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霸王别姬》解说文案_《霸王别姬》:清幽寂寥的历史天幕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

中国香港爱情/剧情/音乐电影《霸王别姬》,于1993年上映,由陈凯歌导演,李碧华
芦苇
编剧,影片讲述了演生角的段小楼与演旦角的程蝶衣是自小在一起长大的师兄弟。
两人合演的《霸王别姬》誉满京城,他们约定合演一辈子《霸王别姬》。
后来段小楼娶了名妓菊仙为妻,三人之间的爱恨情仇随着时代风云的变迁不断升级,终酿成悲剧。

时隔多年再品《霸王别姬》如同月下饮佳酿一般富有诗意,而填补诗行的韵脚和舌灿莲花的妙语,便是消失在历史舞台的“哥哥”和他死去后给大家的留白了。
《霸王别姬》把时代的变革和时代下的人们描写的如诗如画,而张国荣把这如诗如画的清幽用寂寥的画笔描摹出了一副被时代“洗去男儿身”的女性脸谱。
窃以为,电影中的绝大多数人物都是随时代的变革而改变的,而关师傅就是极少数人中的典型,他从始至终都是东方传统父权的传承者,也充当着“严师出高徒”的前者形象,而后者,即便是我们敬爱有加的哥哥,却也没能逃过时代网罗下的陷阱。
从“我本是男儿身”的铁骨铮铮,到“我本是女娇娃”的娇媚柔情,哥哥无情地被三个时代阉割去了男儿本性,留下的,只是一个铜镜面前可怜的戏子,而片尾时假戏真做的挥剑自刎,才是这个才华横溢的京剧家或曰虞姬最完美的归宿-带有几分苦涩的归宿。
镜式人物和套层:完满程蝶衣人物的三要素:被母亲遗弃的童年经历、和小楼真挚的爱情、天生的戏剧感应。
这三要素互为因果,搭建起程蝶衣人物性格的铁三角定律。
正是程蝶衣天生的戏剧才能和对舞台的敏感,加剧了他对小楼的爱,也正是他对小楼如此执着的爱,让虞姬这个角色演得更加生动,而被母亲抛弃的孩提经历,则成了蝶衣一生挥之不去的阴影,也是他产生生理畸变的一个重要因素。
电影中有一组镜头是这样的:被鸦片吞噬灵魂的程蝶衣在屋内人鬼不分地躺在床上,门外的小楼和众人焦急地盼望着蝶衣能够振作起来,而失音后的程蝶衣留下泪水的动因并不是自己失去了天籁般的嗓音,而是用半生苦涩酝酿出的一句妈妈你为什么要抛弃我。
这萦回不去的梦魇和猩红色的记忆包围着程蝶衣,让这个人物在刻画上多了几分忧郁,添了几分楚楚动人。
我想,只有身在舞台上的程蝶衣,才能暂时地忘却一切,用亲身的经历,在塑造一个完美的虞姬,每当蝶衣与铜镜中的自己面对面相望时,他都会在自己心中暗自发问:到底是程蝶衣?还是虞姬?也许程蝶衣就是虞姬,虞姬就是程蝶衣吧,在畸变的心灵和对戏剧的执着中,程蝶衣与虞姬融为一体,程蝶衣是虞姬的镜子,虞姬亦是程蝶衣的写照。
如果说小楼、菊仙、四爷、小四和公公是杀死程蝶衣或曰虞姬的同谋,那么这起案件的主谋便是时代无疑了。
经历了晚清、民国、抗日战争、共产和文革时期的一干众人,都成为了时代套层结构下舞台之上的戏子,他们在不同时代的舞台上操纵着自己的角色,在时代大舞台上的众人便如同木偶般被历史操纵着。
历史是多么的讽刺和相似,当日寇的铁蹄布满街景的同时,那个曾经侮辱过蝶衣的清朝公公衣衫褴褛地出现在镜头的一角,与蝶衣和小楼相遇,此时三人共处一景已经变为和谐的一幕,历史和三人开了一个致命的、讽刺的玩笑,他们被历史再一次地抛离出去,成为了旧时代不直一文的点缀。
这一次戏剧性的邂逅成为历史潮流冲刷后所留下的寂寥和忧郁最有力的佐证。
类似的套层结构文本还可以参照黄蜀芹导演的作品《人

情》,影片中艳玲饰演的钟馗与程蝶衣互为对偶,蝶衣将男儿身化作女儿身,而艳玲却是“脱我战时袍,着我旧时装”。
艳玲将钟馗这个角色临摹得出神入化,若不是台下“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恐怕真是“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
同样是台上台下、戏里戏外,同样是舞台后的人情世故和不被世俗同情的爱恋,在某种程度上,《霸王别姬》与《人鬼
情》也算是互为参照,互为镜式文本了。
畸恋和三角关系:段小楼和程蝶衣的爱虽然不被世俗认可,但却迷倒荧幕前的众生,剧中的畸恋变成了荧幕外的奇恋。
而段小楼、程蝶衣和菊仙三个人之间的斗争,则永远以菊仙失败告终,虽然菊仙尽力维护着和小楼之间的爱情,但是蝶衣的每一次出现都已经在不可言喻的前提下战胜了菊仙。
菊仙为了保住爱情,不惜出卖蝶衣,向小人告密,然而这样的举动只会令小楼这个名副其实的大男子主义者对菊仙更加鄙视,这一点,从小楼童年时期的仗义为人变成明显指认。
婊子终归还是婊子,陈凯歌依然没有为花楼女子正名,因此,可悲的菊仙虽然令人同情,死亡,是她最好的归宿。
袁四爷与程蝶衣从根本上来说不能叫做畸恋,只是一个戏剧迷和一个戏剧狂之间崇拜和被崇拜的关系,他爱上的是剧中的虞姬,而不是戏外的蝶衣,而蝶衣恰恰爱着戏内戏外的小楼或曰项羽,这在结构上又构成一组三角关系,即四爷爱“虞姬”,蝶衣(虞姬)爱小楼(项羽),两层关系都陷入了镜式困惑,只不过前者是轻量级的,而后者则是完全陷入了镜中。
《霸王别姬》为陈凯歌导演获得了至高无上的殊荣,也为观众留下了震撼的一慕,全剧的高潮爆发在了烟熏火燎的喧嚣的大街上,当跪在地上的小楼最终背叛了蝶衣,那一刻,留下眼泪的蝶衣心死了,因为他已经完全陷入镜中,无法自拔的他在镜内镜外失去了两个爱人:霸王项羽和爱人小楼。
这也是催人泪下的一幕,历史的改变是让人生活得更好,还是让人再一次屈服于秩序?陈凯歌在观众的泪腺中留下了别样的一问,夹杂在观众的眼角中。
看过《霸王别姬》后,一种庆幸和遗憾流落在心头,我庆幸时代赋予我的静谧,却遗憾与传奇的岁月失之交臂,听过太多的人抱怨生活的无聊,也听过太多人说看惯人生沉浮,但我想只有经历过那些痛苦与激情并存岁月的那些人,才能心安理得地说一句:惯看秋月春风罢。
历史,流金了倔强,它把心墙,深深地筑在心窝-封锁了憧憬,拒绝了安详。
时代,改变了国情,却把人性,匆匆地抛出窗外-砸碎了纯真,告别了安静。

-致张国荣
-敬《霸王别姬》。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