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健康 > 正文

“说心里话,所有采访发的微博、信息或者是任何视频,我都不敢看。”20岁的张美慧于减肥训练营中猝死,姑姑至今难掩悲痛。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等尸检报告出来,计划走法律程序解决问题。不过,目前却已经联系不上涉事公司。其向记者提供的朋友圈显示,事发后工作人员仍在发布视频招生,并配文“30天减脂20斤女孩出营了,完美蜕变”。

减肥热潮催生巨大市场。相比传统健身房,封闭式减肥营以“被迫自律”加持,随着肥胖率增加和身材焦虑日益加剧,“健身房+宿舍+餐厅”的减肥训练营受到市场追捧。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一些以减肥训练营为名注册的用户已获得数百万粉丝。

近日,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市场上封闭式减肥训练营因城市消费水平与住宿饮食条件不同,收费差异较大,一个月千元至万元不等,且大多一个月为周期。若低于一个周期则日收费较高,北京一些减肥训练营按日收费可达900元。

封闭式减肥训练营收费不菲,野蛮生长下伪健康、虚假宣传投诉多发,而退费难成为最突出问题,受伤也较为常见。如今,仍在退款路的倪馨告诉记者,训练营内一天有氧运动将近5个小时。

“训练最后一天,由于没有达到训练营承诺的体重,教练让我加100个波比跳。”她提出自己患有腱鞘炎后,训练改为深蹲。

张美慧将瘦身提上日程,理由很简单——体重偏重担心影响身体健康。7月15日入营,计划在哈尔滨360减肥训练营通过21天时间集中减肥。

“7月30日早上,训练营负责人杜女士给我打电话说孩子晕倒了。”听到消息,张美慧父母从家里出发,路上便接到噩耗,孩子送到医院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有人说360训练营都是广告刷出来的,我们哪知道啊,从网络上一搜说挺好的,孩子就去训练,结果去半个月就丢了性命。”张美慧姑姑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当时报名交了4500元。

“孩子20岁花季,下学期才大二。”姑姑表示,家人强忍着心痛送孩子进行了尸检,目前正在等待结果,预计要半个月以上。但他们已经找不到哈尔滨360减肥训练营方面的人员,也无法通过其他渠道取得沟通,“打电线的,支支吾吾,说什么也不了解。”

张美慧姑姑讲述,涉事机构事发当天并未停业,也一直在招生营业。记者相继采访后,公司转战,连夜把学生挪到其他地方。此后将公司名称中360去掉,更名为哈尔滨减肥训练营。

家属提供的朋友圈截图显示,“360减肥训练营杜姐”7月31日发布一条招生视频,配文称“30天减脂20斤女孩出营了,完美蜕变”。此后,再度发布宣传视频,称“来到训练营不瘦都不行,你来你也瘦。”“签约减重,科学训练”等。

张美慧姑姑告诉记者,训练营官网公布的联系人即为“360减肥训练营杜姐”,记者按照官网联系方式在微信搜索,昵称显示为“哈尔滨减肥训练营总部”,申请添加好友后未获得通过。

8月13日,新京报记者拨通训练营官网电话,接电女士称减肥训练营已经“黄了”,工作电话已变更为私人电话。记者继续询问张美慧纠纷如何解决后,其拒绝回答并挂断了电话。

记者查阅哈尔滨360减肥训练营官网看到,这是一家集减肥、塑形为一体的训练中心,训练营总占地使用面积约4万平方米,是“哈尔滨具有影响力的运动减肥专业机构”。教练团队列表共9人,擅长项目包括瑜伽、普拉提等。

而首页滚动展示的“成功案例”显示,有学员42天减30斤、72天减80斤。

新京报记者在网站、短视频等平台浏览发现,训练营招生广告并不罕见,一些以减肥训练营为名注册的用户已获得数百万粉丝。

目前,受地域、住宿等因素影响,不同机构的减肥训练营价格差异较大。新京报记者咨询了解到,减肥训练营往往以一个月为周期,若低于一个周期则日收费较高。一些二三线城市,为期一个月的减肥训练营收费可以低至2000多元,包吃住,但大部分收费在5000元以上。

记者通过网页搜索减肥训练营看到,前五条链接均为广告,其中“巅峰减重”占据第一条和第五条位置。记者向其咨询了训练营减肥情况,巅峰减重工作人员发送一条链接,其中减重案例显示,有人1120小时从440斤减至190斤,“狂减250斤,破了减肥吉尼斯纪录”。

巅峰减重工作人员介绍,北京地区是该训练营成立最早的基地之一,28天收费19800元。

一家名为减肥达人的减肥训练营工作人员介绍,对于小基数减肥,一个28天的周期大概可以减掉10到15斤,两个周期可减25-30斤。收费以北京地区为例,根据不同的住宿环境等条件,优惠后大概为9800元和15800元。根据其提供的价格表,一个周期原价最高为24800元,若训练日期少于28天,则日收费900元。

采访中,沈阳乐瘦减肥训练营客服在听完记者身高体重后,随即表示“一个月可以瘦15斤”。原价8800元,活动价一个月5800元,包吃包住。入营前需自行体检,包括血常规、尿常规、心电图、B超等。不过,当记者问及营内教练资质问题时,对方未明确答复。

8月17日,新京报记者以减肥训练营和减重训练营为关键词检索,黑猫投诉平台有40多起投诉,其中30多起涉及“巅峰减重减肥训练营”。

“200多人的训练营,一共5、6个教练,一人管几十个人。”前几天刚在东莞结束减肥训练的倪馨告诉新京报记者,她一个月前加入巅峰减重训练营进行为期28天的训练,花费5980元。一个周期下来,并没有达到训练营承诺的减重最低标准。

倪馨签约的协议中,目标承诺一项显示“在训练营期间学员的体重至少下降5%,约5.5斤。”她告诉记者,此前工作人员称可以帮她瘦身10%~15%,但“签合同时发现,根本不是销售说的10%~15%。”但由于自己本身主要目标是塑形,对方又表示会合理安排训练,倪馨和130斤重的姐姐一同加入训练营。

“教练让我加波比跳,100个。但是我入营时候就跟他说过,手腕有腱鞘炎。”倪馨称,训练最后一天,由于还没有达到训练营承诺的体重,她被教练要求加练100个“波比跳(一种需要手腕支撑的运动)”,此前,白天她已经做过100个这样的动作。

倪馨签署的服务协议显示,乙方为上海巅峰体育科技有限公司,为巅峰减重品牌及减重技术和管理体系拥有方,其中学员疾病/伤病史信息显示为“右手手腕腱鞘炎”。

“他们只愿意往后延长训练时间,或者保留(训练名额)。但我哪有那么多时间从江西到东莞,过去一个月没工作,跑这里苦行僧一样训练吃饭,连最低标准都没有达到,我不可能再抽时间花精力在这里。”倪馨认为,28天里,从饮食到运动指导,训练营都没有达到承诺的标准,但对方不同意退款。

倪馨提供的合同上,训练营权利和义务部分显示,如果在协议有效期内达不到承诺的减重目标,训练营将在协议到期之日28日内免费继续为学员提供训练营项目服务,直至达到承诺目标,若28日后依然未达到承诺目标,训练营将退还学员就本协议支付的全部费用。

“每天标好我们要吃的东西,说是有营养师专门搭配,但我们去吃饭菜单就改了。”她告诉记者,减肥训练营有专门的APP,比如早上APP写的肉炒河粉,去了发现是白馒头。肉类很少有,主要是鸡胸肉,从来没有牛肉、虾。鸡腿5块钱一个,需要自己花钱买。

“魔鬼训练”也成了倪馨口中的槽点:一天内有氧运动将近5个小时,训练最后一天被教练要求控水,起床后要空腹运动,不许喝水,跑完步称重。

她保存在手机的宣传页面写道,“入营前,我们会对学员进行系统的运动风险评估、体适能测评和医学检查,确保教练对学员的健康情况了如指掌。”倪馨入营前曾根据要求花费200元左右做体检,但训练营并未收取体检报告。自己在营内过敏,向教练反映后,对方表示让她“去网上买点药。”

体重220斤的启顺(化名)今年也报名参加了巅峰减重训练营,因为觉得只靠自己很难瘦身,计划在江苏训练两个月,费用11580元。他表示,选中这里主要是自己在网络搜索时看到排名比较靠前,但入营后发现,实际情况和宣传中的“健康减肥”不同,而是节食减肥。

“就是让你饿瘦,每天的餐食蛋白质、能量太少,每天晚上都饿得睡不着。”坚持一周后启顺选择退出,但被认定违约,经过一番投诉获得了7000元退款。

记者梳理黑猫投诉看到,有学员称,入营前巅峰减重宣传的课程内容很丰富,包括户外徒步、动感单车、游泳、篮球等活动。去了之后,跑步机上走了一整天,周围的所有人都在走跑步机。

巅峰减重隶属于上海巅峰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2005年5月10日在上海体育学院成立。官网宣传称“专注运动减肥16年,累计服务学员110000,基地数量100+”。

企查查显示上海巅峰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所属集团为巅峰减肥,成员企业36家。该公司为3起司法案件被告,其中两起涉服务合同纠纷与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原告均撤诉。

8月16日,新京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致电巅峰减重官网电话,接线工作人表示,目前训练营分为高端型与经济型两种,一个周期收费一万以上的为高端型,小班教学为主,经济型基地现有约300多人。对于网上投诉,该工作人员表示,“可能是因为一些不足,投诉避免不了。”

其中,针对入营体检问题,他表示基地对体检要求非常严格。至于训练项目基本是跑步、且不同学员之间训练没有区别的吐槽,其表示训练以中小强度的运动为主,具体根据身体基数安排课程。针对有过关节性损伤的学员会安排一对一私教,不会跟着去上团课,每天、每周课程安排都会更新。

“这边不管哪个地区,都是严格审查,每周的餐饮表都要拿出来给学员看。如果说有不一样的地方,也会追究到底。”这名工作人员称,学员用餐表会提前公开,分为三种不同类别,供不同身体情况的学员食用。

此外,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训练营内感冒发烧可以处理,其他问题要去医院。教练资质方面,多是在体育院校毕业生里直招,再统一到上海基地进行培训,考核通过后才能到基地做教练。

8月17日,记者辗转联系到专门处理投诉的巅峰减重客服,获得的答复与上述工作人员大体相同。其称退费一般在1到10个工作日到账,至于不同意退费的情况,往往因为学员不配合管理,如果没有达到承诺的减重目标可以延长训练期。对课程单一、与宣称不符的投诉,她解释称一些学员运动基础薄弱,需要通过跑步等逐步提高心肺功能后再进行高强度训练。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各大减肥训练营官网与公众号,往往宣称科学减肥,宣传页面不乏大基数减肥成功的案例。

记者了解到,国家目前对于健身行业从业者的资质尚未作出强制性要求,但市场已形成一定的共识,比较规范的健身机构会要求教练具有一些证书、资质。国家体育局等颁发的健身教练国家职业资格认证和等级健身指导员证书比较受认可,国际一些机构如NASM、ACSM、NSCA、ACE所颁发的证书也有较高认知度。

针对健身教练入职资格,记者以应聘教练的名义随机咨询了一家减肥训练营,工作人员在询问记者工作经验以及特长后,并未提出资质要求,只是希望查看形体条件。记者查阅另外一家减肥训练营的招聘页面看到,教练要求为体育学相关专业。

“许多比较胖的人希望有一个军事化管理、全封闭的这样一个状态,让自己跟着命令去运动、训练。”从事健身教练行业5年有余的肖遥曾是国家二级运动员。他表示,封闭式减肥训练营对于吃、运动、休息等管理都会很严格,但这是追求短期效果,长期的话,减脂训练营的复胖率很高。

肖遥介绍,减肥不当会对身体造成多方面风险,严重的甚至有生命危险,比如运动训练不当会导致横纹肌溶解、关节错位、肌肉损伤、腰椎、膝盖等外伤,饮食不当则会导致激素水平紊乱,出现一系列代谢疾病。此外,对于大基数减肥者,由于体重超出自身承受范围,其下身关节往往存在问题,如果一开始就做蹦跳等激烈动作,膝盖很容易受损。越快的减脂对身体来说压力越大,尤其女性,因为生理特点等原因减脂周期很长,不能保证一个月就一定能达到某个点。

2014年,刚参加完高考的沈阳17岁女孩张婉婷参加了沈阳格林豪森英派斯健身俱乐部组织的减肥夏令营。游泳训练后忽然摔倒,随后被送往医院,再也没有醒过来。公开报道称,涉事健身俱乐部5名接受讯问的工作人员中,仅一人持有教练员证书,其他4人均不具备教练员资格,也不具备医疗急救技能。而在训练营中给学员们做教练的李某,因没有资质,实际上是以泳池保洁员的身份录用。

2015年8月,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认定,涉事俱乐部未对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张婉婷尽到教育和管理职责,应承担主要赔偿责任。法院一审判决被告沈阳格林豪森英派斯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给付原告死亡赔偿金与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48.4万余元。

如今,圆子(化名)在杭州蜕变减肥训练营的退费纠纷仍未解决,训练营已经倒闭。“没有人联系我们,老板也不回复,教练也都辞职了。”

去年9月,在抖音看到这家训练营的训练视频后,圆子报名加入了为期20多天的训练,收费4600元。几天训练里,她感到全身酸痛,浑身无力,还从跑步机上摔了下来。

“医生说由于不合理的剧烈运动,造成关节积液,需要卧床休养,不能走动。”训练6天后,她没有像营销人员承诺的一样瘦下来,选择退出。教练说要加强训练强度,并且少吃。“我每天已经不吃米饭,晚饭不吃。如果靠节食来达到减重效果,为什么要到训练营呢?而且这与训练营所说的合理减肥不符合。”

圆子告诉记者,她入营的时候没有体检,训练营只给学员量了身高体重,营内也没有设置医务室。

“宣传说酒店式住宿,带游泳池,去了都没有。”有学员告诉记者,她交了12000元计划训练两个月,说好的包吃包住,入营后电费也是自己出。几天后,她因家中有事请假,虽然签署了保留课程的协议,但在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她和其他学员发现春节过后训练营已人去楼空。

记者查询看到,杭州蜕变减肥训练营注册公司为杭州共享众厨餐饮有限公司,目前其备案网站蜕变减重官网已无法打开。该公司于2018年6月成立,3年内曾3次变更法定代表人,2021年4月21日,法定代表人由陈蝶衣变更为张冬。多名学员出示的转账凭证显示,课程款收款人为“*蝶衣”。

记者采访时,杭州蜕变减肥训练营退费群中,像圆子一样的学员,还有36人坚持维权。有人尚有半个月的课程没有结束,有的则是几个月,金额少则两三千,多则上万。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