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白日焰火》解说文案_《白日焰火》:连颜色都是苍白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犯罪/剧情/悬疑电影《白日焰火》,于2014年上映,由刁亦男导演,刁亦男编剧,影片讲述了五年前,吴志贞的丈夫梁志军被认定死于一桩碎尸案,张自力击毙了持枪拒捕的凶手。
五年后,又发生了类似的连环案件,并且这些死者都曾与吴志贞相恋。
张自力在接近吴志贞时飞蛾扑火般爱上了她,也发现了五年前的真相……。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烟火,白日里的绽放,远比夜更凄冷,就连颜色都是苍白。
白日焰火,那样惨淡的轮廓,倏忽间就散去,连灰烬都寻不到踪迹。
只剩下与天一色的苍白。
这样惨淡,连宣告自己曾璀璨地走过这世间,都那么苍白无力。
可是,白日焰火,也只是颜色不一样而已。
但它始终还是绽放过了,燃尽成灰了。
再怎样瞬息的美也有人懂得,即是吟得起寂寞。
看见苍白的颜色,就能想到冰,死,爱,还有白日焰火。
这部影片是关乎一切不可承受的冷:疏离冷漠或是残酷。
画面刻意制造出粗糙的颗粒感,光与影清晰地切割开来。
冷暖色调的对比很强烈,无论主色调是浅青、昏黄、灰白,或是色彩在缭乱交错,都只会是一种寒意刺骨的压迫感。

光影切割

灰白冷色调影片的叙事张弛有度,惊悚与轻松交叠有序。
配乐冷寂克制,总是很适时地惊颤一下神经。
更多的时候是沉默,只是放大自然环境的声响,如摩天轮细碎的机械摩擦声,在恐惧里将情欲撩拨至爆棚。
穿插其间的幽默也都是冷的,路人趁酒醉偷车,杀手现身时影院传出一声“谁”,指认现场时凶案的残暴与住户不得不反感听着的冲突,等等,都令人忍俊不禁,嘴角却也余留着苦涩。
静物在镜头的捕捉下,也传达出自己的生命温度。
譬如开篇风扇旋转的无力,暗示出屋内性欲迸裂的燥热。
无主的马困于陋室,也透出不可捉摸的诡异感。
酒瓶跌落陡斜的阶梯,仿佛隐喻人生,只能无助地被莫名的力量拖拽着,跌落。
而冰刀的寒光,在肩上滑动时那么弛缓,杀气好像凝滞了,特写镜头也冷冻结冰。
恐怖就是来得那么不动声色,当局者浑然不觉,还没反应过来就结束了。
前面的发廊激战戏也是如此。
死亡可以这样突然,疏漏却是这样细微。
杀人动作的利落、残暴,怎不教人倒吸冷气,在恐惧与颤栗里回不了神。
破败的陋巷伸缩,寥落的灯火鬼魅,俗气的霓虹迷离,都在隐隐透出诡异的年代感。
虽是肃杀清冷的氛围,却也是这般轻浮的挑逗。
陈腐的罪恶在暗自繁衍,搅动着灼热与焦躁。
这座颓靡之城,弥漫开荒谬与堕落的气息。

霓虹迷离,轻浮堕落
多少受伤的灵魂散碎在灯火阑珊处,可有谁真的在意?就像影片中丢弃了好久的过去突然找上自己,那时候,只能惊叹还真的是我,或是可以苦笑着感慨“多美多烂的记忆都不会改变。
”是的,冷焰再短暂,再惨淡,都曾绽放过,这怎么也不会改变。
生命的神秘也在这里。
故事其实略单薄,其后的人性深度与情感纠缠,却似冰冻三尺,一种渗透骨髓的冷。
一部影片,能使人惊魂未定之余,更敬畏人生之深邃,便是极品。
生活从来都是一副平静面目,掩人耳目。
阴森森地,骇人的秘密悄然浮出,才知道没那么简单,只能怪自己看不穿。

枯叶一般萧瑟,柔弱,飘摇她比烟花寂寞。
我想,她喜欢冰上滑行,应是只为感受那不受羁绊的自由,即使是虚假的也好。
镜头定格在她木然的脸,晃悠的节律感如枯叶飘摇寒风中一般萧瑟,无处落脚。
冰冷的泪滴静静滑落,绝望而凄美。
她太无助,曾经的血案阴魂不散,噩梦就不会醒,生活就这样一失足便成了坟墓。
无助,悲痛,寂寞,啃噬她的灵魂。
五年了,早已枯死成灰,她的血性也冷了。
她只想感觉到哪怕一丝活着的激情,就不管已然碎尸遍野,就不管杀机一直都在。
冰上的尾随镜头很不安,追捕与诱惑的张力紧绷。
似乎有谁在觊觎着,透出危机四伏的代入感。
扑朔迷离,谁是猎手,她,她丈夫,还是他?

猩红笼罩爱比死更冷。
那凄冷的爱,参杂着占有与自私。
他是在用血的猩红,祭奠他的爱情。
他却不知道“一切感情都可以导致爱情,唯独除了感谢。
感谢牵扯着债务。
”他更不会知道他已经成了她急欲摆脱的幽魂。
然而隐隐的拒绝,已是残酷的冷暴力横亘其间,这种无形的隔阂很冷。
那迟疑地想去抚摸的手,是一种无情被搁浅的温柔。
他的生命痕迹,惨白到只剩一个缺口,就是她不要走。
那是他的存在感停靠的地方。
他已经“死”了,只有她看得见他还活着。
如果她也无视他,他就真的“死”了。
在痴恋面前,任何阻碍的生命都微不足道。
就是自己,腐蚀成了嗜血狂魔又如何?多么可怕的执念,就像白日焰火执着于自己绽放的惨淡凄美。

面如白纸,城府太深只有白色。
潦倒落魄的他,世故,狡黠,城府极深。
从他漫不经心的脸上,几乎读不出什么情绪。
他说:“其实我就是想找点事干,要不人生也太无聊了。
”事实是,他似乎轰轰烈烈地干了一场大事,结果还是了无痕,一片空白。
酒席上一番逢场作戏之后,他还是他,一个人抱着残破的人生。
可是有谁真的在意?“难道你还想赢得人生吗?”“至少输得慢一点。
”这段对话一直萦绕在耳边。
活着,是有多无奈;人生,就没有赢家。
可以说他是选择了一个真相,即使冷冰冰。
或许他选择了一个对他最安全的结局,毕竟他也不敢信任她,可以全身而退。

最后,他在胡乱地独自舞蹈,癫狂地,孤独地,无助地,失魂地,自嘲地……那样一个完全乱了节奏毫无章法的舞步,却给压抑了很久的情绪一个酣畅的宣泄。
就像水墨画的留白,无尽的解读空间,尽可以去发现其意义。
最后,他在屋顶给她燃起白日焰火,炽热地,绚烂地,无奈地,柔情地……“那么美丽,却没有目的。
”白日焰火,徒劳地燃尽生命,看不见意义在哪里。
但就算,冷,也还有一丝温情,虽然什么也不会因此改变。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