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霸王别姬》解说文案_《霸王别姬》影评の不疯魔,不成活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

中国香港爱情/剧情/音乐电影《霸王别姬》,于1993年上映,由陈凯歌导演,李碧华
芦苇
编剧,影片讲述了演生角的段小楼与演旦角的程蝶衣是自小在一起长大的师兄弟。
两人合演的《霸王别姬》誉满京城,他们约定合演一辈子《霸王别姬》。
后来段小楼娶了名妓菊仙为妻,三人之间的爱恨情仇随着时代风云的变迁不断升级,终酿成悲剧。

苦痛,像是长在心里的器官,与生俱来,拔不掉,割不断,一生都跟随着痴情的人,去承受磨难百般,却还要向着不变的方向如一而往、从一而终。
陈凯歌执导的《霸王别姬》,里面所描述的程蝶衣,就是这样的一个因痴情而被一生的苦痛波折折磨致死的悲剧人物。
他唱京戏,演虞姬,在舞台上为了与共霸王愿牺牲性命,而实则是在扮演着自己;他闹婚礼,抽大烟,在生活中为了要和爱的人唱一辈子的戏,实则又再现了虞姬。
戏里戏外,程蝶衣和虞姬竟在不同的情感,不同的世道里合二为一,爱着一个人,至始至终,又都注定了悲剧。
  儿时的程蝶衣被蒋雯丽饰演的妓女母亲丢弃到戏班子里,是这出悲剧的开始。
程蝶衣刚出场的时候,女儿身的装扮让观众误以为这孩童是个女孩,直到他母亲说出“男孩大了不中留”,才有了一丝分辨,这一段概括了程蝶衣的身世,也对“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的命运有一定的预示。
之后在成长阶段,影片主要突出了小豆子程蝶衣与小石头段小楼以及他们的师傅这三个主要角色,其中师傅是个严师,十分遵循曲艺道理,同时对惩罚徒弟也绝不手软,下手狠,次数多,手腕绝,也正因这样,徒弟们之间便有了很深的感情,会不自觉地凝聚在一起,尤其是程蝶衣与段小楼之间,二人的相互依偎使他们的情感愈来愈深,影片中常常出现两个人抱拥的场景。
段小楼总是不断地守护着程蝶衣,而程蝶衣也为了使段小楼演上霸王,终于说出了“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这句话亦印证了程蝶衣第一次向命运的妥协,以及他在成长中的蜕变。
 在他的蜕变的过程中,还有一个人起到了很大的影响,那就是象征着清政府迂腐的荒淫的老公公,他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奸污了程蝶衣,这对程蝶衣的打击很大,使他在一定程度上分不清自己的性别甚至身份,从而逐渐地深入虞姬当中,迷失在了戏剧与现实中间。
为他的人生添了一笔浓重的悲剧色彩。

成年的程蝶衣是由张国荣扮演,而成年的段小楼则选择由张丰毅来担当,不得不说,这一柔一刚从演员身上就有所体现,程蝶衣体现了张国荣至柔至弱的一面,同样段小楼体现了张丰毅至刚至强的一面。
程蝶衣和段小楼,虞姬和楚霸王就这样在成人的世界中固定了下来。
成角后的段小楼明显对程蝶衣有所疏远,因为师傅不在身边,再也没有过大的压力使他们俩凝聚起来,所以段小楼便经常性地寻花问柳,作为当时的男人,这不算过错,但对程蝶衣而言,这是一种冷漠,莫大的冷漠,程蝶衣痴情于段小楼,于是便会像怨妇一般地抱怨道:“我要和你唱一辈子的戏,少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叫一辈子!”显然,程蝶衣想要占有段小楼的一切,出于一份自私的爱,哪怕是少了一根头发,都含糊不得。
就像站在霸王面前,虞姬自刎,要爱就爱得疯狂,爱得壮烈。

可程蝶衣又和虞姬一样,都是脆弱的,即使他们还要想坚韧地抓住一切。
巩俐饰演的菊仙,说穿了是程蝶衣的情敌,是痛击程蝶衣的内心及幻想的最有力武器。
她的出现,打破了程蝶衣要与段小楼唱一辈子戏的痴想。
于是在菊仙与段小楼完婚后,程蝶衣伤心欲绝地割断他与段小楼的关系,似男女分手一样,脆弱的程蝶衣选择抱着伤痛提前离去。
然而随后日本入侵,乱世的情感总是藕断丝连,霸王虞姬又岂是说散就散。
几经波折,受过师傅最后一次的惩罚后,命运又无奈地将程蝶衣与段小楼凑在了一起。

但好景不长,程蝶衣被国民党扣上了汉奸头衔,文革让程蝶衣、段小楼、菊仙担上了莫须有的罪名,这两处是全片170分钟里的两大高潮戏。
国民党大闹戏台子,打伤了菊仙并使其流产,程蝶衣被抓走,求得袁四爷的帮助才得以释放,其中有一场法庭上的戏,袁四爷对被检察官称为淫词艳曲的京戏正名,所言话语铿锵有力,对中华曲艺的解说头头是道,使不懂得听京戏的人也为之一震。
葛优对袁四爷这种逐于名利却热爱曲艺的别样地主角色拿捏得很到位,出场虽然不多,但凡一两处都能体现出高雅的人格魅力,而他作为影片唯一一个懂得程蝶衣的人,他也是痴情的人,他痴情于戏曲,痴情于程蝶衣,但他对程蝶衣的爱却是无私的,与程蝶衣自私的爱成为一种鲜明的对此。
之后到了文革时期,是最让观众咬牙切齿的部分,影片在此着重体现了一些中国人骨子里的丑陋以及一个红色组织的癫狂。
首先是袁四爷以“不杀不能平民愤”的罪名被毙,处死了一位敢在法庭上捍卫中华戏曲文明,捍卫国家尊严的人物;继而,程蝶衣的徒弟小四不顾程蝶衣的救命、栽培之恩,逼迫程蝶衣、段小楼、菊仙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对方所谓的罪证,致使菊仙在受尽侮辱后上吊自尽,死时穿着鲜红的衣服,收音机里播着红色歌曲,然而红色所象征着什么,便是夺了她生命的真凶。

在被逼互指罪证的时候,程蝶衣和段小楼两人藏于心底的秘密与质问也被逼出来,段小楼质问程蝶衣与袁四爷的关系,质问程蝶衣为何要如此不疯魔不成活,可见在段小楼的心中,程蝶衣永远占据着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似乎都有些超出了自己所认为的兄弟情谊;而程蝶衣质问所有人“你们为什么要骗我”,又嫉妒心爆发地指出菊仙是婊子、妓女,这充分体现了程蝶衣的脆弱以及生不逢时的无奈,就连他的反抗,也仅是源于嫉妒心在作怪。

片中有两个重要的配角,袁四爷,小四。
二者的名字里都带有着一个“四”字,这个字与中国近代,以及那个红色组织总是有着莫名其妙的关联,它在不自觉中有了盲目、无知、反抗、欺骗、隐瞒、洗脑的意思。
袁四爷就是被这个“四”害死的,同样小四也是因这
“四”疯魔的。
在本片中,“四”几乎代表了那个时代的乱世,本以为抗日后便会太平,谁知乱世后还是乱世,这最苦痛的还属程蝶衣。
程蝶衣戏如人生,人生如戏,他这一辈子缺得了生活,却缺不了感情,缺不了京戏,他的一生就属这二物,最让他痴情,最让他痴迷。
因此当一舞台上洒满得都是日本军阀的传单时,他依旧在唱戏;当舞台停了电时,他依旧在唱戏;当国民党一批军队围住他时,他依旧在唱戏;着了魔似的唱戏。
可当解放军踏入戏台时,他却唱不了戏,他痴情的权力早已被人抢走,现在就连唱戏的权力都要被人剥夺,他的人生又有何比此还苦痛。
他的戏,他的人生让他演到了这最苦痛的时刻,试问哪里还有欲断的弦经得起人百般拨弄。
是造化弄人,唯有一死才称得上解脱,所以程蝶衣可以平和地与段小楼赴上今生最后一场戏,霸王别姬,在空旷无人的戏院里诀别了一生。

霸王是假霸王,虞姬是真虞姬,如一而往,从一而终。

全片冷色调始然,无论是阳光还是白雪,都采用逆光拍摄,并把色调调到偏艳偏暗,烘托出悲惨、压抑的气氛。
而常用主镜头拍摄戏子在戏台上的表演,并打上戏名,独出心裁的设计,示以对京戏的尊重;且该片还有一处特别的地方,就是经常性地出现演员正襟危坐在镜头前,正对着镜头,像是访谈一样的拍摄,这强调了影片的主观性,给观众以写实性,代入感强烈。
 
相较于陈凯歌之后指导的《梅兰芳》,《霸王别姬》之所以成功,导演与其父亲陈怀皑的功绩当然不可没,李碧华的原著也奉献了许多,但更多都得益于演员的出色——张国荣的程蝶衣,张丰毅的段小楼,巩俐的菊仙,葛优的袁四爷,如今看来,他们都是华语电影史上少见的个性鲜明、极具神韵的经典角色。
而张国荣与程蝶衣与虞姬,戏里戏外相似的命运使人们不禁感到怜惜,昙花灿烂却又总是短暂。
他们的逝去,告诫了我们,人生苦事,莫过于这长了苦痛,中了痴情的毒,不疯魔便不成活。
 

 迟到的礼物:献给靓姐姐(思思·Nicole)周六唔时间,周日喝到爆,周一睡了一天,错过了靓姐姐的生日,好难过,我把我今生第一篇3000字的影评送给靓姐姐,姐姐唔要生气呀!!!好恨我自己呀!!!!! 

の听懂好莱坞先生话的人,都祝靓姐姐生日快乐!!!!!!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