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霸王别姬》解说文案_【哥哥】永远的哥哥,唯一的虞姬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

中国香港爱情/剧情/音乐电影《霸王别姬》,于1993年上映,由陈凯歌导演,李碧华
芦苇
编剧,影片讲述了演生角的段小楼与演旦角的程蝶衣是自小在一起长大的师兄弟。
两人合演的《霸王别姬》誉满京城,他们约定合演一辈子《霸王别姬》。
后来段小楼娶了名妓菊仙为妻,三人之间的爱恨情仇随着时代风云的变迁不断升级,终酿成悲剧。

对于一个生于90年代后的人来说,张国荣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
每年有无数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在同一个时间去纪念他,他的歌曲被人们传唱,他的故事在时光里延续,他的样子被永远定格在不变的岁月里。

张国荣塑造过很多经典的角色,比如《阿飞正传》的旭仔,《东邪西毒》的欧阳锋,《春光乍泄》的何宝荣,但我最爱的还是《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
也许每一个人都可以塑造自己的虞姬,但是“风华绝代”这四个字只属于张国荣的虞姬。
人生如·戏

张国荣在拍摄《霸王别姬》之前,是没有学过戏剧的,但是他凭借着超凡的才华和勤奋的练习,成功塑造了一个”不疯魔不成活“的程蝶衣。

片中有昆曲也有京戏,常言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我虽不懂,但袁四爷是懂的,他曾评价程蝶衣”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此景非你莫属,此貌非你莫有。
”我想,这话用在张国荣身上也是再合适不过了。
一抹眼神,一丝表情,一举手一投足之间,无论是”天生丽质难自弃“的杜丽娘,还是”高贵优雅”杨贵妃,抑或“刚柔并济”的虞姬,张国荣都恰到好处地展现。
片中那段《贵妃醉酒》,最后一幕是个舒广袖的旋舞卧鱼,连我这个外行人也看得出来,此动作难度系数不低于托马斯360。
对于资深戏剧演员来说这都不是易事,何况是毫无经验的张国荣,但最终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是一气呵成、华美惊艳的谢幕,怪不得连饰演高力士的名家都误以为张国荣是学过几年戏的人。

程蝶衣是一个“人戏合一,出神入化“的旦角,就像最后段小楼在红卫兵前说的那样,”他就是一个戏疯子、戏痴”,曾经的他因为那句“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不知受了多少苦,最后当他终于念对台词,他也真正走进了戏里,再出不来。
他不是段小楼,他分不清生活和戏的区别,他是真虞姬,而他是假霸王。

陈凯歌说,当年他想找一个眼神干净的人去饰演程蝶衣,他说当时去香港时,他看到张国荣叼着一支烟,眼睛是低垂的状态,那是一个很美很优雅的感觉。
张国荣让程蝶衣有了灵魂,他轻柔的每一步,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让人看到那个时代名家的风采。
从他的眼睛里,你会看到对戏剧深沉的爱,那种发自心底的感情会触动你的灵魂。
时代更迭,他却不曾改变。
 戏如·人生虞姬深爱着霸王,一如程蝶衣深爱着段小楼。
“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也许,这便是对“从一而终”最好的注释了吧。
他的爱是如此深沉,如此专注。
他唯一的希求就是和师哥演一辈子的戏,然而,最终这却成了一种奢求。
他看着自己深爱的人被一个女人抢走,他无力挽回,只能含着泪,咬着唇,心里却流着血。
他以为宝剑能唤起小楼的回忆,但他永远不明白,他和他终究不在同一个世界里。
大概只有张国荣才能懂得程蝶衣的那份心情,也只有他才能真正自然地表现出来。
当小楼抱着烟瘾发作的程蝶衣,那拼了命的挣扎,那声声撕心裂肺的呼喊,也许更像是对这份爱的泣诉。
他默默地付出,不曾计较着已受过多少伤害。
就算是在文革混乱的批斗里,他也用画笔精细的为小楼勾着脸,那轻柔的笔触,专注的眼神,隔绝了周围的一切喧嚣,留下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世界。
张国荣将程蝶衣的感情表现得细腻而干净。
他有着柔弱的坚强,他有着深沉的热烈,他的世界只有一个人,为了这个人,他义无反顾。
就算他背叛了他,就算他伤害了他,他也一次次原谅了。
就像张国荣在歌里唱的那样,“爱情它是个难题,让人目眩神迷,忘了痛或许可以,忘了你却太不容易。
你不曾真的离去,你始终在我心里,我对你仍有爱意,我对自己无能为力。

因为我仍有梦,依然将你放在我心中,总是容易被往事打动,总是为了你心痛。
“虞姬为什么要死?十一年后,当他们都经历了无数沧桑世事,在那最后一幕的《霸王别姬》里,程蝶衣用无声的语言将答案告诉小楼。
因为,我爱你。
 究竟如何判定一个人的演技?我曾这样问过我的朋友,她说,我不知道有哪些专业的评判标准,我只知道,我会被他打动,这就足够了。
张国荣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人,他有着超凡的悟性。
在他的表演里,你会忘记他是张国荣,你只记得那个角色。
程蝶衣在舞台上的虞姬,让袁世卿“有那么一二刻,如入恍惚,真以为虞姬再世。
”而张国荣在舞台上的程蝶衣,给观者的或许也是一样的感受。
你会被他带入到其中,跟着他的心情,或喜或悲。
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张国荣?曾经,我被这个疑问困惑着,后来才慢慢明白,大概就是他的魅力吧。
无论他的为人,或是他的才华,都让人惊叹而折服。
只是,天妒英才,而那最后留下的字句
“我一生未做坏事,何至如此”,看了不禁心酸。
谨以此文,纪念他——永远的哥哥,唯一的虞姬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