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白鹿原》解说文案_那一片金黄的麦田——评影片《白鹿原》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剧情/历史电影《白鹿原》,于2012年上映,由王全安导演,陈忠实
王全安
编剧,影片讲述了电影根据《白鹿原》小说改编,以陕西关中平原上素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展现了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
影片以唯一女主角田小娥的个人命运发展作为叙事主线,勾连其两大家族的世代变迁。
白嘉轩是族长,长工鹿三的儿子黑娃带回一个叫田小娥的女人,要与其拜堂成亲,被掌管祠堂的白嘉轩拒绝。
  黑娃和田小娥参加农会率众怒砸祠堂。
革命失败后黑娃逃出白鹿原,田小娥求乡约鹿子霖容饶黑娃,却被鹿子霖逼奸,又在其诱使下勾引了白嘉轩的儿子白孝文。
白嘉轩惩戒白孝文并与其断绝关系,白孝文撇下有孕在身的田小娥,独自出走当兵,从此了无音讯。
鹿三欲杀田小娥,已成土匪的黑娃回来报仇大闹白家,鹿三上梁自尽。
白孝文随共产党的军队打回白鹿原并成为县长,枪毙了黑娃。

那一片金黄的麦田 
——评影片《白鹿原》
舒克/文历尽磨难的影片《白鹿原》终于在一个忽然的时间,与观众见面了!尽管有些措手不及,但发行方与各地电影院线通过种种努力,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安排到最佳时间段和最好放映厅。
虽然“开画首日全国15大城市的排片量仅为5%”(据《电影网》),但是仅仅周末两天,票房仍然能够达到2100万。
这说明一种市场的期待值在起作用,很多观众早就在等待着这部影片的公映,尤其是众多了解陈忠实小说原著的读者群中,有相当多的人,希望再从王全安的银幕具象中,欣赏小说中那些场景、人物和故事……影像再现:带给我们什么?不能不承认,影片一开始就以一种唯美的画面,那一片金黄的麦田,产生出巨大的冲击力,把观众一下子带入《白鹿原》所营造的特定情境当中。
于是,观众心理随之拥有了足够的期待与准备,想要逐步地与影片中的每一个人物每一段情节每一种场面,发生共鸣!影片开头展现的是一个收获的季节,金黄色的影像环境中,打麦场上,是丰收时忙碌的白鹿原农人,三个未成年的孩子躲在草垛后面,顽皮地向忙碌的大人投掷土块,然后逃之夭夭……实际上,这个镜头只是影片的一个序幕,预示这三个孩子,将是影片的核心人物。
他们的成长与命运,他们的生活与未来,他们的情感与恩怨……才应当是观众必须静下心来耐心等待的。
这个开头,拍得干净利索,给人以颇多想象和期待的空间。
看多了各种各样“大片”的“资深观众”们,对于这样一组比较成熟的镜头语言,应当是满意的。
接下来就期待那三个孩子的长大,看他们会遭遇怎样的变化?扒开孩子的屁股,一阵毒打,周围的亲人、乡党们无论如何劝说都无济于事。
这是白鹿原当家男人白嘉轩的出场戏。
一个顽固的封建家族卫道士的形象跃然银幕。
这与原小说从白嘉轩孩提时代写起完全不同,这个男人当年的奇异性能力与不俗的反叛精神,在影片中都被编导隐去,因为一部电影的长度有限,难以面面俱到,这是可以理解的。
对于从未读过《白鹿原》原著的观众来说,白嘉轩就是这样一个非常常见的旧时中国家长形象:威严、自大、固执、守道。
导演是要把白嘉轩年轻时的境遇与叛逆性格等,通过那三个孩子以及后面出现的女主人公小娥的故事来体现。
这样,或许更符合一部电影的叙述规律。
那么好!我们也只能循着影片所提供的这样一群人物谱,暂时忘却陈忠实的《白鹿原》,在这里感受、体验王全安的《白鹿原》。
世事体现:为何难有震撼?还是那一片金黄色的麦田,白嘉轩带着他的族人们准备好了充足的皇粮,选择好黄道吉日,就要按律敬奉朝廷之时。
朝廷却没了!这是白鹿原另一个男人鹿子霖带着一群剪了辫子的“革新党”回来向族长白嘉轩传达的世相巨变之事。
影片由此展开了这个广袤的乡土田间,随着时代变化而不断发生的变化。
“皇粮”变成了“军粮”,而“军粮”却不像“皇粮”那么有规律,好应付。
不是到了收割季节才来催缴,而是随时随地、无时无刻,都会出现要“军粮”的人。
比如那个举着驳壳枪顶着白嘉轩脑袋的小小军阀排长,就可以逼着这位白大人,满乡行走敲锣催粮。
影片抓住这“皇粮”与“军粮”的情节线,牵出世道的混乱与无端,再融合人物命运的逆转等等,整合成白鹿原独有的“乡情乡道”,而与当时整个中国的“世情世道”相辅相成!然而,比较遗憾的是!影片在那一片金黄色麦田里表现的所有故事与人物,本来应当具有相当的震撼力和感染力的。
却因为过度的删节和剪辑,或者是因为本来就缺乏的某种爆发力,而远远没有能够让观众得到满足。
其实,有没有删节,删节多少,对于一部影片是否具有震撼力来说,并非最关键、最直接的原因。
悲剧的力量来自于强烈的对比,而影片在这方面却有所忽略!比如,面对军阀恶霸的逼粮,三个长大了孩子,黑娃、孝文、兆鹏联手,宁可烧了那金黄色的麦田,也不让强盗抢走。
这一幕,本应当是最具震撼力的!金黄色的麦田与烧焦的大片土地,当形成最为强烈的对比!那将是如何地感染人心?可惜,影片镜头在大火燎原之后,竟然只是一个被绑的老人,立于仍然是金黄色的麦田当中,被强盗一枪击毙。
这镜头看似令人震惊,其实非常地不搭。
昨夜大火烧毁的麦田居然一星点焦炭之色都没有?异常的穿帮不说了,那原本具有的对比和对比能够产生的震撼,自然就尽皆丧失!相比之下,有一场麦客们干完活,饭饱之后的齐声大唱,那一段地道的秦腔着实具有感染力。
真实体现了那一群力量无比的麦客们的精神世界,很好地展现了他们的那种旺盛的生命力。
也预示着麦客之中的主人公黑娃后面要发生的种种故事。
这一场戏,与张艺谋当年的《红高粱》中“祭酒神”桥段,十分相像。
只是,这段强悍的演唱,在影片整体中,却又显得有些喧宾夺主,不是关键时刻该响亮之处,却过于响亮了。
情感表现:怎奈缺乏磁性?又是那一片金黄的麦田,女主角小娥坐着花轿出现了!她第一眼看见在丈夫家的麦地里当麦客的黑娃,眼神中就放出异样的光芒!这就是影片的情感戏给观众的第一印象!这印象应当说是深刻的,耐人寻味的!于是,
观众们极其盼望这种情感的故事,会有怎样的曲折与变化,怎样的悲喜与结局。
作为地主老财郭举人的小妾,同时作为影片主人公们复杂情感的因果关系之人物,小娥无疑应当在影片中占据极其突出的戏份。
让多个男人围着女人转悠,这是古今中外无数戏剧和电影最愿意选择的,最具吸引力的表现形式。
何况小娥还是这等一个奇异的女子:她拥有丰腴健全的身体与情素,而整日相伴的,却是那样一个半死的老头。
自然他会对健壮而力大无比的黑娃产生莫名的欲望与幻想。
为此,她不惜冒着极大的危险与黑娃偷情,最后放弃优越的吃喝起居条件而随黑娃回到白鹿原。
影片中,尽管小娥的出场并不太早,在成年的三个男孩分别于白鹿原之后的事。
黑娃出门当麦客,兆鹏被父亲鹿子霖送进学堂,而孝文则守在家族中等待传承父亲的族长职位,三人的不同道路意味着他们的未来人生必然会是大不相同的。
影片从当麦客的黑娃在那一片金黄的麦田中相遇开始,立刻让小娥成为几位主人公之间的轴心。
但非常可惜的是,却又没能够让这个轴心人物传动出撼人的磁场来!按照影片提供给观众的情节逻辑,小娥必然是一个最具悲剧性的角色。
原以为随着黑娃来到白鹿原就能够顺理成章过日子,当一辈子寻常的女人,却不想因为自己的小妾身世和偷情经历,非但进不了家族的祠堂,连正常的女人日子也过不了。
随后而来的种种意外事端,让这个女人不得不委身于不同的老少男人。
这并非这个女人的罪过,然而,一切罪过却有必须让这个女人来承担。
影片似乎想要表达这一点,却又在混乱的镜头组合中难以将此表达清楚。
最后,仅仅让黑娃他爸一刀将其捅死,草草了之。
完全没有体现出混乱人世复杂情感的人性魅力。
这个奇女子没有能够达到预想的效果,她的死,过于平淡,过于匆忙。
她内心世界所有复杂的爱恋情仇,都随着她的如此简单的死亡而简单地消失,一种本可以预想到的悲壮之美,也就没有能够得到更好的展现。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