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都市童话》解说文案_梁明:用电影书写“童话”(文/杨天东)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剧情电影《都市童话》,于2012年上映,由梁明
高兴龙导演,李力
滕肖澜编剧,影片讲述了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
影片以一个智障青年的视角,用简单的人生哲学解构原本虚实相生、真假无间的复杂社会。
青年演员邹俊百饰演智障孩子康小小和著名演员鲁圆饰演的奶奶相依为命,在弱势境遇中诗意地生活。
奶奶意外离世之后,李强饰演的房地产商和康小小之间的生活发生交织,经历了一系列思想的冲击,小小世界里的童话并没有被撞碎,反而使周围人的价值观与行为融入了小小的世界。
主人公的行为看似愚钝,却在不经意间展现出最根本的智慧和可贵的人性。

《都市童话》剧照“其实拍电影就是写童话。
不同于那些作家,我们是用摄影机、用演员、用光线、色彩、构图和运动写就现实童话,而实质都是一样,都是书写美好,书写童真,书写希望”。

——梁明■《都市童话》导读:康小小,一个心地善良、智商略低的十八岁少年,与70多岁的奶奶相依为命生活。
因有奶奶纯朴、博大的爱包裹,小小成长为一个有着洁白心灵的美好少年。
陆齐身,一个儒雅智慧,温良严谨的地产商人。
他白天人人簇拥,时时与属下分享《鬼谷子》谋略与智慧。
夜晚却孤单寂寞,父亲病重、女儿生疏,只有收音机里的单调声音陪伴度过漫漫长夜。
奶奶的车祸意外身亡让原本陌路的“智者”与“愚人”相逢。
陆齐身,用“鬼谷子”的计谋运作项目,用苛刻的时间哲学要求员工,用“相信我”而自己却不相信任何人的理念看待世界,世界也将“不信任”交还于他;而处于弱小“愚人”位置的康小小,他纯天然的面对每个人——奶奶、少女、小婴儿、花园园丁、钟点工甚至这个心怀叵测的地产老板,他用纯真之眼注视这个世界,最终,这个世界也将宝贵的纯真回馈给他。
正如陆齐身最后的台词:那些有头脑的人,看似聪明,其实最傻。
那些看似愚笨的人,则更容易获得快乐。

“《都市童话》终于拍摄完成呈现在大家面前。
我既兴奋又激动,就像生了一个孩子,不管十月怀胎有多少艰辛和痛苦,此时都化为幸福,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并得到认同。
”面对采访,再次执导新片的梁明道出了拍片路上的心酸,同时又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
在筹拍这部电影的过程中,梁明遇到很多困难,辗转于上海、长春、大连、天津四个城市,整整耗时四年多。
该片虽一路经历波折,但却收到各方好评,获得国家电影局高度认可,成为2011年电影局重点推荐的优秀影片。
同时,受邀柏林电影节全景展映单元和正在受到多个国际电影节的邀请,近日入围第18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
■《都市童话》:一场“智者”与的“傻瓜”对话自2004年凭《两个人的芭蕾》拿下金鸡奖最佳摄影之后,梁明就想彻底从摄影转行做导演了,“电影学院毕业当摄影师很多年了,但无疑电影是导演的艺术”。
虽然2008年拍摄了校园青春片《夏天,有风吹过》在青年观众群众大受好评,但梁明却认为它有点“命题作文”的意思,虽然清新诗意但却没有达到自己的理想程度。
其实,作为张艺谋和顾长卫同班同学和好友的梁明,在中国电影娱乐片盛行的1989年,就拍摄了受人追捧的恐怖片《黑楼孤魂》,影片在当时一票难求,导演的亲戚都是买的黑市票去看,炒到了6块钱一张,当时的电影票正经才几毛钱。
直到今天,还有很多电影人劝梁明再拍一部恐怖片,因为这个类型片种需要真正专业的电影人去打造,才不至于让它走向与观众的需求背道而驰的地步。
在与记者多次的交谈中,梁明一直将拍摄恐怖片的事情挂在心上,他坦言,一切踌躇的原因都是苦于没有合适的剧本。
恐怖片没有去拍,梁明的《都市童话》(原名《童话》)倒是跟观众见面了。
该片根据上海作家滕肖澜的中篇小说《童话》改编而来。
2006年,梁明在几十篇小说中看到它就爱不释手,《童话》不仅有思想深度又有对现实的批判意义,同时情节和故事也引人入胜,描写又很视觉化,是一个适合改编的小说。
“我一直对电影有两个观点:一是要站在文学的肩膀上;二是要表现当代生活反应现实。
三十年来中国社会发生了很大变化,丰富多彩,为什么很多中国电影都是拍摄古代题材或者是戏说历史的作品。
”有了这个想法,梁明当即决定买下电影的改编权,既保留了原著的精华和特点又增添了许多更电影化的内容和创新。
“改编比较大,原小说既表现了人性善也表现了人性恶,批判现实的力度比较大。
小说中房地产商陆齐身就是个坏人,他是为了父亲的势力能够保护他,才不让父亲死,小说对人性表现得更灰暗些。
但是我们电影想表达的是人性多元的一面,表现康小小纯真、善良。
陆齐身也不完全是一个彻底的坏人,也是为了尽孝。
电影对‘恶’的表现比较含蓄,没有那么直接,而且最终‘恶’会向善。
”《都市童话》在梁明导演特有的人文关怀演绎下,以“傻瓜”与“智者”的对话为线索,讲述了一个关于时间、关于生死、关于善良与美好的多层面故事,镜头语言丰富,影像唯美,内容则充满哲学韵味。
摄影师出身的梁明注重画面造型的美感,特别擅长运动镜头。
因在《黑眼睛》、《女帅男兵》、《棒球少年》、《两个人的芭蕾》、《谁主沉浮》以及《夏天,有风吹过》等众多电影里出色的运动摄影表现,梁明被业内人士称为“运动摄影专家”、“油画运动派先锋”之称。
如果概括梁明电影的影像风格的话,大致可以从如下三方面得到一个清晰的行走路径:油画般的唯美、环境造型的表现力、复合运动带来的视觉丰富性。
■美是一把丈量的标准和尺子每个人看到的世界不同,每个人看待生活的方式各异,导演梁明的标准和尺子是:美。
用美表达美,成为梁明用摄影机永远讲述不完的电影“童话”。
“我认为电影就是一门艺术,不是随便拿一个卡片机,到大街上咔嚓咔嚓拍几张照片,就说是艺术。
作为艺术,还是该像画家画油画那样,对着一个风景,可能就画上一天或几天。
而且画油画的功底很扎实,可能要花费十年或者二十年才能锻造出来。
那这个画摆在那,挂在那,才是艺术。
电影也是一样。
”在获得金鸡奖最佳摄影奖的《两个人的芭蕾》中,梁明用温暖的红色、舞台化的光线等综合手段表达母爱成就女儿人生的故事,极具唯美效果,又感人至深。
《夏天,有风吹过》,简单的传媒大学校园在梁明的摄影机下,散发着青春的生机与活力。
《都市童话》简直就是一个对美的宣讲。
修表的奶奶、吃果冻的少年、、大汗淋漓的园丁、充满金色时间感的魔幻钟表店、小巷深处的现实大杂院……细节层次细腻丰富,影像惊人唯美,深究色彩、光线的流畅搭配。
“钟表店的部分,我们确实研究了很长时间。
我们开始想到了用滤色镜,但是滤色镜太平。
用什么方法表达最合适呢?我们进行了一些探索。
最后,用的是不同色彩的立体玻璃制品,因为是立体晶莹透明体,在光线的照射下,镜头运动的时候就产生色光的折射,是丰富而无序的。
那种光出来的感觉特别奇特。
但是拍摄起来也特别有难度。
因为你不能把它们直接放在摄影机镜头前。
不同的场景要不同的设计,不同焦距的镜头处理也不一样。
拍摄起来很困难,一个镜头,光弄这些东西可能就要两三个小时。
因为它们不听话,每一步都要设计。
但是效果特别好。
”梁明说起这一段设计来,神情很是自豪。
有人就问他这是怎么拍的,是不是特技或后期电脑做的。
他告诉人家,都是实拍的,但这是专利。
■让环境来说话以视觉讲故事的梁明一向重视环境造型的营造,这从他在1983年的电影摄影处女作《路》中就略见一斑,“影片中表现待业青年自己创业的三年过程,每年的结束都在一个小饭馆涮羊肉,三个段落的结尾都在小饭馆里,当时我本能地觉得环境太雷同没有变化,拍出来肯定不好看,后来我跟导演说最后一年的结束应该换个地方拍,导演很固执不肯换,最后我把他拉到古北口长城,说没关系,我们就来看看,结果古长城的那种衰败和凄凉,但有雄伟而壮观打动了所有的人,她是中华民族的象征,而这种感觉跟故事的氛围完全是一致的,最后这场戏非常精彩,是整部影片立意得到了升华。
”。
梁明知道,自己的坚持换来了艺术上的提升,从那以后,环境造型的表现力成为梁明不懈的追求,在《夏天,有风吹过》中,交叉延伸的铁轨上,两个小女孩拾轨而行的空间场景被用在了电影海报上,青春的感觉扑来而来,令人印象深刻。
2010年的长春电影节上,梁明以《谁主沉浮》获得最佳摄影奖,梁明对环境造型的运用在该片中娴熟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打动了挑剔的专家评委。
该片在表现国共内战即将结束,蒋介石兵败如山倒的时候,摄影师梁明对空间做出了一个创造性的处理:蒋介石出场的每个镜头都带着雨。
雨即是南方自然环境的一个真实描写,同时又是蒋介石内心的一个反映。
在那个境况下,他内心的苦闷用什么来表达?梁明最后决定在造型语言上下工夫,用水的纹路:窗户上的水一直在流,所以不论是从窗户外面拍里面的蒋介石,还是从里面反打都是带着雨丝和水纹的投影。
观众都能通过这种造型语言理解到蒋介石的内心在哭泣,大势已去,江山不再。
通过这种手段,梁明客观地表现了蒋介石的内心,不再是一种俯拍的或是一个简单地贬低的手法去拍他。
在《都市童话》中,让所有人赞叹的、具有视觉冲击力的场景是钟表店,钟表店内景是在摄影棚里搭出来的。
外景的街道也是找了好久,然后进行了外景加工。
最后一个镜头从康小小特写拉开,升起一直到城市全景,“这段是由三维制作,现实中找不到这样的景。
结尾最后一个镜头很重要,它有寓意,所以花钱也要做好”,梁明说。
梁明导演的新片《吴哥的微笑》取景柬埔寨的吴哥窟,这又会是一个发挥导演环境造型能力的新作品。
■让摄影机动起来曾经有段时间,梁明连续拍摄了《黑眼睛》、《女帅男兵》和《棒球少年》三部体育题材电影,于是有人将其定位在擅长体育片的拍摄上,认为他在处理体育比赛和训练时,摄影造型和镜头运动得恰到好处,有感情、有激情,断定他是个热衷与体育运动的人或是个球迷。
然而他说,“其实,我对体育一点都不感兴趣,当别人如痴如醉地看世界杯时,我可以在一旁看小说”。
梁明对体育不感兴趣,对篮球却有特殊的情感和经历,因为他曾在NBA的故乡、美国公牛队的大本营——芝加哥,生活过过六年,在大量光看比赛转播时,出于职业习惯,他对镜头的拍摄角度和镜头运动倍加关注,看电视转播比在现场观看更加来劲。
因为NBA比赛转播的摄影用了很多新奇的角度和特殊的运动。
在自己最新的学术著作《镜头在说话》中,梁明毫不掩饰自己对运动镜头的青睐和美学追求。
“我一直觉得运动是电影的本质。
摄影机一旦动起来难度都是成倍数地增加。
但是增加难度系数是为了达到更好地表现效果,摄影机的运动和光影运动比较有机地结合,可以丰富画面的视觉表现层次”。
电影《谁主沉浮》从四月份拍到七月,但是这个电影中的时间是在冬天,这就涉及到反季节拍摄的问题。
夏天拍冬天的戏,还要有雪。
那时候满山遍野都是绿的,数和草的叶子都很大了。
如果是固定镜头好还办,只要再把有限的背景虚化和遮挡一点就算了。
可是很多场戏都是用摇臂和运动镜头,这样,取景的范围面积都大了,增加了极大的拍摄难度。
“但最后我们还是客服了困难,画面出来之后,丝毫看不出来瑕疵”。
《都市童话》中,兼任摄影指导的梁明导演对运动摄影提出了更高要求,不是为“动”而“动”,而是为心理、为情绪、为感觉、为节奏而动,有感而动,动之有物,动之有味,动之有动(感动)。
很多专家看完影片后,盛赞它简直就是一本运动摄影的教科书,摄影机流畅、舒展的运动无处不在,情感魅力蕴含其中,如行云流水一般气韵悠长。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温馨提示:鉴于部分资源来自于网络由于处理不细致难免出现广告信息,在遇到广告信息请勿相信一切广告信息,以免造成经济损失,本站所有资料均是免费分享。
部分视频苹果手机或者安卓手机无法在线观看的,凡是遇到视频加载失败的文章建议电脑访问观看,提醒大家手机不是万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