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第90届奥斯卡颁奖典礼》解说文案_奥斯卡魔咒:又一位配乐奇才英年早逝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新闻电影《第90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于2018年上映,由格伦·维斯导演,DaveBoone
CarolLeifer
编剧,影片讲述了《水形物语》登顶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四项大奖成最大赢家,加里·奥德曼和“科恩嫂”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分获影帝影后,《银翼杀手2049》摄影师罗杰·狄金斯提名14次首次获奖。

一、John
Barry2011年3月1日我写下过这样一段文字:“奥斯卡颁奖夜,几家欢喜几家失落的夜晚,一向是我这样一个影迷的盛大节日。
可是,每次的节日总有感伤的环节,今天尤为如此。
这个环节总是在忧伤的音乐声中开始的,当Cillen
Dion在最佳歌曲奖颁发后登场轻唱NatKing
Cole名曲《Smile》的时候,我并未意识到这个环节已经到来,当John
Barry的名字第一个滑过时,我甚至误以为是最佳配乐奖或是终身成就奖即将颁布了……可当越来越多的名字与容貌出现后,我呆住了,呆在了此时、此刻、此地,我已经意识到这个不可避免的环节悄然已至,而令我难以接受的是,John
Barry出现在了名单中的第一页!今夜前半段的欢笑已荡然无存,后半段的精彩也索然无味,熠熠的星光无法闪耀于逝去流星的光华之畔……”那一年,为《时光倒流70年》《走出非洲》《与狼共舞》做出超凡配乐的John
Barry离我们而去,享年77岁。
二、James
Horner如果把John
Barry比喻为配乐诗人的话,JamesHorner无疑是我心目中最会煽情的散文作家。
从狂放不羁的《秋日传奇》,到高亢悲怆的《勇敢的心》,再到华丽无双的《泰坦尼克号》,James
Horner的配乐伴随走过我的五年大学时光。
无数个静谧的深夜,在微弱的烛光下,在轻柔的耳机中,James
Horner、John
Barry们的音乐陪伴着我的阅读时光。
很不幸,2016年2月28日,第88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夜里,我又悲伤的看到了James
Horner的名字。
我一直以为他的最后一部配乐作品是《狼图腾》,这也是他消沉已久后的再一次闪光,我甚至期待他能凭国际范的此片再获得一次奥斯卡提名。
现实是残酷的,本片甚至没能获得代表中国申奥的资格,就更别提其他奢望了。
2015年6月22日9点,詹姆斯·霍纳的私人飞机坠毁,作为飞行员的霍纳在事故中遇难,享年61岁。
然而,在得知他死讯之后不久的某一天,我在影院里观看《地心营救》。
影片伊始,镜头从苍凉的墨西哥戈壁滑过,背景音乐响起,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悸动!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仿佛似曾相识……民族乐器、地域风格、印第安排箫……几秒钟内,下意识里,一个名字出现在我脑海里——James
Horner!?我抛下电影不管,立即搜索了电影配乐名单,果然是James
Horner!我的耳朵没有欺骗我,我的第六感被他唤醒!那一刻我无比激动,在影院里伴着他的最后一部作品与他作别,无疑是对他最大的尊重。
而就在这一天的前不久,那一届的奥斯卡最佳配乐奖颁给了Ennio
Morricone《八恶人》。
这一年,EnnioMorricone已经88岁高龄了,我真有点儿替他担心,害怕在之后的奥斯卡颁奖夜里看到他的名字……事实上,老爷子还活得很好。
《八恶人》最佳配乐奖所击败的对手包括《间谍之桥》《卡罗尔》《边境杀手》《星球大战:原力觉醒》。
我只关注了高危目标,84岁的John
Williams(凭借《星球大战:原力觉醒》提名)。
估计是因为身体原因,一贯与他固定搭档的斯皮尔伯格在拍摄《间谍之桥》时换了Thomas
Newman来做配乐。
而凭借《边境杀手》被提名的Jóhann
Jóhannsson压根儿没引起我的警惕,时年46岁的他才刚刚进入创作黄金期,后面的日子还长着呢,奥斯卡最佳配乐奖迟早会轮到他。
在这前一年,也就是2015年,Jóhann
Jóhannsson以《万物理论》获得奥斯卡最佳配乐奖提名,凭借此片他在同年获得了金球奖的最佳配乐奖,还在2017年金球奖中凭《降临》再次获得提名。
令人遗憾的是,《边境杀手》《万物理论》《降临》这三部在奥斯卡颁奖礼上获得多项提名与奖项的电影最终未能给他带来一座小金人。
也许奥斯卡评委们和我想的一样,Jóhann
Jóhannsson正值壮年,来日方长。
三、JóhannJóhannsson然而,世事难料……前几天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当“缅怀”这一环节缓缓降临时,当“Jóhann
Jóhannsson”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屏幕上时,我还是被震惊到了,毕竟他才48岁啊!但,他的确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去了……那么,Jóhann
Jóhannsson留给这个世界,留给我们的,都有些什么呢?1、提到JóhannJóhannsson,就不得不提到冰岛:冰岛的音乐在这十来年来越来越受到世人的注目。
很难想象,那样一个偏僻冷清的极寒弹丸之地,竟然诞生了如Sigur
Rós、ÓlafurArnalds、Jóhann
Jóhannsson这样众多的大师级人物。
他们的作品多半以后摇、电影配乐、氛围音乐等纯音乐形式出现,风格也多为凝重、空灵、深邃、无垠,强调音乐的思考性与深远感。
这也许与极寒之地的自然、气候条件有关。
音乐包容了他们的所见所望,也抒发了他们的所思所想。
当我们带上耳机深夜闭目聆听,脑海里浮现的也会是白皑皑的冰原、浩瀚无边的冰洋、寂寞耸立的冰山,又或是深邃寂寥的星空、如梦如幻的极光、划破天穹的流星……冰岛,一个寒冷而神奇的国度,诞生了Jóhann
Jóhannsson。
2、提到JóhannJóhannsson,就不得不提到丹尼斯·维伦纽瓦(Denis
Villeneuve):很多著名导演都有固定搭档的配乐师,比如我们众所周知的斯皮尔伯格与John
Williams,赛尔乔·莱昂内与Ennio
Morricone,朱塞佩·托纳多雷与Ennio
Morricone,蒂姆·波顿与Danny
Elfman,克里斯托弗·诺兰与Hans
Zimmer,詹姆斯·卡梅隆与James
Horner,吕克·贝松与Eric
Serra,宫崎骏与久石让,北野武与久石让……我们戏称为御用配乐师。
那么,把Jóhann
Jóhannsson作为御用配乐师的大师级导演是谁呢?答案当然是新一代大神丹尼斯·维伦纽瓦(Denis
Villeneuve)。
从维伦纽瓦的作品年表中我们可以看到二人之间的合作轨迹:《囚徒》(2013年),《边境杀手》(2015年),《降临》(2016年)。
维伦纽瓦近几年比较重要的作品都是交给Jóhann
Jóhannsson包办配乐的。
唯一的例外是去年上映、今年获得奥斯卡最佳配乐提名的《银翼杀手2049》(Hans
Zimmer),莫非科幻大神维伦纽瓦预见到了Jóhann
Jóhannsson的身体状况?如果不出这个令人惊诧的意外,我们可以想见,维伦纽瓦正在筹备的《沙丘》等一系列科幻史诗类电影都将出现Jóhann
Jóhannsson那标志性的冰岛风配乐。
丹尼斯·维伦纽瓦,一位冉冉升起的电影大神,相中了JóhannJóhannsson。
3、提到JóhannJóhannsson,就不得不提到他山之石的神来之笔:除了自己作曲,Jóhann
Jóhannsson很牛的地方还在于其他曲目引用上的神来之笔。
他很擅长甄别遴选出少量他山之石,继而放到自己的整体配乐石墙中来,从而起到相融相生的奇效。
比如《万物理论》的片尾,回溯霍金此生时的背景曲目“Arrival
of
the
Birds”实际上是引用了氛围乐队TheCinematic
Orchestra为迪斯尼影片《红色翅膀:火烈鸟故事》创作的音乐。
放在本片末尾却尤为搭调,浑然天成。
又比如在《降临》的片尾,他引用了Max
Richter的“OntheNatureofDaylight”,那种如泣如诉的感觉与冰岛风旋律非常契合,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自身原创与他山之石都很重要,Jóhann
Jóhannsson深谙其道。
4、提到JóhannJóhannsson,就不得不提到奥斯卡:Jóhann
Jóhannsson在十来年的电影配乐生涯里,与多位导演合作过,包括与中国的娄烨。
如前所述,他获得过两次奥斯卡提名,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最终并未能夺奖,这很遗憾,也很无奈,并且没有弥补的机会了。
奥斯卡90岁了,而他还很年轻(48岁),然而他们之间的缘分却就此终结。
奥斯卡是否欠他一座小金人?很难说。
从他若未病逝的那条时间线来看,终有一天,他会站上领奖台的。
而换个角度来想,为什么奥斯卡魔咒(配乐奇才英年早逝的讣告栏)会屡屡出现?也许是上帝也在拍电影,需要他们去谱写天籁配乐吧……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温馨提示:鉴于部分资源来自于网络由于处理不细致难免出现广告信息,在遇到广告信息请勿相信一切广告信息,以免造成经济损失,本站所有资料均是免费分享。
部分视频苹果手机或者安卓手机无法在线观看的,凡是遇到视频加载失败的文章建议电脑访问观看,提醒大家手机不是万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