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冬眠》解说文案_冬眠:静默表象下的湍流

作者:吾爱影人

土耳其|

法国|

德国剧情电影《冬眠》,于2014年上映,由努里·比格·锡兰导演,EbruYapici
努里·比格·锡兰
编剧,影片讲述了《冬眠》讲述了退休演员艾登的生活,他在安纳托利亚中部经营着一家小旅馆,和年轻妻子尼哈尔生活在一起,但他们的感情已经不复当初。
他的妹妹则沉浸在离婚不久的痛苦之中。
随着冬天的到来,白雪覆盖大地,旅店成为他们的庇护所,同时也成了一座舞台,上演出各种悲欢离合……。

有一些电影,它的存在不是为了用流光溢彩的画面和曲折动人的情节来取悦观众,也不是为了强硬的向你灌输它的电影中隐喻的意识形态,而是为了向你展现一种有别于平常生活然而又是那么接近于现实生活的人类状态。
曾经有过20多年舞台生涯的退休演员艾登在安纳托利亚开设有一家自己的旅馆。
某天,艾登和他的司机陶菲克开车经过某地,被一个小孩用石块砸碎了车窗玻璃,而这个小孩,正是自己的租户——哈姆迪的弟弟的儿子。
陶菲克与哈姆迪的弟弟(伊斯迈尔)因为他的儿子打碎了车窗玻璃这件事发生了争执,俩人差点动起手,是哈姆迪及时赶来化解了矛盾。
翌日,哈姆迪领着自己的小侄子特地到艾登先生家道歉,孩子却突然昏了过去。
艾登在一家大报纸写专栏,此刻的他要编写一部《土耳其戏剧史》,然而,与妹妹的沟通不良和与年轻妻子的互不理解导致他无心写作,艾登决定搬到伊斯坦布尔。
实际上,他并没有去伊斯坦布尔,而是借住在邻村好友——农场主舒阿伟家。
与好友谈了一阵,艾登决定还是搬回了家住,因为他的内心仍然放不下妻子。
妻子尼哈尔擅自去了伊斯迈尔家,了解到伊斯迈尔生活拮据,她本来放下了一笔数目可观的钱财,却被伊斯迈尔扔进了火堆。
同时,艾登的《土耳其戏剧史》也开始酝酿起来,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平静,大雪中的土耳其山谷静默如初…..3个多小时的电影里,镜头审慎,安稳,而又节制的跟随剧情平静的游走。
天气寒冷,光线晦暗,空间狭小,在这样一个静默的冬日氛围中,上演着一幕幕人与自身,人与家庭,人与社会的相互龃龉的故事。
艾登的自私与冷漠充分表现在他与妹妹的三次对谈中,他总是那样,以绝对主导的地位坐在书桌前,也是画面的前景处,而妹妹则坐在后景处的沙发里,一只昏暗的落地灯照着她。
艾登背对着妹妹,俩人激烈的交锋开始了。
他们论辩的焦点是:“对邪恶不抵抗会怎样?”这种枯燥的,近于宣教意味的交谈饱含着哲学的思辨性与对社会问题的洞见,论辩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吃早饭时。
艾登先生在与妹妹的论辩中不忘摆出他的观点:“伊斯兰教是文化和高度文明的产物。
”而妹妹对宗教却嗤之以鼻,俩人在世界观,价值观方面的巨大差异导致的不和谐让妹妹心力交瘁,最终走出了房间。
艾登与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年轻妻子因为募捐的事情闹到近于离婚的地步。
在昏暗的灯光下,艾登的妻子尼哈尔流着泪“控诉”丈夫的冷漠和不可理喻,艾登耐心的倾听并恰当的予以回击,这对夫妻亲密的关系似乎已渐行渐远。
电影中,大段大段的对话及独白难免让人厌烦,如果静下心来,会发现这些对话中隐藏的深刻的社会意义及人生命题,它们犹如静默的水面下的急速的湍流,在波平浪静的日子里掀起不大不小的波澜。
音乐——在这里,已化为最简。
在我们的耳畔,伴随着阵阵若有似无的风声,钢琴单薄却充满思想的音符在恰当时分一滴一滴弹奏出来,仿若主人公内心的细微的声音。
横卧在山谷间的具有异域风情的小旅馆,装潢古色古香的书房,大雪覆盖下的绵延数里的铁轨,艾登先生那一头被雪沾湿的银色发丝,都为这个平淡而温馨的故事,增加了贴合感极强的背景元素。
在这样静默到唯美的画面里,电影的故事已经下降到第二层面,单单是这些极富中东地区特色的陪衬物,足以将我们再次拉回到屏幕前,体会那别样的民族性格。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温馨提示:鉴于部分资源来自于网络由于处理不细致难免出现广告信息,在遇到广告信息请勿相信一切广告信息,以免造成经济损失,本站所有资料均是免费分享。
部分视频苹果手机或者安卓手机无法在线观看的,凡是遇到视频加载失败的文章建议电脑访问观看,提醒大家手机不是万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