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登堂入室》解说文案_《登堂入室》:世上的一切行为,最初都源自构想

作者:吾爱影人

法国惊悚/剧情/悬疑电影《登堂入室》,于2012年上映,由弗朗索瓦·欧容导演,JuanMayorga
弗朗索瓦·欧容编剧,影片讲述了法国高校文学老师吉尔曼给学生布置了一篇周记,要求他们如实记录周末的见闻。
在众多乏味作业中吉尔曼意外发现了16岁少年克劳德的文章异常精彩。
克劳德是个安静的观察者,习惯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
他的作业是关于偷窥——讲述他潜入朋友家中、窥探对方一家生活的故事。
吉尔曼被字里行间深深吸引,熄灭已久的文学激情亦被点燃。
他不但决定单独辅导才华横溢的克劳德、鼓励他放手创作,还与妻子珍妮一起分享克劳德的作文。
然而成年人在阅读过程中竟渐渐忘记了虚构和现实的界线,更懵然不知自己的居室早已房门大开......。

(芷宁写于2013年5月2日)
弗朗索瓦·欧容的《登堂入室(Dans
la
maison)》是一部颇有余味曼妙多姿的影片,它虚实结合,充满隐喻,将电影表现和文字创作巧妙的融合,电影因文学因素而充满内涵,片中的文学创作又因电影的表述形式而充满生动的魅力。
同时,影片又包含着一些禁忌因子,丰满的亲历或间接的“阅读”不断挑战着片中人欲望和道德的底线,不论窥视与探究,还是幻想与体验,欧容将偷窥文学与现实生活有机地衔接在一处,营造出扑朔迷离,亦真亦幻的迷人氛围,入选欧洲年度最佳电影之一,不是没有道理。
  影片改编自西班牙的舞台剧《最后一排的男孩》,在光影化的过程中,欧容不菲的导演功力让该片始终呈现出游刃有余的高端气质,至少欧容是个会讲故事的人,他将一个看似晦涩呆板的学业故事呈现得有滋有味,并让故事乃至片中嵌套的故事推进的颇具层次感,而且每个层次又并非扁平的,它复杂而富有变化,令观众在观影时感到一种丰沛的流畅感,非常过瘾。
而片中人物属性的变化也颇值得玩味,讲故事的人既是创作者,也可能成为故事中的人,而原本应该旁观的“读者”之一,因身为文学教师又有创作情愫的缘故,也参与到这离奇的创作中,甚至为了引发所谓的进展或冲突而不惜突破职业底线。
  没有什么比窥探别人的私生活更能激发人类好奇心的隐秘面了,如果仅仅将该片当作是一部反映偷窥与写作的影片,那就有点委屈该片了,菲利普.普尔曼说过:“最好的故事都是这样的:它对于孩子来说太简单,而对于成人来说却太复杂。
”片中明暗交织的内容有很多,如明显的,乏爱少年的恋母情结、恋父情结,狂热的文学创作对个人行为的异变。
再如相对明显的,两个中产阶级家庭生活的对比和解析,都处在转变的当头,女方均处在从属的被忽视的境地,其结果是一个维系,一个解体。
而法文老师吉尔曼先生想要一个儿子的诉求,虽看似不那么强烈,实则在剧情推进中有所表达,至于所谓的同性情结以及片尾的情感走向,则是开放式的,随想由己。
  饰演吉尔曼先生的法布莱斯·鲁奇尼演出了这位不得志的作家在从事中学教职时的乖僻和隐藏的秉性。
片中说“因为他天分不够,所以才乖僻”,实质上,他也属孤芳自赏、以自我为中心的类型,同时,他又有可爱风趣的一面,特别在抨击统一校服和批改学生们写的烂周记的时候。
而数学好的学生克劳德在周记中展现出的天分,让吉尔曼先生在无望无聊中觅得了一丝希望,点亮了他那沉寂潜伏着的对文学创作的热情,当狂热替代了残存不多的理性时,教职人员的道德规范似乎已不那么具有约束力。
  恩斯特·乌默埃饰演的学生克劳德,嘴角总有那么一丝邪笑,他从窥视幻想到登堂入室到同学拉斐尔家里,显示着一个特殊少年的心机和情感怪癖。
影片在他身上也体现出了文理科的协调统一性,他数学好,他理性,同时他有出色的文学天赋,他感性,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善于观察,善于构想,并善于利于自己的优点,他知道如何利用人们的好奇心来逐步掌控他们。
克劳德曾一度为文学所伤,认为“数学至少永远不会叫人失望”,但他也能任灵感在纸上飞跃,写出“纵然光着脚,雨水也无法跳舞”的句子。
有趣的是,克劳德是以辅导数学为由进入拉斐尔家的,而他又以这样一个理性的入口做出了故事创作这样的感性事来。

克里斯汀·斯科特·托马斯在片中的自如表现让该片的表演在整体上显得均衡适宜,她饰演了吉尔曼的妻子珍妮,而这个看似有事业又独立的中产阶级女性的境况其实堪比拉斐尔的母亲、那个整日在家里琢磨着怎么装饰居室的艾斯特,作为周记的另一个阅读者,珍妮通过窥视艾斯特的生活看到了自己,当别有用心的克劳德告诉她艾斯特一家得以继续维系的因由时,珍妮痛了,也彻底醒了。
  片中出现了很多关于如何写作的妙语,如,“要暴露一个人的负面很容易,当你带着高人一等的心态,自然就会挖苦你的角色,在写作中最难的,是无声无息地接近你的角色,不做任何前提,不做任何判断。
”再如,“文学就是记录生活的真实。
我们总有办法登堂入室,进入别人的生活。
”  片尾文学创作之路的继续,让人喜忧参半,如此的收尾让人想起片中吉尔曼老师的话:“好的情节就是平淡不惊的推进,然后戛然而止。
”而师徒两人面对着一座公寓,猜测着架构着讲述着每个窗子背后故事的情形,令人想起芭芭拉·格里祖蒂·哈里森的话:“世上的一切行为,最初都源自构想。
”倘若没有构想,便不会出现这么一部戏了。
(杂志约稿)http://nicolew.blog.hexun.com/86505087_d.html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温馨提示:鉴于部分资源来自于网络由于处理不细致难免出现广告信息,在遇到广告信息请勿相信一切广告信息,以免造成经济损失,本站所有资料均是免费分享。
部分视频苹果手机或者安卓手机无法在线观看的,凡是遇到视频加载失败的文章建议电脑访问观看,提醒大家手机不是万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