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白鹿原》解说文案_一片承载民族精魂的原——《白鹿原》读后点滴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剧情/历史电影《白鹿原》,于2012年上映,由王全安导演,陈忠实
王全安
编剧,影片讲述了电影根据《白鹿原》小说改编,以陕西关中平原上素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展现了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
影片以唯一女主角田小娥的个人命运发展作为叙事主线,勾连其两大家族的世代变迁。
白嘉轩是族长,长工鹿三的儿子黑娃带回一个叫田小娥的女人,要与其拜堂成亲,被掌管祠堂的白嘉轩拒绝。
  黑娃和田小娥参加农会率众怒砸祠堂。
革命失败后黑娃逃出白鹿原,田小娥求乡约鹿子霖容饶黑娃,却被鹿子霖逼奸,又在其诱使下勾引了白嘉轩的儿子白孝文。
白嘉轩惩戒白孝文并与其断绝关系,白孝文撇下有孕在身的田小娥,独自出走当兵,从此了无音讯。
鹿三欲杀田小娥,已成土匪的黑娃回来报仇大闹白家,鹿三上梁自尽。
白孝文随共产党的军队打回白鹿原并成为县长,枪毙了黑娃。

一片承载民族精魂的原——《白鹿原》读后点滴文/可多DarkLord【题记:对于《白鹿原》这样一部史诗长卷,仅草草地读上一遍,是远远不够的。
我所写的这篇文章,根本不敢说是“书评”,只是一些不成体系的感悟,想到哪儿写到哪儿,聊为记录罢了。
】2012年电影《白鹿原》上映的时候,种种喧哗鼓噪,闹得沸沸扬扬。
没能到电影院去一睹该片的风采,一直是我的一大遗憾。
今年暑期,机缘巧合之下,我仓促地读了一遍陈忠实老先生的原著,洋洋洒洒近600页的未删节版,如果不是女神布置任务,我都好久没有静下心来读这么厚重的文学作品了。
翻了不到100页,我就被这部史诗般恢弘的巨著的细腻与深沉所深深吸引,无法自拔。
读罢之后,又兴冲冲地找来公映版的电影看了一遍,之后顿生感慨,难怪有人说《白鹿原》是无法改编成电影的,我第一次深刻地感觉到,在某些情况下,与小说的文字比起来,电影是多么无力。
或许,《白鹿原》根本就不应该被拍成电影。
因为到了今天,《白鹿原》实际上和《色,戒》一样尴尬。
不了解《白鹿原》的人,往往只是对其情色元素有所耳闻,每每提及,总是会露出某种隐秘而晦涩的微笑。
而实际上,如果你抛下所有浮华的流言,沉下心来,去认真品味这个故事,你根本,就笑不出来。
1认为《白鹿原》无法被改编为电影的一大重要原因,是很多人认为原著小说是没有主角的,而只是拥有一个庞大的核心人物群。
其宏大的时间跨度,复杂的人物关系,根本无法由电影在几个小时之内交待清楚。
因此,电影版的《白鹿原》选择了黑娃与田小娥作为主角人物。
其实,在读罢原著之后,我觉得这实属导演的无奈之举,主要目的,还是压缩影片的时长。
在我看来,核心人物群的确是非常合理的说法,《白鹿原》的主题故事,就是由白家和鹿家两支组成的白鹿世族在白鹿原上五十余年的兴衰沉浮,时间跨度从清朝末年的革命起直至新中国建国初期的土地革命。
两族血脉的祖孙三代一共十余人在这五十余年里的恩怨情仇,任意提出一位人物,其人生的经历都足以构成一部完整的戏剧,《白鹿原》的故事,说是他们所有人共同的故事,肯定是无误的。
但是,我觉得,《白鹿原》还是拥有自己的主角的,这是一位聚合起所有核心人物的中心人物——他就是白鹿世族的族长白嘉轩。
《白鹿原》一书所有的故事线宛如一棵枝蔓横生的大树,而这颗树的主干,就是白嘉轩的人生。
即使是从文学上的“首尾呼应”来看亦是如此:《白鹿原》开头的第一句话,就是颇具吸引力的——“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由此展开了史诗画卷的宏大画面。
而在全书的结尾,当白嘉轩在鹿家的同辈鹿子霖精神崩溃完全发疯之后,也是由白嘉轩的一句话牵引出了最终的结局——“子霖,我对不住你。
我一辈子就做下这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我来生再世给你还债补心。
”这里所说的“见不得人的事”,是指故事刚开始的时候,白嘉轩设计用自家的良田换走了鹿子霖一块不太好的地,因为他发现这块地里生长着“白鹿精魂”。
一头一尾,白嘉轩的经历圈起了整个故事,也成为支架起整个故事的骨架核心。
所有人的成败生死,都与这位有着挺直的腰杆的老族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除却结构上的剖析,从人物本身的故事与经历上看,也不难得到白嘉轩是全书的核心主人公的结论。
在白嘉轩和最终的妻子仙草终于圆房成功之后,书中有这么一段读来十分温情的语句:“八月末的一天清早,白嘉轩起来洗脸漱口时,他的冒死破禁而且显出怀孕征兆的妻子仙草正坐在纺线车前嗡嗡嗡嗡地转动着车把儿,锭子上已经结下一枚茭白大小的白色线穗了。
母亲也早已起来,在自个独居的里屋炕上摇转着纺车。
他坐在父亲在世时常坐的那把靠背椅子上,喝看酽茶,用父亲死后留下的那把白铜水烟袋过着早瘾。
父亲死后,他每天晚上在母亲落枕前和清早起床后都到里屋里坐一会儿。
两架纺车嗡嗡吱吱的声音互相衔接,互相重合,此声间歇,彼声响起,把沉稳和谐的气氛弥漫到四合院的每一个角落。
白嘉轩沉浸在这古老悠远而又新鲜活泼的乐曲里,浑身的筋骨和血液就鼓涨起来。
”我在第一遍读到这段话时,就深深地感受到中国这个古老的国度在真正实现自由民主和现代化之前,那千百年来的农耕文明酵酿出的一种古朴的温馨,其实书中有很多类似的段落,它们描绘着男耕女织的生活,述说着厚道的地主和勤劳的长工的故事,记录着小脚的老奶奶每天下午牵着自己的小孙孙在树荫下买兔儿馍馍的场景……这一切读起来都会让我们这些在横流的物欲中浸泡太久的凡夫俗子感到无比的向往和憧憬。
其实在我看来,白鹿原,这片书中的人们世代耕种于其上的黄土台原,实际上就代表了孕育了悠久农耕文明及其思想意识的中华大地,而白嘉轩,正是这块土地孕育出来的子孙的典型!的确,以现在的价值观看起来,除了白灵和鹿兆鹏,你几乎找不出哪个人物是绝对清清白白的,即使是这两个人物,也都有着软弱的一面,或者放纵的时刻。
但我觉得这正是《白鹿原》的真实可贵之处,正是其史诗气质的来源所在。
每个人都有或软弱或阴暗的一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每个人都被打上了时代的烙印!我一直坚信,那些以开放、勇敢的姿态剖析人性与欲望阴暗面的作品,不管是电影还是文字,都是值得尊敬的。
白嘉轩深受传统文化思想的影响,故事中,在革命的年代里,他被视为顽固落后势力的一个典型人物。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正派的人。
小说中,白嘉轩总是挺得笔直的腰杆是一个深入人心的意象,它象征着这个人物本身的傲然正气和刚直不阿,直到后来黑娃当土匪的时候打折了他的腰杆,他才被迫弯下腰来。
可是,在白鹿原上人们的心目中,老族长依然是挺立的!你可以说白嘉轩是顽固的旧势力,但我想,你更可以说他是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的脊梁!他朴实勤劳,和自己雇佣的长工一起中年劳作;他守己本分,从来不做伤天害理之事,他从来不追求过分的享乐,他一直追寻着、把握着自己所笃信的准绳,从不放纵!他宽容仁厚,克己奉公,他比任何人都要看重“仁义白鹿村”这块沉甸甸的石碑。
没错,不管是白灵的死还是田小娥与黑娃的爱情悲剧,都与白嘉轩封建守旧的思想行为有着间接却密切的联系,但作为一个传统的正直的农人,白嘉轩的过失与他闪光的正直相比,真的不算得什么,他的守旧是时代的烙印与悲剧,不能全部怪罪于他,而他的正直与气节,正是我们今天正在失去的传统文化的精髓。
白嘉轩的所作所为,全部无愧于自己的信仰,他坦荡的一生,让他随时可以平静地接受死亡(书中多处表现了这一点)。
我想,善终的他一定和他的姑父朱先生一样,是“自信平生无愧事,死后方敢对青天”的。
白嘉轩作为传统精神的代表,在这部史诗中是当之无愧的主角。
而其他所有的人物,都对他构成了众星捧月般的衬托。
在我看来,这种衬托其实饱含深意。
一方面,书中不止一处提及白嘉轩在鹿家的同辈鹿子霖的精明能干,他是一个比白嘉轩灵活得多的人,当他走在正路上时,他和白嘉轩成就了很多的事业,在当乡约的时候,鹿子霖也表现出了为官的天赋。
但是,能力更强往往不意味着结局更好。
我觉得鹿子霖和白嘉轩的对比衬托值得我们每个人玩味——那是有信仰的人生和无信仰的人生的比较。
白嘉轩身为族长,克己复礼,管理祠堂,辛勤劳作,不求官不求富不纵欲,一生严守“耕读家传”的祖训,正直本分,终得善终。
而鹿子霖官瘾大,贪恋美色,喜欢饮酒,放荡无度,最终在建国初期的批斗中被吓得屎尿失禁,精神崩溃,最终被冻死在自家柴房。
想到他在和其他官员议事时曾经嘲笑白嘉轩只知道整祠堂、修族谱、编县志,实在让人感慨万千——一个人如果失去了对信仰、对正义的持守与敬畏之心,那么不管你有多大的能力,都会迷失在命运的深谷之中,可能再也走不出来。
而另一方面,白嘉轩的几个晚辈则以另一种方式与白嘉轩形成了对比。
在风起云涌的政治斗争年代,白嘉轩的女儿白灵在加入共产党后牺牲;同样是坚定的共产主义斗士的鹿兆鹏(鹿子霖长子)也下落不明;单纯善良年轻气盛的廘兆海(鹿兆鹏的弟弟,鹿子霖次子)则加入了国民党,在国共冲突中被红军射杀;白家长工的儿子黑娃先是成了土匪,后来加入共产党后又在党内斗争中被白孝文(白嘉轩长子)除掉;而白孝文虽然活了下来,但曾是坚定反共分子的他陷害黑娃的手段令人不齿,在此之前也有过因为放纵而被白嘉轩逐出家门的经历。
这些晚辈要么夭折,要么遭读者唾弃,而唯有白嘉轩得以颐养天年,他的信仰,也没有被晚辈们不同的政治信仰所动摇。
我大胆猜测,这是不是反映了陈忠实老先生对政治斗争的一种厌倦,对传统文化精髓的向往和对传承的期望——不管政治如何风云变幻,不管世事如何变迁,一个民族的精神传统中最精华的东西,都应该是不可动摇的,正如那片承载了一代又一代白鹿子孙的黄土台塬。
精神的传承代代串接,支撑起一个民族信仰与精神的脊梁!2作为传统农耕文明孕育出来的典型的农人,白嘉轩一生秉持着中国儒家文化的信仰,这使得他的正直受人敬仰,但他的顽固守旧,也让人印象深刻。
例如,黑娃和田小娥的爱情悲剧几乎完全是由白嘉轩肇始的。
黑娃的父亲是白嘉轩雇佣的长工鹿三,白嘉轩是一位非常厚道的雇主,而鹿三也勤劳本分,所以二者情如兄弟,白嘉轩的子女都尊称这位长工为“三叔”。
黑娃成人后出去当麦客,帮富农地主收麦子赚钱,却在此间和雇主的小妾田小娥暗生情愫,(电影基本上是从这里开始的
,省略了之前关于白嘉轩的大量主线故事),二人有了鱼水之欢。
被雇主发现后,黑娃和田小娥被撵走,黑娃带着田小娥回到白鹿村,谎称这是自己娶到的妻子,希望回村定居,请求白嘉轩把他们俩的名字编入祠堂族谱。
白嘉轩担心田小娥来路不正,恐污了祠堂清白,遂打发鹿三去黑娃当麦客的村子打听。
得知真相后的鹿三和白嘉轩雷霆大怒,按照白鹿族规把黑娃和田小娥痛打一顿(电影中是藤条抽背,其实书中更残酷,是用刺枣枝子捆成的刺刷打脸),把两人撵出了白鹿村。
黑娃和田小娥只好在村口的废窑洞住下。
后来,黑娃参与共产主义运动,在白鹿村和鹿子霖的长子鹿兆鹏一道组织农协,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之后,黑娃被迫逃亡,留下田小娥一人苦守窑洞,饱受身为国民党乡约的鹿子霖的糟蹋欺侮,还在鹿子霖的逼迫下引诱了白嘉轩的长子白孝文。
得知雇主的儿子被自己见不得人的儿媳勾引,恼羞成怒的鹿三最终杀死了田小娥。
冤死的田小娥的鬼魂后来为白鹿原带来了一场致命的瘟疫,白嘉轩在窑洞的废墟上修塔镇妖,疫情才得以解除。
而黑娃逃亡之后当了土匪,在得知杀死自己爱人的凶手是自己父亲之后,也放弃了报仇的念头。
土匪头目死后,黑娃成为白鹿县保安团营长,在解放战争中和平起义,帮助解放军和平解放了白鹿原,他随后和白孝文一起成为中共白鹿县的领导,却最终在土地革命中被白孝文以莫须有的罪名陷害致死【小说情节,和电影有出入】。
白嘉轩的顽固与封建思想的确是一手造成黑娃与田小娥的悲剧的凶手。
但我在这里想要陈述的一个观点是,我并不认为这是白嘉轩的“恶”,我认为这是时代的残酷的罪过。
与一般的文学作品中那些作威作福的老族长不一样的是,白嘉轩对晚辈的行为操守要求严格,对自己也一样,而没有采用双重标准,一面苛责他人,一面纵欲无度。
他恪守着农人的本分,于己于人都奉行着同样的行为准则——中国传统的儒家思维,他勤于农事,忠于家庭,从不纵欲。
所以,这个传统土地养育的汉子全面继承了传统思想中所有的精华与糟粕,他所施加在黑娃与田小娥身上的迫害,实际上是整个传统社会强加给二人的压迫,作为族长,他只是“民意”的执行者而已。
正如前面提到过的,白嘉轩最看重的,是仁义,是亲情。
他痛恨“淫荡”的田小娥,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处死她!在鹿三杀人之后,白嘉轩曾对他说过,田小娥再坏,也是三哥你的儿媳,你应当引她向善,而不应该趁着夜黑风高杀了她。
同样,在黑娃不再当土匪,悔过自新,自觉对不起白嘉轩,请求回到白鹿原的时候,白嘉轩甚至放下了自己腰杆被黑娃派人打断的仇恨,敞开心怀接纳了黑娃归来。
而在得知女儿白灵牺牲之后,白嘉轩的悔恨也让我们看到了他和那些漠视亲情的封建卫道士的根本不同。
其实不管是白嘉轩的所作所为,还是鹿三的所作所为,还是田小娥和黑娃遭受的苦难,都有一种浓重的宿命的味道在里面,这实际上是《白鹿原》这本书让人感觉到最残酷最沉重的地方——不管一个人如何人努力如何奋斗如何抗争,有时候,时代和社会强加给你的宿命,都是无法逃避的,这是一种最残酷的悲凉。
书中同样证实着这一点的人物还有很多很多,比如白嘉轩的女儿白灵。
这个聪明豪爽的女子是故事中最惹人喜爱的女性角色,她从小就加入共产党,对革命满怀忠诚与热情,甚至不惜和父亲反目,和恋人疏离。
但令人唏嘘的是,这个最忠诚的斗士,最美丽的精灵,却最终在根据地的肃反浪潮中被诬陷冤死,而且是被残酷地活埋的(那个时候子弹对于根据地而言太宝贵了)。
我们的党在革命年代的肃反、AB团、党内清洗之类的往事很难在小说之类的文学作品中看到。
《白鹿原》对这段历史,以及建国初期党内斗争(白孝文迫害黑娃一段)的记述、反思显得弥足珍贵,也让这部小说和他记述的人物一样命途多舛。
反映政治斗争的残酷的段落在书中还有很多,比如黑娃“闹农协”的时候用铡刀滥杀乡绅乡约;比如国民党反动派把共产主义战士装进麻袋扔进枯井;比如反动势力在农协倒台之后疯狂的反攻倒算,把农协头领一个一个用绳子吊起来墩死;比如黑娃在当土匪的时候打断白嘉轩的腰杆,墩死鹿子霖的父亲;比如白孝文杀死黑娃的场面把鹿子霖彻底吓疯……所有这一切,我觉得,不管是白灵的遭遇,还是《白鹿原》这部小说本身及其作者遭遇的不公正待遇,实际上都在向我们传达着乱世的政治斗争、社会的残酷、群体意志的暴戾施加给个人的伤害,那种人类尚未完全被民主法制开化时原始的残暴,那种宿命的意味,值得每个人去咂摸,去反思。
面对世事的残酷,中华民族最大的美德是隐忍。
坚持着,活下去,寻找希望。
白鹿原上的人民,一如这片台原一样沉默,一样隐忍,一样生生不息!这本书给我的触动最深影响最深的,是白孝文升任保安团营长,荣耀还乡,看到伫立在田小娥窑洞上的镇妖塔时心里所想的一段话:“好好活着!活着就要记住,人生最痛苦最绝望的那一刻是最难熬的一刻,但不是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熬过去挣过去就会开始一个重要的转折,开始一个新的辉煌的历程;心软一下熬不过去就死了,死了一切就都完了。
”白鹿原上的居民们就在这种思维意识的支撑下活着,熬过天灾,熬过人祸。
中华民族也这样顽强地存在着,走过五千年的风云变幻,沧海桑田。
所以说,这个故事,这片黄土累积沟壑纵横的台原,承载着中华民族的精魂。
3在读完《白鹿原》之后,那种拙质的古朴,先民们淳厚的正直都给我们留下了最为深刻的印象。
但是,要品读《白鹿原》,还是不能不说一说,我对其中的情色元素和魔幻主义的理解。
情色和魔幻似乎永远不分家,马尔克斯的世纪巨作《百年孤独》亦是如此。
也许,对性爱和超自然力量的向往,都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原始欲望。
但《白鹿原》中的“性”和《百年孤独》显然有着根本的不同。
在阅读没有删节过的《白鹿原》时,你会感觉到情色片段在今天看来似乎都显得过多了。
那种性与爱饱含着一种热烈的渴望,甚至是贪婪的成分在里面。
这与西方的一些文学作品,是截然不同的。
而究其原因,这其实是一种宣泄与反抗!时光网友狼灰在他评价《白鹿原》的文章《<白鹿原>:色情只是勇气的一个封面》中这样写道:“在这本书出版的那个1993年夏天……那些愤世嫉俗的小说家终于提起了锋芒之笔,写下了诸多色情的文字,譬如王小波、梁晓声、贾平凹等诸多知名作家的文本,亦是翻不到十页就充斥了无比露骨的描写。
陈忠实的《白鹿原》在这个时代出现,必然摆脱不了这种‘黄’的风貌,书中对床第细节的描述差不多近乎极限,而且密密麻麻毫无节制……可见‘黄’是时代的通病,你用世俗文化压抑的越久,它就以十倍的力气来挣脱传统的枷锁。
“然而色情不等以糟粕,淫秽亦不同于低俗,多年后人们敢为《金瓶梅》平反,便是注目到色情背后的另有深意。
《白鹿原》曾被批判,被禁版,被责令修改,却无人能苛责它骨子里的时代概念,那是一幅壮阔燎原的时代风景图,虽然只是一地之变迁,却有形形色色的众生粉墨登场。
他们带着那个时代毛孔里的赃物:固执、贪婪、淫邪、恶毒……成全了那个集体性的悲剧。
而色情则是书写丑恶的锐利途经,被压抑下的人性难以久久释放,便会产生畸形和变态的恶果,田小娥是怎么一步一步走上淫妇的道路,却是人性所迫、时代所逼,没有哪个女人甘心以淫贱示人,即便是茹毛饮血时的原始社会。
”“被压抑下的人性难以久久释放,便会产生畸形和变态的恶果”,我对这句话非常赞同,关于情色,我在这里想说些题外的话。
在文章的开头我写到:“到了今天,《白鹿原》实际上和《色,戒》一样尴尬。
不了解《白鹿原》的人,往往只是对其情色元素有所耳闻,每每提及,总是会露出某种隐秘而晦涩的微笑。
”其实,中国人对于情色电影的理解,就是一种典型的畸形。
不了解电影的人,在提到《色,戒》之类的影片时,往往在潜意识中将其与A片等同,这是一种文化缺失造成的幼稚与无知。
在和那些真正热爱电影的朋友们聊天时,我经常表达的一个观点,是我觉得《色,戒》是展现那段乱世中的爱情、信仰的电影中最优秀的一部,你认真地看完之后,你会对片中人物的心理产生很多很多的思考,而绝不会想到性爱。
与《色,戒》类似,外国电影中的《戏梦巴黎》、《朗读者》、《花容月貌》、《我唾弃你的坟墓》等等作品,在看完之后都不会让人感到任何的快感,而只会感到心理上的压抑。
这些导演以性爱这种最极端的方式在揭露着人性中的丑恶——逃避现实、软弱、恐惧、放纵,甚至是青春期的叛逆心理。
性爱,实际上是和吃饭饮水一样自然的欲望,但在人类的文明中,它被压抑着,变得隐晦,变得神秘,变得难以启齿。
但是,总有一些勇敢的电影人在直面这种欲望,所以才会有《女性瘾者》的女主角发出的勇敢呐喊:“我爱我肮脏的欲望!”因此,情色电影通常都要比其他电影更加沉重,更需要我们严肃地对待、品读。
而《白鹿原》的原著,亦是如此。
《白鹿原》最终出版定稿于改革开放开始之后的十余年,那是一个刚刚解除了数十年的沉重压抑的年代,甚至可以说,这压抑持续了百余年,上千年。
所以,这个年代里文学作品的情色是压抑的人性的集中爆发!这种爆发其实可以从书中田小娥这个角色上得到集中的展现。
我特别不能同意很多网站在介绍田小娥这个人物时的说法——“黑娃之妻,生性放荡,与众多男人有染。
”这种说法看上去似乎是田小娥故意勾引很多男人,以满足自己的欲望,电影的前半部分也的确给人以这样的感觉。
但事实上,在小说中,我认为不是这样。
田小娥本来是一个武举人的小妾,饱受武举人大老婆的虐待与压制,欲望长期得不到满足的她面对年轻健壮的黑娃当然会心生爱慕和情欲(值得一提的是,武举人在发现两人的情愫之后,只是休掉了小娥,赶走黑娃的时候还给了黑娃工钱,根本没有电影描述的那么残暴),这种火热的欲望正是九十年代初中国作家内心渴望的写照。
而且,田小娥对黑娃的爱情是忠诚的,相反,我觉得可以说是黑娃为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抛弃了田小娥(至少可以说是离开了)。
所谓“与众多男人有染”,指的是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黑娃逃亡之后,鹿子霖、白孝文都和田小娥发生过关系,但是将其解读为田小娥生性放荡,我实在觉得滑稽。
田小娥在黑娃离去之后孤身一人,还拼命想着为黑娃找条活路,寻求荫庇,无奈之下才有求于鹿子霖,而鹿子霖趁机控制了小娥。
论辈分,鹿子霖是小娥的长辈,一个女子再怎么放荡,也不会有这种让人反胃的欲望,她完全是为了救黑娃,才屈从于鹿子霖的淫威之下。
而引诱白孝文发生关系,也是在鹿子霖逼迫下的无奈之举,至于再后来她和白孝文存不存在“日久生情”,我在小说中没有看出来(小说中也没有电影里描述的田小娥怀上白孝文孩子的情节)。
所以说,田小娥和黑娃的爱情实际上反映的是白鹿原上的年青人和作者心中对自由爱情和性解放的渴望,是这本史诗巨作中的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说田小娥生性放荡,我觉得对这个角色和作者都不公平。
===================乱入的分割线===================【说道这部小说中的爱情,我想额外多说一句的是白灵和鹿兆鹏的爱情。
在读到他们俩伪装成夫妻潜伏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电视剧《潜伏》,然后我突然觉得,那个年代中,虽然社会动荡、物质匮乏,但如果两个有着共同革命理想和政治信仰的男女能够走到一起,不管是共产党人、国民党人,抑或是普通平民,只要能够在古朴的房屋中简简单单地厮守一辈子,就会感觉特别幸福,特别美好,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清新民国风】===================分割线Over====================田小娥死后,她的冤魂附在鹿三身上,借助鹿三的口诉说自己的不幸。
这是小说中典型的魔幻元素之一。
实际上,我觉得《白鹿原》是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和《百年孤独》相提并论的魔幻现实主义巨作。
它对白鹿氏族兴衰沉浮的记载十分客观地反映了近现代50年西北中国的历史,这是其恢宏史诗感的主要来源,而在这其中杂糅的神鬼魔幻元素,进一步加深了小说的内涵。
田小娥还魂的桥段表现了受压迫的妇女不甘心的呐喊,除此之外,《白鹿原》中最有韵味的魔幻主义元素有两处:一是书中多次提到,白鹿村年代久远,生生不息,但人口总是有限,每当人口超过一个限度,上天就会降下灾祸,或是瘟疫,或是饥馑,或是战乱。
书中对这三种灾祸都有描述,比如田小娥的鬼魂作祟带来的瘟疫,比如年馑,比如“乌鸦兵”。
这种魔幻元素和《百年孤独》非常类似,它究竟有着怎样的深意?两部书都只读过一遍的我实在不敢妄加揣测,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些灾难都象征着中华民族千百年来历经的苦难沧桑,而白鹿原上的人们,则是坚强地闯过所有苦难的中华民族的代表。
除此之外,《白鹿原》中最为核心的一个魔幻元素就是“白鹿精灵”。
人们传说,白鹿原上有一只通体晶白的白鹿,连鹿蹄和鹿角都是雪白的。
还有一只/群雪白的白狼。
白狼主凶,会带来前面所说的种种灾祸,白鹿主吉,她会驱走白狼,所到之处草木茂盛、枯木发芽、禾苗丰收,瞎子复明,长相平庸的女子都会变美。
白灵曾说,白鹿是和耶稣一样美好的意象。
在这部作品中,白鹿象征着农耕文明孕育的子民所有最美好的愿景——干旱饥馑时,她带来雨露与丰收;瘟疫横行时,她带来健康与希望;战乱动荡时,她逐走恶魔带来和平;远方的亲人离世时,她把那漂泊的魂魄带回他们魂牵梦萦的家人身旁。
在故事的开头,白嘉轩在鹿子霖家的田里发现了一株形似白鹿的仙草,于是设计将这块地换了过来,也许,他一生波澜起伏历尽艰险却终得善终,正是因为有了这白鹿精魂的庇佑吧。
而这,也是白嘉轩一生中唯一的愧事,所以当他看到发疯后的鹿子霖滚在泥地里挖羊奶奶(一种植物块茎)吃时,老泪纵横地说“子霖,我对不住你。
我一辈子就做下这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我来生再世给你还债补心。
”。
与物象相呼应,在众多庞杂的人物中,白嘉轩的姑父朱先生也是颇具魔幻色彩。
这个人物的设定,和《三国演义》中的诸葛亮、《魔戒》中的甘道夫、《哈利波特》中的邓布利多有异曲同工之妙,他虽然不会魔法,不会卜算,但饱读诗书学识渊博的他洞晓世事!能够为白鹿原上的每个人提供指引与教导,他比白嘉轩更加淡泊,更加正直,白嘉轩一生都将自己的姑父视为圣人!我想,白鹿、朱先生和白嘉轩,应该是这个故事魔幻现实主义的核心吧——白鹿是天,是农耕民族所有美好的祈愿,佑护着这个伟大的民族生生不息繁衍向前,朱先生浩然正气,学识渊博,是传统文化中智者的象征,而以白嘉轩为代表的芸芸众生,则在白鹿的庇佑和智者的指引下,秉持着精神的火种,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
4写到这里,我其实深切的感受到,对于《白鹿原》这样一部史诗长卷,仅草草地读上一遍,是远远不够的。
我所写的这篇文章,根本不敢说是“书评”,只是一些不成体系的感悟,想到哪儿写到哪儿,聊为记录罢了。
同样,在写到这里的时候,我也再次感受到了电影艺术在某些方面面对文字作品时的无力——或许,《白鹿原》真的不应该在当下由中国人来拍……有网友说,王安全所说的尊重原著只是一个噱头,九年筹备,三年摄制的鼓吹,只是为了博取票房。
看过原著再看电影,我虽然不愿下这样的结论,但不得不说,我很失望。
也许《白鹿原》真的应该被拍成三部曲,或者按照每个人物的经历各拍一部,才能还原书中醇厚的韵味,虽然为了电影时长裁剪情节是必须之举,但《白鹿原》的电影版所做的一些简化处理实在是有失兴味——比如前面提到的武举人赶走田小娥和黑娃的场景,比如鹿三之死(在书中,鹿三杀死小娥后活了很多年,被田小娥附身后苍老了许多,但最终是在白嘉轩的陪伴下安详的在睡梦中死去的,并不像电影中那样简单粗暴地上吊了),比如许许多多被完全剪除的故事:白嘉轩娶妻的故事、朱先生的故事、白灵的故事……比如吵得沸沸扬扬,最终只是蜻蜓点水的情欲戏份……即使是小娥和黑娃的爱情,电影也没有集中火力拍到点子上,丢掉了很多真正精彩的地方。
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电影的结尾,在书中,作者明确写到侵华日军没有打到白鹿原,而在电影中,却使用日军飞机轰炸白鹿原祠堂作为结尾。
对于如此“尊重原著”的电影,我给6分只是出于对陈忠实老先生的敬意。
中国的电影人,要真正想驾驭如此宏大的作品,恐怕还有太长的路要走。
那一片莽莽苍苍的白鹿原,承载着农耕文明金色的种子,承载着农耕民族原始的暴戾和传承千年的浩然正气,承载着中华民族曾经的落后、遗失的古朴、走过的苦难与风雨,承载着黄土地的子孙所有的欲望、痛苦、隐忍、梦想与坚强。
实乃一片承载民族精魂的原啊!莫天池2014/8/1
于湖南邵阳老家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