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低俗喜剧》解说文案_本是江郎才尽,何须道德文章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香港喜剧电影《低俗喜剧》,于2012年上映,由彭浩翔导演,彭浩翔
林超荣
编剧,影片讲述了电影监制杜惠彰,在电影圈混了多年仍是寂寂无名,“捞极唔掂”的他莫讲话要有资金开拍新片,甚至连付给大律师前妻的赡养费都要一拖再拖。
前妻鄙视他,但难得乖女仍当他是偶像,更说希望能在电视上看到他接受访问。
为了达成女儿愿望,杜惠彰势要开拍新戏来个谷底反弹!  经好友雷永成介绍下,杜惠彰结识内地投资人暴龙,他是广西黑社会老大,最爱吃野味及有另类性癖好。
杜与雷为了得到开拍新电影的机会,为电影作出最终极最壮烈牺牲……最后他们得到暴龙的鼎力投资,但暴龙指定找其儿时偶像邵音音,复出重拍经典春宫片,更命名为《官人我又要》。
  杜惠彰排除万难邀得邵音音复出,以及因拍摄3D三级片而患上“人体爆炸恐惧症”的叶山豪担任男主角,更有出名口技了得的“爆炸嘴”?模徐家欣瞓身演出。
可惜导演黑仔达死性不改,例牌临时改剧本,不但令制作严重超支,更令谈好了的安全套赞助见财化水!  所谓祸不单行,此时暴龙提出一个无理要求、杜被助理Quin告他性骚扰、叶山豪“人体爆炸恐惧症”复发辞演、杜又因拖欠赡养费而被前妻禁止见女儿……几经辛苦把电影拍成,却因暴龙不满而下令烧片,杜面对如此严峻兼疯癫的形势,究竟如何收拾?而他到底又会为电影作出如何壮烈的牺牲呢……。

彭浩翔似乎一开始就料到《低俗喜剧》会引发争议,所以,电影开篇就把“本片不只‘家长指引’而是‘家长指责’”挂在嘴上。
不过即使这样,影片诱发的论争恐怕还是超过了预想,特别是在贾选凝一篇从道德与意识形态角度批判本片的文章在香港获奖之后,黄秋生也不甘寂寞加入论战,一时间好不热闹。
今天终于将这部争议之作看完,倒没有想象中的惊世骇俗,只是因平庸生添了几分失望。
回头再看看那场论战,虽然硝烟已散,咱却也够格说上两句了。
先说道德批判。
从之前的批评来看,《低俗喜剧》的道德罪名大约有以下几项:对大陆人的恶意丑化;消费、歧视女性;故作低俗。
咱们一项一项来看。
先说丑化大陆人。
这个应该是指片中郑中基扮演的大陆黑社会老大暴龙的所作所为。
在片中,暴龙不仅对影片拍摄横加干涉,还让主角吃各种吊诡食物,甚至令人瞠目结舌地抱有兽交情结,不仅自己玩还逼迫主角与爱骡当众苟且!兽交桥段港片中不是没有,黄精甫的《江湖》中,陈冠希的角色就被迫与狗交媾。
但那段是为了渲染江湖的险恶与暴戾,而片中的暴龙老板可是“动了真感情”,不仅是向主角彰显权势,自己更是乐在其中。
这么一听,彭浩翔还真是其心可诛,对大陆人的描绘如此不堪!但循着故事模型仔细一看,暴龙不过是无数“讲述电影人自己的故事”的影片中恶魔投资方的又一次演绎,只是这次尺度更大,而身份恰好是个大陆人。
这倒也合乎现状——对于相当一部分香港导演而言,本港早就没了资源,金主都在大陆。
大陆投资人中不乏一些“先富起来”、不懂电影却又爱指手划脚的暴发户,于是平日对老板的怨忿与不屑,此时恰可通过这一手宣泄出来。
但是,事情真的那么简单吗?不妨看看近一年来港人对大陆的负面情绪,和本片红火的票房。
其实,这一设置是借故事模型里的反面角色之壳,注入迎合香港大众厌陆情绪的魂儿,目的还是为了投机捞一笔。
就其实际效果而言,至少观影过程中,作为一个近期对香港印象并不太好(特别是奶粉法案出台后)的大陆人,我倒真没觉得多么被冒犯。
毕竟只是调笑,郑中基夸张而漫画式的演绎方式更明确了这只是艺术形象的存在。
更何况暴龙的戏份再重口,也不算太多。
我又不是某些“儿子骂爹”的香港人,更不是时刻准备着“被伤害感情的中国人民”,干吗非揣着一颗玻璃心代入?或许我的感觉不能代表其他人,但彭浩翔总还要在大陆发展的,看看他下一部合拍片是否有大陆公司投资就是了。
论代入,他的大陆投资人比谁都有资格谈。
再说性别歧视。
粗口上的歧视放到下一个单元再说,咱们看情节。
被认为可能歧视女性的情节大约有两处:一处是主角与女助理的性骚扰风波;一处是主角和爆炸糖的关系。
前者片中已经处理成文化冲突产生的误会,主角与杨千嬅饰演的调查员一场,好好地讽刺了性别歧视的政治正确,与其说这是歧视女性,不如说是对这项指控的反讽——除了意图革命推翻男权话语暴政的极度女权主义者,我想没人会对这段有异议吧。
后者有它的问题,陈静因为演出这个角色拿到金像奖简直不可思议。
但这充其量只能说是以欣赏的态度表现业内潜规则,消费女性这个帽子太大了,它担当不起。
影片有没有性别歧视、消费女性?若按照严格意义上来讲,片中每提到一句关于女性或女性身体的粗口,并且因此让观众感到爽快,就可以这么说。
但与其把矛头对准这部电影,还是请女权主义者继续与这个罪恶、自私、贪婪、暴力的男权世界作战吧,走好不送。
最后是低俗。
这恐怕才是本作万恶之源,一切罪名的肇始。
诚然,本作格调之低下,令人无从辩护,这就是一部低俗、无聊、充满下流桥段、毫无悔改之心的”坏“电影!来人哪!尽烧本片胶片,令其永不超生!是!诶?等等等等,是谁规定了电影必须真善美?这——电影中弘扬真善美才是它的意义所在。
得了吧,观众可不听你说这个,你从007中看到了怎样的真实?你从《杀死比尔vol.1》中看到怎样的善意?你从《疯狂店员》中看到怎样的美感?《低俗喜剧》肯定是部糟糕的电影,但若说它败坏道德,乃至亵渎电影,呵呵,这就像给一个女厕偷窥者冠以”穷凶极恶“的罪名一样,就它瘦弱的脖颈,撑得起这么大的帽子吗?那么,你要将它无罪开释?恰恰相反,在扫清了这些道德评判的藩篱后,我的炮口要调转回去了。
《低俗喜剧》是一部平庸到无可救药的电影。
要扮演一部”坏“电影的角色并不比做好电影容易。
看看《东京残酷警察》,将常规的逻辑和世人的评判都扔到一边去吧,狠狠地卖弄你不为人知的恶趣味。
又或者,你还不舍于世间的温情,总是想浪子回头,也行,那得让人看到你邋遢外表下一张宋玉潘安的颜——胚子要好。
可惜,一如《维多利亚一号》中沉浸在血液与人体器官内不知所云的社会批判,彭浩翔始终在首鼠两端,结果裤子脱掉了,才发现忘了卸下无名指上的婚戒。
从一部”坏“电影的角度来看,此片连《维多利亚一号》中尚可一提的死亡场景设计与特效这样的亮点都找不到,一个”干骡子“的噱头,居然从头撑到尾。
拜托!人家都能把这事儿当成本公司logo了,你还大惊小怪个啥?唯一可见彭浩翔旧颜的段子也就爆炸糖的新游戏和詹瑞文的防空新政,似可与《AV》中的争端解决机一比,但笑果要差很多,放在片中更是生搬硬套。
除此之外,更是乏善可陈,连捡肥皂这种自《肖申克的救赎》起就为人熟知的老梗儿翻炒,实在是倒人胃口——口味越重,越是接受不能。
不要说他下降到王晶的水平,王晶状态好时,行活也是相当能拿得出手的,绝不会如此草率。
”我以前無得揀,我而家想做好人。
“做好人也不是没有机会和可能。
以本作的主题、故事模式,最为接近的莫过于《色情男女》,看看人家是怎么处理的?咸湿程度远较本作为过,但进退自如,至少在它的故事框架内,将大主题的渲染和单个角色的充实都发挥到位。
而《低俗喜剧》怎样?全片主线是拍电影,起了个劲爆的头便落入温吞水,后面更是不负责地一睡三个月了事,断片的危机也只草草收尾。
比主线更惨的是感情线。
与女儿的感情线毫无说服力,在给前妻电话留言后,理当相应出现的努力环节完全不见,只是最后补一场算是个交代。
与爆炸糖的爱情线更是既弱势又弱智,女方角色几无个性,完全顺从,主角更是头脑简单幼稚到令人无法相信,上一秒还是江湖险恶,下一秒就”我笑着对你说,童话里从来不骗人“,你蒙谁呢?!唯一稍有掌控迹象的是礼堂讲座这条现时叙述线,但开场积累起的戏剧张力也在后面的东扯西拉中丧失殆尽。
可以说,编剧出身的彭浩翔居然写出这样一个剧本,绝对是个耻辱。
就这样一部实际两头不搭十三不靠的电影,几乎完全靠着噱头上位,只能讲现在这个彭浩翔已经变了,不管是《大丈夫》中花样百出的戏仿,还是《出埃及记》里港片罕见的冷静与大气,完全看不到。
更遑论所谓的”香港味“。
且不说”香港味“根本不能跟迎合对等,就是俚俗调侃自玩high,你也没玩出什么花样啊?说白了,活儿不行,就算你”把自己褶起来“,拿”粗口“、”影人自道“这样的爆破糖含一含,还是硬不起来啊!那么高的起点,那么热的人气,是要靠有水准的作品维护的,要再来几部《低俗喜剧》,恐怕当初你的粉丝听到你的名字”立刻就勃不起来了“。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要讲,不要把手艺问题上纲上线,正是活儿不行,才会让问题那么显眼。
我不喜欢这部电影,但我更讨厌道德评判的态度。
这种批评方式与《泰囧》、《北西》被说成”忽略了人民的长远利益“没有本质区别。
就电影论电影,只希望彭浩翔不要再浪费他的才华了,早日从这次的断片阴影中走出来。
呵呵。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温馨提示:鉴于部分资源来自于网络由于处理不细致难免出现广告信息,在遇到广告信息请勿相信一切广告信息,以免造成经济损失,本站所有资料均是免费分享。
部分视频苹果手机或者安卓手机无法在线观看的,凡是遇到视频加载失败的文章建议电脑访问观看,提醒大家手机不是万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