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白鹿原》解说文案_《白鹿原》张嘉译:艺高胆大,八百里秦川任纵横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电影《白鹿原》,于2017年上映,由刘惠宁
刘进导演,陈忠实
申捷编剧,影片讲述了。

《白鹿原》张嘉译:艺高胆大,八百里秦川任纵横演员转型做幕后,这是演艺圈较为常见的艺术创作现象。
曾经有个玩笑,说演员这么做最受伤害的是马丁·斯科塞斯,在《无间道风云》之前,马老一而再再而三被明星转导演抢走了奥斯卡。
话说华人影视圈也是如此,尔冬升、周星驰、姜文、徐静蕾、徐峥、陈道明、陈建斌、陈思诚、邓超、赵薇、王宝强、文章、吴京、黎明等人,都纷纷从台前走入幕后,导演、监制、艺术总监等等,不一而足。
这条路走起来,并非那么容易,有的顺利有的苟且有的尝鲜。
到导演与艺术指导,与做出品人、制片人又有所不同,后者更多是整合资源和掌控营销,而艺术总监,从字面意思上理解,便需要为一部电影或电视剧的艺术水准负责。
制片人和监制甚至导演的头衔,都可以空挂,但是艺术总监就必须有担当。
在《蜗居》之后,张嘉译在业内有了更大的发言权,他对电视剧艺术的热忱和理解,更可以通过担任艺术总监而施展。
从年代戏《悬崖》到当代戏《后海不是海》《一仆二主》再到年代戏《白鹿原》,横跨了谍战、悬疑、涉案、家庭、伦理、史诗、农民等近乎全光谱的类型,可以说是唯有艺高方才胆大。
《悬崖》画风精致,尤其是有高贵典雅的气质,对伪满时代的表征和特工人员的胸怀都呈现的完成度极高。
《后海不是海》和《一仆二主》都对于观众已经近乎审美疲劳的涉案剧和家庭剧做出了全新的变奏。
申捷编剧、刘进导演的《白鹿原》,根据著名作家陈忠实的同名长篇小说改编,陕西人张嘉译出任艺术总监,从语言发音、服装礼仪、房屋农具等出发,与导演及剧组一起,建立起必备的模范,如何在2010年代回到20世纪上半叶的八百里秦川中的农村,要在物质和精神等层面抵达。
陈忠实的原著小说中,对于蒙昧的封建家族在逐步到来的现代冲击之下,家族的概念如何坚守、人性的变迁如何体现、白鹿原上人彼此的伤害与挣扎,张嘉译与刘进带领剧组扎根农村,首先以一百年前的农民方式生活。
脸朝黄土背朝天,种麦割麦吃面条。
1990年代中国实现温饱之前,三千年文明史上最重要的字之一(甚至没有这之一)就是“吃”。
围绕着吃,人类从部落到方国、从诸侯国到王国再到帝国,从奴隶到农民再到现代人,无论是以怎样的农民共同体出现,井田制里的庶民还是白鹿原上的乡党,三年前时光过去,王朝帝国换了不知凡几,大家伙聚在一起,依然是吃在当头。
你吃了吗?这是扎根在骨子里的话语DNA,意味着生死。
电视剧版《白鹿原》,张嘉译饰演的白嘉轩,其身份便产生巨大的改变。
从缴纳皇粮的臣民到被割掉鞭子的中华民国公民。
皇帝没了,依然要纳粮,理论上平等了,但是大总统距离农民太遥远,反而不如皇上更近。
白鹿原上的宗族,需要更强化其领导能力,白嘉轩于是走上了白鹿原历史舞台的中心。
作为组长,他(以及何冰饰演的鹿子霖)代表着三千年中华文明的精华与糟粕、荣光与守旧。
张嘉译需要做到的话,就是要让观众相信看到的一百年前中国普通人的精神状态,这些人不是五四运动的学生,也不是上海滩的工人与流氓,也并非井冈山上的红军,白鹿原即使距离延安并不遥远,但是作为民国人平均数、中位数的白嘉轩,就是这样的人。
白嘉轩与鹿子霖最大的区别,在于对“做人”的认识和实践。
鹿子霖不择手段,白嘉轩保守中正或者说抱残守缺,假如不是正面撞上了民国与共和国,也许并没有什么错。
个人与时代的大误会,由此开始。
张嘉译作为艺术指导,以其特有的身体姿势,叙说着无能为力的一代人。
他既不能约束到同辈人的欲望(种植鸦片、赌博和远走他乡),又不可能组织下一代人寻找新出口的可能性(国民党、共产党以及其他势力错综复杂),更不用说田小娥和白灵代表着女性解放(不同方向但是都难以获得认同、了解和同情)对白鹿原秩序的摧毁和冲击,更多的精神寄托其实在刘佩琦饰演的朱先生,关中学派的老学究也是传统时代智慧的集大成者,小说中的神神道道自然不可能在电视剧中全盘实现。
崩坏的白嘉轩和鹿子霖们,其实没有能力进行价值重估和往事复盘,他们作为注定被大时代裹挟的微末人生,只能在大时代洪流中载沉载浮。
《白鹿原》好就好在这,让观众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担当、看到了过去,也看到了无可挽回的过去。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