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菜谱 > 正文

楼下的小店卖起豆花了。刚从保温桶打出来的豆花,还很滚烫,晶透爽滑,黄豆青香直击心脾,到了胃里,悠悠回味一下子便把我带回了童年时光。

那时村里仅有一个代销店,满足人们油盐酱醋茶日常用度之需。饭店、固定点位小吃摊,只有在县城里能够看到。对小伙伴们来说,肚子饿了想解馋就只有巴望着每天下午走街串巷叫卖的豆花了。

美文欣赏:豆花

卖豆花的是隔壁村的一位老大爷,花白胡须,挑着扁担,一头是磨好的豆花,装满黑色陶制保温缸,一头挑着调料柜,里面放置碗、汤匙、洗碗桶等。一条细长的扁担,由于长年累月与肩膀摩擦接触,早已油光发亮。年每天下午放学回家,我的耳边总能响起老大爷那一阵阵带有“特制”音调,悠扬绵长略显沙哑的叫卖声,“豆花、豆花.....”.我们几个发小会飞奔出去,老大爷挑着扁担,手臂摆动韵律十足,扁担上下起伏,步伐轻盈,节奏配合默契,看起来很是轻松。我们几个调皮鬼有时候会跟在后面,学着他的模样,学他叫卖的声音。

发小们大多和我一样,家境并不富裕,父辈们在外做工,收入微薄。只有逢年过节,父亲才会买些猪肉,让母亲切成小丁,炖好装进罐子储存起来,炒菜时放一点,有点荤腥就算是过年了。

家里养了几只鸡,母亲精心喂养着,但我和弟弟却很少吃到鸡蛋,因为母亲要把鸡蛋卖掉换钱当作给我和弟弟买学习用具的“专款”。这些零钱“毛票”,母亲用手绢一层一层包裹严实,放在只有她知道的家里某个角落。

美文欣赏:豆花

那天,母亲还在田里干活,我回到家打开立柜时,突然一张崭新的一元纸币从裤脚处滑落下来。这时,窗外又传来老大爷那悠扬沙哑的叫卖声:“豆花,一碗一角钱....早已饥肠辘辘的我,像做贼-样,揣着一元钱跑出家门,胆战心惊地把一元钱递给了老大爷,找回了九毛钱。

我回到家时,母亲从田里干活回来了,加住常赶紧洗手做饭。晚上要掌灯睡觉时,母亲突然把我叫到身边,问起了一元钱的事。我记得她当时急得团团转,到处翻腾,我吓得两腿哆嗦不敢吱声。母亲翻来翻去没有找到。后来她在我裤兜里掏出了九毛钱。 真相大白,我只好承认。我被打得身上青一道、紫一道,邻居婶婶听到我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过来劝阻,母亲才作罢。

美文欣赏:豆花

我来泉州工作生活后,有一次和母亲提起此事,我听到了电话那头,母亲浅浅的啜泣声。她说,家里当时就只有那一元钱“家当”,那是给你买作业本的。

母亲老了,豆花依然清香,“一元钱”的苦难,在我的人生旅途中,犹如一盏“心灯”,时时启迪我并点亮远方。

#今日##​我要上##美文##母爱##豆花#

(今完)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温馨提示:鉴于部分资源来自于网络由于处理不细致难免出现广告信息,在遇到广告信息请勿相信一切广告信息,以免造成经济损失,本站所有资料均是免费分享。
部分视频苹果手机或者安卓手机无法在线观看的,凡是遇到视频加载失败的文章建议电脑访问观看,提醒大家手机不是万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