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底特律》解说文案_底特律:怎样走进一场错综复杂的骚乱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犯罪/剧情/历史电影《底特律》,于2017年上映,由凯瑟琳·毕格罗导演,马克·鲍尔编剧,影片讲述了影片聚焦1967年的底特律骚乱,又被称为“第十二街骚乱”,发生于美国密歇根州底特律,开始于1967年7月23日星期日早晨。
当地警方扫荡了一间位于第十二街和克莱尔蒙特街交界的无牌照酒吧,支持者及旁观市民与警方发生冲突,并进一步演变成美国历史上最多人死亡的暴动事件之一。
当时的密歇根州州长乔治·罗姆尼为尽快平息暴乱,下令州国民警卫队进入底特律,并要求总统约翰逊派遣陆军入城。
结果数千名黑人冲破上万军警包围,导致43人死亡,467人受伤,超过7200人被捕,以及超过2000座建筑物受破坏,震惊全美。

颁奖季到了,有些早热的电影往往早早偃旗息鼓,这就是常言的“大热必死”。
像《敦刻尔克》,暑假档就上映,在话题榜上持续了好一阵子,但到了颁奖季,声音却小了不少。
反倒是拖到最后时刻才上映的《三个广告牌》《水形物语》《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等后来至上,抢占了话题榜。
《底特律》也有这样的尴尬,早早在暑假档就上映,而且早早显出了强劲的奥斯卡相,结果到了颁奖季声势愈下,动静越来越小,都不怎么受关注了,实在是可惜! 《底特律》的导演凯瑟琳·毕格罗是一位非典型女性,身为史上第一位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的女人,她的身体里藏着一个彪悍的男人,就像她的前夫詹姆斯·卡梅隆一样,她的作品中充满了男性荷尔蒙,不像其他女导演采用惯常的小清新手法去拍电影,而是主攻那种粗粝的豪迈的阳刚气质的作品。
尤其是《拆弹部队》以来,《猎杀本拉登》乃至《底特律》,都几乎看不出太多女性电影的影子,不说导演是女性,都压根不会联想到这些片居然是女性执导的电影。
  影片围绕1967年底特律骚乱展开。
对于这起骚乱,目前网上的资料并不详尽。
概括一下其影响的话,如下: 1967年7月23日-7月28日期间,底特律市发生了“南北战争以后最大规模的国内暴乱”(亨利·福特语),将底特律从繁荣巅峰推向了下坡路。
那一年黑人暴乱席卷美国32州114座城市,底特律暴乱则是其顶峰,时任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为此被迫出兵五千入城镇压,死亡43人,476人受伤(有记录的),7200人被捕,全市到处纵火,11天内火警多达1600起,超过2000座建筑物受破坏,第十二街的十八个街区和大河路的3英里内化为焦土,三大汽车业巨头全部停工停产,白人中产阶级由此开始大规模逃离,市区人口锐减,并形成了“暴乱——居民外迁——税基萎缩/服务业受创——生活便利性降低——居民加速外迁”的恶性循环。
由此造成的结果是,美国制造业国际竞争力下降,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在与日本、欧洲厂商乃至新兴韩国厂商的较量中节节败退20余年,进一步加剧了底特律的衰败。
 再详细一点,是1967年7月23日早上,当地警方扫荡了一间位于第十二街和克莱尔蒙特街交界的无牌照酒吧,(《底特律》中这间酒吧叫盲猪酒吧--"Blind
Pig",)将酒吧中聚会的人全部赶上警车带走,实际上这些人并没有干什么非法勾当。
当时,无证经营是比较严重的违法行为,警察的执法看起来是正常的合法的。
但警察的作为,还是周边围观的吃瓜群众不干了,因为多年来的暴力执法和种族歧视让吃瓜群众忍受的太久了,这正好提供了一个契机,于是就爆发了。
他们开始对着警察嚷嚷,但警方不为所动。
吃瓜群众嚷嚷来嚷嚷去,然后就将心中的不忿开始发泄,并动用了石块、砖头和酒瓶等。
当警察推开人群离开后,聚在一起的吃瓜群众们还没有发泄够,不知是谁,将心头之火泄向了周边的建筑物,第一块橱窗被打破了。
   “破窗理论”在这里得到充分发挥,一旦有了第一个砸橱窗,接下来就开始了抢劫。
打砸抢本来就是连在一起的,而第一起抢劫一旦发生,就迅速蔓延。
于是第十二街区整个就陷入了巨大的骚乱之中,被砸的不仅是白人开的门店,黑人开的店也照样被砸。
然后,警方开始镇压,于是事情越来越大,终于演变成了一场巨大的灾难。
底特律所在密歇根州州政府在完全不考虑黑人要求平等民权意愿的情况下,发动了军事级别的镇压行动。
有多高的军事级别呢?州政府不仅派驻了国民卫队,更请求联邦政府出动了美国陆军的两只王牌军,第101空降师和第82空降师——这阵仗,创下了美军所有镇压城市骚乱的纪录。
 其实,这样的骚乱国内也有。
典型如2008年6月份28日发生在贵州的“瓮安事件”。
原本是一名初二女生的溺水事故,结果因为对死因鉴定结果的不满,吃瓜群众迅速聚集起来,连续冲击政府机关,结果导致瓮安县委、县政府和瓮安县公安局、财政局被烧毁,以及一百多名公安民警被打伤的严重后果。
最终,打砸抢的人被抓了一大批。
而政府方面,时任瓮安县委书记王勤,县委副书记、县长王海平等也被撤销党内职务,形成了一个多输的局面。
后来,“瓮安事件”被《瞭望新闻周刊》认为无论从事件参与人数、持续时间、冲突剧烈程度、造成的影响看,都是近年来中国群体性事件的“标本性事件”。
于此类似的,还有发生在2008年同年的云南“孟连事件”,2011年广东的“乌坎事件”,2015年甘肃的“永昌事件”等等。
可惜的是,我们没有被拍成影片,甚至连报道都是不全的。
  
 而《底特律》,就充分展现了“第十二街区骚乱”。
不过,好莱坞的叙事方式,优点在于重视细节,会找一个合适的角度,带着观众走入当时的历史之中。
而不是宏观叙事,这一套我大天朝比较擅长。
《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建国大业》《建党伟业》《建军大业》等重金打造的大片,看完后,你仍然不记得历史是如何完成,只有零星的散乱的片断。
 凯瑟琳·毕格罗的工作,就是通过《底特律》,让人既从宏观又从微观上,走进那场骚乱之中。
整部影片,大致采用了三段式的结构。
第一部分,是宏观的视角,从盲猪酒吧开始,展示整场骚乱造成的混乱局面,以伪纪录片的形式全景式展示骚乱带来的触目惊心的场面。
随后镜头一转,第二部分则讲了一个整场骚乱中的一个具体事件,即阿尔及尔汽车旅馆“Algiers
Motel”内发生的详情,再然后进入第三部分,是法庭审判阿尔及尔旅馆事件的情况。
   影片前两部分都格外精彩。
第一部分中,开头就是盲猪酒吧事件。
事发当晚,酒吧里共82人,他们之所以聚在为了向两位越战老兵的退役搞庆祝。
庆祝是正常的庆祝,酒吧无证经营,其实跟这些聚会的人没有关系,只跟老板有关系,但警方却不顾青红皂白的将所有人都抓了起来。
于是,骚乱就此引发。
 在片头时,凯瑟琳·毕格罗也讲出了更多底特律存在种族根源。
原本,美国黑人更多地在南方的种植场,但一战后北方工业大发展,尤其是福特创造的流水化作业,吸引了大批南方黑人涌入北方,涌入底特律。
而黑人平权运动是二战后的事情。
一战后进入底特律的黑人们,被集中安置在了城市的边缘,集中于第十二街区。
不要以为十二街区是一条街道,人家是一个街区。
就像天津的五大道,也不是一条排名第五的大道,而是一个街区的名字,方圆很大,包括横横竖竖多条街。
就像天通苑不是一个苑,而是有几十万人居住的一个庞大的郊区街市。
第十二街区里住的大部分是黑人,但管理他们的却是白人,连巡逻警也是主要由白人组成。
在种族歧视尚未得到根本改变之前,这些高高在上的白人们对于黑人的态度,可想而知,就跟天朝的城管管理小摊小贩的手段差不多,而且更甚。
盲猪酒吧引发的骚乱其实是早晚的事。
   想想国内,各地都在建大学城。
论政绩,一旦建成,是挺好看的,把一块原本是荒郊野岭的地方一下子建成了一个整体上由高素质人群组成的大社区。
这一功能区的建立,方便了不同学校之间的沟通,方便了城市的管理,看起来挺不错。
但是,从更长远的角度看,可能潜藏着不利的一面。
现在是和平时期,万一以后到了非和平时期,大学城将极有可能变成一个火药桶。
要知道学生是一个满怀理想主义的群体,也是一个极易被煽动起来的群体,很容易团结在一起,走向街头搞活动。
分散的学校还好一点,而大学城则大大方便了学生们更好地串联起来搞事,那时候可不是闹着玩的。
而且大学城一旦被学生控制起来,很容易变成一个独立堡垒,外界的人想冲进去都困难。
这一点,与底特律第十二街区的黑人居住区的功效差不多,最初搞黑人区也是方便管理嘛。
 我们跳开《底特律》中第一部分,进入第二部分讲故事细节的部分。
凯瑟琳·毕格罗重点讲述的阿尔及尔旅馆事件,就像盲猪酒吧一样,由不起眼的小事,结果变成了不可逆转的恶性事件。
   整个故事的主角围绕一支名为Dramatics的乐队成员展开。
要知道底特律不仅是汽车城,同时也是著名的音乐城。
Dramatics是一个年轻的组合,当时相当有潜质。
在事发当晚,乐队成员正要参加一次重要的试演,却因骚乱的爆发而不得不中止。
结果在离开的途中,5人组成的乐队成员被冲散了。
主唱Larry与伴唱Fred因局势太乱,无法回家,不得不找了家宾馆入驻,为了省钱,他们住进了阿尔及尔汽车旅馆,结果就悲剧了。
 那天晚上,在阿尔及尔旅馆里,还住着两位来自西北的白人女孩,除她们外其他人都是黑人。
骚乱期间,底特律实行禁宵政策,晚上警察与国民卫队在到处巡逻。
结果宾馆里住的几个家伙,源于游戏的心态,想戏弄一把窗外的执法者,就拿了一把发令枪,对着窗外哐哐开了几枪。
结果这下惹大了,枪声让警察们以为遇到了狙击手,就包围了旅馆,想要查出到底是谁开枪。
  警察刚一冲进来旅馆,就看到了正在奔跑中惊慌失措的打发令枪的那哥们Carl(《泥土之界》的主演那个),直接对其开枪,当场就毙掉了他。
带有严重种族歧视的警察们,还在Carl身边放了一把匕首,制造了他想攻击警察的假象。
   在轮番审讯Larry等人时,警察们采用了非常规手段。
比如恐吓,他们首先声称要枪毙某人,于是将某人单独拉倒一个房间里,然后放一声空枪。
然后让这家伙待在那里不许动,警察则出去宣告已经击毙了他,以此恐吓其他人赶紧招。
这种审讯的游戏,是警察常玩的把戏,但需要警察之间默契的配合。
而一旦配合出现差错,就会玩大。
  毕竟,当晚旅馆里没有真枪,警察们想查一个不存在的凶器,实在是查不出来的。
但警察认为是这些人不老实,于是恐吓游戏就继续玩下去。
当值警长让其中一位新手警察也拉一个小黑去房间里,也去“枪毙”一下时。
警长的意思是,放下空枪,吓唬一下。
结果这新手警察不知道游戏规则,以为这是给他安排的任务,当真了,进屋后真的枪毙了那个倒霉的黑鬼,一点理由都没有。
这下事情闹大了!警察们一看玩崩了,连枪也不查了,打算赶紧闪人。
他们对黑人一个一个打招呼,让他们不要胡说八道,就当今晚的事没有发生。
结果Dramatics乐队的Fred实在太老实了,警察教他的话他学不会,非要说实话,于是警长也直接强杀了他。
就这样,阿尔及尔宾馆里一夜之间死了三位黑人。
   事情严重,盖子当然盖不住。
事发当晚的三位白人警察都被送上了法庭。
影片由此进入了第三阶段,这一阶段,相对较平淡,可看性较差,只有结果是让人气愤的。
最终,三位警察的行为被判定是合理执法范畴,然后被当庭判决无罪释放。
仅仅是,他们失去了警察的工作而已。
这一判决,非常不公允,也让人无奈,因为这就是现实。
整部电影,其实都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
   最终,原本前程似锦的Larry无心再去迎合市场,选择退出了Dramatics乐队,尽管他十足具有天分,还是乐队的主唱,他选择了进入本地的教会唱诗班,去做一个普通的唱诗班领班,而Dramatics乐队后来大红大紫都不再与他有关系,而原本他作为主唱应该是最红的那位。
可惜,历史不能重复。
   骚乱带来的伤害,再无无法恢复,包括底特律,也没能再恢复自己的元气,直到2013年,整个政府都宣布了破产。
被接管了两年后才算恢复。
 整个底特律骚乱,给整个城市带来的伤害都更大。
但凯瑟琳·毕格罗“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还是让人品出了整个骚乱的凶狠与离乱状态。
整个影片,从大到小,从宏观到微观,对整个骚乱的展现都富有层次感,算得上一部教科书一般的影片。
演员的表现,也格外亮眼。
尤其是饰演警察的威尔·保尔特,作为反一号,简直形神兼具,活脱脱一个流氓警察再世。
但颁奖季里却没有获得什么提名,成为一颗大遗珠。
   不过,说到了影片如同教科书,同时也意味着工整。
《底特律》的缺点就在于过于工整,以至于到了颁奖季不得不让位于情绪上更加饱满的《三个广告牌》《水形物语》,乃至于《请你的名字呼唤我》等片。
这一点,也只能徒呼奈何。
你做到了100分,别人却做到了120分,最终你就只能摇摇头,徒呼时运不济。
要是换个其他年份,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呢。
可惜!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温馨提示:鉴于部分资源来自于网络由于处理不细致难免出现广告信息,在遇到广告信息请勿相信一切广告信息,以免造成经济损失,本站所有资料均是免费分享。
部分视频苹果手机或者安卓手机无法在线观看的,凡是遇到视频加载失败的文章建议电脑访问观看,提醒大家手机不是万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