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健康 > 正文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

这是乌兰托娅在2009年初发布的歌曲《套马杆》,几个月后火遍大街小巷,被评为年度网络十大热门歌曲,她被称为“草原情歌天后”。

她却无法在舞台演唱《套马杆》,变成“乌兰图雅”的成名曲。

随后乌兰托娅演唱的《我在草原等你来》、《火红的萨日朗》等歌曲,被广为传唱。

如今观众想念她继续演唱《套马杆》,终于拿回了演唱权。

乌兰托娅的音乐梦,起源于父亲,但父亲反对女儿走进娱乐圈,也没能和父亲享受成功的喜悦。

乌兰托娅出生于呼伦贝尔大草原,是安代舞的故乡,能歌善舞。她的母亲喜欢唱歌,她的父亲喜欢吹长笛、拉手风琴。

吃过晚饭后,一家人坐在草原上,母亲唱歌,父亲奏乐给女儿们听。从小她耳濡目染,对音乐产生浓厚的兴趣。

那时候,家里条件不是很好,乌兰托娅想要听歌,只能等着草原上的大喇叭放音乐,尤其是新闻播放结束,是她最喜欢的音乐时间。

她听到“再见”二字,赶紧从家里跑到大喇叭下,跟随大喇叭传出的歌声哼唱。一首歌哼唱几遍,就学会了。

见女儿有音乐天赋,父母的单位要是有活动,父亲会让乌兰托娅给大家表演《祝酒歌》。

有时候,父母的朋友在家里聚会,她也会唱歌。

上小学,乌兰托娅就开始学习美声和民族歌曲,经常拉着小伙伴在草原上,比比谁唱歌最好听。

学校举行大小文艺活动,乌兰托娅是第一个积极报名的同学。她嗓音独特、干净清澈,收获老师和同学激烈鼓掌,被称为“百灵鸟”。

十五六岁的时候,乌兰托娅学习音乐的想法更加强烈。她告诉父母:我要考音乐学院,接受更专业的学习。

父亲十分生气说:不行,唱歌只能当兴趣爱好,只有好好学习,将来才能有稳定的工作,好找个人嫁了,消停过日子。

为了让父母能接受自己考音乐学院,乌兰托娅想尽各种办法,最后直接而绝食。母亲心疼只能同意,父亲也妥协。

乌兰托娅的母亲带着女儿去找在内蒙古艺术学院当老师的同学,她听过乌兰托娅的歌声认为,孩子是唱歌的好苗子,决定教她。

1997年,乌兰托娅决定离开内蒙古,去北京学习和发展。经过一年时间与王明绮学习,创作了第一首个人单曲《留梦》。

2006年,她参加央视青年歌手比赛,斩获个人单项奖。

见女儿在舞台上绽放光彩,作为父亲感到骄傲,从此支持乌兰托娅走音乐道路,并且成为女儿的头号粉丝。

与此同时乌兰托娅独特的声音,引起广州新月演艺经纪公司老总徐总的关注。

有一天,徐总找上门与乌兰托娅谈合作,他说:你的声音很好,愿不愿意录制原创歌曲?不用自己花钱,一切由公司出。

乌兰托娅一听不用出钱,还能有自己的歌说:那当然好了呀,非常愿意合作。

她与新月公司签约长达3年的时间,发布了《爱不在就放手》、《高原蓝》、《火凤凰》等歌曲。

乌兰托娅的父亲内向,不善交流,与女儿之间没有话聊。她每次打电话回家,父亲一接电话说:爸,我妈呢?

但乌兰托娅的父亲一直心系女儿,刚到北京,乌兰托娅在夜店唱歌,远在家乡的父亲十分担心,经常让母亲问她的情况。

父亲用另一种方式爱着女儿。

那时候,还没有专辑, 乌兰托娅的父亲就自己制作唱片,把女儿的照片印在上面,签上名字,送给亲朋好友。

每次听到女儿的歌曲,乌兰托娅的父亲逢人就告诉这是我女儿唱的。

2009年,公司给乌兰托娅筹备第一张专辑《我要去西藏》,《套马杆》作为主打歌。

由于公司宣传差,乌兰托娅根本没有演出的机会,这一年只是去西藏演出过一次,还不是唱的《套马杆》。

她在广州过着“养老”的生活,看电视、上网,偶尔健身。

她打算自己外出演出,结果公司根本不提供资金,每个月只给1000元的生活费。

恰好乌兰托娅与经纪公司的合约马上到期,需要提前半年与经纪公司讨论续约的事情,她不打算续约。

公司停止给她生活费,停止给她租房,只能从广州回到北京。

一天,乌兰托娅接到在内蒙古同学的电话,告诉她一条街都在放你的歌《套马杆》。

可惜,她已经与公司解约,《套马杆》的版权是在公司手里的,她不能将这首歌用作商业用途。

乌兰托娅唱歌不是为了赚钱,只是单纯的喜欢,只要有歌唱她就很知足。

2011年,乌兰托娅签约点时唱片公司,与此同时她的父亲生病。

乌兰托娅的父亲平常喜欢喝点小酒,一天三顿,喝完白的再喝啤的,导致身体出现问题。

一天,她的父亲身体不得劲,一开始家人没有当回事,等严重了才送去医院,这一检查发现是癌,这个医院治不了。

乌兰托娅知道后,赶紧回家看望父亲,并且带着父亲去北京,去大医院治病。

她在医院忙前忙后,给父亲挂号,领父亲去做检查。

医生告诉乌兰托娅:她的父亲患有一种特殊癌症,已经到晚期治不了。乌兰托娅没有放弃,北京治不了,就去上海。

她了解到上海最好的医院,赶紧带父亲去。

她听到的结果是一样的,不能手术了。乌兰托娅四处给父亲求医, 建议喝中药调理身体。

父亲为了不让女儿担心,每天都要喝下很多苦苦的中药。

由于乌兰托娅刚签约新经济公司,没有演出,没有收入。

好在她在圈内结交一些朋友,主动联系这些朋友:有演出的机会,可以找她,还便宜。

有的经纪人与乌兰托娅合作过,都会把她介绍去演出。

不管是商演还是去农村演出,只要有钱赚,乌兰托娅都会答应。

虽然不能唱《套马杆》,但她能演唱其他的歌曲,再加上新公司的扶持,她的收入可加,全部用来给父亲治病

父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高额的医药费让她只能在外面奔波,不能陪伴在父亲身边,好在还有姐姐。

乌兰托娅的姐姐在内蒙古陪伴和照顾父亲,而她在外负责赚钱养家,只要空余时间就回家,陪父亲聊聊天。

从聊天中得知,父亲希望亲自在现场看女儿演出,也希望办“个人摄影展”。

见父亲日渐消瘦,乌兰托娅打算为父亲实现愿望。

她叫来父亲的亲朋好友,在家里为父亲举办一场“家庭演唱会”,正好给父亲看看自己进入娱乐圈这几年的成果。

她也知道父亲活不了多久,用这样的方式让亲戚朋友见父亲最后一面,不会难受。

身体佝偻的父亲,为了观看演唱会,早早起来梳妆,打扮得十分精神。

乌兰托娅先给父亲办了一个小小的摄影展,把父亲去过的地方,以及拍摄的照片,展示出来给大家看,完成他的小小心愿。

晚上的时候,乌兰托娅简单弄了个舞台,给亲朋好友唱歌。

演唱全过程,乌兰托娅在舞台上绽放光彩,父亲坐在台下挺直腰板,用骄傲的眼光看着,享受女儿的歌声。

自从父亲生病以来,就没有这么精神过,她看见十分感动,差点在唱歌过程中流下了泪水。

乌兰托娅给父亲准备一个小惊喜,在演出快要结束前,为父亲献上《阿爸的草原》,这是她专门为父亲写的歌。

在制作过程中,乌兰托娅的泪水一直在眼里打转,每当演唱都会想起父亲挺直腰杆坐在台下听的画面。

乌兰托娅的父亲听到这首歌坐得更加笔直,身体也不难受。她一听这话更加想要把父亲的病治好。

乌兰托娅四处打听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希望让父亲在这个世界存活得久一些。药的花费上来了,她就要多演出。

为了不让妹妹担心,乌兰托娅的姐姐全心全意地照顾好父亲。由于病情恶化,父亲恐怕坚持不下去。

医生直接告诉乌兰托娅,你的父亲坚持不了几天,多陪陪他吧!乌兰托娅只要不工作,就在家。

偶尔还是会有演出,她身不由己只能离开父亲一段时间,工作结束再回到家里,给父亲喂饭,喂药。

有一天,乌兰托娅的父亲已经没有力气,也吃不下饭,眼看着不行了。彼时,她刚从家里去到演出场地。

家里人考虑之后,打算告诉乌兰托娅这个消息。登台前几分钟,她接到家里的电话。

电话那头告诉她,你父亲快不行了,赶紧回来吧。乌兰托娅一听坏了,放下手头工作就往家走,她告诉工作人员:我不想演了,给我改票回家。

由于乌兰托娅之前改过票,就改不回去了,只能留下来继续演出。

马上就要上场,主办方没有时间找其他人救场。现场还有好几千的观众,等着乌兰托娅的表演呢。

作为专业歌手,乌兰托娅调整好心情,登台表演。演唱结束后,赶紧往家走。

可惜,乌兰托娅还是晚了一步。凌晨四点多的时候,父亲就走了,她没能见到最后一面。

从检查出病到去世,十个月的时间。虽然乌兰托娅没能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在父亲身边,但她想尽各种办法为父亲延续生命。

最后的几个月,乌兰托娅完成父亲的心愿,可惜父亲走得太早了,要是能再活十年就好了。

乌兰托娅的父亲虽然见证女儿演唱的《套马杆》火遍全国,但不能唱了替女儿感到惋惜。

虽然他没有告诉乌兰托娅,但心里很不舒服,还是希望女儿能再次唱这首歌。

姐姐乌兰吉娅也心疼妹妹,乌兰托娅唱红的歌曲,凭什么落在别人手中。

虽然她嘴上说不在乎,但姐姐知道她内心介意,也希望她能夺回属于自己的歌。

2012年,乌兰托娅制作了《新套马杆》,曲风延续《套马杆》的风格,尝试多元化音乐元素,歌词全部换掉。

随着乌兰图雅演唱《套马杆》大火,《新套马杆》无法取代《套马杆》。

有的人还误以为乌兰托娅和乌兰图雅是一个人,乌兰图雅“躲汉子”的演唱方式,都危机到她。

有一次,乌兰托娅去陕北的一个蒙古族的自治县演出。她要为老乡献上歌曲,本是开心的事情,结果主办方将她与乌兰图雅弄错。

主持人在介绍时, 将乌兰托娅介绍成乌兰图雅,详细介绍时说的全部是乌兰图雅的作品演出经历。

毕竟马上要演出,乌兰托娅忍了,结果上台演出时,放的音乐比平常演唱快了两倍。

她直接唱不下去,选择放弃演唱。好在第二首歌曲是正常速度,才顺利表演完成。

随后,乌兰托娅给自己正名,不是叫乌兰图雅,你们拿的照片也不是我。结果第三首歌演唱《新套马杆》,主办方又加速。

乌兰托娅直接忍不了,放弃演唱,询问主办方:怎么回事?放的伴奏过快,让我张不开嘴。

由于网友不知道现场发生什么,都指责乌兰托娅耍大牌。其实是主办方的疏忽,造成这场误会。

乌兰托娅暗自下决定一定夺回《套马杆》的演唱权,也是了却父亲和家人的心愿。

2016年,乌兰托娅重新与广州新月公司谈合作,她要求拿回《套马杆》唯一合法演唱权。

经过协商,她与经纪公司重新达成合作,又可以继续演唱《套马杆》,而乌兰图雅就不能继续演唱这首歌。

5年了,观众终于又可以听到乌兰托娅演唱《套马杆》,也不会再出现“躲汉子”的情况。

但乌兰托娅一直忙于事业,个人感情就耽误了。

回顾离开新月的这5年时间,乌兰托娅失去自己的歌曲《套马杆》,又重新夺过来。

但失去父亲,已经回不来了。想要在最后的时光,让父亲留在人间的时间多一些,却无能为力。

乌兰托娅能发光发热,将草原歌曲传承下来,是回馈父亲最好的方式。

父亲在世,乌兰托娅已经想尽各种办法,但在病魔面前,人是很渺小的。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

(今完)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温馨提示:鉴于部分资源来自于网络由于处理不细致难免出现广告信息,在遇到广告信息请勿相信一切广告信息,以免造成经济损失,本站所有资料均是免费分享。
部分视频苹果手机或者安卓手机无法在线观看的,凡是遇到视频加载失败的文章建议电脑访问观看,提醒大家手机不是万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