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东京家族》解说文案_庶民精神的承继
——山田洋次致敬小津之《东京家族》

作者:吾爱影人

日本家庭/剧情电影《东京家族》,于2013年上映,由山田洋次导演,平松惠美子
山田洋次编剧,影片讲述了§场景一
久违的父母§
2012年5月,在濑户内海小岛上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平山周吉和老伴富子,结伴来到东京看望久未谋面的孩子们。
夫妇俩在品川站前等待前来接站的次子昌次,谁知昌次忙中出错跑去了东京站。
性急的周吉不想再等下去,于是和老伴自行打车前往在东京郊外行医的长子幸一的住所。
身为长子的幸一看起来一事无成,浑浑度日。
老婆文子终日忙活家务,准备一家人的吃穿用度,根本无暇顾及公婆的接待事项。
不久,周吉与富子顺利抵达,老两口见到久违的两名孙子,对他们的成长变化且惊且喜。
谈笑间昌次姗姗来迟,夜幕降临,久别重逢的一家人团团围坐,共进晚餐。
§场景二
奔忙的儿女§
星期天,幸一原计划带着父母还有小儿子阿勇在台场、横滨一带游玩,但是因为患者病情突然恶化,他不得不取消计划出诊。
于是富子带着有些怪癖的阿勇徜徉公园,听到年仅9岁的孙子关于未来异常理性冷静的话语,富子不自禁叹了一口气。
在此之后,夫妇俩前往女儿滋子的家中小住。
滋子当下经营着一家美容院,她终日忙碌,马不停蹄,无法腾出时间亲近父母,女婿库造则对岳父岳母敬而远之。
§场景三
次子的心声§
在滋子的拜托下,昌次答应带父母到东京各地游览一番。
虽则如此,疲惫的昌次却于观光巴士上昏昏入睡。
在帝释天参道旁边的饭馆内,原打算小酌一杯的周吉被昌次阻止,似乎这位贪好杯中之物的父亲酒品令人不敢恭维,因此早就被幸一劝说忌酒。
现如今从事舞台美术工作的昌次,当被父亲询问对未来的打算时,竟粗暴地终止了这一话题。
也许从前父亲对他过于严厉,让这对父子失去了放松交流的能力。
与此同时,滋子与幸一会面。
兄妹俩苦于各自繁忙的工作,提议各自出钱将父母安顿在横滨的酒店中。
§场景四
无宿的双亲§
地处横滨繁华区域的酒店,宽广的房间内,周吉与富子无事可做,凭栏远眺。
茫茫黑夜的另一头,巨大的摩天轮闪烁着七彩光芒,让夫妇俩想起结婚前曾一同观看的电影《第三个人》。
一夜无眠,次日一早,夫妇便决定退房。
滋子与父母在商店街聚餐,对他们当晚的住宿问题颇感为难。
而老两口似乎早就做好打算,周吉前往老乡沼田的住所,富子则来到昌次的公寓。

§场景五
安心的母亲§
许久没吃到母亲的拿手好菜了,昌次为此兴奋不已。
当夜,富子还见到儿子的女友间宫纪子。
纪子与昌次是在作为志愿者前往福岛救灾期间相遇相识的,她和善温柔的举止也令富子甚为满意。
相处时间虽然短暂,不过也许富子的心中早已将纪子当作儿媳看待。

另一边,被沼田拒绝留宿的周吉酩酊大醉,惹出了很大的麻烦。
一番忙乱过后,他总算在幸一的家中安定下来。
这时,笑容满面的富子也返回家中,可是她却突然倒地不起……。

为纪念电影大师小津安二郎逝世50周年,山田洋次翻拍了小津名作《东京物语》(更名为《东京家族》),并于2013年1月在日本公映。
这场相隔60年的“对话”,既是大师对大师的致敬,也是松竹映画前后辈导演对电影艺术的一种跨越生死的前后呼应。
    其实比较小津安二郎和山田洋次的电影血脉,不难看出一丝承继,小津在《晚春》后就逐步将视角对准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山田的电影生涯更是始终和“庶民”联系在一起,他们都偏好刻画地位低下的平民,善于在庶民的生活摹写中挖掘出生命的真谛。
因而交由山田来翻拍这部旷世名作,是一个相当合适的选择。
  

故事开始了:周吉和富子是一对来自广岛的老夫妇,三个子女都在东京生活——长子幸一经营着一家诊所,女儿滋子和丈夫一起开着发廊,小儿子昌次则在剧场打杂。
为看望孩子,他们来到东京,本想体味一下天伦之乐,谁知孩子们却因为生计而无暇顾及他们,被冷落的老人孤独地在东京过了几天,东京之旅还未结束,看似健康的富子突然中风死去,全家不得不忍着悲痛回到故乡办丧事,期间反而是最不受周吉器重的昌次和他的女友纪子让周吉体会到一丝温暖。
    虽然剧情和原作基本相同(除了《东京家族》中昌次被设定为还活着),但时代背景却迥然相异——《东京物语》的背景为日本战后的混乱时期,社会动荡不安,脆弱的老百姓经历着贫穷,缺乏安全感,传统的家长制度慢慢瓦解,长辈不再像以前那样受到重视,许许多多的家庭的格局在悄然变化。
  

新版的故事则发生在当下——东日本大地震后的2012年5月,这时的日本虽然早已走出二战低谷,大踏步进入现代化,却依然经历了重大挫折(经济“失去的20年”、空前的大地震),不过导演并未对时代多加赘述,地震除了让观众平添一份世事无常之感,对剧情也并无很大影响。
但和《东京物语》相似的是,“孝道”在当今社会也急速沦落,忙碌的城市生活给予人们金钱、欲望,也带来对生活的漠然。
“小时候滋子多孝顺啊”、“东京人都很忙啊”老夫妇发出这样的慨叹实在无奈。
  

他们的东京之旅更像是一次自我认知,来到东京后,他们仿佛与时代脱节——不识路、不会吃西餐……与子孙辈之间也存在着难以跨越的代沟,奔波的子女、叛逆的小孩,他们认识到了彼此距离所在,更体会到了老无所依的悲凉感。
  

豪华宾馆房间的那场戏里,悲凉被再次放大——落地窗外的摩天轮闪烁着耀眼的霓虹灯,象征着城市的繁华和物欲,两位老人静坐在床上回忆起从前,隔着一扇窗,却仿佛隔绝出了那个填满他们记忆的乡村,宁静祥和。
他们不属于这里,他们只是经过。
    和原版相比,《东京家族》其实要温暖许多,小津说他的作品是在展示家庭制度是如何土崩瓦解的,而山田洋次则凭借着他的喜好和理解,用了几个闪光点将电影拉回到一个相对中庸的基调。
  

首先是昌次和他的女友纪子。
原作中的昌次早亡,纪子则被设定为一个年轻寡妇,由日本映画“永远的女儿”原节子饰演,而山田洋次选择让昌次“复活”,纪子则变身为未向父母坦陈的女友,这两个重要的角色由妻夫木聪和苍井优担纲。
无论是沉默的父亲,还是温和的母亲,都分别通过善良可亲的纪子,和昌次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理解和感情的升华。
关于可爱讨喜的纪子,有一幕画面相当有趣——老家唯一单身的男老师为多看她一眼而摔倒在路边,令人忍俊不禁。
  

远在广岛的小孙女小雪亦让人难忘,当捧着骨灰的周吉对她说“奶奶现在变成这样回来了”,她痛哭流涕;当丧事结束,昌次和纪子也离开后,她捧着洗衣脸盆走到周吉身边,告诉他“脏衣服放在这里就行,我会每天按时来取”,然后便蹦蹦跳跳地和大黄狗一起跑向远处的田埂,她稚嫩的脸庞上洋溢着淳朴和天真,于我们,她就是美好的乡村愿景。
这一刻,我们知道,即使周吉“再不会去东京了”,他依然不会太过孤独。
  

值得玩味的是,中国元素在电影中出现了两次——分别在列车站和宾馆的场景里,国语作为背景被两次刻画在老夫妇的戏里。
这些细节在暗示着两位老人对东京的陌生和格格不入的同时,还暗藏着山田洋次的一份中国情怀,他和中国的独特缘分,从两岁时就开始了——沈阳、洽尔滨、长春,他的整个少年时期几乎是在中国东北度过的,这个小“彩蛋”也可以看作是对他年少馈赠的一份“还礼”。
     山田洋次Yoji
Yamada    小津安二郎Yasujiro
Ozu   桥爪功Isao
Hashizume吉行和子Kazuko
Yoshiyuki  西村雅彦Masahiko
Nishimura  夏川结衣Yui
Natsukawa   妻夫木聪Satoshi
Tsumabuki苍井优Yû
Aoi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温馨提示:鉴于部分资源来自于网络由于处理不细致难免出现广告信息,在遇到广告信息请勿相信一切广告信息,以免造成经济损失,本站所有资料均是免费分享。
部分视频苹果手机或者安卓手机无法在线观看的,凡是遇到视频加载失败的文章建议电脑访问观看,提醒大家手机不是万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