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菜谱 > 正文

印度诗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亚洲人泰戈尔说:“我曾寻遍全世界,却在家门口草叶的露珠上发现了整个宇宙。”

人生就是这样,年轻而不谙世事,不明人情,却十分向往未来,想象外面的世界真精彩。等领略了风景、经历了风雨,饱尝了一种又一种酸甜苦辣,感受体会到了世界万物的多样与美妙。伴随着生活步伐越来越快,享受生活,似乎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再回首,若找到自己的初心,仿佛这已包含了人生的全部。

我从时光的流转中,乘着时代的列车,抓拍一些伴随着宜居生活中与同学、好友,生活环境的互动镜头,分享人与人合力的能量,回味其中的甘甜、辛酸,感受彼此的温度,倡导一种享受人生的宜居慢生活。相信可以让你放下负担,尽情享受慢生活的惬意。

上世纪40年代初,从我外公举家到上海创业谋生算起,我们在魔都已是第三代了。我们见证了申城的变迁和发展,感受到了她的勃勃生机和魅力。2022年初春,这里发生的疫情让人们更注重生活的品质,越来越关注邻近的人,关心居住的人文环境和生活中的烟火气。宜居慢生活能安静的听到彼此的心声。回归初心,还是先从始发站说起。

父母原先都是在上海铁路局工作的,自我有记忆始,就与“铁路”两字紧密联系在一起:上海铁路中心医院出生,铁路托儿所入托、铁路幼儿园入幼、铁路一小求学……。

上海铁路局属大型国企,管辖范围为江浙沪皖三省一市,按现在说法就是经济最活跃的长三角。因为铁路效益高,有自建的铁路职工用房。分东、南、西、北等多个新村,记得那时的小区是没有围墙的。生活配套是多方面的,有上海铁路工人文化宫(简称文化宫)、游泳馆、大食堂等等。

当时文化宫的功能已很丰富、有可容纳700多人的大剧场,常放电影,还有乐队表演、文艺演出等;有配套的排练厅、书画展厅、乒乓室、棋牌室、练功房等,是铁路职工的文化中心。文化宫的花园里有高高的、茂密的大树。有回学校组织去文化宫观看电影“闪闪的红星”,我满心欢喜,穿上父亲做的新衣服,当影片快结束离场时,还久久回望。回家的路上会经过文化宫,文化宫临街有条长廊,橱窗里变化着电影海报、剧照等。我时常关注周末放映的片子,有时一连看几部。节假日还有各种文艺演出,《海港》、《沙家浜》、《杜鹃山》等样板戏,就是在文化宫里边看边学的。电影、戏剧,人物、剧情、音乐常常让我兴趣盎然、流连忘返。当时小小的年龄看社会,感觉文化宫很大、舞台很大,舞台上男演员高大帅气、女演员靓丽动人。有位中学同学,我们从托儿所就在一起的,他就住在文化宫对面楼上。他喜欢吹小号,路过文化宫时常看到他在阳台上拿着小号练习。后来我不管在那里,每当听到瑶族舞曲的音乐旋律,常会联想起那些场景。母亲说我3岁时就和铁路幼儿园小朋友一起,在文化宫舞台上演出过。我想后来能长期一心专注在文创&美育事业上,可能与从小这种成长环境的文化浸润、心灵受到的熏陶有关。

铁路游泳馆也是非常标准的,长50米、宽21米,从家走到游泳馆也就10多分种。我是在游泳馆学会游泳的。因为晚上人多,我就赶下午场去。一开始不敢进深水区,先在浅水区练,慢慢熟悉水性了,感觉人能自然的浮在水面上了,才开始练仰泳;然后一步步往深水区游,最后直接从深水区跳入。游泳馆是露天的,午后阳光直射,每次游完,晒的快脱皮了。但一个夏天嗮红的皮肤,到秋天会退掉一层皮,慢慢就恢复了。游泳馆晚上有时还举办各种比赛,各色泳衣、青春少女婀娜多姿,灯光下水波倒影,与白天的感觉完全不同。

我家与铁路只有一墙之隔,通过中间的车间或办公室能直接进入铁道线,沿着铁道线走到上海火车站候车区只需10多分种。有一晚,我和初中陈同学拿着手电筒到铁道边抓蟋蟀,很晚了就爬上停着待修的火车,感觉好奇,就睡在车厢的长椅上了。那晚没回家,当时又没有手机,好在双方家长都熟悉,知道我们一起出门的,也没太着急。

读上海铁路中学时,家里搬迁过一次,那只是从靠近西藏北路的铁路平房,搬迁到虬江路1150号上海铁路工人文化宫,后面的楼房(一楼)。搬家距离只有几百米,中学同学来帮忙,来来回回,说说笑笑一会就搞定了。

我从小学到初中、高中,一直都和父母、弟妹生活在铁路新村。同学们也大都是铁路职工大家庭一员。感觉从小学到初中,下棋、看电影、游泳、抓蟋蟀等各种玩,大家都很开心。我那时很顽皮而且性格倔强,有次为了给弟弟及表哥出气,把对方男孩的衣服都撕破了。但家长们调解后,我们还是成了朋友。那时学习是不用花太多心思和时间的,但停了10年的高考,到77年升高中时,国家说要恢复高考选拔人才,大家一下子提起学习的精神来了。我和一批同学考进了高中理科班,其中有好几位同学是从铁路一小,一路上来的。各门课的老师们,就像上了发条一样,全身心投入,争分夺秒。老师们都说时间太少了、不够用,晚上还常常留我们在学校加辅导课。我整个感觉就是老师们把自己当做主角了,把我们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比我们还着急。因为老师们更清楚、更相信知识的力量。

高考前一年的暑期,我和高中同学一起去上海大世界参观游玩。晚上看到大世界一楼舞台上表演的同龄人,再看看台下指导演出的老师们殷切的目光,此时突然感觉在准备高考阶段的考生和老师是融为一体的。我写了篇作文《晚会的主角到底是谁》,抒发感想并投稿参加上海市中学生作文竞赛,竟得了二等奖。接着又以初中陈同学的家长在铁道上遇到的突发事件对家庭的影响为题材作文,再次获得全国铁路系统中学生作文竞赛二等奖。

高中还有段插曲,有位女同学请我辅导功课,她的身材好并喜欢舞蹈。辅导几次后,她突然好久不来找我了。后来才知是父亲认为高考时间紧迫,担心我会分心,找对方家长谈过了。我和父亲解释,说辅导并无妨,那时17岁青春懵懂。我自读小学始,从没让父母担心过,第一次看到父亲这么担心且态度坚定,倔强也无济于事,只能作罢了。

高中的故事还有许多,我的记性并不好,每次相聚,都是从同学们的回忆中想起当年的点点滴滴。有从小学一起到高中的同学,有30年后通过母亲联系到我的热心同学,还有同学记得高考时我做政治考卷最后一题,纸不够还向监考老师要纸的情节。但我能清晰记得的是,当年和同学们一起唱的歌。

1980年高考后,当我拿到华东纺织工学院(现东华大学)的入取通知书时,突然感觉与成长相伴的铁路要分道扬镳了。后来上海铁路局还在宜川地区建房,我们家搬到了离上海火车站2公里远的宜川新村,住房条件改善了。当时父亲是上海铁路局水电段工程师,这是父母退休前最后一次福利分房。搬家当晚,家里还没开伙食,我和弟就在宜川吃了一碗面,当时宜川新村才刚刚新建,配套还没跟上。

我从读大学开始,就不住父母家了。大学毕业后留校工作并在职读研究生,学校在长宁区,而立之年也有了学校分配的房。斗转星移,2010年在我知天命之年又回到了宜川,原因是那时母亲孤身一人住在宜川新村(六楼)。为了方便照顾母亲,我在宜川另买了一房,在宜川路靠近内环的一头,又是与铁路一墙之隔。楼下临街有一家夫妻开的苏州藏书羊肉馆。冬天的晚上,黄酒配白切羊肉,再加上热气腾腾的红烧羊肉面,和小店老板聊聊天,会忘了时光的流逝。

这时当年一起拼搏高考的高中同学,在各自领域发展30年后又相聚了。把酒言欢情愈浓,乡音未改鬓染霜。新年聚、周年聚、同学从国外回来聚,还组团游。在美国开拓了一片天地的鹿强同学更是豪情,邀请同学们赴美集体出国游。好在高中同学基本都在上海,不同大学或研究生阶段,同学来自五湖四海。班长王红鹰和大家都能想出各种聚的理由,这几年又多了庆退休欢聚。班长和我还一起组织过迎2022虎年,与空军同学跨界聚会。当晚空军们一起上台合唱“我爱祖国的蓝天”,我们的心也跟着一起飞翔。特别感动的是,我现在学生和弟子的事,高中同学还亲力亲为帮着张罗、指导。

与30年前,刚搬迁到宜川时,完全不同了。小区门口的华阴路上,临街几乎全部装修成了门面房,有女生喜欢的各式首饰、服装、鞋帽、餐具、礼品、床上用品、电脑维修、手机贴膜等琳琅满目;还有摄影、足浴、美甲、花店、鲜榨水果等。有次朋友送了我二条牛仔裤有点长,就放在母亲这。等再去看母亲时裤已改好。我说这么快,母亲说小师妹就在门口开裁缝店。晚上整条街更是人潮拥挤,每家店门口灯光闪烁,成了名副其实的夜市。之后由于城市和社区的发展、又增加了泰山、甘泉等许多新村。并逐步形成了以宜川路为中心的生活圈。

宜川路南北走向,沿着宜川路街道两边,各种生活形态,星罗棋布,几乎应有尽有。较大型的超市有华联、齐百惠、大润发;小型的有罗森、全家、清美等。中华老字号、百年老字号有立丰食品,杏花楼等;饭店各具特色:楠华饭店、930私房菜、振鼎鸡、老盛昌苏州汤包、沪上家宴、蔡先生、新招鲜、老上海美食、313羊庄等。家喻户晓的国家队有: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邮政、工商银行;地方队有:浦发银行、广发银行、兴业银行、海通证券等。重点学校有:宜川中学、甘泉外国语中学、培佳双语学校等。还有85度C、永琪美容、京世造型美容、复美大药房等。宾馆有全季、7天、城市归隐。城市归隐宾馆在宜川路(新村路口),是用原居民住房改建的,每个房间色调不同,风格各异。去年我们自住房小装修时,就去城市归隐住了一段时间,几乎每天换一房,感觉天天是新房。

宜川路上市民休闲娱乐的有宜川公园,内有小桥流水,小船儿碧波荡漾。公园门口露天广场,白天自助卡拉ok、市民自娱自乐,很远处就能飘来嘹亮动听的歌声。晚上广场变身舞场,约500平米广场上,有广场舞、交际舞、腰鼓舞等不同方阵。最多时约有300多人,人头攒动、歌舞升平、身心欢畅。宜川路上还有专门的卡拉ok主题歌城:音杰ENJOY在2楼、3楼是上海影城。

几年前,随着小区改造,原先华阴路一条街门面房已全部整改了。宜川路上新建了近5000平米的综合体--宜乐会。一楼:巴黎贝甜、汉堡王、小杨生煎、新疆羊肉等;楼上:口腔医疗、美容、健身、教育培训等品牌纷纷入驻。但要充分发挥综合体的功能,可能还需时日。

宜川路上与之相呼应的是甘泉市民生活馆,底楼一边是菜场,一边是各类特色小吃、各地风味,炒面、烤鸭、熏鱼、香港永辉烧腊等一应俱全。中间宽敞的是可以堂食的空间,还放着几张八仙桌,常看到三五人小酌。生活馆还有各种生活配套、钟表维修、衣服修补等。楼上是930私房菜。

宜川、甘泉等附近居住人口已超20万;生活在这里,能感受到浓浓的城市烟火气。而且经过岁月的洗礼,历经转型、更迭,升级,沉淀的都是与居民生活、文化娱乐贴近的;一眼望去都是非常接地气的。每日早餐可按自己的感觉走:南翔小笼、小杨生煎、馄饨、拉面、双打、油墩子、油条、粢饭糕、豆腐花、豆浆、山东煎饼等。有家馄饨店我常去买现做的,有次店主说她喜欢读我发表的文章,问故事都是真人真事吗? 大小馄饨买回时水已烧好,放点葱、加点猪油、撒点胡椒粉或少许醋。若前一晚应酬多了,想清谈些就自己煲粥。晚餐时又是另一番景象,时常能看到930私房菜、楠华饭店、老上海美食、老盛昌、新招鲜等饭店内座无虚席。夜半时分,一些特色饭店还灯火通明。

有家千翻牛肉火锅,主打新鲜牛肉,特色是按牛的不同部位区分肉质、并标注只需几秒就可出锅。宜乐会开业时就引入了,后迁到甘泉市民生活馆二楼,疫情后又迁到齐百惠超市二楼,三次搬迁,但始终围着宜川路转。老板包包原是上海电梯行业工程师,现在夫妻一起打理,千翻牛肉的粉丝越来越多了。因为我们和上海电梯行业协会联合举办过电梯安全知识青少年绘画大赛,与包包聊得很投缘。每次他们夫妻忙完,就跑过来和我们聊天,常常喝到半夜。

我们平日与好友交往、应酬是频繁的,隔三岔五好友相约。我们本着利他、共情、共赢的理念相处。好友中职业、社会地位、个性、学养等虽不一样,来往规格也不相同,但彼此尊重,相聚首先讲的是感觉。就是不出门应酬,附近的饭店可选择的也太多了,我们偶尔去宜川路上的日式居酒屋、威海渔村等饭店换换口味。有心情时一起去菜场选点自己想吃的海鲜、应季特产等,在家慢慢做。实在不想动了,外卖可选的那就更多了。

这里通往全市的公交车,可谓四通八达。几百米内,约有10多条公交线号线也近在咫尺。从宜川路转到新村路,也只有300米,就是同济医院。

八年前我们转入了靠近宜川路,附近为数不多的高层。因为高层周边几乎全部是多层,从17层看外景视线开阔、一览无遗,东方明珠、上海中心、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等标志性建筑尽收眼底。周边多层的楼顶经装饰,呈现不同造型和颜色。春去秋来、四季轮回,不同季节,每当晨光或夕阳照射下,楼顶有时如同银装素裹,有时满目金色、有时一片瓦红;与天空组合,变换着一幅幅开阔、绚丽的画面。

我们居住的高层,总共24层楼,约200户人家。在2022年3月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居住10来年没来往的邻居,因为大家变成彼此都有关联了,观念上彻底发生了变化,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整栋楼齐心协力、众志成城。电梯里相互打招呼、邻居间帮着拿快递、分享好东西等成为了平常事。居委梅书记家就在我们楼,但疫情期间坚守岗位,不能回家,但仍然关心本楼,遥控指挥。组长80多岁了,还精神矍铄的经常到每一层楼发放通知,在核酸点安排工作。楼里有位人很高大的自愿者张总,做外贸很多年了,在长宁区开的外贸服饰店因疫情关门,库存了许多外贸服饰。等疫情刚解封,就邀请我家和邻居家二位资深主妇一起去选女装。我和张总边喝茶聊天,边陪着挑,不知不觉2个多小时过去了,大家满载而归。邻居家有对双胞胎女儿,今年上大二,疫情在家上网课,常听到她们轮流弹钢琴的乐声,能感受到她们的进步。疫情时许多孩子不能去学校,稍有机会就聚在小区的花园里玩,楼下传来一阵阵嬉闹声。听着听着,仿佛自己回到了童年、想起了青春年华。

我们楼门口的白水路上有甘泉派出所,因我从事的文创工作,有时组织知名书法家和所领导、警官们以书会友。疫情时,有位杨警官到方仓去支援了一个月,回来休整没多久又要去了。杨警官晚上临出发前时和我通电话,他平时喜欢心理学,我们也常交流,这次我们聊了近1个小时。还有位好友刘警官,有次我在外喝酒多了,回到小区大门口就睡着了。门卫报警,有位警官到后一看是我,马上送我回去了。第二天,我问门卫,才知道是刘警官。我要谢,刘警官说:“你当时断片了,我都不想让你知道是我送你回去的”。

疫情让我们的人际关系多了一种--“邻近的人”:如邻居、同楼、同小区的人。以往多是以血缘、同学、同事、同道中人等来区分的;而不会以人与人之间的邻近关系来定义人际关系。但疫情让我们想起老祖宗的话:远亲不如近邻。对邻里和睦《孟子-滕文公上》描绘为:“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我们与邻近的人,因时间、空间的便利,交往更多了,也更重视了。是的,儿女若已长大成人,会有自己的发展空间,也会有各自的家;夫妻相伴的时间是最长久的。而邻近的人,从时空上来说,是距离最近的人。所以相互间的呼应、能量的传递、人情的关怀,也是最快、最直接、感受最强的。

宜川路犹如一条彩带,串起了宜川、甘泉、泰山等新村。这里有从上世纪80年代,上海随着国家40多年来改革开放、发展的印记,也有经历这次疫情后调整的烙印。宜川路上的变化也折射出社会的需求,好似城市、社会、经济的晴雨表。当我写本篇文章时,宜川路上原先大型超市“世纪联华”正从原址搬迁。2010年我刚回宜川时,单在宜川路(华阴路口),就集中了老庙黄金、中国黄金、亚一黄金、香港黄金、山东黄金等近六家金店。现在只有香港黄金店依然闪亮着。原先金店的位置现在是古今、海澜之家、奥康鞋业等多种品牌专店。我也发现10多年前楼下临街的苏州藏书羊肉,现在搬到了我这高层附近的宜川路上,面积扩大了一倍多,这也见证了这对夫妻在宜川路上10多年来的积累和发展。宜川路上有些临街的居民老住房,有的正在整片推倒重建并安装电梯。最近宜川路上又多了年轻人喜欢的无人健身房(24小时自助、无人管理)。

这里伴随着从我父辈,到我们第三代人生活的脚印。更包容了社会各阶层人的和谐相处。生活在这里,你能感受到满满的人间烟火气,享受一种宜居慢生活。

聚焦当下,如何做到经济发展和疫情防控“两手抓”“两不误”,是个重大实践课题。通过“慢”下来的社会生活能有效调节、积极保障“双统筹”夺取“双胜利”。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温馨提示:鉴于部分资源来自于网络由于处理不细致难免出现广告信息,在遇到广告信息请勿相信一切广告信息,以免造成经济损失,本站所有资料均是免费分享。
部分视频苹果手机或者安卓手机无法在线观看的,凡是遇到视频加载失败的文章建议电脑访问观看,提醒大家手机不是万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