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菜谱 > 正文

前言

图 | 姚淑贤和毛主席合影

姚淑贤曾是毛主席专列的工作人员,在姚淑贤的家中珍藏着这样一张老照片,照片中的姚淑贤笑意盈盈地看着镜头,她身边的老人一脸慈祥,而这位老人便是毛主席。

几十年过去了,姚淑贤始终忘不了毛主席过去对她无微不至的关怀……

姚淑贤怎么都没想到,毛主席就在这个专列上

姚淑贤是天津人,她的父亲是一名铁路职工。

1952年,姚淑贤在这一年初中毕业,但是却因为家庭生活困难不得辍学,并参加了工作。

后来,姚淑贤在卫生学校培训了一段时间之后,被分配到天津铁路卫生防疫站工作。

1953年年初,姚淑贤的领导在同她谈话时说起专运处那里女同志少的情况,领导认为专列上面应该有医务人员,为首长卫生安全方面做些工作。

在这样的背景下,还不满十八岁的姚淑贤很自然地被调到铁道部专运处去工作。

专运处的工作并不复杂,主要负责专列运输任务,专列的调度、备餐、安全检查、医疗服务等全套工作都由专运处负责。姚淑贤当时在医务组工作,组里一共有七八个人。

这年11月的一天,专运处处长突然把所有人员召集起来开会,一共有四五十人。

处长清了清嗓子,十分郑重地对大家说:“我们要执行一次重要任务,这个任务既重要又光荣。全国人民把重担交到了我们手上,我们要用党性保证。”

说完,处长朝姚淑贤的方向瞟了一眼,目光对视后,姚淑贤的心跳陡然加快:她在不久前才刚刚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难道这么快就要接受考验了吗?

图 | 毛主席和专列工作人员合影

处长依旧在滔滔不绝地讲话,他郑重其事地宣布完各项纪律,要求执行这次任务的同志必须做到严守岗位,不准随便串车厢;尤其要注意保密,知道的不说,不知道的不问,也不准往家里写信。

紧接着,姚淑贤这名刚刚入党的新党员就幸运地被指派参加了这次服务行动。姚淑贤登上了专列,而且被分配在一节软包车厢上,她的心情说不出的高兴。

在当时,专列有大列和单包之分,大列有十几个车厢,又分为高级专列和一般专列。

其中,高级专列的服务对象主要是国宾或中央五大书记,一般专列的服务对象主要是友好国家来访的各种团体及国内领导同志的集体活动。至于单包,则是一种挂在其他普通列车后的一节车厢,比如副总理及中央各部部长都是坐单包。

软包车厢里大致有一个客厅,一个主房间,一个副房间,还有两个小房间。

客厅里配备有桌椅和沙发,党和国家领导人视察各省时就在这里同省委领导谈话;主房间是首长卧室,里面有浴池和厕所;副房间由卫士长住;另外两个小房间里是上下铺的设置,分别有卫士和列车员住,里面也有公用厕所。

显然,能够和领导一起出行是十分光荣的事,但同时也是一段紧张又寂寞的旅程。因为按照规定,服务人员不能随便进出客厅和首长休息的主房间,就是卫士长和卫士住的地方,不叫也是不能去的。

图 | 毛主席专列

尽管如此,大家依然因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莫大的光荣和荣幸,因为他们是在为国家呕心沥血的领导同志服务。

在经过20多天漫长的准备和等待之后,专列终于开出车辆段,停靠在前门火车站。大家都各自坐在自己的乘务室内,不敢随便朝外张望。

没过多久,外面传来了汽车行驶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是开来一串汽车,有不少人都登上了列车,前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专列就徐徐行驶起来。

列车行驶了一段时间,一个中等个、比较英俊的年轻人走至姚淑贤面前,问她要了一壶开水,这个年轻人便是毛泽东当时的卫士长,李银桥。

没过多久,又来了两个长相英武的年轻人,或许是因为旅途寂寞的原因,他们来要扑克牌。要东西的时候,两个小伙子顺便和姚淑贤多聊了几句,态度都很热情,友好。

后来,这些小伙子又邀请姚淑贤去打扑克,姚淑贤很高兴地同意了,谈笑间,彼此也很快熟悉了,姚淑贤记住了这些人的名字:孙勇、张仙鹏、李家骥、马武义。

姚淑贤才刚满十八岁,没有见过太大的世面,刚开始的时候,姚淑贤一度以为这几个小伙子就是党和国家交给她的十分重要的客人,她怎么都没想到的是,毛泽东就坐在这个专列上!

图 | 毛主席

一天晚上,张仙鹏刚刚从主房间里出来,李银桥便问:“房间多少度?”

“二十度”,张仙鹏回答说。

“主席吃饭了没有?”李银桥关切地询问道。

张仙鹏摇了摇头:“他还在写”。

姚淑贤听到了李银桥和张仙鹏的对话,心里莫名地激动:主席?主席是谁?

此时,姚淑贤的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答案,但是有纪律规定,她不敢多说也不敢多问。

那天夜里,姚淑贤兴奋得一晚上都没能入睡,而且她能够猜测得到,主房间里的那位客人也一夜没有睡着,因为那间房间不时有人进出,一会儿换茶水,一会儿将烟灰缸拿出来倒掉。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大家用过早饭,李银桥望着姚淑贤说:“你还没有见过主席吧?应该有礼貌,应该见见主席。

李银桥的话让姚淑贤高兴地就要蹦起来,她早就想见了,做梦都想见!

姚淑贤和毛主席的第一次见面

李银桥走进毛主席的房间,不一会儿就出来了,他微笑着朝姚淑贤招手:“进来吧!”

图 | 李银桥和毛主席合影

姚淑贤的心砰砰跳个不停,等她幸福而又忐忑地走进那扇门,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时,心里激动坏了,“毛主席万岁”这样的话差点张口就来。

姚淑贤站在毛主席面前,想着说点什么,可喉咙就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毛主席见她这样,就笑着朝她伸出一只手,姚淑贤硬是愣在原地没有一点反应。

李银桥碰了一下姚淑贤的肩膀,姚淑贤这才如梦初醒,她赶紧上前一步,用两只手紧紧握住毛主席的手,随即像女儿搀扶着父亲那样扶毛主席站稳。

姚淑贤始终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见到毛主席了,乃至于毛主席问了她一句什么都没有听清,姚淑贤只好挤挤眼向李银桥求救。李银桥告诉她:“主席问你叫什么名字?”

“姚淑贤”,她声音细微而颤抖地回答着。

毛主席又问了一句,这回,不等姚淑贤示意,李银桥就马上翻译起来:“主席问你哪里人,多大年纪。”

“天津人,今年十八岁了”,姚淑贤马上回答。

毛主席讲话湖南口音比较重,再加上姚淑贤初见毛主席心情不免紧张激动,李银桥不得不一直给她翻译,等她心情渐渐平复之后,开始能够自己辨听毛主席的话了。

毛主席拍了拍姚淑贤的手背,笑着说:“我的口音很难懂,是吧?多听听,习惯了就好了。”

从毛主席的房间退出来之后,姚淑贤感觉自己脸上热热的,她伸手摸了摸脸,湿漉漉的,她已经分辨不出到底这些到底是汗水还是泪水。

这时,车到济南了,专列驶入飞机场,那里有专线,可以停车休息。毛泽东要休息了,李银桥对姚淑贤说:“主席睡觉了,不会有什么事了,你也睡会儿吧。”

图 | 毛主席和专列工作人员合影

姚淑贤的心情还很兴奋,她摇摇头说:“不困,我没有白天睡觉的习惯。”

“可你夜里没睡,白天还不补觉?”

“真的,我一点也不困。”

“专列还要走几天,总不能一直不睡吧?”

“没事,我年轻,能坚持”,在这种连续的兴奋中,姚淑贤连续两天三夜都没能睡着觉,可她高涨的工作热情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最后,专列在杭州停下了,毛主席要下车,大概是听说了姚淑贤还没有睡觉的消息,便特意来到她的房间向她告别,毛主席关心地说:“我们到了,你们辛苦了,好好休息休息,睡个好觉啊,谢谢!”

这便是姚淑贤和毛泽东第一次见面的全部经过。

毛主席把姚淑贤调回专列工作,让姚淑贤请大家吃狗不理包子

后来,姚淑贤在一次出车归来之后,上级又把她调回了铁路防疫站。

毛主席在乘车时没有看到姚淑贤,便向过去和她在一起的工作人员打听:“小姚病了吗?”

“她调走了,回防疫站工作去了。”

毛主席听后沉默了半晌之后,缓缓说了一句:“你回去代我向小姚问好。”

再出车的时候,毛主席给姚淑贤写了一封短信,祝小姚: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

过去和姚淑贤在一起的李凤荣对毛主席说:“我们有纪律,不能带字下车。”

毛主席想了想,然后说:“算了,那就烧了吧。”

不久,毛主席对专运处王副处长谈话间说起了姚淑贤:“小姚在我这里工作多年,熟悉了,还是叫她回这里工作吧。

图 | 毛主席与列车乘务员在一起

就这样,姚淑贤很快就又重新回到了专列上,继续在毛主席身边工作。

对姚淑贤来说,虽然离开专列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但是当她再次见到毛主席的时候,却像是几年没见似的,她在毛主席面前就像女儿见到父亲那样真诚、亲切。

姚淑贤三步并作两步朝毛主席跑去,大声喊了一句:“主席”。

毛主席一把握住姚淑贤的手,高兴地说:“你又回来了,听说你回来了我很高兴,身体好吗?

再次见到毛主席,姚淑贤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她一边用力点头一边说:“好”,说着,眼睛已经湿润了。

“在外面搞什么工作了?”毛主席关切地询问着。

“在防疫站上班,职工们如果有些小病小灾的都是我们治疗。”

“好,好,应该多接触接触工人同志!”毛主席不住地点头,然后指了指姚淑贤和李凤荣:“为了欢迎你,晚饭请你们两位到我这里一块吃。”

这天的晚饭其实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只有掺了芋头的红糙米,两盘炒菜,两个小碟:红辣椒和酱豆腐。晚饭算不上丰盛,但姚淑贤和李凤荣却吃得非常香。

重新回到毛主席身边工作,看着熟悉的一切,姚淑贤的情绪十分高涨。

姚淑贤对这里的工作项目已经滚瓜烂熟了,能独立帮毛主席调整房间温度,做服务。一次,毛主席从书桌后坐起身,望着姚淑贤问:“快到你家了吧?”

姚淑贤顺着毛主席的目光朝外望去,说:“再过半小时就能到天津。”

图 | 毛主席在专列上查看地图

毛主席兴致勃勃地站起身,活动了一下两臂和腰肢,又问:“你是天津人,天津有什么特产?”

“大麻花。”

“嗯,天津的狗不理包子更有名,嗯,狗不理,怎么叫了狗不理?”

“发明这种包子的老板一定很精呗,谁不吃他的包子他就骂了谁呀!”

听完姚淑贤的回答,毛主席哈哈大笑,然后和卫士们说:“那我们还是不要找骂挨了,今天小姚请客,大家吃狗不理包子!”

毛主席话音刚落,卫士们就哄起来:“好啊,小姚请客?”

“愿意不愿意请呀?”毛主席笑着问姚淑贤。

“请就请”,姚淑贤笑着回答说。

“我们人可不少啊”,说着,毛主席用手比划了一下,意思是车上所有人都包括了。

紧接着,毛主席又说:“谁叫你是天津人呢?你的工资是多少啊?”

“工资不多嘛,但请一次客还是够的”,姚淑贤回答道。

“好,今天就让小姚请客”,毛主席有些认真地说。

姚淑贤也认真起来,就在她准备掏钱的时候,却被毛主席拦了下来,毛主席对管理员小张说:“钱嘛,还是我来掏,这叫吃大户。”

到天津之后,大家果然全部都吃上了狗不理包子,毛主席问管理员小张:“交钱了没有?”

图 | 毛主席在专列上

“交了”,小张出示发票请毛主席过目。

“那好,大家通通去餐车。”

在餐车坐好之后,包子浓郁的香味弥漫了整个车厢,毛主席用筷子指了指姚淑贤,笑着对大家说:“今天是小姚请客”,说到这里,毛主席故意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诙谐地点一下头说:“我掏钱”。

听了毛主席的话,大家都笑个不停,就在这时,毛主席带头咬了一口包子,说:“狗不理啊,快吃,不吃就挨骂!”

笑声中,大家的筷子都争抢着向盘子伸去。

“移动的中南海”上,姚淑贤与李银桥唱双簧劝毛主席休息

毛主席的专列有移动的中南海之称,工作人员经常看到毛主席熬夜工作,为了能让他老人家多休息一下,大家可以说是想尽了办法。

这天,李银桥找到姚淑贤,请她给毛主席唱几句放松一下,大家商量了一下,确定了“方案”。

姚淑贤敲开毛主席的房门,一边收集着屋里用秃了的铅笔,一边试图和毛主席找话题……

姚淑贤拿出李银桥交给她的《人民画报》,把它平铺在毛主席面前,问道:“主席,卫士长说毛泽民烈士是您的弟弟,您能给我讲讲他的故事吗?”

就在这个时候,李银桥走了进来,并假意指责姚淑贤说:“小姚,怎么搞的?没看到主席正在办公吗?没事就出去!”

受到李银桥的“指责”,姚淑贤便做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毛主席见了便主动护起了姚淑贤:“你不要瞎说,我正要休息呢,跟小姚说说话,缓缓脑子。”

图 | 毛主席在专列上

目的达成,李银桥灵机一动地说:“小姚,你不是会唱曲儿吗?给主席唱几句。”

姚淑贤忙做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说:“瞎说,我啥时候会唱了。”

毛主席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两个人“斗嘴”,便对姚淑贤说:“我们建立了统一战线,现在你被孤立了,你就唱一支,唱一支就加入了统一战线,这样我们就不为难你了嘛。”

姚淑贤清了清嗓子,为毛主席唱了一曲河北乡间的小调,姚淑贤的声音十分好听,房间里充满了愉悦的气氛,看着毛主席轻拍桌子,沉醉其中的样子,大家都打心底里高兴。

1965年的一天,当列车即将到站的时候,毛主席正在批阅文件。姚淑贤走到毛主席跟前,支支吾吾地说:“主席,我,我下次可能不来了……”

毛主席放下手中的笔,温和地询问起原因,姚淑贤回答说:“我可能要休产假了。”

毛主席会心一笑,说:“那是好事呀,我事先也不知道,没给你准备什么东西……”

姚淑贤没有说话,其实她心里一直有一个愿望,就在这时,毛主席对她说:“小姚,我们合个影吧”,说着,毛主席把摄影师侯波叫了进来,让她为自己和姚淑贤拍了一张照片。

图 | 晚年的姚淑贤(左)

从那之后,姚淑贤便再也没有见过毛主席,她时时都在怀念着毛主席,小心翼翼地珍藏着自己和毛主席的那张合影,而在毛主席身边工作的那些岁月,也成为了姚淑贤一生中最珍贵的回忆……

(今完)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综合网络现有资源整理并发布的,如果内容上有侵犯您的权益的时候请联系我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核实后会删除。
温馨提示:鉴于部分资源来自于网络由于处理不细致难免出现广告信息,在遇到广告信息请勿相信一切广告信息,以免造成经济损失,本站所有资料均是免费分享。
部分视频苹果手机或者安卓手机无法在线观看的,凡是遇到视频加载失败的文章建议电脑访问观看,提醒大家手机不是万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