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电锯惊魂8:竖锯》解说文案_借对尸还错魂的《电锯惊魂8》,经典系列的死亡通知书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

加拿大犯罪/恐怖/悬疑电影《电锯惊魂8:竖锯》,于2017年上映,由迈克尔·斯派瑞
彼得·斯派瑞导演,PeteGoldfinger
JoshStolberg编剧,影片讲述了最新出现的各种杀人案的追查结果都指向了已经在系列第三部中去世的竖锯老怪约翰·克莱默,究竟是本尊回归,还是有党徒在模仿他的手法作案?。

Charlie
Clouser为《电锯惊魂》创作的主题旋律《helloZepp》相信大家已经耳熟能详了,即使你真的不知道这个系列有多么经典,也应该在各种视频中听到过这段旋律。
 就连《法治进行时》这种板着脸介绍犯罪案件的节目也算得上是《电锯惊魂》的一大粉丝,本着“公益节目随便用电影音乐”原则,你经常能在节目中听到这段紧迫感十足的配乐。
 (为此我纠结了很长的时间,官方要禁的系列电影,音乐却被大张旗鼓的用,哼) 相信对于不少影迷来说,《电锯惊魂》系列是在听到“恐怖片”这三个字之后脑海中浮现的第一部电影,托宾·贝尔饰演的老爷子“竖锯”也因此跻身各大恐怖电影角色天团,为其代言的诡异木偶更是不少人的心理阴影。
当年初出茅庐的温子仁肯定没有料到一部映前相貌平平的小成本恐怖片会是他一步步走向“当代恐怖电影大师”这一宝座的第一步。
《电锯惊魂》在2004年以120万的微薄成本打下了全球破亿的票房成绩,一跃成为了影史上“以小搏大”的经典案例。
 温子仁的作品之所以能在众多欧美血浆片中脱颖而出,关键就在于他将对于东方文化的了解融入了西式恐怖电影,让悬疑与人性,让人屏住呼吸的反套路式惊吓与欧美式赤裸裸的暴力以及血浆糅合在了一起。
 现如今逐步展开蓝图的《招魂》系列电影宇宙正是在老道的气氛营造与严肃手法刺激下焕发新生的新时代《驱魔人》,逐渐上手A类超级大片的经验也让他的恐怖片越来越精致,无论是剧情的推进还是摄影等硬件条件,给人的感觉都离大家传统印象中的“脏乱差B级血浆片”越来越远。
 从《小丑回魂》的表现来看,这很可能成为恐怖片伴随着R级电影发展大潮而复兴的一个趋势。
 于是在时隔7年重登大银幕的《电锯惊魂》正统续作中,我们不难看出就连杀人道具的设置都变得财大气粗起来,一开篇的警匪追逐戏也一下子打破了系列一直以来封闭沉闷的总体基调,观众的注意力总会转移到警察如何进行调查,而不是注视“游戏”中人物面临的选择。
 曾经的各种看似粗糙,但却用意十足的机关,变成了《生化危机》中的激光切割器(重口味预警)。
一直以来机关的设计与受害人之间往往有着强烈的讽刺式照应,而激光或是谷子堆这种,基本就服务于猎奇式的血腥设计了。
(相似的环形装置,激光带来的恐惧感远不及第三部针头所带来的。
) 这正是《电锯惊魂8》表现平平甚至显得差强人意的重要原因之一,它不再那么的给人以新鲜感或是撕裂式的疼痛感了。
 你很难找到当初系列中各种“自残”带来的纠结感,如果你不自残,别人就要因你而死,而不是你不自残,你自己就要死的很惨,如果所有的自残都停留在“被迫”而不是选择的前提下,那所谓的“游戏”也不过就是简单的屠杀罢了。
从《电锯惊魂》系列臃肿的前7部就不难看出,自打竖锯老爷子领了便当之后,系列的重点从人性的救赎上越来越偏向了如何花式百出的取人性命,虽然基本内核没有过分动摇,但《电锯惊魂》也许根本就容不下这么多部的挖掘。
 没有一个独立的角色能够走出“竖锯”的阴影,成为独当一面的“惩罚者”与“教导者”。
 作为收尾的第7部,不仅收获了灾难级别的9%烂番茄媒体喜爱度,就连观众评分,也一落千丈跌到了42%。
 那么第8部的表现呢?虽然对第一部进行了各种致敬,在剧情上也勉强的又和老爷子扯上关系,但不断地自我重复仍旧让这部续集在乏味的路上越走越远。
(当然观众可能是憋的太久了,烂番茄的观众喜爱度居然爬上了92%) 当然斯派瑞兄弟为了让影片有足够的吸引力,巧妙的用剪辑糅合了两条时间线上的故事,将竖锯的回归变成了最大的悬疑点,虽然这招不是没用过,但这种障眼法的伎俩还是为影片增加了几分合格的悬疑色彩。
 结尾的20分钟也算是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在致敬的基础上抛出了一连串大反转,虽然和当初让人浑身一哆嗦的反转相比,这次的反转显得有些在意料之内,但至少还是用了点儿心。
可这种用心,究竟能为之后的续集留下什么呢?答案是“没有”。
 《电锯惊魂8》始终像一部外传电影,而且是可以无限拍下去的那种,你不知道竖锯究竟有多少崇拜者,更不会知道这位绝症老头儿当初在不露馅儿的情况下收了多少位徒弟,但你知道总会有比老爷子蠢不少的人来强行继承衣钵。
 前7部虽然各种强行续命,但好歹在最后一部回溯了最初的游戏,用各种藕断丝连的细节穿起了整个系列。
而第8部则显得非常节外生枝了,对于新观众来说也许是个简易的入坑机会,但对于之后的发展,却看不到一点希望。
 如何在不合时宜的情况下强行续命经典之作,这种难题可不仅仅是一线系列大片的专供,这种有一个明确灵魂人物的小成本系列也难逃此劫。
一部电影中可以传承的是什么? 究竟是人物还是概念?如果二者可以轻易分离,那取其中一项即可,如新版《勇敢者游戏》,就只抓住一个核心概念做好即可。
其九十年代的奇幻喜剧风格不需要过多复杂的游戏梗儿,反倒是一些基础的游戏概念会带来更加通用的娱乐效果。
 但若是二者不可分离,那就很麻烦了,竖锯的经典形象以及其极端的教育思想是很难复制的,注意,是“教育”,而不是“复仇”,竖锯坚持的是人性的考验与抉择,他的装置所引导出的是受害者自身的人性,就像是一位“导师”。
而他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以“救赎式”的极端方式去审判逃脱于法律之外的“罪人”。
 在观看的过程中,除了游戏中的人能否活下来之外,我们也会思考他们究竟该不该死。
有罪,但罪至于此吗?这种思考在温子仁亲自掌舵的第一部中最为突出,在竖锯死后就开始偏离。
 其实将之放在当下也一点不过时,竖锯其实就可以被视为一种极端的网络审判,以教育为名义的残酷私刑,竖锯存在于每个人心底最黑暗的角落,偶尔抬起头来轻声细语的告诉你,“那个人应该遭受惩罚”,在一次群体事件中有多少人会为一个人的生死祸福而轻易发表言论或者做出选择? 然而竖锯的独一无二之处在于,作为将死之人的他不会有一种出格的抱负,不会打着“正义”的旗号来为自己的行为辩护,在他眼中,这只不过是一场“游戏”。
身体上的游戏对于孩子们来说是接受教育的一种方式,通过游戏了解团队合作,学会与他人相处,而不是为了什么大道理。
而那些受害者,在竖锯眼中,也不过是需要狠狠教育的孩子们罢了,他们有获得救赎的机会。
 但且不说《电锯惊魂8》中第一场游戏中的几个人,除了恶意杀死孩子之外的母亲都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就是选择了牺牲自己来拯救他人的自私大叔,也因为别人的“恶”而丢了性命,如果子弹要是放在两个人的身旁,而不是直接放在枪管里,会显得老爷子的行事风格更符合前几部。
再次强调,如果是带有明显的复仇情绪在里面,这味儿就变了。
 至于卖摩托车的黑人小子,我甚至看不懂那个装置的意义何在。
其他的装置,几乎都得有人坐在监视器后面手动进行,针头那关谁来决定注射后就解除机械机关? 如果真的是因为故事发生在早期,老爷子设计不精良,也至少有个镜头解释吧,电影可以有适度的脑补空间,但涉及到逻辑部分就不可以了。
 左边两根管子,右边两根管子,如果颜色恰好错位,我有理由推测是打了个交叉,这叫留给观众的合理推断,如果两根管子都一个颜色,那么中间到底有没有交叉,难道也需要观众脑补吗?这就叫漏洞。
 别的不说,就打从结尾最后一句话从“游戏结束”改成了“我为死者说话”这一项改动,就在大声的告诉观众,以前那个令人着迷的《电锯惊魂》系列,真的结束了。
—————————————————————————————————————如果您对我和小伙伴儿们的文章感兴趣,可以关注我们的公众号“葡萄槽电影”(funnygrape)哟~!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温馨提示:鉴于部分资源来自于网络由于处理不细致难免出现广告信息,在遇到广告信息请勿相信一切广告信息,以免造成经济损失,本站所有资料均是免费分享。
部分视频苹果手机或者安卓手机无法在线观看的,凡是遇到视频加载失败的文章建议电脑访问观看,提醒大家手机不是万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