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健康 > 正文

福州的邹女士向FM全媒体《维权超给力》求助称,她和丈夫在一家H3健身馆办了会员卡并购买了私教课,期间一名教练将他们的会员资料和课程转至了飞驰游泳健身会所(下文简称“飞驰健身”),谁知现在飞驰健身却拒绝他们去锻炼。

据邹女士回忆,受疫情影响,从今年开始她和丈夫所在的H3健身馆就经常以装修为由闭馆。今年8月份,两人的私教提出,因为他同时在H3健身馆和飞驰健身工作,可以帮他们转移资料。

“H3的私教教练跟我们说,他们的老板要跑路了,可以去金塘的飞驰健身,所有的课程、课时都给我们转过去。”

邹女士告诉记者,当时他们的会员卡还有一年多的时效,购买的私教课也还剩下八十多节。由于担心H3健身馆会突然倒闭,两人就同意这名教练帮忙转课,但并没有签下任何协议。

“他帮我们移信息的时候给我们看了电脑记录,确实移过去了。中途我们还跟飞驰健身请过假,对方同意停课,每个月还会给我们发课程表,我就以为我们已经是飞驰健身的会员了。”

谁知今年11月份,邹女士去飞驰健身上课时,工作人员却说并没有查到她的会员信息,不能使用原来的会员卡扣费上课。

“工作人员就说之前接待我们的教练离职了,老板也更换了。我说我的资料已经输入到系统里面去了,他说那时候有两台电脑,我们输的那台是属于H3的系统,而不是飞驰健身的系统。”

邹女士说,飞驰健身的教练表示,若她在原来每节330元私教课的基础上额外缴纳35%的费用,就可以继续上课,但邹女士予以拒绝。她和丈夫尝试联系此前H3的那位教练时,得到的答复只是“帮你问一下”,此后再没收到对方任何消息。由于邹女士也没有私教的电话,记者无法联系对方就此核实。

FM全媒体记者心野随后致电飞驰健身前台求证。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要走邹女士的姓名、电话号码等信息后答复称,这次他们查询到了邹女士的会员信息。

该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会尽快与邹女士联系,核对她剩余的课时和费用。不过截至发稿时邹女士称,她仍未接到来自飞驰健身的任何电话。

《维权超给力》特约律师、福建新世通律师事务所周林律师认为,邹女士能否在飞驰健身继续上课,取决于她与转课教练之间的约定是否得到飞驰健身的认可。如果当时教练承诺的是剩余“课时”转交,那么飞驰健身就不应当涨价。

“如果是转课程,那应当认定为不能再加价,如果是转款项过去,比如说原来充5万块钱还剩4万,那把款项转到那边就要遵循新的健身房的价格。”

不过周律师也坦言,如果飞驰健身否认了邹女士办理了转课,那么按照邹女士目前提供的材料来看,证据略显不足。“如果要维权的线健身馆,要求对方承担无法正常提供健身服务的产生的违约责任。”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