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白鹿原》解说文案_《白鹿原》:生而为人,对不起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剧情/历史电影《白鹿原》,于2012年上映,由王全安导演,陈忠实
王全安
编剧,影片讲述了电影根据《白鹿原》小说改编,以陕西关中平原上素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展现了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
影片以唯一女主角田小娥的个人命运发展作为叙事主线,勾连其两大家族的世代变迁。
白嘉轩是族长,长工鹿三的儿子黑娃带回一个叫田小娥的女人,要与其拜堂成亲,被掌管祠堂的白嘉轩拒绝。
  黑娃和田小娥参加农会率众怒砸祠堂。
革命失败后黑娃逃出白鹿原,田小娥求乡约鹿子霖容饶黑娃,却被鹿子霖逼奸,又在其诱使下勾引了白嘉轩的儿子白孝文。
白嘉轩惩戒白孝文并与其断绝关系,白孝文撇下有孕在身的田小娥,独自出走当兵,从此了无音讯。
鹿三欲杀田小娥,已成土匪的黑娃回来报仇大闹白家,鹿三上梁自尽。
白孝文随共产党的军队打回白鹿原并成为县长,枪毙了黑娃。

文/时漆从220分钟的试映版到188分钟的柏林电影节版,再到175分钟的香港国际电影节版,最终沦为了154分钟的大陆公映版。
这些鲜明的数字,直观的表现了电影《白鹿原》的艰辛历程,能拍摄成片,已实属不易,更别说是通过重重关卡的审核了。
为此,若要原汁原味、滴水不漏地将原著的精髓都一股脑的汲取出来,是不现实的。
《白鹿原》在今天中国电影史上的价值,绝非是用于评判导演水准、演员功底等软件硬件优劣的单纯影像作品,而是代表着当今时代背景下,国内所能谈及的、诠释的思想的最大尺度。
那些删减掉的镜头,表面上是一小时的片长,本质上是国内电影界底线之外的思潮。
由此,《白鹿原》不论变得怎样人为化的面目全非,它都是一部勇敢的、值得尊敬的电影。
个人没受过原著的熏陶,在此便就事论事,只谈电影,不聊小说。
先前看了些评论,显然很多观众都认为,田小娥在这部片子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以其为中心,以其为主线。
于是,种种感叹红颜祸水、大谈女权主义的论断纷纷接踵而至。
这一点,我是相当不认同的。
掐指算算,田小娥的出场时间绝不属是最多的,关键的开头与结尾都不见踪影。
她跟着黑娃出来,可以说并不是放荡,而是对自由生活的渴望。
要知道,在那个时期当富人家的姨太太,三重四德的条条框框能比穷人头上的虱子还多。
除了每月要一两大烟之外,返璞归真后的田小娥照样出得厅堂下得厨房,本本分分地守着质朴的生活。
事实上,就这一两大烟,影片未提及,也可以想象出是从未奢求到的。
对于这样的女人,我们再说她水性杨花,那岂不是同白嘉轩不让她进祠堂一样迂腐了么。
直到黑娃出逃之后,被鹿子霖侮辱,那也是有她的铮铮铁骨的。
至于“勾搭”上白孝文,毁了他所谓的景秀前程,那只是她一个弱女子在非常时期里,能做到的最好的程度。
她不被白鹿原的乡民接受,只身住窑洞,精神与肉体的空虚与寂寞,可想而知。
而白孝文的“不举”与憨厚,以及那一句“别忘了你在白鹿原还有一个兄弟”,让她头一回感受到黑娃之外的人世温暖。
此时的白孝文便是她生命的顶梁柱,顶梁柱一倒,她必定香消玉殒。
那么,除了及时行乐、夜夜笙歌之外,她又能做什么能让白孝文感到幸福与满足的呢。
非要说出她唯一的“过错”,那便是把白孝文的“不举”给治愈了。
自打他第一次成为真正的男人之后,就再也不畏惧老爹白嘉轩了。
行为也越来越出格,把自己连同田小娥一块,领到了绝路上。
只不过,这唯一的“过错”,我们再回想一下白嘉轩的一句话“如果连炕上的那点狠劲都使不出来,那到头来就是一个败家子”。
很遗憾,“举”还是“不举”,白孝文都注定是个悲剧——生而为人,对不起。
影片着重反映的还是时代变迁之下,人们命运的脆弱,墙头草也好,顽强劲松也罢,都免不了要遭到特定时代的轮番践踏。
鹿子霖在辛亥革命之后,剪掉鞭子,在乡间欣喜的大喊“白鹿原革命了”。
那股傻劲,怎么都看不出这种人能革什么命。
但他的喜悦确是发自内心的,只不过完全不是为新时代、新变革而欢呼,而只是为自己能当一回白鹿原的“领头羊”而欣喜若狂。
他感觉自己头一回能引领时代的潮流,身先士卒去接触未知的东西。
至于“革命”究竟为何物,带来的将是福祉还是灾祸,他没空去深究那么多。
可悲的是,无论他耍什么心眼,弄什么权谋,在潜意识里,他都把自己摆放在白嘉轩之下。
这一点是他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的。
片末,变得癫狂的他,大抵才是真正做了一回自己——生而为人,对不起。
白嘉轩,作为最“稳”的一个人物,我以为才算的上是中规中矩的线索。
他的“稳”在于任何时期都保持在一个平衡的位置,不偏激也不完全妥协,尽量以一个旁观者的心态去审视。
关键时刻又能衡量自己的能力去适当干涉。
他可谓是风云变幻的乱世中,头脑最清醒的角色。
但乱世需要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英雄,而非坐山观虎斗的顺民。
为此,他只能眼睁睁的体味着炎凉的世态、清冷的土地、聒噪的民声。
身为“族长”,实则有名无实,每每变迁的无力感,一次比一次凝重,在精神上备受煎熬——生而为人,对不起。
至于黑娃和鹿兆鹏这两个人物,在154分钟的版本里是完全没有塑造立体的,后半段都沦为了龙套。
黑娃不够狠,那股霸气与蛮劲过于收敛,将这里“弑父”的戏剧冲突,冲淡了很多;鹿兆鹏不够革新,光有办学堂、学新书这些是远远不够的,狼狈出逃后的事迹也是通过第三人一笔掠过。
让观众很难感受到思想的激烈碰撞。
似乎把黑娃演绎成了义士,而兆鹏则成土匪了。
或许删剪的工作是有一定原则的:一切以“白鹿原乡”为基准,发生在其外的都一刀切。
再“众望所归”的把目光拉回到田小娥身上,若不是审查制度的桎梏,她差一点就成了马连娜(《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抑或是汉娜(《朗读者》)。
风雨摇曳之下,就连厚实的土地、金黄的麦浪都会发生质变,更何况是人,任凭怎样挣扎,始终都拗不过命运之轮。
虽说不能把田小娥比喻成《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中的松子,她悲惨得并没有那么戏剧性。
但普通人在乱世中真的是根本就掌控不了自己的命运,比蝼蚁还渺小,比草芥还不堪。
原著也许没有这么无力,田小娥也只是田小娥;但在电影中,削弱了政治剧变后,就成了呈现普通民众生存状态的苍茫画卷,这里的人物,每个都是田小娥。
生而为人,对不起。
【媒体专稿】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