击毙了持枪拒捕的凶手。
五年后,又发生了类似的连环案件,并且这些死者都曾与吴志贞相恋。
张自力在接近吴志贞时飞蛾扑火般爱上了她,也发现了五年前的真相……。

这部电影阴郁孤独的气质跟它目前所获得的热闹非凡的国际声誉和国内反响是不相称的。
它的故事场景庸常而寂寥,跟我们每日所经受的生活没有不同,是我们所熟知的北方城市寒冷沉默的印象。
人性的阴暗与暴戾,自私与极度自我,就像碎尸被掩埋于黑炭中,你要仔细看,才惊觉出一身冷汗;而其中所进行有周密计划,有目的爱,就如薄冰上之舞,看起来诗意,实则冰冷,锋利,随时都可能碎裂。
这部电影看完让人寒心,寒心在于它并不赞同炽烈纯真的爱与执着。
诗意和不切实际的人都死了,只有那些冷酷而自私的现实主义者活了下来,这或许也是一种对真实生活实事求是的呈现,但就是认知到这种真实,让人不寒而栗。
夫妻桂纶镁饰演的吴志贞因为还不起“白日焰火”酒吧老板的皮衣钱,不堪被强暴,失手杀死了酒吧老板。
一心爱着她的丈夫梁志军慨然承担了分尸弃尸的后活儿,还将自己的身份证放在了碎尸的血衣上,以自己的“假死”来替换消解掉了爱妻的凶杀。
不过这一切的努力并未挽回他们的生活。
梁志军不得不因此销声匿迹,隐姓埋名,不能以自己真实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上;吴志贞却并不打算牺牲掉自己的青春,看似羸弱的她周转而沉默地打工,不停歇地继续谈恋爱,尝试结婚。
在暗处隐形的丈夫不得不杀掉一个又一个她的追求者,来保护自己名存实亡的婚姻和爱情,当他还在为这份爱情献身时,妻子却早已叛离。
但是谁又能说梁志军仅仅是为了她呢,也许他这样做是为了自己,为了保守自己作为男人和丈夫最后一点尊严,竭力保护一个岌岌可危的归宿,努力抓住渐渐逝去的他的存在感。
吴志贞却并不理会丈夫的存在感,她逐渐成为漠视、否定丈夫尊严的元凶。
如果说梁志军成为夺去多名情敌性命的黑手,在夫妻关系维系上徒劳挣扎,获取残留的一点点生活的热望和支撑点的话,那他的命运和生活其实正在被他所宠爱的,冰冷削薄的妻子慢慢咀嚼和吞噬。
吴志贞这个柔弱阴郁女子背后那张极度自私和阴狠的真实面容,就这样悄悄浮出水面。
这样一个张力十足的爱情与婚姻关系,成为了这部电影第一个巨大而阴暗的戏剧舞台,吴志贞锋利而富有城府的滑行带领丈夫和张自力进入了阴暗冷酷的冰场,她滑行的时候并不回头,带着一种自暴自弃和宿命感,但是她却敏锐地捕捉身后冰刀滑行的声音,机敏地判断后面有人跟过来没有,他离她有多远。
她虽然在前方,却是感情操控上的高手,引领携带着后面那只笨拙痴情的猎物,掌控着他的生死。
梁志军一直呆在隐没冰寒的冰场里,试图在崎岖光滑的路面上追寻自己的感情,却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经历背叛和杀戮。
其中的寒心与孤独,只能他一人品尝咽下。
常披两枚冰鞋出现的梁志军是薄情的牺牲品,他把失望和戾气发泄在妻子的追求者身上。
巨大寒冷的冰场,从此成为了更多人受害的葬场。
充满矛盾的两个人被宿命始终紧紧拷在一起。
吴志贞当初失手杀人成为这个悲剧的始作俑者,为她背负后果的丈夫成为她一直竭力想摆脱掉的过去和暗影;丈夫给她钱,她拉着脸收下;丈夫的烟,她都忘记买。
一个为她献身的人,五年来如何默默忍受她冷漠的“虐待”和背离,这其中没有感恩,只有厌弃。
五年前,有人因为她死掉,有人因为她人间蒸发,吴志贞是个奇人,她有着异乎寻常的意志和冷血,她并不灰心,以超乎寻常人的承受能力和恢复力继续谈着恋爱,试图结婚。
吴志贞是一个努力生活的现实主义者,即使犯下杀人罪行,她也努力想回归到常规生活中,在她回归的路上,她忠心的丈夫和很多无辜的人都被她锋利的冰刀划残,成为她的垫脚石。
如果说梁志军用冰刀杀人,那吴志贞就是用看不见的锋刃摧折他,间接杀害他。
当警察追捕她的丈夫时,她自己躲在一边,亲眼目睹了丈夫被杀。
她实际应该期望丈夫真的死掉,那样一切都将埋葬于尸首永不开口的嘴中,她又可以重新生活了。
现实主义者有时就是这么让人不寒而栗,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进行完整的生活,常态的生活。
为此,任何影响到他们或者打扰他们的因素都应被无情的剔除,灭绝。
有一种人的无情是在“有情”的面具下进行的,有一种意志上的强者,是靠装“弱者”在世间混饭吃的。
连警察张自力都曾被吴志贞那柔弱而满是泪痕的脸感动。
在吴志贞的猎场上,一动情就成为猎物,被其利用或牺牲掉。
这部电影有着一种对感情和人与人关系上的绝望观点,而吴志贞透露出爱情上的利己主义和利用,也透露出她的生存方法,在体力和财富上都不如人的弱者,如何在强势弱肉的社会上生存,她用感情和女性特质,吸引而摆布了众多追随者,企图以此来换取自我的自由和保全。
情深的那一方最被动,最脆弱,在感情的生物链上最容易被吃掉。
梁志军明白这个,他也清楚,但是他拔不出来;张自力却看得明白又做得清楚,作为警察他拥有职业性的警觉和克制,所以他战胜了吴志贞。
“无情”的强者吴志贞和她的隐形丈夫所引起的一连串碎尸案件,巨大打击到了张自力的职业生涯,张自力在五年间一蹶不振,沦为工厂保卫科的科长。
当他又一次接触到这个案件时,他有着充分的理由和强烈的复仇心态来参与它。
当他的老战友张队被梁志军杀害后,张自力就锁定了梁,凶手们开始浮出水面。
吴志贞犯错就在于对自己的个人魅力太过自信,她在情场一向是胜利者,但她不知晓张自力五年间充满溃败和绝望的生活——据说有一种训练猎鹰的方法,在鹰的脚上捆绑锁链,它想飞,就被拉回来。
如此反复。
鹰的头上永远遮着一块小黑布,它无法看见天空和任何事物,经由一段时间出来后的鹰,内心愤恨,性格暴躁,凶猛异常,只要揭开它的眼罩,给它一个目标,它就像离弦之箭一样拼死追逐,绝不言弃。
张自力五年内的沉沦与挫败正如练鹰,他曾在迷茫暗黑的雪夜里滚落爬行,找不到出口。
从这种生活里活过来的人,你只要有一根因头和一个微小的希望,他都会竭力抓住,奋力追逐,绝不松口。
吴志贞不了解张自力,她抓不住这个男人。
女人和性显然不是张自力参与这场游戏的目的,而且这个男人滑冰滑得也不好,在冰面上他不专注,摇摇摆摆,四处张望,他的感情观粗糙且随便,这对于吴志贞这样手法细腻讲究情调的杀手来说,是一个难题。
张自力在一次又一次看似吊儿郎当的跟踪和监视中,慢慢滑近围绕这一连串凶杀案的核心。
吴志贞觉察到了他细密的侦查,当她把丈夫作为替死鬼贡献给警察的时候,她误以为这桩案件就此了解了,可张自力依旧跟踪着她,她明白他的猎物原来是她。
吴志贞微妙而惊恐的情绪变化,就在她故意涂抹的那记红唇上。
她用肉体来引诱他,竭力征服他。
在一起过夜后的第二天早上,吴志贞故作镇定地说“我先走了,我还得开店呢,今晚我们还见面?”,这句话内容丰富,其实在试探张自力她还能不能继续正常的生活,而她为此愿意付出代价,就是积极跟张自力保持情人关系。
张自力镇定自若,边吃边说:说好啊,好啊。
吴志贞跟张自力的暧昧关系戛然而止,她被捕了。
在吴志贞指认第一次杀人现场时,有一个更有内涵和充满戏剧张力的场景出现了。
她杀人碎尸的出租屋里面,已经住了一对夫妻,妻子怀了孕,夫妇心情复杂地躲在卧室,听着警方询问吴志贞在这间屋子里杀人的过程和细节。
吴志贞站在炖着汤的汤煲前面,说:“我就是从这里拿起的刀”。
平庸温暖的日常生活,就这样跟吴志贞擦身而过。
在常态化的生活身边并行着曾经酷烈的复仇与残杀。
吴志贞的身旁是一对年轻而清贫的夫妻刚刚开始的生活:做饭,吃饭,偎依,期待新生命的降生:热乎乎,充满希望的生活——这也本是吴志贞和梁志军应该拥有的生活。
但是他们却被一次突发性的杀人案件,带入进了不寻常的暗黑人生和互相倾轧中,这次事故彻底考验了他们的真心和人性,他们身不由己地陷入互相利用和互相牺牲中,在无穷孤冷的冰面上逐渐丧失爱与信任。
但是你无法怪吴志贞,因为她是贫穷的受害者,她因为无力还那件两万多的皮毛外套,才走上了这条路,五年来她一直做一份薪水微薄的工作,每个月的工资2600,她一步步输掉了自己。
迅速富有的中产阶级——90年代都能穿昂贵皮草的酒吧老板和他现在发福而健忘的妻子,他们婚姻生活的互相欺瞒和空虚浮躁;没有出路的吴志贞和她的丈夫,他们爱的执着和脆薄。
悬殊的财富压迫,使得吴志贞不堪重负,只能用极端的方法来试图突围和拯救自我生活,成为在自我运命中尝试积极生活的失败者。
张自力也不富有。
他酗酒且已离婚。
他比吴志贞强一点,就是拥有一个正义的梦想,这个正直的梦想受到体制的保护和鼓励,他最终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圆梦的张自力得意而开心,他在简陋而空旷的舞厅里独自狂舞,摇头摆尾。
周围景物的颓败荒芜,周围人对他不堪忍受,跟他的自娱自乐,形成了一种落差和极致的孤独。
这种胜利的快感只存在于张自力的心情当中,而对他的实际生活没有丝毫改变。
要是白日焰火是用来形容金碧辉煌的夜总会的话,那它也可以用来形容张自力的圆梦行动,一次如愿以偿,在沉默而庸常的白日里绽放的小小心火,虽然苍白而隐没,却充满了自我的热和希望,一次全身心的投入,珍贵的自我肯定和价值实现。
他抓住了真凶,为兄弟们报了仇,实现自己一个在耀眼的世界中显得微末而渺小的愿望,替那些静静逝去的死者们,偿了血债。
吴志贞也实现了她自己对生活的坚持,她努力走到了最后一步。
无论是张自力,还是吴志贞,都在各自狭小的格局内做到了最好。
就像在溜光无情的生活冰面上咬牙努力地滑着,迎着那扑面而来的寒风,曲折着,平衡着,试图前行。
压抑阴暗的镜头赋予这个悲剧深重的诗意和韵律感,当吴志贞满含泪水在冰面上起伏的时候,她的生活意志和前景也正在不断消散。
张自力是最终胜利者,他甚至反客为主,狡猾地利用了吴志贞的感情,才破解掉整个迷局。
一个“无情”的强者,懂得利用感情的人,赢到了最后;在感情上受制于人的都死去了,这个结尾让人心感苍凉而难过。
吴志贞看到这白色的花火,坐在警车里释然了,这段人生的风凉景色,她已阅尽。
张自力站在楼顶,看着那些绽放的焰火,成全了自己。
烟火都是一瞬间的,人自我的实现和成就,对于整个漫长而沉寂的生活和迅速衰老的你我而言,也都是转瞬即逝的光与热;生命的华彩犹如白驹过隙,盛年和昂扬的雄心都如此易逝,来去匆匆。
它总需要你准备太久,等待太久,却总消失得太快。
人对生活的主动争取并不是永恒存在的,它只存在于一段时期,几天几夜,或者一瞬,珍稀而难得,在这之后,人们要陷入庸常,压抑,机械化的重复生活模式中,无数人就在重复,模仿,封闭自困和静止中度过了茫然而盲目的一生。
张自力觉悟到自己的困境,他觉察到生活的僵化和下滑,他拼命抓住机会,来扳回一局。
就像这焰火,高空中的焰火逃不过万有引力,昂首绽放后终将失落下坠。
瞬间的成功,要用之后漫长沉寂的日子来怀念,人们用毕生的疲惫生活来惦记它,白天黑夜,日以继夜,没日没夜,维护着希望,守候它的重现(署名党阿飞,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及出处“时光网”,违者必究!)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