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白鹿原》解说文案_闷一口硬气,活出一场血泪交横——评电影《白鹿原》里的女人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剧情/历史电影《白鹿原》,于2012年上映,由王全安导演,陈忠实
王全安
编剧,影片讲述了电影根据《白鹿原》小说改编,以陕西关中平原上素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展现了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
影片以唯一女主角田小娥的个人命运发展作为叙事主线,勾连其两大家族的世代变迁。
白嘉轩是族长,长工鹿三的儿子黑娃带回一个叫田小娥的女人,要与其拜堂成亲,被掌管祠堂的白嘉轩拒绝。
  黑娃和田小娥参加农会率众怒砸祠堂。
革命失败后黑娃逃出白鹿原,田小娥求乡约鹿子霖容饶黑娃,却被鹿子霖逼奸,又在其诱使下勾引了白嘉轩的儿子白孝文。
白嘉轩惩戒白孝文并与其断绝关系,白孝文撇下有孕在身的田小娥,独自出走当兵,从此了无音讯。
鹿三欲杀田小娥,已成土匪的黑娃回来报仇大闹白家,鹿三上梁自尽。
白孝文随共产党的军队打回白鹿原并成为县长,枪毙了黑娃。

《白鹿原》的原著是一部浩瀚繁富的作品,几乎可以称得上一段时代的编年史。
里面涉及的人物林林总总,性格与命运各异。
在从清末开始的政局世道频繁动荡的时代背景下,加之各种凶狠灵验的传言或者神话,这段往事有着它独特的神秘气息和复杂的历史面容,每一个人都身在其中,难逃其害。
但是我最关注的,其实是这部作品当中唯一突出的女性,田小娥。
田小娥是这部作品,乃至这部电影中的传奇,一个令人侧目的女辈,一个让人啧舌的流言,她漂亮爽利的个人,跟缠绕在她周身,那挥之不去的,男人们的留恋与垂青,毒打与剥削,还有那些蜚短流长的奸情和绯闻,都给她赋予了一个时而模糊,时而明媚的女性面孔和一段扑朔迷离,难以论定的身世。
她本是一个被白鹿原的人看不起的人,一个外姓的女人,跟着黑娃跑进了白鹿原,她是一个通奸犯,一个贱胚子,一个被抛弃的女人,一个没依靠的女人,一个要被白嘉轩压到六角宝塔下永世镇压的鬼;但是田小娥就是这样不服输,这样日夜挣命,失了男人,她也照旧头上抹油,娇俏哼着小曲儿,砍庄稼磨玉米面,一路活下去。
她顽强地在白鹿原活,靠了自己的聪明或者愚蠢,复仇的同时也被人所害,在多舛无依的宿命中,田小娥凭了自己的硬骨头,一口气生生活成了要被鹿子霖修庙供奉的神仙,被白鹿两大家族所畏惧的势力,一段血泪纵横的野硬传奇。
即使从当今开放的眼光来看她,她都有着跟她同时代女人完全不同的复杂,也有着跟一般唯唯诺诺的女人所不同的桀骜不驯的生命力。
在白鹿原的人眼里,她是淫荡的,黑暗的。
田小娥本人其实并不阴险,除了吸鸦片的恶习,影片里描述的她,长了一双细细的媚眼儿,黑发如云,白肌胜雪,笑起来流光溢彩。
当年她被有钱的老爷纳为三房小妾,无聊寂寞中沾染了鸦片,被铺垫的也是豪门贵妇的路子;但是田小娥生就一股子野劲儿,这野劲儿并不等同于“偷男人”的野浪,而是一股子的直狠,一股子不要命的倔。
她要跟黑娃好,要跟他走,追求实实在在的日子(骨子里其实她跟黑娃很像,都是一味的硬狠,不认命不服输)。
被捉奸被毒打,十个指头被夹到鲜血淋淋,她也不认怂,不认输,满脸血泪咬了银牙跟着黑娃怒叫:真是爽啊!爽啊!!!  这股子狠劲儿,不是一般女人所有的,与其说是狠,不如说是在极端考验中某种刚毅。
到了白鹿原,被族人捉到跟一二混子通奸,其实是那二混子强行溜进她的房中的,田小娥眼高气傲,眼里挑拣的,向来只有白鹿原最有权势的男人;一个二混子,她说实在话不会感兴趣。
但是因为白鹿原祖宗祠堂里的陈规,她也要被连累受罚。
当了族人们的面,族长白嘉轩的长子白孝文拿了荆棘条来执罚。
荆棘条打在身上,那个疼啊,连厚皮赖脸的烂小子都抗不住,啼哭着求饶;田小娥并不为自己分辨,她以细白的身架,直直着背,咬牙挺了下来,浑身的血,满脸的汗,满眼的火,这个女人以她娇媚之躯和她的外表完全不相称的倔强意志,第一次令白鹿原的人们侧目,也开始为他们所畏惧。
公道来说,田小娥没等黑娃回来,不是她不想,而是她的命由不得她等。
人总要吃饭,总要生活。
黑娃跟了共产党造反,被县里通缉捉拿,半路他挣逃了出去,从此杳无音信。
田小娥在孤峭的山坡上要想独自生存,她就不得不依附男人。
鹿子霖过来欺侮她,她也要受着,不能反抗,因为他是鹿姓的族长,她既要依附他,也要利用他去打探黑娃的下落。
依了她的品性,逆来顺受都是暂时的,她到底要跟鹿子霖的翻脸,也因为她又找到了新的可靠的依傍,她滚落身子,顺手抄起一把菜刀,狠狠朝鹿子霖甩去:“滚你妈个X!”田小娥盯上了白嘉轩的长子白孝文,这个懦弱“一直不举”的男人。
田小娥跟白鹿两姓都有过节,当年她跟黑娃死里逃生回到白鹿原,一心想着跟黑娃成家,有“正房的名分”,好生把安稳日子过起来。
却因为“身世不清白”被白嘉轩拒以祠堂门外,成不了婚,落个没名没姓。
从那个时候起田小娥就恨以白嘉轩为代表的白鹿原上的族统势力,就是因为他们的“仁义纲常”,她始终获得不了被世人认可的婚姻,和体面安定的名分。
后来被侮通奸,白孝文又拿荆棘条毒打了她。
复仇的欲望从此在田小娥的心中燃燃升起。
田小娥要依附白孝文生存,过好日子,继续吸大烟;又要报复白家。
最后田小娥花挥霍败了白孝文,白孝文为了军饷,被拉去充军,她独自躺在破炕上奄奄一息。
这个结局,其实田小娥也早就想得到。
她不怕死,跟着黑娃经历一次鬼门关来到白鹿原,她就是不怕死的女人,她也不怕命,生的日日夜夜,她都在跟命运斗,跟命运争,她也曾摆弄过白鹿原上最有权势的男人们。
她一生想追求幸福,拥有一个家庭,一个名分,一个靠得住的男人,热乎乎的炕头上,她给黑娃端了一碗又一碗亲手做的臊子面;但她的男人被时代和命运带走了,她一生都戴着黑娃给的银锁等待,可没有人来使她解脱。
她在自身薄命悲惨的,被人作弄的命运中挣扎着,期盼着;她在白鹿原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中周旋着,保全着,她都没等到那一天。
黑娃的父亲,鹿三,提了刀过来,亲手结果了这个所谓红颜祸水的女人的性命,从她雪白的颈上,把那枚银锁摄了去。
临了鹿三卸了顶着田小娥窑洞的那根柱子,大雨倾盆下,窑洞塌了,轰然倒裂于死去的田小娥的尸体上。
田小娥死得惨,也死得冤,她死不瞑目。
族长白嘉轩还说她是个祸害,是个鬼,要把她镇压到六角塔下,永世不得翻身;田小娥是祸害,说到底,田小娥不也是被白鹿原给祸害了吗?她死都咽不下这口气。
一个在世时就从不服输低头的女人,死后也是厉害的,她成为了在白鹿原为害一方的厉鬼,闹得人心不安宁,被众人所惧怕。
她死后白鹿原大旱许久,接着大闹瘟疫,死人无数。
关于她的死,和她的冤魂复仇,在白鹿原上传得沸沸扬扬。
白嘉轩说要修塔镇她,而鹿子霖却说不如修庙供奉她。
田小娥终究算是报了仇,老天有眼替她偿了恨。
这样一个外姓的女子,在白鹿原广袤风野的土地上,因为自己一口气,一口不认命的气,淌着摸爬求生的血泪,硬铮铮活成了一段传奇,成了一个神话。
一个人跟命争,就是两个结局:一是被命运碾压,粉身碎骨被踏在轮下,成鬼成妖,压进永世不得翻身的镇妖宝塔里;二是把命运踩在脚下,成为主掌一方,被人供奉,令命运畏惧的神仙奶奶。
神与鬼,塔与庙,是田小娥在这片土地上,在白鹿原的人心中,获得的两个反差巨大的名号与待遇。
田小娥得到了第一个结局,但是实际上,她已经拿到了第二个结果(写于2014年1月10号上午,署名党阿飞,转载请署名作者名及出处“时光网”,违者必究!)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