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东京家族》解说文案_从《东京家族》窥视现代日本人的生活状态

作者:吾爱影人

日本家庭/剧情电影《东京家族》,于2013年上映,由山田洋次导演,平松惠美子
山田洋次编剧,影片讲述了§场景一
久违的父母§
2012年5月,在濑户内海小岛上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平山周吉和老伴富子,结伴来到东京看望久未谋面的孩子们。
夫妇俩在品川站前等待前来接站的次子昌次,谁知昌次忙中出错跑去了东京站。
性急的周吉不想再等下去,于是和老伴自行打车前往在东京郊外行医的长子幸一的住所。
身为长子的幸一看起来一事无成,浑浑度日。
老婆文子终日忙活家务,准备一家人的吃穿用度,根本无暇顾及公婆的接待事项。
不久,周吉与富子顺利抵达,老两口见到久违的两名孙子,对他们的成长变化且惊且喜。
谈笑间昌次姗姗来迟,夜幕降临,久别重逢的一家人团团围坐,共进晚餐。
§场景二
奔忙的儿女§
星期天,幸一原计划带着父母还有小儿子阿勇在台场、横滨一带游玩,但是因为患者病情突然恶化,他不得不取消计划出诊。
于是富子带着有些怪癖的阿勇徜徉公园,听到年仅9岁的孙子关于未来异常理性冷静的话语,富子不自禁叹了一口气。
在此之后,夫妇俩前往女儿滋子的家中小住。
滋子当下经营着一家美容院,她终日忙碌,马不停蹄,无法腾出时间亲近父母,女婿库造则对岳父岳母敬而远之。
§场景三
次子的心声§
在滋子的拜托下,昌次答应带父母到东京各地游览一番。
虽则如此,疲惫的昌次却于观光巴士上昏昏入睡。
在帝释天参道旁边的饭馆内,原打算小酌一杯的周吉被昌次阻止,似乎这位贪好杯中之物的父亲酒品令人不敢恭维,因此早就被幸一劝说忌酒。
现如今从事舞台美术工作的昌次,当被父亲询问对未来的打算时,竟粗暴地终止了这一话题。
也许从前父亲对他过于严厉,让这对父子失去了放松交流的能力。
与此同时,滋子与幸一会面。
兄妹俩苦于各自繁忙的工作,提议各自出钱将父母安顿在横滨的酒店中。
§场景四
无宿的双亲§
地处横滨繁华区域的酒店,宽广的房间内,周吉与富子无事可做,凭栏远眺。
茫茫黑夜的另一头,巨大的摩天轮闪烁着七彩光芒,让夫妇俩想起结婚前曾一同观看的电影《第三个人》。
一夜无眠,次日一早,夫妇便决定退房。
滋子与父母在商店街聚餐,对他们当晚的住宿问题颇感为难。
而老两口似乎早就做好打算,周吉前往老乡沼田的住所,富子则来到昌次的公寓。

§场景五
安心的母亲§
许久没吃到母亲的拿手好菜了,昌次为此兴奋不已。
当夜,富子还见到儿子的女友间宫纪子。
纪子与昌次是在作为志愿者前往福岛救灾期间相遇相识的,她和善温柔的举止也令富子甚为满意。
相处时间虽然短暂,不过也许富子的心中早已将纪子当作儿媳看待。

另一边,被沼田拒绝留宿的周吉酩酊大醉,惹出了很大的麻烦。
一番忙乱过后,他总算在幸一的家中安定下来。
这时,笑容满面的富子也返回家中,可是她却突然倒地不起……。

很遗憾,这部《东京家族》居然是我看过的唯一一部山田洋次导演的作品,这位从未被称为大师的导演,却在日本创造了很多辉煌和奇迹,最被大家熟知的,恐怕就是那部曾经入围过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黄昏清兵卫》。
落笔前查了一些资料,山田的电影中总是带有一种小市民的调子,他对下层平民的关注也让他赢得了不少赞誉。
这部《东京家族》翻拍自小津安二郎《东京物语》的作品,讲述的是老夫妻到东京看望已成年的子女的故事,细致描绘了家族间感情的羁绊与丧失,家人间共处,年华老去和死亡等一系列问题。
原作是拍摄于60年前的一部黑白片,一直很少触碰黑白片,一直担心自己对黑白片的鉴赏能力不足,会在心里对大师们产生误会,所以很少去触碰那些经典的黑白片,反倒是这些翻拍的作品,频频拿来品味。
这些经过导演们二次加工并打上个人印记的翻拍作品,每次看起来都是津津有味。
日本电影的节奏从来都是异常的缓慢,跟现代日本快速的生活节奏有很大的反差,一些不喜欢日本电影的观众总是很难适应这种节奏,也许正是因为日本人对生活细节的忽略,让日本的电影工作者,更愿意把焦点投射到下层百姓生活的琐事,并且不厌其烦,达到了迷恋的程度。
这部《东京家族》也是如此,看似轻描淡写,实则反应了一些列日本的社会问题,虽然不够深刻尖锐,但却能让人深受启发,回味无穷。
《东京家族》里塑造的家庭不是名门望族,恰恰是东京这座大都市里再平常不过的普通家庭,二位年近70的老夫妻有二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幸一是医学博士,在东京开了一家私人诊所,女儿滋子自己经营一家美发店,丈夫是公司社员。
三儿子晶次自由散漫,连一个能糊口的像样工作都没有!这个家庭里的每个成员在东京这座国际大都市里都平淡无奇,却极具象征性,反映了日本不同年代人们的生活态度。
1.
大儿子幸一代表着普遍具有“工作狂”特质的日本中产阶级男人日本人对工作的狂热世界闻名,战后日本经济的巨大腾飞,导致企业的社会价值不断增大,日本的打工族很容易在工作中得到认同和尊重,并且很容易模糊工作和生活的界限。
大儿子幸一工作的地方就是他自己的家,因为他把私人诊所开在了自己家里,妻子文子则是一个全职主妇,专心照料孩子和丈夫的生活。
电影的开头几分钟,幸一穿着医生的工作服出场,导演和编剧有意向观众传达幸一这一严肃的医生职业形象,即使是在家庭聚会的场合,也以工作的姿态出现,足以表现出他对工作的狂热。
这一点在影片后面的一幕表现到极致。
原本计划带孩子和父母一同出去游玩,可是却因为病人家属的一个电话,就撇下父母,匆忙的出门就诊了,甚至不让妻子文子带二老出去,担心其它病人打电话到家里来。
这被导演着重刻画的一幕,其实透露出一丝悲哀,在幸一的心里,工作比自己的父母和孩子还要重要,在社会压力的趋势下,让他急于追求自我价值的尊重和肯定。
 2.
女儿滋子代表着逐渐开始拥有家庭地位的日本新一代女性在影片的开头,身穿名牌,手提购物袋的滋子匆忙的赶到大哥家里,准备迎接自己父母的到来,在上面这个场景里,文子穿着围裙正在准备晚餐,滋子缺不停的抱怨路上的辛苦,2个女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甚至是冲突。
日本女人的地位究竟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么低微,我无从考证,因为我没去过日本,更没娶过日本媳妇,所以没有发言权!但是在日本的影视作品里,大多数女性都被丈夫所凌驾,男人在家庭里占据绝对的地位。
日本并没有明确的夫妻伦理,日本人的道德体系由忠、孝、情义、仁义等组成,“孝”的中心是对父母的孝道,妻子其实处于边缘地位。
但是在本片中,滋子却从一开始就被塑造成女强人的形象,自己经营着一家美发店,根本不用靠丈夫养活,反倒是自己的丈夫对她维诺是从,这与对丈夫毕恭毕敬的文子形成了鲜明对比。
日本20世纪的经济泡沫破灭以后,越来越多的男性开始回归家庭,男女地位发生者微妙的变化,对于日本新一代的女性来说,事业和家庭对她们来说也许同样重要。
3.
小儿子晶次代表着在追逐自我中迷失的日本年轻一代妻夫木聪饰演的小儿子晶次,明显象征着日本年轻的80后一代。
他喜欢意大利cinquecento风格的小轿车,没有固定的工作,有时候在剧场给别人打杂,有时候又去地震灾区做志愿者,甚至在那里遇到了自己心爱的纪子小姐。
在哥哥姐姐眼里,他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在父母眼里,是一个连自己都养不活的窝囊废。
但是,他自己却不认为自己的生活很糟糕,反倒是这种轻松随意的生活态度,让他更加积极的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追求自己的爱人,晶次和纪子,成为影片里最温暖的二个角色,相对于过分势力和冷漠的哥哥姐姐,腼腆单纯的大男孩晶次,更懂得人情冷暖,更体贴自己的父母。
导演的意图很明显,晶次作为日本新一代的年轻人,他们恰恰是日本未来的希望。
影片感人之处不胜枚举,我曾数度落泪,对比自己当下的生活,感慨良多!此时的北京与彼时的东京,是何其的相似,远离父母异乡在外打拼的我,到底在追寻什么?也许很难找到答案!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温馨提示:鉴于部分资源来自于网络由于处理不细致难免出现广告信息,在遇到广告信息请勿相信一切广告信息,以免造成经济损失,本站所有资料均是免费分享。
部分视频苹果手机或者安卓手机无法在线观看的,凡是遇到视频加载失败的文章建议电脑访问观看,提醒大家手机不是万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