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自媒体 > 正文

当年那个对着天地自言自语的放牛娃没有想到,未来的某天他会拿到诺贝尔文学奖。他更没想到,自己拿到奖后还会做自媒体。

就在这个月初,我国首个诺奖得主莫言老师开了自己的公众号,至今只发过三四次推文,取得篇篇10万加的骄人成绩,更重要的是获得了大批年轻人的喜爱。

较常出现在公众面前的他,早在几年前就开通自己的微博,至今还以半月一次的频率更新。随后,莫言又开通了自己的抖音,同样斩获了几百万粉丝。至于公众号,莫言此前也拥有了一个名为“两块砖墨讯”的,用于展示自己书法及文字作品。

可以说,莫言老师似乎诠释了那句被套用无数次的话:不会做自媒体的诺奖得主,不是好作家。

作为中国至今唯一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不仅在当代拥有中国文学最大的盛名和最高荣誉地位,作品也影响了数以千万计的人。

他的《蛙》《生死疲劳》等小说已经广为流传,尤其是那部《红高粱》以张艺谋导演、巩俐主演的电影而闻名于世。

文学青年小禾高中时读过莫言的《檀香刑》,对文中戏曲的运用与行刑描写印象深刻。

小禾甚至还在莫言2012年于斯德哥尔摩领奖时,为文学社伙伴择定选题——如何看待莫言得奖?

但即便如此,莫言拿奖之因显然还有中国国际影响力和文化软实力的双重提升,以及作品自身的翻译问题。

前者尚且不谈,至于作品方面,瑞典文学院评选都需将作品译为瑞典文。业内有言,语言风格汪洋恣肆、泥沙俱下的莫言,因此受益匪浅。小禾不予置评,但对其文风的认定基本赞同。

时至今日,看过莫言几部小说、几首诗歌和些许打油诗的小禾,认为其最好的作品仍然是约30岁时写的中篇《透明的红萝卜》,尽管他本人不公开承认。

那个顶着大脑袋的男孩,不仅为其文学王国高密东北乡插旗扩土,还为世人展现出了一个梦想打铁的男人管谟业(莫言原名)。

莫言说自己做自媒体,是为了向年轻人学习。这一点,在善用表情包、充满幽默感的他身上不难看出。

他尽力与大众、年轻人打成了一片,在幕后团队如女婿等人的策划和帮助下,收获了不凡的成效。

客观而论,莫言做自媒体显然为自身进行了广泛的宣传,从世俗的角度来看,这当然无可厚非。大作家也是人,无论人多神还是人。

如同莫言开抖音主要是为宣传新书,不客气地说,现在的作家名人举行讲座活动,谁又不是因为推广书籍呢?

小禾犹记得5月份全国最大的西西弗书店在重庆开业,因为看过几期《奇葩说》对导师刘擎有些兴趣,故辗转去了现场。一到书店门前,果然参加活动必须购买一本新书。

当然,如莫言、刘擎一般,作为某个领域的优秀代表,此举显然不仅是宣传自身,客观上也为他人进行了宣传,甚而宣传了整个行业。

对此,沉默寡言却风流倜傥的音乐人张亚东说得对:你在中国推广10年钢琴,都不如出一个郎朗。

中国当代文学界最有名气影响的作家,加诸数以百万计的平台粉丝和篇篇10万加的阅读量,文学就会扩大自身影响力吗?

作为一名致力实现雅俗共赏甚而推广文学艺术的青年,小禾当然非常支持莫言老师的行为。

中国文学非常需要一个莫言,某种意义上说,莫言几乎就是当代文学最好的形象宣传大使。他不帅,甚至如其本人所言还丑陋,但他可爱,灵魂有趣。

写及此处,小禾想到了那个间或栖身山水江湖的明末高人张岱,醉心湖心亭看雪,人生如梦,当浮一大白。

这样的人生,便是文人墨客闲暇时分的身之所望、心之所属。写上打油诗、练起书法的老莫,也大抵如此。

其实,比莫言更适宜做当代文学宣传大使的人乍一想也还不少,比如那个可爱的老头儿汪曾祺。真性情、段子手、文艺泥石流制造机或许还只是他的浅表,他更是“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

文学界“国师”贾平凹口中的“文狐老精”汪曾祺,如若在世愿意出山,自会甚于莫言。

消遣之中的文学,其实是一份娱乐之外的思考,它让我们在快节奏的生活里体会到慢的闲适与乐趣,在浮躁的人世变得趋于平稳,这俨然是一道不俗的见识,一种可贵的体验。

不过,小禾得友情提醒莫言老师,在做自媒体之余,也不耽误自身的文学创作主业。

这就像小禾曾交流数次的作家麦家老师,重新出发之后,为扶持年轻人重启微博、开公众号,又为创作新书《人生海海》再次关停微博,但麦家理想谷始终敞开,不间断陪我们读书,内心的柔软与坚定一直都在。

在这个时代,大部分人每天都在“娱乐至死”,在日常的繁杂烦闷后“娱乐至死”。

我们需要莫言,一个严肃知识领域的偏娱乐化表达,需要在匆忙中多一丝缓慢,浮躁时多一丝平静,相信慢与长的价值,相信梦与自由的胜利。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