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电商 > 正文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孙雅琴 刘恺琦

  晚上十一点左右开始上网课,凌晨三四点后入睡,一直到第二天中下午才起床……这样“黑白颠倒”的学习生活,王泽正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他今年刚被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商科专业录取。受疫情影响,目前像王泽正一样在家上网课的留学生还有很多,何时才能去学校就读,仍是个未知数。与此同时,2021年国外高校申请季即将开始,受此影响不少打算出国留学的高中生有些“打退堂鼓”,甚至做起了要参加国内高考的两手准备。留学生面临的困境也影响着青岛当前留学市场的走向。

多数留学生“黑白颠倒”,在家上网课

  “在家已经上了一个多月的网课,身边没有老师、同学,没有学校里的学习氛围,每天白天睡觉晚上上课,已经有些熬不住了。”王泽正是青岛五十八中2020届北美国际班毕业生,今年上半年他曾拿到了美国8所大学的录取通知,最终选择了专业最喜欢的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但受国外疫情的影响,他只能暂时在家进行线上网课的学习。“没有大学的氛围,更感受不到国外的文化,但一学期14万人民币左右的学费一点也不少交。”王泽正打趣到,感觉自己是在上“函授”,而不是在留学。

  商科专业的课程相对比较轻松,王泽正一学期只要修12个学分就够了,除了数学和英语是必修课,王泽正还选修了音乐史和音乐欣赏两门难度不大的课程。“在家学习主要靠自觉,感觉这跟我们高三时在家上网课没什么两样。下学期很有可能还要继续上网课,不知道何时是个头。”王泽正说他一直在关注国外的疫情走向,如果这个学期上完情况还没有好转的话,他可能会考虑重新申请英国的大学就读,因为英国的疫情情况要相对好一些,“这样就相当于白白浪费了一年的时间”。

  就读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传媒专业的李怡然,近期也一直待在家里上网课。学校有录播课和直播课两种网课形式。“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录播课的,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暂停,也有充足的时间去记笔记。而直播课则需要倒时差,每次都是半夜上,与我们的作息时间完全反着来,很不习惯。”李怡然说。

幸运儿借读国内大学,珍惜学习条件

  目前多数留学生在家上网课,但也有部分留学生可以到与国外留学学校学分互认的国内大学进行学习。今年刚从青岛盟诺学校毕业的孙士雅告诉记者,今年1月她就收到了美国罗格斯大学的录取通知,后来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她的出国计划暂时搁置了,“5月底的时候学校发了通知,给我们美国籍以外的学生提供了在各自本土学校读书的机会,我们可以到合作学习去上课,学分可以相互认证,在国内有三个学校可以供我们选择。”最终,孙士雅选择了位于广州的华南理工大学,在今年9月开启了自己的大学生活。

  孙士雅告诉记者,学校上课以线下课和网课相结合的形式进行,“线下课是华南理工大学的教授教我们,网课还是罗格斯大学的课程。”据介绍,她一周要上6节线下课和三门网课,网课时间一般在晚上八九点。“现在每天都在忙着写作业,生活很充实,周末也和同学们一起去学校图书馆学习。”孙士雅很庆幸自己还有机会走进校园,而不是只能呆在家里上网课。“网课缺少学习的氛围,不懂的问题都没人可以请教。下学期应该还会继续在这里上课,具体什么时候能去罗格斯大学,还要等学校的安排和通知。”

  目前正在浙江大学校园里学习的葛怡文原本被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录取,由于伊利诺伊大学与浙江大学有交换生项目,与她情况相似的200多名国内留学生目前得以在浙大的校园里学习,“虽然在这里我们主要也是上伊利诺伊大学的网课,但毕竟我们能够感受到大学的氛围,可以约着同学一起去自习室、图书馆,相比那些只能在家里上网课的同学,我们已经幸运多了,很珍惜这里的学习条件。”

当下的留学困境让学生家长很纠结

  国内学生的留学困境也让不少打算出国留学的高中生有些“打退堂鼓”,很多家长也跟着焦虑起来。青岛九中中加班高三学生白依琳目前仍在按部就班地申请加拿大的大学,英属哥伦比亚大学、西蒙弗雷泽大学、麦吉尔大学等名校都在她申请的名单当中。但她也对疫情情况颇为关注,甚至考虑明年也会参加国内高考,做两手准备。“学长学姐们目前的留学状况我们也都听说了,也考虑过其他出路。但是参加高考对我们国际班的学生来说太难了,我们只上过一年多的国内课程,其他主要以国外课程为主。”白依琳透露,除了数学和英语,她学的是比较文学和经济学两门文科类课程,跟国内高考的要求相差甚远。她目前的计划是先把几所心仪的国外大学申请上,有一个保底的选择之后,明年再视情况决定是否备战国内高考,给自己多几个选择的机会。

  家长李女士的孩子今年在青岛一所国际高中上高一,出国留学是全家人很早就达成的共识,“原本以为疫情很快就过去了,不会影响到我们三年后的走向。但现在国外疫情状况丝毫没有好转,再加上国际形势的影响,不知道三年后的留学政策会不会发生变化,现在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了。”李女士说,原本她身边有不少跟她一样想送孩子出国留学的朋友,但今年中考结束后,只有她还在坚持,其他人都让孩子报考了普通高中,这更让她有一种“一个人走独木桥”的不安全感。

青岛留学市场发生变化,有人欢喜有人忧

  青岛格兰德中学国际部学生发展中心主任李红蕾介绍,近年来学校国际部招生数量都比较稳定,但今年受疫情影响,原本一般在8月初就结束招生工作,一直到了8月中下旬才收尾,招生情况明显受到了一些影响。“不少家长持有观望态度,也在担心疫情的持续影响到底有多大。”另外,在选择出国留学方向上,学生和家长也在发生着悄然转变,“根据我们对学生和家长的摸底情况,选择美国方向的波动比较大,人数下降了不少,而选择英国、日本、新加坡的学生和家长的数量较往年比较增多了一些。”虽然疫情对学校当下的招生情况产生了影响,但李红蕾认为,疫情总会结束,困难只是暂时的,有出国意向的家长还是会为孩子的长远发展做打算。

  “我们是一所美式学校,之前出口方向基本是美国,现在受疫情、中美的国际关系等各方面影响,不少学生和家长开始向美英同申、美加同申、美澳同申等方向上选择。”青岛盟诺学校运营总监薛涛告诉记者,学校鼓励学生做出更多的选择,虽然这样老师指导协助申请大学的工作量比往常多了2~3倍,但是为了能让学生最终能顺利迈入理想大学,这些付出也是心甘情愿的。

  也不是所有国际学校和留学机构的日子都不好过,青岛ACT-GAC中心负责人王磊告诉记者,当下选择报名他们ACT考试的学生却变多了。“受到这次疫情影响,很多准备SAT考试的学生因为没法出境参加考试,所以选择转战ACT,这样在国内考点就能完成考试,以便顺利留学。”据了解,SAT考试的考点主要是在境外,而ACT考试的考点在青岛家门口就有,对考生来说方便不少。“另外,从SAT转战ACT考试的难度并不大,两者在对学生知识技能方面的考察方向越来越相近了。”王磊透露,来青岛中心报名的学生数量增多,主要是因为学生群体不再局限于青岛,很多全国各地的学生也都过来报名,在青岛中心进行学习和考试。

困境也是机会,国际学校全面调整缓解压力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现在家长对孩子出国留学的选择和决定越来越谨慎,李红蕾介绍:“今年在招生咨询的时候,不少家长已经做足了功课,他们有明确的留学国家,甚至具体到哪个大学和专业。家长在咨询时也会更加细致的询问,跟原来相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李红蕾表示,之前有些家长对出国留学的政策了解得并不多,也没有十分确切的留学目标,但现在家长和学生更加理智地看待留学。为了更好地服务家长和学生,格兰德学校把原本高二才会重点梳理讲解的留学政策等内容进行“前移”,在招生时就给学生和家长把政策讲透,让他们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更清楚地做好规划。

  为了满足不同学生和家长的需求,青岛盟诺学校现在的培养路线分为英国路线、美国路线和英美同线,更好地助力学生完成留学梦想,“学生在九、十年级上一样的基础课,到十一年级开始根据不同的留学方向开启不同的课程体系。”薛涛说,针对当下留学市场需求的变化,学校也尽可能做出相应的调整,以缓解招生压力。

  对于今后国内及青岛留学市场的走向,王磊认为,虽然当下选择留学的学生和家长变得很慎重,但是对于那些长期准备要留学的群体来说,还是不会轻易改变他们计划的,“其实,这两年是出国留学的最好时机,因为同期出国留学的学生数量下降了,申请的人少了,竞争也就小了,能上顶尖名校的几率比原来更高了。”在王磊看来,留学的趋势会是整体上升的状态,“虽然今年受疫情影响,有点小波折,但是学生和家长对优质教育的需求和国际文化的交流并不会因为这个降低。总的来说,留学生数量在短期内或许会小幅度减少,但长期来看,疫情对于留学形势的影响并不会很长远。”

(今完)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温馨提示:鉴于部分资源来自于网络由于处理不细致难免出现广告信息,在遇到广告信息请勿相信一切广告信息,以免造成经济损失,本站所有资料均是免费分享。
部分视频苹果手机或者安卓手机无法在线观看的,凡是遇到视频加载失败的文章建议电脑访问观看,提醒大家手机不是万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